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三章 赵氏孤儿

    一听这话就肉痛,居然戳中我的弱点,但我不想让人看出来,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可以,回市里请你吃馄饨”

    “要宏阳菜馆的”他笑眯眯的又补上一刀,直插得我心口都在流血,嘴角抽搐了一下,笑眯眯的看着他,心说想得美,有两块钱吃的就不错了,还想吃宏阳私家菜馆的做梦吧当然我没说出来,只是看着他笑,他以为我同意了,露出很得意的笑来,可能是在想着终于扳回一局了

    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到隆安市海德集团采访他们的总裁,因为半个月前海德集团的老总暴出婚外情的丑闻,如果他一直是一个风流人物还好说,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以新好男人的身份面对大众,人总是这样的,如果你一直风流,大家也不会说什么,可如果你是个正人君子,突然有一天暴出来,其实你都在作戏,就会让民众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如果光是这样也没什么,娱乐圈的绯闻再怎么火,那也是有个时限的,热上一段时间自然会冷却,可就在此事刚要被大家所遗忘时,海德集团的老总,被狗仔队拍到出入公安局的照片,从而寻根究底的追查下去,惊讶的发现总裁的情妇居然死了,于是整个圈子都沸腾了,而民众的目光再一次移到海德集团身上,大家都津津有味的猜测他的风流韵事,还有心思阴沉的猜测有可能情妇之死就是老总所做的,要不然警察怎么抓他到警察局里去呢

    公安局调查了十多天,终于判定此事是意外事件,案件快要落幕之时,海德集团又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总裁夫人突然出车祸死了,这下整个圈子都把目光注意到海德集团身上,觉得里面很有可能有内幕来挖,什么豪门恩怨,小三和正妻之间的大战,反正是怎么狗血怎么泼,公司也觉得海德集团很有新闻点,于是派遣叶主编带人去隆安市,要拿到第一手的新闻资料,当然最好能挖出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本来以为这次的天公阻路,让我们可能拿不到令公司满意的新闻,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小小的村庄里,遇到王晓晓,王晓晓是海德集团的千金,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后山是文峰村祖坟的地方,难道总裁夫人死了之后,是埋在这里吗想想之前村子里对她的态度,似乎确实如此了。

    “她到这里来,是为她妈妈上坟吗”王晓晓的身份,是被叶安旭打听出来的,所以我就问他。

    “嗯,今天是李亚芳的头七”叶安旭说,然后我就奇怪了,既然是头七,那为什么她上山时只提个手提包,连祭品都不带头七又称回魂夜,应该是在晚上祭拜才对吧怎么大白天的还冒雨来她的目的是什么还有王德海他自己怎么不来呢今天是她妻子的头七不是吗这么多的疑点,让我怀疑起李亚芳的事,应该有内幕

    说着话就来到了村长家,一进门,就看到院里坐了好些人,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村长还有阮老爷子,丽丽没有来应该是在家里,还有一个三十一二岁的死气沉沉婶子,呆呆搂着一个十三四岁的瘦弱少年,而那个少年整个人都散发着阴郁的气息,目光狠狠的盯着上座的民政局的人,似乎是要把他们记在心里,那眼神中带着恨意,我都禁不住打了个哆嗦,难道这民政局的人,真的要吞了人家的怃恤金吗

    “嘿,这小兔崽子”一看就是身处上位的中年男子,挺着个将军肚,被少年看得浑身不得劲儿,猛地站起来骂骂咧咧:“你那是什么态度再看”那少年正是失去父亲的赵小牛,当然不知道他的大名,不过大家都这样叫,我也只好入乡随俗了。

    赵小牛脸色阴鸷,直勾勾的盯着那中年男子,一语不发,那男子突然火气,大步走过来,抬起下巴轻蔑之极:“再看你再看连一千块都没有”赵小牛似乎忍不住的想上前,惊醒了呆呆的婶子,她一把将小牛扯到身后,苍白的脸上挤出笑容,赔笑着道歉:“王科长,对不起对不起,这孩子还小,不懂事儿,他爸就这么死了,这也不是政府的错,他人小还没转过弯儿来,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计较”

    “怎么说话的这是”村长突然起身对着赵小牛的妈妈喝骂:“王科长是那种跟孩子计较的人吗你以为小牛不懂事,大人也会不懂事的跟他计较吗女人就是见识短”说着满面谄媚的对着王科长说:“您说我说的对吧王科长”

    王科长马屁被拍得很舒服,抬起下巴,哼哼了几声,说:“那是,本科怎么会跟个妇人一般见识”说着摆摆手不耐烦的说:“赶紧叫他们离开,看着就心烦”村长对着阮老爷子急使脸色,老爷子会意的去拉小牛,但小牛并不领情,直接甩开他的手,目光锐利的射向王科长:“我告诉你,莫欺少年穷,今日之辱,我早晚会找回来的”说着推开老父子就跑了出去,婶子赶紧追了出去。

    阮老爷子身体不好,今天又受了些伤,这么一推,就被推倒在地,哎哟哎哟的痛呼。“阮老爷子”我吓了一跳,这么大年龄了,可别之前没出事,这回倒栽了,我跑进去扶起他,上下打量:“老爷子哪里不舒服”

    “我这腰啊”老爷子一脸痛苦,右手颤颤的扶着腰,我想他大概是被闪到腰了,于是连忙对村长说:“村长能不能把郎中找来”惊呆的村长回了神,立刻说好好好,于是就叫人去请郎中了。

    “嘿,我说这小狼崽子”王科长脸色阴沉得像是要下雨,村长舔着一张脸想解释,他一挥手说:“我算是看出来了,是个没良心也没人性的”说着意味深长的看着村长:“你倒是枉做好人了,没瞧他之前看你的眼神,怕是也恨上你了”村长唯有苦笑。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