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章 阮家往事

    半倒塌的山体,树森斜露纠葛的根须,使得我们的寻觅颇为艰难,而此时天色更为阴暗,时不时电闪雷鸣,雨水打下来混合着汗水,让人睁眼都困难,茜茜抹了一把,冲着我大喊:“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发现”我累个半死,无力的朝她挥挥手,茜茜很是沮丧。

    “快过来”叶安旭忽然直起身子,在那边呼唤着我们,虽然没听清楚,但我想他应该是有所发现,于是艰难的拨难往那边挪,现在浑身上下,也跟个泥人没什么区别了,茜茜见状也连忙朝着叶安旭那边挪动,但人家那速度可比我快。

    “跟着脚印走,应该能找到”一走近他身边,就看到地面一个水坑,我伸手探下去摸了摸,圆柱形的,里面的雨水堆积不少,想来应该是那人走过的地方,如果他有找到过那个人,那么只要循着他走过的路线,就不难找到人。

    逆着缓缓滑动的泥石往上,往上,再往上,快到了半山的地方,有一块巨石横在中央,我正想绕过去,突然茜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在这里”

    我连忙回头看她,只见茜茜睁大了眼睛,急急的往左边扑去,顺着方向去望,看到了一只泥手掌,就从巨石边缘处伸出来,动也不动,一会儿被雨水冲干净,一会儿又被泥土沾脏。

    “快来帮忙”叶安旭蹲下去,顺着那露出的手掌往里摸了半天,然后抽出手来,甩了我一身泥说:“被压在石头下面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救”说着就绕到巨石的右边,伸手上下摸索。

    “不管怎样,先把人弄出来再说”我见他占据了左边,就绕到右边去,两个人合力试探着,巨石就微微的往下滑动,然后就听到茜茜焦急的声音:“不行”

    心一惊立马停了手,探出头去正看到茜茜拨腿而来,她一脸焦躁:“人被埋在下面,如果推石头下去,很可能没死也要被压死的”她顿了一会儿说:“刚刚你们推石头的时候,我看到那只手掌在动,我想他有可能还有着知觉”

    听了茜茜的话,我们沉默了一会儿,叶安旭说:“那就只能用抬的了”

    “凭我们三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完成”我皱着眉头打量着四周:“可是这里也没有什么工具可以让我们利用的。”

    正在我们束手无策的时候,一群人从来处往这里快速奔来,远远的我看到他们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不管是谁,有人是最好不过的,我赶紧滑下山体迎上去,等他们走得近一些,我看到带头的人,是凌逸

    “找到人了吗”凌逸一见我就立马问,我看了看周围的村民们,他们已经分散开来大喊:“阮大爷,大叔,大伯,爷爷”的喊个不停,果然是个老人家。

    “嗯”我问他:“那边有没有人守着”

    “有几个村民在那里守着”凌逸回答了一句,就招呼着别的村民跟着我往上去。

    “爷爷”一个鼻翼两旁长着几粒小雀斑的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哭得眼泪鼻涕齐下,疯狂似的往上爬,谁知脚底一滑,整个人就像没踩刹车的汽车一样直接就滚了下来,我想这一下还不摔晕了,就看到有几个村民赶紧大呼大叫的冲她去,她坚挺得很,自己动了一动又爬了起来,我看得清楚她的额头,应该是撞到了石块上了,血不停的往下流,又被雨水不停的洗涮着,又不停的往下流,可她却浑然不觉,手脚并用的往上爬。

    村民们整日劳作,身体比起我这种亚健康的人来说,要强壮得多,很快就上了去,我想,大概我上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了,于是又回头下去,免得添乱,而凌逸倒是上去帮忙,他的武力值也还不错,可以说在我们四个人当中,只有我是最弱的,最强的当数茜茜了。

    “丽丽啊”一个微胖的大婶子拉着丽丽苦口婆心的劝她:“你放心吧,乡亲们会把阮大伯救出来,你看看你的额头,都伤成这样了,你上去能有点儿啥用啊老老实实在下面呆着不比啥都强免得阮大伯救出来反把你给搭进去了”

    “就是就是,都是乡里乡亲,咱们能不帮忙吗”另外一个大婶也劝她:“回头你歇下了,谁来照顾阮大爷”

    “爷爷”丽丽被她们拉着走不动,一脸悲伤的望着上面人群簇动的方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都是我的错,我应该阻拦爷爷上山的,如果不是为了我上大学,爷爷他也不会也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丽丽眼泪流得更加凶猛,突然腿一软跪倒在地,整个人伏在地上捶地痛哭:“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孝,是我连累了爷爷都是我”几个婶子都在开导她,而丽丽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悲伤世界不可自拨,我看她什么也听不进去了。

    我看了如此祖孙情,不由得也感到鼻子微酸,丽丽哭得快要断了气般:“如果爷爷有什么事情,那我也不要活了。”哭着哭着她整个人都不动了,几个婶子慌乱起来,推推她的肩膀,她动也不动,只是偶尔还抽噎一下,我连忙赶去过去看,好嘛,哭撅过去了

    我指挥着几个犹如找到主心骨的婶子,把她扛到一边平地上,那个微胖的婶子搓搓手问我:“闺女啊,丽丽她怎么样了啊”其它几个婶子也是一脸关切的望了过来。

    “没什么大事”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我温和的说:“就是情绪太激动了所以晕过去了,歇一会儿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胖婶子拍着胸口说:“丽丽这孩子命苦啊,她爹小时候,就是遇到了泥石流,然后人就没了,她妈又是个守不住的,没两年就扔下丽丽刚断奶的丽丽和人跑了,她爷爷这辈子又只有她爹这么一个独苗苗,遇到了困难也没个帮衬的。祖孙俩相依为命,好容易供上她考了大学,眼瞅着就要享福了,居然又遇到这天杀的泥石流,这好人怎么就没好报呢”胖婶子说着很是感慨,可以看出出来,丽丽他们在村里的口碑很不错。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