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祠堂起火

    赵小牛冷笑着:“果然我输得不冤”望着阮丽丽冷嘲:“对自己都这么狠,我确实比不过你,老实说你怎么不直接让阮爷爷喝呢?那样更没人怀疑你”

    畜生见赵小牛油盐不见的模样,赵村长彻底对他失望了,骂了一句就叫人把他拖走关起来,等警察来了再作处理,大牛家的死死抱着赵小牛,不让其它村民把他带着,村长大骂着让人赶紧拖走拖走,本来都是乡里乡亲的也下不去手,但看村长都生气了还是不要自找苦吃得好。

    大牛家的眼看着赵小牛被带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啊流,忽然跪在地上往床边爬来,她哭着恳求阮丽丽放过赵小牛,求她,阮丽丽慌了手脚,无措的说我不是警察啊,这个我没办法的,赵婶子求人也没求对

    大牛家的一边抓着她的腿一边哭,只要你不说是小牛抓的黄鳝,小牛就会没有事的,阮丽丽很为难,毕竟话都说出口了,再翻口供怎么可能呢?还有这么多人听着呢,大牛家的一边哭一边说就算是看在死去的大牛份上,求她救救小牛吧,一提到大牛,我就下意识的注意阮丽丽的表情,果然闪过一丝阴郁。

    阮丽丽被弄得很是为难,村长见大牛家抱着小辈在那儿哭个不停也不像话,大手一挥说不要为难丽丽了,有那时间还不如去劝劝小牛让他认罪,还可以判得轻一点儿,结果大牛家抽搐着就要发火,这时只听砰的一声,门被踢开了,屋里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二愣子你…………咋了这是???”就算一天时间就闹出这么事情来,在他当上村长之后,还从来没有这么头疼过,正巧着有人撞上枪口,村长下意识的就要骂出声,待到到浑身狼狈的二愣子,话到嘴边硬生生转了语气,一脸急切紧张的问。

    “走走走走…………”二愣子似乎是跑过来的,一进来就弯下腰撑着腿儿喘着粗气,满脸灰黑灰黑的,不知道还以为他从灶洞里钻出来似的,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二愣子话都说不清楚开始结巴起来。

    “你把气儿喘匀了再说话”二愣子了一愣,然后作了个深吸呼,一口气说:“走水啦”

    “什么?”这话一出,犹如晴天霹雳一样,把众人炸个正着,赵村长跳脚叫:“哪里又走水了?是哪个兔崽子干的??”所有人的眼神都恶狠狠的盯着二愣子要他给个答案,二愣子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张嘴张了半天没敢说出来。

    此时我心里就有了猜测,试探着说:“不会是祠堂吧?”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二愣子瞪大了眼问:“大妹子你咋知道的?”

    “你不是守祠堂的吗?要是别的地方起火了,怎么会是你来报信儿?”我说完就跟着大家一起往外跑,之前在堂屋里面的人都已经不见了,有可能是各回各家了?那几个民政局的不知道去了哪里,王科长的尸体倒是放在靠墙的地方,还搭了块白布没动弹。

    虽然已经不下雨好一会儿了,但是乡间的路依旧不太好走,身体不好的阮丽丽没摔跤,反倒是我差点儿摔了一跤,幸好茜茜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我,要不然这一身衣裳又得脏。阮丽丽的毒刚解,谁也没想到她也跟了出来,等发现了之后也不能再把她赶回去啊,也就只好由着她了,当然长辈们数落几句也是免不了的。

    来到祠堂里火势已经很大了,而时刻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六七点钟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熊熊的火光映得天空犹如烈日当头照一样光明,但这种光明都不是大家所希望的,所有的人都在拿着各种取水工具去灭火,我也连忙找了个盆儿跟着大部队取水救火,正遇到神出鬼没的叶安旭,他一身大汗的挑着两只水桶,摇摇晃晃的小跑在路上,我连忙凑上前去问他知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说我也才来没两分钟,一来就看到火势大了,然后就跟着大家去救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着大家齐心协力的救火,终于在十五分钟后灭了火,灭了火之后都急急忙忙,但也小心翼翼的往祠堂里面去,还有许多没能抢救出来的牌位,已经被烧成了焦炭,所有人的脸色都阴沉得要下雨,现在村长开始追究责任了,那三个守祠堂的人被单独拎了出来,当然里面二愣子是少不了的,村长问他怎么起火的?怎么火势这么大了才知道?

    二愣子不愧是二愣子,他挠着后脑勺说:“我也不知道啊,里面闷得很,之前都在院子外面吃饭,因为这里离后山太近了了,所以闻到一股烧焦的味儿也没在意,等发现不对劲的时候火都不小了,然后我就去报信儿了,后面的事情我也不晓得”

    村长听了满腔怒气没处发,一甩手就指着另外一个男的问大柱子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大柱子有些迷茫,说就和二愣子说得一样啊,然后他走了之后,我们一看要烧到牌位了怎么办?于是就先把那丫头弄出去了,然后开始搬牌位了,还没搬多少个呢,就有其它的人发现这里着火了赶到你们前面来,然后大家一起救的火。

    赵村长大骂一个个没点儿屁用,叫你们守个祠堂都守不住,光会吃干饭,其它的村民们也在骚动着,听大柱子说有的牌位被弄出去了,就有一个接一个的跑出去,看看自家先人的牌位是不是逃过一劫。

    然后这屋里就剩下胖婶儿,我们四个,赵村长和秦家婶子,其它的人都出去了,看了看屋顶,空空的烧黑的横梁,四面墙已经在开始塌了,虽然刚刚发生过火灾,但这穿堂风一吹,我还是觉得有点冷嗖嗖的也不知是不是错觉。

    “真是流年不利啊”村长感叹着,胖婶儿说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起火吧?叶安旭在四下寻找,我想他又在找什么作案工具了,不由得好笑,也不想想村里就我们几个外人,村里人总不能会自己烧了自家祠堂吧?我们几个又和村子里没仇更不可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