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四章 跳大神吗

    readx;    三天后,公安局打电话来,叫她过去认领尸体,那是沈小妹的,她的亲妹妹,死得极其凄惨,被奸、杀不说,浑身上下也没有一处完整,到处都是伤口,法医说杀人手法太残忍,是一边做着那种事,一边在沈小妹身上开着伤口,最后失血过多而亡,而沈妈妈也因为这件事情,突发心脏病住院,到现在都还没能出院。

    沈琦彻底疯狂了,虽然之前吵架过,但毕竟是姐妹,就算吵了架,很快也能和好,这一次,这么久都没和好,而且沈小妹还死得那么凄惨,沈琦不由得将所有的事情,都怪在了蓝旭身上,还经常打电话给公安局,说凶手是蓝旭。

    但公安局经过调查,说蓝旭那天给一个学生补课,从来没有离开过,所以沈琦还遭到公安局的警告,沈琦决定自己调查,过了好些日子,她终于确定了,凶手真的是他,而不是因为她的迁怒,可是她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不能将他送入监狱,而就这些日子,又出了付琳琳的案子,她看到尸体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但也没想多什么,直到她回了家,听到父亲哭诉尸体被偷,这才想明白,沈琦目测能力非常好,一分一厘的差距都能看出来,而那具尸体,虽然被烧焦了,但她推测,脚骨明显的比付琳琳小,却和沈小妹一般大。

    蓝旭此人做事滴水不漏,她根本抓不到任何证据,正当她绝望的时候,蓝瑶出现了,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帮忙她做事,沈琦就如同溺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一样,从此上了船就再也下不来了,当然,她也没想过要下来,以她一人之力是无法报仇的,可是蓝瑶做得到。

    “那赵英到底是谁杀的?是你?还是蓝旭?”听完了这些经历之后,我不由一叹真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

    “呵呵”沈琦笑了一声,手上动静不停,茜茜大喊:“他快死了!”

    “时候到了!”蓝瑶说:“阿琦,别玩了,把匕首给我。”

    蓝瑶接过匕首,慢慢的走上了石台,然后俯身注视着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还没来得及想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看到她右手一挥,刀尖就划向了我的右手腕,只觉得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就听到茜茜嘶喊:“不要啊!!”

    “你做不到的!”我忍着痛露出一个笑容,试图扰乱她心神,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她丝毫不受影响的在我左手手腕一划,真是的那种疼痛想让无法想像,我忍不住惨叫了一声,茜茜大哭大叫:“你才是魔鬼,有本来放开我,我们一对一单挑!!”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蓝瑶忽然叹了一口气,但手上依旧不停,直划上了我的脚腕:“可是,谁让你这么特别呢?”我心说这回死定了,死死闭着眼睛等着疼痛的降临,可是等来了,却不是疼痛,是一道机关开启的声音。

    “是谁?”蓝瑶的声音有些惊慌,匕首掉在石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她转了过去,却看到一个人从开启的门后走了出来,等他等近了,抬起头来,茜茜看到的是…………

    “你怎么来的?”茜茜满脸泪痕,却十分兴奋的大叫:“快抓住她们俩个,把我先放下来!”

    那人没有说话,而茜茜也没提到他的名字,我也猜不出来他是谁,然后就听到沈琦和蓝瑶惊异的叫着,似乎被那人逼近,茜茜在一旁边大呼小叫:“快,抓住她!”

    “轰隆隆”突然地面裂开一条缝,那人就直直的掉了下去,茜茜惊叫:“啊!!”

    “哥们给力点啊!”周晋也急大叫起来,只有岳越不为所动。

    一声闻哼响起,挺熟悉的没来得及想是谁,就听到茜茜大喊好样的,似乎是那人抓住了边缘,一个翻身上了地面,突然又是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笼子从天而降,将他牢牢扣在其中。

    “我怎么会不防着你呢?”蓝瑶脸带微笑的走到铁笼子面前,注视着里面的人说:“你来得很及时,但是没有用!”

    “蓝家人!”那人突然开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算无遗策?”

    “你现在不就知道了么?”蓝瑶似乎有些得意。

    “凌逸?”那么耳熟的声音,只要我一听,绝无认不出来的可能。“凌逸?是不是你?你怎么也跑过来?哦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在你橡皮筋上装了追踪器”凌逸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说着突然觉得不对劲:“咦?你不是凌逸?他不会做出这种事,也没那么快的反应,你到底是谁?你把凌逸怎么样了?”

    “洛雪你脑子有病吧?”茜茜诧异的说:“凌逸的样子你看不到,声音也听不出来吗?”

    “我从来没想到过,你竟会招惹上蓝家的人!”凌逸说。

    “世界这么可怕,我也不知道啊”我不由得自嘲了一句,身体已经开始无力了,眼前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阿琦,去把准备的东西拿过来!”

    沈琦走到墓室西南方的角落里,那里放着一个包裹,她把它提到石台旁边,蓝瑶打开从里面拿出许多东西,我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就是一些像跳大神儿用的东西似的,反正逃不过朱砂签约毛笔之类的,还有一些其它的瓶瓶罐罐,反正我也认不出来。

    然后蓝瑶就围着我和那个石台上的尸体,在我俩身下的石台上,不知道画些什么,反正我看她弄不怎么轻松,脸上汗涔涔的,似乎很是费力气,我很想说要是那么费劲儿就别弄了,咱们出去找个酒楼吃吃茶什么的多好啊?何必在这儿打死打生的呢?

    就这么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她似乎画好了,脸色因兴奋而显得有些潮红,汗珠都在闪着光芒一样,我心说难道这就要开始了?但开始什么我也不知道,就看到蓝瑶围着石台转悠,嘴里念念有词,叽里咕噜的我也听不明白,不停的跳啊唱啊的,双手各拿着一个铃铛,那声音听得人心里闷闷的,诡异的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