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一章 另有其人

    第十一章另有其人

    跟着熊猫来到了祠堂,村里人都围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处理王晓晓,还有几个人阴沉的盯着五花大绑的王晓晓蠢蠢欲动,精致的面孔满是惊恐和害怕,人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眼神涣散神情迷茫的样子,我觉得她都有点神志不清了。

    “熊家的”村长听着众人你一言一语的,就是提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主意,头疼的揉了揉额角,最后挤出人群,找到胖婶儿说:“通知王德海了吗”

    “打了”胖婶儿说:“但是泥石流堵路,从另外一条道绕过来,大概要晚上了,毕竟山路也不好走”

    “那就好”村长脸色缓和了几分,然后对着众人宣布,说晚上等王晓晓他爸来给交代,现在先把王晓晓放在祠堂里,看着别让她跑掉就行,然后就一挥手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别堵在这儿正经事情不干的,而后又专门警告了二愣子他们几个,叫他们不许瞎起闹,要是王晓晓有点什么事儿,肯定找他们。

    二愣子和几个人看了看,脸色灰败,本想着没人了揍她一顿出出气什么的,被村长这么一说不但主意打不起,还得保护起她的安全来了,要不然村长还要找他们麻烦,心说这叫个什么事儿啊但村长就是村长,在村里那是绝对的权威,谁也不敢掳其虎须。

    本来我想问问王晓晓的话,可看她现在的状态,还有几个守着的人,也是没办法问的,所以就跟着熊猫回到胖婶儿家了,茜茜则是跟着另外一个婶子回家去了,虽然雨停了,但村子里接连发生这么多事情,恐怕也没有办法送我们离开,再说我们自己也根本不认得路啊。

    到了胖婶家,一进门就看到桌子上放了一个精致的红色手提包,那绝对不是熊猫的,她用不起这么昂贵的包,我想应该是王晓晓的,如果说她真的有放火,那么包里会不会有打火机一类的东西呢看着那个包,我手有点痒,很想翻开来看一看,但不经过别人同意,就动人家私人物品这种行为,似乎不太好,我忍了半天,终于忍下了。

    虽然我忍下了,但别人可没忍,熊猫直接把包包拉链打开,然后把包包倒立,里面就稀里哗啦的倒出一堆东西,我根本来不及阻止,说实话,其实她去拿的时候我还犹豫了一会儿,反正不是自己动的,别人帮我动了还不好吗呵呵呵,突然有些羞愧自己变得好虚伪,这种心态一定要改。

    既然已经打开了我也就不矫情了,直接上去翻看,里面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一些化妆品,小镜子,手纸,湿手巾,钱包,钥匙,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比如指甲剪,铅笔钢笔,笔记本,零售之类的然后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别说是打火机,连个火柴都没有。

    根本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难道她真的把点火的东西扔掉了吗但纵火总要有个理由吧更何况一般人纵火也不会选在下雨天,更不会选在白天,如果她是蓄意纵火的话,那么在无意中碰到我们的时候,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不露呢除非她心理素质太强大了,但是看她包里带的东西,还有她刚刚的状态,我觉得她并没有那么强的心理素质,当然也不排除她是在演戏的可能,但要能演成这样那也是影帝级别的了。

    所以我认为,她应该不是纵火之人那纵火之人到底是谁呢之前我们一直在山上,根本没有树木被雷火劈中,所以也排除了自然起火的原因,因此,只能是有人纵火了,但是无意还是有心,目前还说不清楚。

    把王晓晓的东西再一点一点给她放回去,我觉得有些奇怪的是,一个那么时常的女孩,怎么这个笔记本这么老旧,就像是二十年前的东西一样,不过这是人家,我不能去翻看,避免自己好奇心再度发作,于是我连忙把它塞到包里,余光瞥到笔记本上的模糊不清的名字,光看到前两个字,之前的疑惑就有法可解了,那是“王德”两字,这个笔记本应该不是她的,而是她父亲的,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这样古老破旧了。

    在胖婶子家里看了会电视,但我心里总惦记事儿也看不进去,直到三点多钟的时候,叶安旭找了上门来,说是在后山有仔细搜寻过,没有发现任何点火的工具,又问我在这里有没有什么发现,我告诉他我的推测,叶安旭沉默了一会儿,纵火之人应该另有其人。

    我冲他翻了个白眼说难道我还猜不出来吗关键是那个人是谁叶安旭摇摇头,他也没有办法,于是我说不如咱们去看看王晓晓,我认为她应该知道什么,因为之前她下山时的表情,那是一种惊慌害怕的表情,她应该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以至于吓成这样。

    叶安旭点点头,于是我跟熊猫交待了一声,就和叶安旭又一次来到祠堂,二愣子他们正在打瞌睡,我摇醒了他,他揉揉迷茫发酸的眼睛,看着是我于是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我问他王晓晓的情况怎么样了二愣子轻蔑的说还是那副鬼样子,什么话都不说不知道在念叨什么,怪她怎么装神弄鬼的,这件事情他们村里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于是我说我进去找她聊聊,也许她就承认了呢,毕竟女孩之间比较好说话,二愣子有些犹豫,但看样子似乎也不好拒绝我的样子,叶安旭一看就勾住他的脖子,拉着他到一边说话去了,我进去之前他还对我眨了眨眼,莫名的我就是知道他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打听一下王晓晓的身份,而里面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进到祠堂里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又一排的牌位,我大致算了算,一排有二十多个,总共有九排,那么就是说有两百多个牌位了想想这村里的人还不少,祠堂应该是有贡献或是德高望重的人死后才能进来的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