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值得敬佩的人

    “喂,你醒醒”一走近,就看到一个泥人儿,头埋在下面,看不到脸,但看衣着打扮,还有手上那把有些发钝的砍柴刀,我想他应该是附近不远的村民,雨水不停的往下,打得他浑身都湿透了,从身子下面流出来的全是浑浊的泥水,茜茜蹲了下来,伸手就去扯他的衣领,一边扯一边大喊,但在雨声阵阵中,根本让人听不清楚。

    “喂”茜茜看着嗓子凑近他的耳边大吼,我看到那人的耳朵稍微动了一动,于是想他应该有听见了,注意到他的身子在挪动,露在外面的抓住刀的手指也在动,果然他费劲儿的翻了个面儿,一张憋得青紫交加的的脸上写满了疲惫与急切痛苦,我觉得他是不是呼吸困难满满擦痕布在脸上,看得人触目惊心,眼睛微微张开,恳求的看着茜茜,他嘴唇张开露出一口黄牙,轻声在说什么,我凑过耳去聆听,他说的是,救人两个字,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死了吗”茜茜吓了一跳,直接蹦了起来,我白了她一眼:“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说着我自己就伸手去探他的脖颈,感到温热和跳动,这才松了口气,这时叶安旭和凌逸也过来了,问怎么回事

    我还记得刚才叶安旭和我呛声儿的事情呢,于是没好气的翻个白眼儿说:“眼瞎了看不到啊泥石流啊”叶安阳盯了我一眼,没说话,就蹲下来扯着那人的衣服在检查什么,我一看连忙转身,暗骂这人也不知避讳,茜茜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半点儿不害臊的。

    “打电话通知120”叶安旭忽然站起来,神情很严肃的开了口:“我怀疑他有可能脾脏破裂”

    凌逸一听吓了一跳,立刻就冲到车里去找电话了,一听这话我也吓呆了,顾不得羞涩就回身去看,那人已经被叶安旭扒光了,黝黑的皮肤上,腹部的伤痕和淤青显得特别吓人,一只手还死死的按在那里,即便处于昏迷中,想来应该很是痛苦。

    “等120来了,人早该升天了”茜茜在一边跳脚,我也急得团团转,不论怎样,一条人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在自己面前死去。

    “那总比什么也不做要好”叶安旭眉头打成了结,说:“这里离隆安太远了,而且还发生了泥石流,等救护车能过来,没有三个多小时是做不到的。”

    “不管怎样,”我站起来认真的说:“不能就这样让他在这里淋雨吧要不要把他弄到车上去”

    “我觉得还是不要乱动”凌逸否定了我的建议:“脾脏破裂并不是其它的病,如果移动的方法不对劲,极有可能提前造成他的死亡”

    “那”我愣了一下心想也是,即使要救人,也不能用这种方法,回头别救了别人反而自己搭进了监狱:“总不能让他就这样淋雨吧”

    “这样好了”茜茜忽然说:“车里有帐篷,把它拿出来支起,挡挡风雨吧”我奇怪的看着她问,怎么你出门还带这个的茜茜说本来是打算到时候和帮众们去野营的,我说那倒好先派上用场了。

    茜茜回到车里拿来帐篷,凌逸也跟着过来,大家一起支起,给倒下的人挡住风雨,虽然不见得有什么用处,但至少能让自己心里好受些,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那人衣服口袋露出来的古旧烟竿,顿时不祥的预感,我急得大喊:“赶紧的还有人”说着拨腿就往外跑。

    “怎么了”茜茜被我少有的大嗓门儿吓了一跳,只来得及说了这么一句,结果看我没了人影儿,也连忙追着我出去。叶安旭怔了一会儿,吩咐凌逸在这里看着他,自己也追上了去。

    “哎呀,下大雨呢你跑这么快要摔跤的”茜茜被我拉着跑,一边嘴里念叨,话没说完,脚底一打滑,我就摔了个四仰八叉,差点儿没晕过去,我想我的后脑勺一定起了个大包,茜茜一边笑一边拉起我来说:“我说什么吧谁叫你跑这么快的”

    “人命关天是刻不容缓的事情”我揉着脑袋快步向前,但走路还是稍稍注意了一些,我可不想再摔一次,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

    这时候叶安旭也赶了上来,直问怎么了我说刚刚那人晕过去之前,说过两个字救人,我一直以为他是让我们救他,可在看到那根烟竿时,我才明白过来,他是叫我们去救人,而不是让我们救他,应该是个年龄不小的老人了。

    于是茜茜问你怎么知道我就说这人看年龄是在三十多岁的样子,可手中的那根烟竿的年龄,比他的年龄都要大,再加上他牙齿虽然泛黄却并没有烟渍,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抽烟,既然他不抽烟,那手中的烟竿又从何而来唯一的解释就是,那是别人的,极有可能就是和他一起上山砍柴的人,而喜欢抽这种烟袋的人,基本上都是上了年龄的老人家。

    “他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坚持着跑来我们这里求救”叶安旭分析着说:“说明这位老人家,应该与他关系匪浅,否则依照人的本性,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最先作出的选择是对自己有利的。”

    “一个很善良的人,一个很孝顺的人,”我感慨着:“希望他能坚持到救护车的到来。”如今的社会,像这种纯孝的人已经不多了,我衷心的希望他能活下来。

    叶安阳调头开车开了大概有一千米的模样,那个人拖着伤势沉重的身子来向我们求救,我觉得他生还的可能并不大,而这种人正是我所欣赏的,敬佩的,所以他想要救下来的人,如果还活着,我会尽全力去救的。

    暴雨无情的冲击着地面,污浊的泥水四散流动,掩住了他来时的泥脚印,越走离塌方之处越近,就越能看清楚满目疮痍,一脚走上去,腿都陷进去一半,走路都显得困难,我更是佩服那个人了,他是怎么冲破这些困难,忍着痛苦来向我们求救的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