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五章 菜田主管

    readx;    “怎么没抓到她啊?”我四下扫视,没看到那个神秘女人,心处懊恼之极,不由得出口念叨。

    “如果她是幕后黑手,又出现在防空洞里,那肯定对这很熟悉,钱组长抓不到她也很正常。”岳越甩了甩水,走到我旁边说:“既然有目的,早晚会露出来,不用太过着急。”

    “怎么不心急?”我气得直捶地:“茜茜还在她手里呢!”

    “查!!一定要查!”岳越没说话,我也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握拳说:“她是冲我来的,为的是不让我插手那几起案子,茜茜她只是拿来警告我的,必须查下去,这几件案子的关联人人物,一个也不能放过!!”

    钱组长把手插进口袋里,眯着眼说:“线索到这里,就断了!”这里是南陵河南道,离南陵大学开车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但其实并不太远,算直线的只有三十五六公里,但离警察局就太远了,算直线也有七八十公里,更别说是一路上那么些绕道红绿灯的。

    “断了又怎么样?”我看着他们俩人说:“有线索要查,没有线索创造线索也要查!”

    “嘿,这小丫头”钱组长失笑:“这调调怎么跟钟队一个模样?”

    “这里地处偏僻,少有人来,”我望向左面一千米处的绿色农田“如果出现了什么陌生人,应该很容易被那些菜农发现,我不相信她的运气那么好,每次出来正好菜农都不在家吗?”

    “这……”钱组长突然有些结巴:“这万一她不是在这儿上岸的呢?更何况我们也没看到她上岸时留下的水渍啊,她要是从其它地方上岸,那些菜农未必看得到。”

    “那你还愣着干嘛?”我没好气的冲他翻个白眼儿:“不叫人去调查岸边的水渍,在这儿等着太阳把它们都晒干嘛?真不知道你这组长是怎么当上的?难道走了后门儿?后台够硬的啊!”

    “嘿,我这爆脾气”钱组长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挽起袖子似乎要动手,然后岳越就冲过去,在钱组长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听到钱组长说:“……我不跟……一般计较!”中间的词儿太轻,语速过快我根本没听清,不过我想应该是说的是女人两个字吧!

    我松了口气,对之前自己的口不择言也有些后悔,但说出的话便如同泼出的水,是收不回来的,所以以后一定要谨记教训,说话前要三思啊,免得无意中又得罪了人。

    因为我坚持要去左方的农田里和菜农打听消息,钱希组长认为没什么用,所以就带着警察走了,说是要从其它方面调查,可岳越和凌逸却是拿我没什么辙的,我们拖着疲惫的脚步来到农田,发现这并不是农田,而是种大棚蔬菜的一家公司,现在也快到了傍晚,田里面只有寥寥几个人在到处查看,想必其它的都去吃饭了吧,一想到吃饭我就觉得肚子饿,虽然中午在莫家吃得不错,但也禁不过一天的体力消耗啊。

    “嘿!”我们刚走向一离得近一点儿的菜工,就看他远远的一边招手一边跑过来,我们面面相觑,心说这里的菜农这么热情吗?

    “什么事?”那人来到我们面前,我就脱口而问,问完了才觉得奇怪,明明是这话应该是他来问我们才是,怎么反倒过来了?这种不在掌握的情况,让我很是不安。

    “是韩洛雪女士吗?”我和岳越互看了一眼,然后狐疑的看着那个菜农:“是!”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蓝色工作服,眉毛又长又细,眼形长得不错,还是丹凤眼就是眼珠儿太小了点儿,鼻梁上还有着一颗不小的黑痣,嘴唇也挺厚实,黑得像刚下过煤矿出来似的,一看就憨得很的那种人。

    “那这位就是岳先生吧?”那菜农伸着脑袋问,然后不等我们说是,就见他挠着脑袋问:“这位是……”

    “这是我表兄!”看着凌逸呆呆的,我就替他回答应了。

    “哦,这样啊!”那菜农愣了一下,呆呆的说:“主管只说叫你们俩个人去怎么办?”

    “你们主管是什么人?”我给岳越使了个眼色,他会意的把手放到口袋里,这种地方这种时候,突然冒出个不知名的主管,绝对有问题。

    “啊,主管就是主管啊!”菜农一呆,拍着脑袋说,脸上的表情很是认真,完全看不出在捉弄人或是的迹象。

    “那你知道,他找我们有什么事吗?”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主管没说!”菜农呵呵一笑,说:“他让我带你们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和岳越相视一眼,决定去会会这个主管,可现在还有一个**烦,那就是凌逸这家伙怎么弄?

    我拉着凌逸到一边,决定和他好好谈谈,毕竟他是反应慢不是脑袋有问题,应该能明白我的才是,刚拉着他走了几步,他就甩开了我的手,呆呆的说:“洛雪你去吧!”

    “啊”我完全意料不到他的反应会是这样,按理说他不是应该死缠着也要去的吗?突然这么懂事,我完全不敢相信哪!

    “那你自己回学校?”我怕我听错了,于是试探着问他。

    “哦!”凌逸答了一声儿,转身就走了,一点不舍也没表示,我都怀疑这还是我那个缠死人不偿命的木头表哥吗?

    不过他走了正好,不打扰我们做事,目送着凌逸往河岸那边的国道走去,我便和岳越跟着菜农七拐八弯的来到一排平房,平房外面是一个大大的坝子,一垛一垛的不知道堆着什么粮食,还拿黑色的塑料给盖得严严实实的,四角处还压着砖块,应该是怕被风吹跑了。

    坝子里的菜农三五成群的凑在一块儿,有的蹲着,有的站着,有的倚着,反正姿态是千奇百怪,唯一一样的是都捧着一个特大号的饭碗在那儿吃饭。坝子的挨着墙面的东边,还搭着一个木棚,里面摆着好几大盆儿菜啊肉啊的,旁边更有一个大大的木桶,里面的白米饭已经快要见底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