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五章 心计深沉

    “亏我对你印象那么好”茜茜激动的大喊:“你居然是这种人”阮丽丽冷冷的笑着:“那只能怪你自己眼神儿不好,不会看人”

    “你这么做,就不怕被人发现吗?”我问她。

    “一切尾巴我都处理好了”阮丽丽笑着说:“所有人都只会以为,你们两个感情太好,所以跑到河边,失足落水而死”

    “你好恶心”听了她说的话,我忍不住呕了起来,茜茜更是受不了大叫:“死就死吧,你能不能找个好点儿的借口?同性恋什么的我真心不是”

    “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阮丽丽叹了口气,把玩着手中的笔记本说:“关键是只有这个借口,才能解释为什么你们半夜避着人离开,我也是没有办法,你们就多体谅体谅吧”我和茜茜面面相觑,这个借口也是绝了。

    “你杀了王科长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私吞了你爸爸的怃恤金这么简单吗?”

    “呵呵……”阮丽丽冷冷的笑了一声:“告诉你们也无妨,虽然有这一份原因,但也不是全部,因为他该死呢”

    “可以说给我听一听吗?”我想里面肯定有故事,即使是死我也不想带着疑惑,阮丽丽忽然就转身离开:“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就好好呆着吧一会儿,我还需要你们做个见证呢”说着笑得很诡异的离开了,虽然她离开了却没有拿走蜡烛,似乎是担心我们怕黑一样。

    我想不通她专门来这一躺,难道就是为了通知一下我们的死因?但她后面的那句,却让我有了不祥的预感,事情远远没有结束,也没有这么简单,她到底要做什么呢?这个女孩儿的身上,似乎充满了无数的谜团,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难道我们就在这儿等死啊?”茜茜哭丧着脸说,看着微微摇曳着的烛火冒着袅袅青烟,我挣扎着起身,对茜茜说用火把绳子烤断,虽然有些危险,但只有这个办法了。

    有了生还的希望,茜茜立刻兴奋起来,挣扎着像僵尸一跳一跳的过去,那柜子稍微有点儿高,茜茜需要踮着脚才能把手腕够着,我缩在一边指挥着她上一点下一点左一点右一点的,免得她绳子没点着反倒没衣服点着了,虽然还是灼到了手,但好歹把绳子烧没了。

    “你的手没事吧?”茜茜解开了自己身上的绳子,立刻奔到我这里来解我的绳子,看着她手上红通通的,我不禁都替她觉得疼,可惜我身高不够,要不然就自己去烧绳子了,她倒满不在意:“这点伤算啥?训练的时候再重的也有过,这点伤毛毛雨都算不上”

    听了她这话我就想吐槽她一句皮糙肉厚,然后就起来打量着这地窖,茜茜倒是奔到出口那儿去准备暴力突破,结果手一上去就尖叫一声,像触了电似的缩了回来,我正准备看看阮丽丽没带走的笔记本呢,刚拿到手就被她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这是?”我过去瞧,就看到她一脸愤怒委屈,伸出手掌,我看到上面一排小红点儿,还没问她倒自己说了:“这女的太可恶了,太奸诈了,用一扇铁门就算了,居然还在上面装暗器”

    “针扎的?”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红点,又是心疼又是好笑,谁叫她这么莽莽撞撞的了。“这个人谨慎的很,我说怎么可能留下这么一个明显的漏洞呢,原来还有这么一手”

    “哼,我就不信她不再来”茜茜恨声说:“等她来了,再看谁收拾谁吧论阴谋我是对付不了她,但论武力?她连我小指头都比不上”我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我们抓住弱点呢?必有后手,不过现在也不用说出来打击茜茜的积极兴,且走一步算一步吧

    “找找看这屋里有什么吧”虽然她不太可能留下让我们利用的东西,但能找着什么算什么,也许瞎猫就碰上了死耗子呢也说不定。

    把笔记本放在柜台上,我打开抽屉看,找出一些明显是十多年前的东西,当然近代的也有,一些连环画啊,糖纸啊什么的,还有一些旧课本笔本子什么的,都黄得不成样子了,看到上面的名字,正是阮丽丽的,这些课本从小学到高中的都有,看得出来她的成绩很好,卷面虽然黄旧但很干净,红艳艳的不是九十多就是一百,怪不智商过人呢

    “哎哟”我正翻着其它的抽屉,就听到茜茜慌张的惊叫一声,然后就重物倒地的声音,摔了吗?我回头一看正是,又好笑又好气的走过去扶她,可她身子软得跟没骨头似的,直往我身上趴,我说:“你干嘛?自己好好站着”

    “我不是故意的”茜茜很委屈,眼泪汪汪的看着我,眼睛里全是慌乱:“我没有力气了”

    “没吃饱吗?”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可现在没得给你吃啊”

    “不是这个”茜茜说:“就是无缘无故的就没有力气了”

    听她反复强调,我才发现不对劲儿,茜茜她的体力向来很足,怎么可能突然就没了力气,唯一的可能就是……我扶着她到角落坐好,翻出她右手看着上面的红点,还冒着一点血液,我看了她一眼,伸手抹了一点放到舌尖上。

    “呸呸呸”刺激性的味道,很明显的是麻醉药,我靠这女人走一步想了多少步?这心机绝了,要是混官场也是坑死人都不偿命的

    茜茜眼巴巴的望着我,我冲她摊摊手说是麻醉药,她很沮丧,还想着等阮丽丽来了收拾她一顿呢,没想到自己无意中又着了她的道。我让茜茜自己呆着,又跑到那柜子那里去寻摸了,找出一些照片来,男女都有,看着看着,就发觉不对劲儿了,这里面的人??王晓晓??上面用红笔画了一个圈儿,还有一个中年男子的照片,所有都全部被打了个大大的叉,那用劲用的,照片都快给划破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