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六章 地震

    readx;    “你到底做了什么?”墓室晃得越来越剧烈,无数的碎石块从头顶落下,砸到地面就是一个个坑,碎石乱飞,茜茜一边大声惊叫,一边拉着岳越左闪右躲,大家都自顾不暇,哪有心情去管别人,感觉着地震,再看着他们,我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难道这回就这样死定了吗?如果他们真的死,换言之就是我害的,如果不是我,不是我当初收到萧瑞的死讯,不甘心也不会被蓝瑶所蛊惑,如果不是为了自欺欺人,也不会让蓝瑶催眠自己,如果不是我……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其实,一切的源头是我,罪人还是我……

    茜茜冲了过来,拉着我的手就要往墓室外面冲,我竭尽全力稳住身子说:“冲出去也没有有,我想,她应该早就做好了事情失败的准备,**不可能只有这里有,那么多**还有机关,我们出不去了!”

    “蓝家人,即便死,也不会死在外人…………”蓝瑶冷笑着想要说完,但是有人不给她机会,我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蓝旭,白衬衫早就被染成了红衬衫,双手捧着一块不小的石头,石头上还沾着鲜血,正狞笑着一下一下的砸在蓝瑶的头上,鲜血四溅,砸了好几下我们才反应过来,受了那么重的伤,换成一般人早就不行了,他是怎么坚持着做下这些的?

    “你干什么?”茜茜吓得大尖,快步上前一脚就把蓝旭踢得老远,满面怒容的大喝,蓝旭不说话也不反抗,只是一脸焦躁的往蓝瑶那里爬,身子在地上拖行,满地都是血。

    “呵”大概知道逃不出去,沈琦缩在角落里,冷笑着:“他杀的人,又不止一个,多杀一个,又有什么关系!”

    “找到了!找到了!”蓝旭在蓝瑶衣服里翻出一个玉瓶,握在手中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嘴里说着:“我不会让你们离开我的,永远都不会。”说着把玉瓶放到脸颊上轻蹭着,露出很陶醉的神情,不知道还以为他抽**呢。

    “他是不是疯了?”拉着我躲到角落的茜茜,突然就看到这一幕,完全受不了,打了个哆嗦。

    “快躲!!”蓝旭抚摸着手中的玉瓶,突然发狂似的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喂到嘴里,我看到他嘴角边缘,还黑灰黑灰的,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正当我思考时,忽然一块巨大的石块,从天而降,落地处,却正是蓝旭躺着的地方,虽然他是个杀人犯,但眼睁睁看着人在我面前,被砸成肉泥,我觉得我还是做不到,于是就大声提醒他。

    “砰!”蓝旭眯起了眼睛,嘴角带着笑意微微蠕动,不知道在说什么,然后,就在我面前,那块石头砸了下去,鲜血四溅,连躲得老远的我们,也无法避免被溅了一脸。

    “啊!!!!”茜茜受不了,猛的抱头大叫:“他为什么不躲,为什么不躲?”整个人都在发抖,看样子非常害怕,我了解她,她虽然脾气泼,胆子大,但是也没有见过一个人,活生生的死在眼前的惨象,更何况还不止一次,我想她的承受力也是到极限了。

    “不怕,不怕!”岳越奋力的把大吼大叫的周晋从石块下面拖了出来,放到一个角落里去,又发现赵珍还有微弱的呼吸,于是就把她也扛到周晋那里,两人放在一起后,才左闪右跳的来到我们这里,看到茜茜这个样子,顶着被一块小石头砸中后背,将茜茜搂入怀里,轻轻的抚着她不断颤抖的背,嘴里安慰着:“有我在呢!不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沈琦突然神经质的大笑起来,她一边狂笑一边以手捶地,就连小石子砸到身上也浑然不觉,我正想着难道又疯了一个,就听到沈琦狂笑着说:“死得好啊!!死得好啊!!”

    “人都死了!”人一死,一切皆休,我不由得说:“你也不用这么高兴吧?”

    “难道,你希望这种人活着?”笑声戛然而止,沈琦眼神如刀的射了过来,冷冷的说,我心道算是见识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了。

    大家都没说话,看样子也是对沈琦这种行为不太赞同,就算人家生前做了什么恶事,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她也算报了仇了,如此这般还有什么意义?反正大家也都活不了。

    “这种人,早该被天收!”沈琦一脸遗憾的说:“死得这样轻松,真是便宜他了!”看着我们一脸不置可否的样子,沈琦冷笑着说:“你们那是不知道他到底多没人性,才会露出这种无谓同情,如果你们知道了……呵呵……大概也不会比少厌恶他一星半点儿……”

    这时候我正支起耳朵,想听听这里面有什么内情,为什么沈琦对蓝旭的厌恶,连他死了也不放过,而蓝瑶对他的恨意,似乎也不仅仅只是付琳琳那样简单。耳边砰砰砰的声音从来没断过,一块拳头大的石头飞射过来,吓得缩头缩头的往地上一趴,那石头撞击在墙上又反射回去一两米,然后我摸着蹦蹦蹦的心脏才松了口气。

    “嘿……嘶……”周晋脸色惨白,额头上全是汗水,我估计是疼出来的,就听到他说:“我以为我够……讨人厌的,没想到……男神比我还招人……恨哪!”我觉得这家伙心也够大的,腿都没了还有心思贫嘴?

    “呵”沈琦嗤之以鼻,说:“你这点儿手段算什么?跟人家比起来,那就是一滴尿和黄河的区别!”

    “呵呵呵呵……”把脑袋埋在岳越怀里的茜茜就突然笑了起来,大概觉得这个笑话太冷了吧,这时候周晋就抽着冷气儿说:“那我是尿啊还是河啊?”

    沈琦抬起下巴,斜了他一眼,那股蔑视的意味儿,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虽然周晋受了伤,但也没伤到脑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就听他说:“凭什么我就得是尿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