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五章 神转折?

    readx;    这铃声极其诡异,一开始听还好,后来就让人越来越烦躁,好像有个什么东西,一直压在心坎上一样,蓝瑶在我旁边不停的转悠,又晃得我头晕眼花的,这个时候我都快吐了,就听到凌逸说:“这是引魂铃,会把人的魂魄引出身体,最好捂住耳朵不要听!”

    “我倒是想捂”我咬了咬牙:“但没那手啊?”

    “那就别把注意力集中在铃声上。”凌逸顿了一下又说。

    “那能有用吗?”我问他,他沉默了一下说:“也许有用!”

    “都不确定有没有用你说个屁啊!!”周晋也烦躁起来,不禁爆起粗口。

    “你可以不听。”沉默许久的岳越忽然开口,然后周晋就不吱声儿了,反正大家都没主意,有人出了个主意,管他没有用呢总比没主意好。

    我尽量不去注意那铃声,在脑子里想些其它的事情,就先从小时候开始吧,一直回忆到上大学认识萧瑞,然后突然我就觉得脑海里混沌了一下,什么也想不起来,还没等我奇怪呢,就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引力,把我往外引啊引啊,我拼了老命的不想动弹,但却抵不过,感觉整个人都要脱离身体出去了,这时候我想到了凌逸说的话,难道这就是灵魂要被拉出去的感觉吗?

    我感到不可思议,人真的有灵魂吗?我并不相信,但现下这一切又要怎么解释,这一切诡异的事件,让我不得不去相信。

    “啊!!!”就在我感觉到要脱离身体的时候,突然就听到这么一声惨叫,紧接着那引力一松,灵魂又被身体吸了回去,那一瞬间,无数的记忆从大脑里涌出,直挤得我脑袋沉沉的。

    “嘿,突然感觉咱们还是挺重要的!”茜茜似乎没受到什么影响,还有心情说笑:“看看,这一段时间,都来了两个人了,岳越你说会不会还有人来救咱们?”

    “嘿,美女,你叫什么名儿啊?”周晋的声音里轻松了许多,又开始嘻皮笑脸了。

    “你别瞎转悠了,先来把我们放开行不行?”茜茜看着四处查看的那人,急得大喊。

    那人似乎没有理会她,直接来到我身边,然后我就感觉到有人解开我身上的绳子,但是即便如此,我也因失血过多,而无力睁眼,根本不知道眼前人是谁,而这时,那人在我手腕脚腕处各点了几下,然后就觉得伤口凉凉又痒痒的,恨不得让人挠上几下。

    “你是谁?”大概是因为这样,我有了力气,虽然还不怎么站得起来,但睁开眼睛的力气总是有的,就看到一张木然的面孔,但却美得很精致,立刻让我打了个哆嗦,蓝瑶也是美人儿,却是这样疯狂,现在我想我都有美人恐惧症了。

    “看到了他们吧?”美人儿没回答,只问我:“你后悔了吗?”

    “……”我默然,茜茜在一旁边大叫:“哎,我说你们要聊天,能不能先放我下来啊?我血都要流光了好吧?”

    然后那美人看了她一眼,就走到铁笼子那儿去,深深的看了凌逸一眼,没有说话,两只纤白的手,握住钢条这么往开一扯,就直接把它拉弯了,铁笼子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豁口,我看得惊呆了,但现在因为别的事情,根本没有心情发表什么意见。

    “英雄啊,侠女啊,求收徒啊!!”茜茜激动得要命,整个人都焕发出全新神采,嘴里什么话都往外说,可惜的是人家就好像是个木头,根本理也不理她,她也不气馁,就是不停的在那儿说,凌逸从铁笼子里出来,就去解茜茜和岳越的绳子,还顺手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幸好蓝瑶做的这个什么鬼仪式似乎有点讲究,所以伤口并不大,要不然到现在,早流血流光了。

    我有了些力气,一拐一拐的走到额头上被贴着一样东西的蓝瑶面前,近了一看,靠,什么花瓣这么牛逼,比小说里的定身符还管用啊。

    “为什么?”我问她,她虽然不能动,但是可以说话,眼神看着我,里面没有任何悔意,她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所以一开始,你就是在利用我对吧?”蓝瑶并没有说话,我很生气也很后悔:“所以一开始,我根本就不该受你蛊惑。”

    “何必怪我”蓝瑶轻轻一笑:“你自己不是也想这么做吗?还为了逃避心理愧疚与压力,把自己催眠成正义的一方,不知情的一方。比起你来,我光明磊落得太多。”

    “你……”对于蓝瑶的话,我无言以对,只恨当初被猪油蒙了心,才会想到做出这种事情与虎谋皮。

    蓝瑶不遗余力的打击我:“你看看你的朋友们,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可都是因为你的私心,他们还不知道吧?不知道自己的朋友,是这么一个自私的魔鬼,如果不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我早就成功了,当然,是就这么死去,或是被揭穿活着,你觉得哪一样更好一些呢?”

    “你忘了自己的处境了吧?”我冷笑着对她:“我是一开始听了你谗言,想要复活萧瑞,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自己的朋友,更别说自己的兄长!”

    “哼”蓝瑶嗤笑说:“你自以为聪明,其实不过是个蠢货,我和他的事情,你懂什么??”

    “不需要懂”我说:“我做了错事,我会忏悔,会赎罪,会付出我应有的代价,而你,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世上能制裁我的人,只有我自己!”蓝瑶诡异一笑,我有些不安,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翻天吗?下意识的问:“你做了什么?”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冷冷的笑,而这时,整个墓室摇晃起来,一开始只是很轻微的,渐渐的就摇晃得很厉害,茜茜惊叫:“地震了吗?”墓室上方的石头,开始往下掉落,正好砸在周晋的腿上,那个惨叫声,怕是墓室外都能听得见,他的左腿,似乎被砸成了粉碎,那鲜红鲜红混合着骨头喳子的血泥,让人一看,就倒吸一口凉气。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