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下毒者小牛?

    汤盆就放在内屋的小饭桌上,一个碗里盛着大半碗汤,一个明显盛过汤的汤勺摆在一边,我心一紧,已经有人喝过了,是谁难道是阮丽丽但看那碗里的汤,应该没多少,她人呢

    正当我着急的时候,外面又喧闹起来,我和村长互看了一眼,连忙跑了出去,此刻屋里人又多了许多,都围成一团,大呼小叫,我听得分明,是阮丽丽出了事。

    “还好还好”金郎中的声音透过人群传出来:“她喝得应该不多,先催吐,然后喂她点绿豆汤就行了,只是这身子嘛,”说着沉默着摇头:“怕是要好好养了”

    然后几个热心的大婶儿,就连忙把丽丽抱到另外一间屋里去,按照金郎中说的法子催吐急救,胖婶儿的绿豆汤也烧好了,端着一碗问我们还要不要,村长摆摆手让她送里屋去,然后又是一顿惊叫。

    屋里很尴尬,也寂静,本来民政局的人气势汹汹的要兴师问罪,结果是个意外不说,人家也遭了难,还是孤寡之家,他们怎么好意思抓着不放但若就这样算了,怎么跟上级交待呢怎么给王科长的家人交待可一个老得快要死掉的老人,一个病殃子还是好心,你要怎么去怪人家

    那个坐在王科长旁边的民政局的中年男人说:“虽然只是意外,但毕竟是在文峰村出的事情,王科长这么一死,家里的负担可就都压在嫂子身上了,要点赔偿不为过分吧”我暗自点头,确实不过分,毕竟是一条人命,他的品性咱先不谈。

    村长松了口气连说:“不过分不过分”然后又小心翼翼的问:“那要多少啊庄科长咱们村里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这么多年来,泥石流没少祸祸,活得都不容易,更何况是阮家呢”

    庄科长应该是副的吧那人一听村长直接去掉副字,眯了眯睛应该是很满意的,于是说:“这个我可做不了主,但是嫂子那边儿,我会说合说合的,毕竟情况我也看到了,都不是故意的,法律上上都不会判刑的,嫂子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村长感恩戴德的谢他,庄科长很是享受着他的感谢,看样子似乎是提前感受科长的待遇了,看着这人我就觉得恶心,王科长还尸骨未寒呢,你倒先惦记着人家屁股下面的位子,就是惦记也别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这时候胖婶儿从屋里出来了,说是阮丽丽醒过来了,于是村长就进去看,我和茜茜对视一眼也跟了进去,阮丽丽柔弱的缩在被子里,眼睛鼻子都肿肿的,我忘了之前对她的猜测,心一软就上前拍着她的背说:“只是意外事件,不怕啊,民政局的人也说了不追究了,只是要花钱免灾,大家都会帮忙的,你不要担心”说着茜茜也凑了过来说:“是啊,虽然我们都不是有钱人,但能帮多少都会尽力的”其它大婶儿也纷纷慷慨的说都会帮忙,不管多少好歹是个心意嘛

    我以为她会很感激的感谢大家,可是阮丽丽却垂下头沉默着,我觉得很奇怪问她是不是还不舒服,她摇了摇头,双手紧紧抱着膝盖,看了我一眼,眸子里欲语还休,我觉得她应该有话要说,于是就直接问:“你是不是想说什么”她眼睛里一亮,又明显暗淡下去,似乎很是为难,这表情谁看不明白呢果然是有什么话想说,但为什么不说呢

    她又垂下头不说话了,真是闷包急死个人,我好声好语的劝她半天,她才低低的开口说:“是小牛。”然后就闭嘴不说话了,这什么意思啊没头没脑就这么一句话我也听不明白啊

    “啊呀”一个脸盘大眼睛小的婶子突然说:“下午我还看到小牛在田里摸啥呢,是不是黄鳝是他摸的”阮丽丽微微颤抖了一下,埋着头不说话,我心说难道这就是借刀杀人之计未免太拙劣了吧一被人发现那可是故意杀人罪,要被枪毙的不过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血气方刚,怒火冲昏了头脑要为父报仇也不是做不出来的,不过应该不是吧今天下午听到他说的那句话,虽然很不识时务,但也能看出来他心气儿高得很,这样一个自信也可以说是自负的人,应该不屑于用这种手段,应该更倾向于堂堂正正的打击仇人才是,忽然就这么做,岂不是徒惹人怀疑吗想不通

    “真是小牛啊”胖婶子一脸唏嘘:“这孩子怎么这么想不通呢这回”说着摇头叹气,然后就有一个婶子拉着她说我早就觉得小牛是个小狼崽子,哪有他爸半点儿憨厚从小哪家孩子孙子没被他揍过大牛家的都不知道赔了多少不是了,一个男孩子胸襟太窄能成什么事屁大点儿小事都要记恨半天的,啧啧啧

    “小牛说,他之前生气得罪了王科长,不小心摔了我爷爷”阮丽丽语气轻柔的说:“又不好意思向他们道歉,所以就去抓了黄鳝,说是等王科长吃饱了吃好了,说不定就不怪他了,又说我爷爷身体不好,吃黄鳝也补身体,我也是想着,王科长之前还给了我两百块买补品给爷爷吃,所以就同意了,小牛抓了黄鳝,我做好了,一个赔罪一个感谢也是好的,只是我没想到”说着说着她又红了眼睛,眼泪打着转转似乎又要掉下来,我心说她咋这么能哭呢

    阮丽丽哭得很伤心:“我根本不知道,他居然这样利用我,我一直把他当弟弟看的,他怎么能这样害我爷爷呢”她哭得越发得凶猛,眼泪完全不要钱的往外冒:“如果不是爷爷睡着了如果不是我先喝了一些,如果不是那我就没有爷爷了”

    听着阮丽丽的意思,应该是赵小牛对王科长和阮老爷子怀恨在心,但也犯不着上人吧不知道怎么的,我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但想半天没能想起来,阮丽丽接着哭,大妈大婶子安慰着,就这么过了一会儿,就有个面目精悍的村民按着满脸愤恨不断挣扎的小牛进来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