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童子尿

    凌逸突然像疯了一样,大吼大叫,对着墙面,窗户啊,地面乱蹦乱踢乱,直接把我吓回了神儿,发现除了一身冷汗后也能动了,于是连忙大声叫凌逸,但他依旧故我,对我的叫声半点儿反应也没有。而被他所触碰的地方,毫无疑问的全部被点燃,即使是石头,这简单违反了物理常识,不过看到那绿油油像团鬼火的东西之后,我已经不指望用科学来解释这东西了。

    叶安旭见他似乎没了神智,脱下外套卷成一个条儿,就往他身上抽去,我想这大概起不了作用,果然,那鬼火非但没有被扑灭,反而顺着外套往叶安旭身上来,刚触到叶安旭的手指,叶安旭就神色大变的扔到了外套,而后那鬼火摇曳着回了凌逸身上。

    “晓晓啊”赵村长整个人都不好了,声音颤抖着说:“是赵伯误会你了啊”

    “村长这可咋办哪?”胖婶儿吓得满脸都是眼泪,缩在角落里都不敢动:“这玩意儿,不这大仙儿,这大仙儿怎么才能送走啊”

    赵村长发着抖说我也不清楚啊,我都已经闻到空气中传来一股烧焦的肉味儿了,心说都这个时候,不出点儿主意光躲在那里有什么用啊?于是大声问赵村长这东西到底是个啥?赵村长说那还能是啥啊?那是个仙儿啊

    我心里骂娘,说有这么诡异的仙儿吗?胖婶儿看出了我的疑惑很好心的解释说,咱们乡下人都把死去人的灵魂叫做仙儿,毕竟你要是叫鬼的话,要是不小心被它们听到了找你麻烦可咋办?所以大家都叫仙儿

    靠靠靠世上真有玩意儿吗?可事实摆在眼前我也不能不信了,我急得要死,凌逸总不能死在这么离奇的东西手下吧?于是我问村长有没有办法?村长说有是有,就是听老人和大仙儿说的,这东西他也没碰上过,所以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我骂道都这个时候了,管他管用还是不管用,总要试一试,要不然等凌逸死了你还等着它在发慈悲放过咱们吗?村长本来是想着保全自身,但听我这么一说似乎也有道理,那些东西不是说只找仇人吗?可看样子是冲着他们村里来的,要不也不会烧了后山又烧祠堂,于是村长站起来要用黑狗血啊

    我气个半死,现在这种情况上哪里弄黑狗血去?于是赶紧让村长出个靠谱的,最好是咱们这里就能有的,村长嘀咕着说这玩意儿一般也不阳气重的男人身上啊?我说上都上了现在计较这个还有点啥用?村长似乎被我的嗓门儿震了一下,想了一想说,其它的东西这里都没有,但有一样东西挺管用,说着就有些支支唔唔的,一会儿看看叶安旭他们,一会儿又看看我们胖婶儿他们。

    是什么你到是说啊?眼瞅着凌逸都倒下了,我越发得着急,毕竟相处了一年的搭档,不可能没感情的,村长索性也不遮遮掩掩了,直白的说:“就是童子尿”听了我就想揍人,这儿哪来的童子啊,赵村长平时看着还行,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尽掉链子

    这时候秦家婶子突然笑出来:“这童子尿,指的不是小孩子的尿”然后我就明白了,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说这里哪里来的童子嘛,我说村长您能靠点儿谱吗?村长说要不舌尖血也可以,就是不知道你们怕不怕痛啊?而且一两口也不知道够不够

    “不用”叶安旭突然说:“女的都转过身去”我十分惊讶:“怎么叶安旭你是童子啊?”叶安旭脸色一黑,有些恼羞成怒的说:“你转不转?”我连忙转过身去,然后就听到那边儿稀哩哗啦的一阵水声,然后空气就飘荡着一股尿骚味儿,直叫人皱眉,然后就听到赵村长兴奋的大叫:“果然老人说的有道理,童子尿是有用的”听起来似乎已经好了,但我还是想再确定一下于是就问了一句,叶安旭没说话,赵村长很来劲的说好了好了,然后我就转身去,看到凌逸躺在地上,身上**的,连头发上都有,这可真是醉了……

    我说村长这鬼就这么除掉了吗?它不会再来找咱们吧?兴奋的村长这才安静了一下,说恐怕不行,这童子尿好像是除不了,只是能压制一下吧?这样好了,先把这小伙子弄回去,然后我寻个人去凌湘河对面儿找杨大仙儿来看看

    这杨大仙儿又是何方神圣啊?胖婶子和秦婶子在鬼火一停,就跑到外面去叫人了,村长兴致勃勃的和我讲着杨大仙儿的故事,看得出来他很兴奋,讲话都颠三倒四的了,一会儿冷大仙儿给哪家小孩子叫了魂儿,一会儿又说是送走上了哪家儿郎身的黄大仙儿,一会儿又说是给阴间的老人会面,反正都是些神神叨叨的,虽然经过这件事情,我对神鬼的存在,并不是很质疑,但对于这么一个通鬼神的人?还是抱着怀疑与敬畏的,虽然有可能是他在装神弄鬼,但万一是真的呢?

    然后我们回到村长家里,王晓晓又惊又吓又累了一天,吃了饭就爬到村长家的客房里睡觉去了,而村长回来打了个招呼,又出门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干啥去了,然后就去看凌逸,虽然之前看起来很恐怖的样子,但实际上他的烧伤并不是很严重,就是衣服裤子烧没了,正在人正躺在客房里,被再次请来的金郎中看诊呢

    这一天可真够闹腾的,我脑子乱乱的很痛,于是就趴在桌子上准备眯一会儿,刚闭上眼睛,就被精力充沛的茜茜拍醒了,对此我也是无奈得很,把头从胳膊窝里抬起来,无精打采的说干嘛?茜茜很没眼色,也很兴奋的说你知道我发现什么了吗?我打了个哈欠说什么啊?茜茜说我之前跟着阮丽丽回去,发现她和阮老爷子在说话,本来也不想偷听的,结果他们越说越大声,然后我就听到了,其实我不是故意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