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 疑窦丛生

    readx;    我们告别了老爷子,来到坝子里找到东子,东子说他光注意到那个女孩很漂亮的,完全没注意到别的,就这么断了线索,现在就只有这个u盘了,里面到底放了什么东西?在我们失望的准备离去时,东子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说那个女孩子离开的时候,上了一辆小轿车,似乎不只一个人的样子,因为她上的是副驾驶,那就说明一定有司机啊!

    我连忙问他是什么样的车,东子说太远看不清楚,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颜色倒是看清楚了是红色的,于是我立刻给钱希打电话,叫他调查出昨天上午在这一带行驶的红色轿车车主。

    问老爷子借了台电脑,把u盘插进去,读出里面的内容,是一个三分钟的视频,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些心慌,这一个视频里,到底有什么,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再看了一眼岳越,他有些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点开视频,里面就出现了画面,但不知道为什么是全黑的,我凑过头去仔细看,似乎又不是全黑的,好像是在什么非常阴暗的地方,只是没有开灯,所以乍一眼看过去,就好像没有画面一样。

    大概过了十来秒,画面开始晃动,晃动了有几秒吧,渐渐的开始清晰起来,但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是在光照不足的地方,镜头在不断的推移,我知道就快要入正题了!

    “怎么可能!!”我死死的盯着电脑画面,整个人惊骇欲绝的扑了上去,怎么可能??那方类似八卦的石台,那昏暗的环境,还有那一旁边的幽灯,石台当中躺着的神秘人物,与我在警察局昏迷过去时,所做的梦境丝毫不差。

    “是茜茜!!”岳越突地站了起来,此时镜头拉近,一方巨大的石台上,四周伫立着四根圆柱,上面各绑着一个人,但镜头只是一晃而过,根本看不清楚,岳越很眼尖,看到了里面的茜茜,她正被绑在上面,整个人头低垂着,似乎昏迷着。

    紧接着镜头急剧变换,画面已经变成一条通道,每隔十米的灯盏,昏沉看不清楚环境,忽然,一位身披轻纱的女子,从远处缓缓走来,手中托着一盏油灯,她轻纱覆面,额头之下的地方,根本看不到,她渐渐的走近,走近,突然抬起头,眼神平静的望着镜头,我从里面看不出来任何情绪,似乎是一潭死水,她突然开口了:“时机已到,我等你来!”语气幽幽仿若云端般飘渺。

    画面到了这里就已经没了,我此刻的心情难以言喻,只觉得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冰水一样,寒气从脚底板儿渗进了骨髓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这一切难不成是鬼怪所为吗?简直是荒谬之极,可如果不是,那这一切怎么解释?我的梦境,发生在现实?难道我还有当预言家的天赋?

    “先回警局再说!”岳越突然站了起来,整张脸黑沉沉,我点点头,就拨出u盘,和老爷子道了个谢,就和岳越回到了市公安局,那时候已经八点钟了。

    钱组长一看我们就说,怎么又来了?岳越沉着脸一语不发,我苦笑着上前,跟钱希说明了情况,钱希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岳越,然后就接过u盘回到会议室,去找警员们分析调查去了!

    我和岳越坐在外面等着,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钱希组长出来了,说是已经调查出视频拍摄所在地在西沙秦皇假陵,我大惊失色的站起来问:“是西沙??为什么又是那里??”

    “什么叫又是那里?”钱希神色很严肃,问我:“你又知道什么?”

    “我……”我呆愣了一下,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这么一句话,那是下意识的反应,我仔细的去想,忍不住头痛欲裂,接连退了好几步,无意中手指碰到了胸前的物什,脑子里一道灵光一闪而现,所有的事件,线索,完全串连了起来,立刻说:“对,就是西沙,一切都是从那开始。”

    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吧?我摸着胸前的玉佩很是惆怅,可为什么要牵连那么多人呢?钱希组长立刻追问西沙秦皇假陵到底跟此案有什么关联,这一时说来话长而我现在也没心情,于是就敷衍他说,回头路上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联络西沙警方去陵墓救人。

    钱希深深看了我一眼,就回到会议室里去安排了,而岳越,则是一直看着我,我被他看得有些毛骨悚然,不禁打了个哆嗦问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他只是直勾勾的盯着我不说话。

    我们等着钱希组长作安排,而此时肖组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一身要出警的打扮,我问他这么晚不下班还要出去吗?他说,是啊,跟你们一起去联合西沙市警办案,我张大嘴巴,怎么你们三组也要去的?肖组长反问说怎么多些人帮忙你不乐意?就让我没了话讲!

    西沙市离南陵市也不远,但是比起武昊市却远了许多,如果用警车开道的话,大概需要六个钟头,现在快九点了,等到了西沙和西沙市武警会员,大概的时间应该是凌晨三点左右,始皇假陵又在西沙市外环是连绵不绝的山脉,直接连着原始森林那边那,高速到森林那条道也得花上两个小时,等我们下了车,已经是快六点了,而天色,也蒙蒙亮了,秋天虽然很炎热,但在森林边上,尤其是清晨的时候,还是比较凉爽,空气也十分清新,我唯一的意见就是,蛇虫鼠蚁的太多,这不,又是一条长长的蛇被一个警察抓住甩到一边儿去。

    即便到秦假陵的地方,已经被人走过了,但毕竟是森林,这么两三个月的时候,无数的杂草又生长了出来,等我们到了入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警察们就围坐在墓口前歇脚,还抽空拿出一些干粮在那儿吃,我和岳越也吃了些东西,然后歇完脚,就怀着兴奋又不安的心情,钻进了墓中。

    我以为一切的真相快要浮出水面,但殊不知,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