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八章 是这样吗?

    “小牛,我问你”赵村长满脸痛心失望,食指指点被押跪在地上的赵小牛:“今天丽丽煮的黄鳝汤,里面的黄鳝是不是你抓的?”赵小牛倔强的扭开头,一语不发,赵村长气得直打转,然后骂他:“你糊涂啊为了几个钱,杀人值得吗?你知不知道杀人是要被枪毙的啊??你这么去了你妈怎么办你想过去没有?小牛啊,小时候多乖巧一个孩子,你怎么能变成这样??你太让二叔失望了”

    “我不就抓了几条黄鳝”赵小牛回过头,满脸倔强变成疑惑:“怎么跟杀人扯上关系了?我杀谁了?我一直和妈妈呆在家里没有出去过啊?二叔你这是在说什么啊我都听不懂”

    “你还装”赵村长恨不能一脚上去把他踢醒:“就是你抓的蛇鳝,害死了王科长,那可是当官的啊,你觉得他们家里的人能放过你吗?就算他们愿意放过你,公安局也不会放过的啊,小牛啊小牛,你怎么这么糊涂”

    “二叔”赵小牛顿时慌张起来,连滚带爬的抱住赵村长的大腿辩解:“我真的没有啊我只是抓了几条黄鳝,没有抓蛇鳝的啊二叔你相信我,我是讨厌那个王胖子,但杀人是犯法的,我读过书我知道的,知法犯法我怎么可能去做的?二叔你相信我真的没有”

    “他二叔啊”大牛家的也惊呆了,回神后抱着满面惊慌的赵小牛说“我们家小牛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他虽然脾气有时候有点儿怪,但一直是个好孩子,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做的,他二叔,他可是你的亲侄子,你可不能不信他啊再说抓黄鳝赔罪是我让他去抓的,他本来是不肯的,是我让他去抓的啊,他没有害人”

    “我也很想信”赵村长仰天长叹,恨铁不成钢的说:“但事实摆在眼前,你要我怎么信?鳝是他抓的他自己也承认了,王科长吃了鳝死了这也是明摆着的,不是他犯的事儿,还能是鬼吗?”

    “二叔你相信我”赵小牛抱着赵村长的腿嘶喊:“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有抓蛇鳝,我真的不知道啊”

    那个脸盘大眼睛小的婶子忽然说:“小牛,事情都发生了,你再嘴硬也没有用啊?金郎中都说了那个王科长啊,就是吃了你抓的蛇鳝才死的,咱早早认罪,说不定看咱认罪态度好的情况下,还能判轻一点儿啊”

    “判什么判”大牛家的脸色狰狞着大叫:“我家小牛没有杀人,就是没有杀人”

    “你吼什么吼”赵村长瞪着大牛家的喝叱:“秦家的不还是为你们好吗?真是不识好歹,人家哪里说错了?”

    “二叔”赵小牛冷静下来,放开他的腿,抬头看着他说:“金郎中说王科长是吃了蛇鳝死的,但谁能证明,那条蛇鳝就是我抓的?谁能确定就是我杀了人?就算是警察抓人,都得要证据,没有证据,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一个面肥耳宽的婆子说:“那还用证据吗?今天下午你对着王科长那态度,大家谁不知道?再说了,你自己也说黄鳝是你抓的”

    赵小牛忽然冷笑了一下:“确实我说的我抓了黄鳝,但是蛇鳝可不关我的事情”

    “不是你抓的?”秦家的婶子插嘴说:“难道还能是丽丽这丫头抓的不成?真是,小牛啊你就算不承认,也找个好点的理由嘛,丽丽这丫头身体不好村里人都知道,她也从来没有下过田,连蛇鳝和黄鳝都分不清,她是不可能的”

    赵小牛眼神冷冷的望了过来,其中的怨毒吓了我一跳,幸好这眼神不是对着我的,要不晚上又该做噩梦了,诶,为什么我说又?阮丽丽身子轻颤着,垂下头埋在腿窝里,听着低低的呜咽声,我知道她又在哭泣。

    “装”赵小牛嘲讽说:“又在装,从小到大,你只会这一套,蛇鳝是你弄的吧?人也是你杀的吧?大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吗?靠着你那一副风吹就倒的身子,你夺了多少不属于你的东西?只要你一哭,大家都觉得有人欺负你,你想要什么都能得到……”阮丽丽猛然抬起头来,一双眸子里含着泪水,不可置信的望着赵小牛,胸膛急剧起伏着,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啪”赵村长一个耳光刮了上去,直接把赵小牛的脑袋甩向了后,这么清脆,这么凶猛,啧啧,村长也真是下得了手,赵小牛伸手拭去嘴角的血液,村长痛心疾首:“你还在血口喷人,还死不认罪,一个男子汉,做错了事情不承认,还要嫁祸给弱女子,你配做男人吗??”

    “呵”赵小牛鼻子都红了,眼眶红红的似乎要流泪,他仰面将泪水逼了回去,声音沙哑着说:“我知道,你们从来都不会相信我只会信她,一直都是这样,我也不指望你们,还是那句话,证据,只要有证据,我没什么可说的,如果没证据,呵,想让我顶罪,免费送你两字儿”赵小牛恶狠狠的瞪着阮丽丽:“做梦”

    “小牛啊,妈信你,妈信你”大牛家的抱着小牛痛哭流涕:“妈相信自己的儿,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他二叔啊,你为什么相信你侄子反倒相信一个外人哪?大牛刚刚才走,难道你连自家兄弟的血脉,都不保吗?”

    赵村长沉默了一会儿说:“事到如今,已经是明摆着了,小牛记恨王科长私吞怃恤金,把大牛的死怪罪到阮伯头上,所以故意向丽丽丫头示好,利用她做了一顿蛇鳝,想要毒死王科长出气,毒死阮老爷子报仇,他成功了一半,王科长死了,而阮伯因为在睡觉没有喝汤,所以逃过一劫,而丽丽丫头大概是试了试味道,因此中毒不深,所以才堪堪救过来,小牛啊小牛,你倒是出息,这种阴毒的手段都使得出来,如果阮伯和丽丽都喝了汤,三个人都死了,谁也怀疑不到你头上了是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