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二章 真凶是谁?

    readx;    “不是!”周晋笑得神经兮兮:“我告诉你们哦,我是很想杀掉她们,可惜啊,不知道谁手脚那么快,抢在我前面了,付琳琳是自杀的,那天我在她宿舍窗外,亲眼看到她吃下了一整瓶安眠药的!”

    “什么?”我们同时大惊失色,警察局的调查上,分明记录的是,付琳琳死于火灾,说是自、焚,就算是他杀,那死因也应该是被火烧死的才对,怎么周晋却说,付琳琳是自杀,而且是因为吞安眠药致死,死因地点居然还是宿舍!

    “怎么不对?”我想不通,为什么不对劲呢?明明是被烧死,周晋却说是自杀,那么为什么发现尸体的地点不是在宿舍?难道他又在误导我们的思维方向吗?但在这个时候,似乎没有这种必要!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偷梁换柱,用别的尸体,换走了付琳琳的尸体,所以在警察的尸检报告里,才没有写是死于安眠药,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对着冷笑着站在一旁,不知道在等什么的沈琦说:“是你,对吧?”

    “对!”沈琦冷笑:“是我又怎样?”

    “为什么?”我问她:“一具尸体,对你有什么用?你什么不好偷,偷那种东西?你恋尸癖呀?”

    “自以为是!”沈琦冷冷一笑,转过身闭目养神,似乎是在等着一个特殊的时间点,我发现了她们放血的规律,每隔三分钟,就开始放一个人的血,但口子开得并不大,所以按照流血的速度来算,两个小时后,第一个人的血会流光,现在这里有六个人,我想我应该不算的,因为被放血的是绑在柱子上的人,第一个是赵珍,第二个是岳越,第三个是周晋,那么下一个就应该是茜茜,最后一个,蓝瑶特别交待的,是那个不知身份的人物。而我的作用,我目前还猜不出来。

    “她不会,永远只是一具尸体的!”蓝瑶俯下身子,双手抚上了我身边的那个人的脸庞,证据温柔的不可思议,里面蕴含着无限感情。

    “是付琳琳!!”我突然激动的大叫:“是她是不是?”

    “你在说什么?”岳越和茜茜都摸不着头脑,周晋也好奇的问:“付琳琳不是死了吗?”

    “是死了!”我想到了一个可能,立马就呆滞住了,好半天才幽幽的说:“不过,很快就会活过来了!”

    “哈、哈、哈……”周晋干笑了几声:“你以为在写说小说吗?死人死了就死了,还能复活?”

    “你的意思是……”岳越沉默了半响说:“石台上的另外一个人,其实是付琳琳的尸体是吧?”

    “复活一个人,不管是不是真的,总是逆天行事,一定会付出代价”我说:“看样子,我们,就是那些所谓的代价了!”

    “祭品啊?”茜茜哭丧着脸:“我不想死啊洛雪!”

    “废话”我无语:“你以为我想死吗?”

    “既然付琳琳是自杀,”岳越永远那么镇定,我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只听他说:“那她为什么要抓这些人来?”

    茜茜很得意的说:“笨啊你,都说了是祭品”又说:“再说付琳琳自杀也不应该是自愿,之前出了那么大的事儿,肯定是觉得没脸活了呗,所以她也是为了给她报复啊!”

    “付琳琳死了半个多月了”周晋突然笑嘻嘻:“那尸体还没烂吗?”说着就冲着我喊:“哎,那小娘们,你躺在死人旁边,有没有闻到尸臭啊?”

    这人说话还真是难听,我没好气的说:“要不你上来闻一闻?”说实话,真没闻到什么尸臭,我觉得应该是身下的这个石台的作用,一直认为它是石雕的,可我躺在这里这么久,哪里感受不出来,原来是个玉雕的,唯一好奇的是,为什么考古的时候,没被人发现搬走呢?难道蓝瑶家里的势力大得一手遮天吗?如果真是这样,逃出去也没法活啊!

    “那算了,要闻我也是闻珍珍的啊”周晋嘻皮笑脸,我耸了耸眉,说:“咱们也算是共患难了是吧?你就告诉我,杀莫萱的真正原因行不行?”

    “说也可以”周晋犹豫了一下:“那个莫萱吧,总是找珍珍麻烦,我怕她调查出之前付琳琳的事情,所以一不做二不休的,就把她干掉了,再说了,还能得到一笔钱,何乐而不为呢?”

    “给钱?”我问他:“那人是谁?”

    “我不知道啊!”周晋说:“反正是个男的,他打电话来说的。”

    “拿钱的时候,你就没看到他长啥样吗?”茜茜心急的问。

    “他又没亲自给我钱,”周晋翻了个白眼儿:“真是笨哪,谁做这种事情会亲自送上门儿来?那不是把把柄往人手里送吗?他就是叫个小孩子给我送钱的!”

    “如果没有那个人给你钱”我幽幽问他:“你会动手杀了莫萱吗?”

    “当然会”周晋毫不犹豫的说:“拿钱只是拿外快,反正顺手的事,不拿白不拿,关键是她在调查珍珍,万一被她查出珍珍来,岂不得送珍珍进大牢?那前途可就全毁了!我不会让她这么干的!”

    “呵呵……”我悲哀的说:“莫萱死得也真是冤啊,你杀人也杀错了!”

    “我从来都不后悔!”周晋说。

    “你难道就没有问过赵珍,那件事情真的是她干的吗?”岳越突然问他,而茜茜有可能在挣扎,然后就轻呼了一声,我也没多注意。

    “那除了她还能有谁?付琳琳的人缘吧,好得不得了,没人不喜欢她的”周晋说:“当然我是一颗红心向珍珍的,就是珍珍对她有意见,除了珍珍也不会有别人找她麻烦了。”

    “赵珍说过”我叹气:“那件事情,并不是她干的,她只是抢了她的男朋友而已,其它的事情,完全和她无关。”

    “啊”周晋完全愣住了,半响才说:“那我不是白杀人了?”

    “你动手之前,为什么就不能先搞清楚呢?”说出这句话,我突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妈蛋坏了,应该是不论怎样,也不能杀人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