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章 贫困的家

    “跟大家说个事儿啊”村长突然郑重的说:“以后再砍柴,不准再去那座山”

    “唉,可光凭后山上的柴,也不够咱们一村人用的啊”坐在我身边的老爷子叹气。

    “熊伯啊,我也是没办法啊”村长一脸无奈:“那个地方,就这些年来,泥石流都发生过多少回了咱们村子死了多少人了再这么下去,咱们村还能有活人吗”

    “算了,忍忍吧”熊老爷子眉头似乎再也舒展不开了,一边拨着饭粒,眼神恍惚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按理说,国家应该有补贴政策吧”我想了想转头问向叶安旭,他想了一想说:“因自然灾害死亡的,家属得到的抚恤金,农村的话大概就是一万块吧”

    “虽然不算多,但应该能坚持小牛上完高中的学费吧”我回过头来说:“到时候他考上了大学,也能半工半读了。”

    大家用一种很天真的眼神看着我,我有些不自在问:“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国家说是有”村长冷笑:“但咱们谁家收到过”

    “怎么不去要”

    “去了啊”之前说话那大汉突然就站起了起来:“去了又有什么用永远都说正在解决正在解决,等死了也没能等来一分半分”

    “怎么会这样”我有些不敢相信,对于我来说国家政府,向来是我所信任的,如果老百姓的权益得不到保障,怎能让人再信任下去。

    “二愣子闭嘴”村长喝骂他一声,说:“政府还是好的,只是下面的一些亢员不干净,再说了也不是没有收到过,只是数目少了些。”

    “哼”二愣子愤愤不平的坐下:“少了些,哼,一万块少到几百块也少了些吗”

    “你有完没完,这种事情光你家遇到过吗”村长一摔筷子,二愣子就垂下脑袋不说话了,村长挤出一个笑来说:“见笑了,二愣子他娘就是这么没的,所以对于这种事情”

    “理解,理解”我已经决定了,回到公司就要针对这种情况,专门作一个报导,希望能够呼吁起社会的关注,希望政府能够再关注一些,也希望那些贪婪的亢员能有所收敛,当然如果政府能够把他们处理了那是最合意不过的事情。

    这一顿饭吃得可以说是不欢而散吧,幸好之前我吃得不少,反正不太饿,我觉得茜茜应该是很饱,她向来是有得吃就吃,总也亏不了肚子,但我看叶安旭似乎没吃多少的样子,回头应该要挨饿的,雨还在不停的下,村长一脸愁容,大概在担心收成吧,如果雨一直一直下,对秋后的收获影响不会小,但这个人力不可违,我也没有办法。

    吃完了饭,我们就各自回了寄住的地方,胖婶儿她们已经吃过饭了,见我回来很热情的问我要不要再吃一点,她还留了一些在锅里,就怕我不好意思吃。我连忙说吃饱了,胖婶儿说已经洗好甩干了,再晾上半天就能穿了,我很感激的谢过胖婶儿,就看到在胖婶儿身后的熊猫急急的跑过我身边,胖婶儿神情一变,也顾不得我跑了过去,回头一看,是丽丽,她正一脸苍白的倚在门口。

    “丽丽啊,你怎么来了呢”胖婶儿数落着她:“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又淋了那么一场雨,怎么不在家歇着呢老爷子你也不用担心,葛郎中不是说过了吗就是受了点轻伤,受了点寒,吃几贴药就会好的,这么大雨天,你跑这儿来干什么不怕又生病”

    “没事的熊姨”丽丽虚弱一笑,然后很不好意思的说:“我就是来借只鸡,想给爷爷补一补。”

    “哎呀”胖婶儿一拍腿说:“说啥借呢,这不是见外了吗刚好我炖了不少,正打算一会儿给你们爷俩送去呢,谁成想你自己各儿就来了。”说着冲着熊猫喊:“猫啊,赶紧的去厨房把汤端出来给送丽丽家去”

    “谢谢熊姨”丽丽赶紧站起来道谢说:“我自己端回去就好了”

    “跟我客气啥”胖婶儿一挥大手说:“你瞧瞧你,身材本来就不好,还受了伤,不好生养着破相了可咋办”

    “我也去瞧瞧吧”我看着她走路都嫌费劲的模样,真难以想像之前寻个状若疯狂的人是她呢,连忙走上去扶着她撑伞往外走,丽丽很不好意思的向我道谢,又红了脸,看起来是个很腼腆女孩儿。

    我和熊猫送丽丽回到村东口的房子,一座茅草屋在风雨中摇摇欲坠,我真是没想到她家竟能穷困成这样,她红了脸说:“家里条件不好,还请不要介意。”我连忙摆手说没什么。

    茅草屋外面搭着一个棚子,一张木桌上放着一些锅碗瓢盆,右边垒着火灶,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床,一个竹柜子,然后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堆在角落里,然后中间拉了块布帘,我想里面应该还有张床才是,老爷子就躺在床上睡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晕着没醒过来,熊猫把汤放到桌子上,然后我们俩就坐在木凳上,看着丽丽叫起了老爷子,两个人你推我让的,最好一碗汤两人分着喝了,看得我眼泪都忍不住想往下掉。

    老爷子喝了汤有些精神,就问丽丽知道不知道大牛的情况,丽丽摇摇头说还没来得及去问,老爷子骂她不知恩,恩人的事情怎么不去问一问丽丽很委屈的掉着眼泪,抿着嘴倔强的站在那里不动,老爷子生气的就拿手要去打她,丽丽躲也不躲硬生生的受着,我和熊猫在这儿干看着就觉得尴尬极了,我连忙站起来打圆场说:“老爷子您也莫生气了,丽丽之前见您出了事,一急就晕了,想必是醒过来没多久,再者下着这么大的雨,她的身体也不太方便让她走东走西的啊”

    “你是”老爷子似乎这才注意屋子里的我们,皱着眉头问,熊猫笑嘻嘻的说:“阮爷爷,这是韩姐姐,他们一起帮咱们救您出来的呢”老爷子一听脸色很是柔和,说原来是恩人哪,我连忙摆手说担待不起,也没帮上什么忙。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