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三章 神秘女子

    readx;    如果不是孙博智约她出去的,那就代表有别的人约她出去,但她与男人这方面关系较好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孙博智一个是周晋,可现在已经确定周晋已经和王茜茜被神秘的第三方带走,那么就只有可能是孙博智约走了她,但警察调查过并不是孙博智,那么最后的一种可能,就是有其它人,冒充孙博智约走了她,可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

    肖组长说让我想想,想到了什么再给他打电话,完了我就挂了电话,这时候外面又听到汽车的动静,刚转过头就看到七八个武警穿着一身防暴服端着枪跑了进来,我不禁转过头看向钱希,心道人高马大的胆子倒挺小,当然可能他自己认为是谨慎,明明已经被人探过了路,还用得着这么夸张吗?

    钟队长迎了上去,跟为首的说了几句话,就看到那几个警察下了通道,然后就是咚咚的脚步声,随后钱希也带着童轩下去,我想了想也跟了进去,岳越自然不可能不跟着,毕竟事关他女朋友,而钟队长就没下去了,他交待了岳越几句就自己带着余下的两个警察离开了,而凌逸完全像个隐形人一样没动静,直愣愣的跟着我也不说话,一不小心一回头还能被他吓一跳。

    这通道离地面应该是平行的,防暴警在前面开路,我们就在后面跟着,通道里没有灯,只有手电筒的灯光,这通道似乎很长,我们几乎听不到回声,只有自己的脚步声,两侧的墙面也是什么都没有,除了快要脱落的石灰泥,走了许多,前方突然大了些,分成两道岔路口,防暴警不知道该往哪里走,这时钱希就走上去,再一次打开他那奇特的手电,在两个分岔口的地上来回观察,最后指着右边的那条说:“就这条。”

    我们一行人进了右边的通道,我是个女生体力比不得男人,上午累了一上午,下午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真是心力交瘁,现在体力也快用尽了,不知不觉的就落到了最后,我累得直喘气儿,就想喊前面的人等等我,但前面的人都自顾自的走,没有一个人理我,连凌逸都木木呆呆的往前走,我有些生气,就扯着嗓子喊,但由于又累又渴,喉咙都嘶哑了,发出来的声音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咚咚咚……”正当我弯腰扶腿直喘气儿的时候,突然通道里就响起了一阵非常有节奏的脚步声,回音阵阵仿佛随着我的心律在动,我的心脏不由得跳动了一下,按理说,在一个通道里,若是前方还有路,那么是不会有很大的回音,可这阵脚步是怎么回事?来人又是谁?会是那神秘的第三方吗?

    我壮起胆子猛的一回头,从警察那里要来的手电筒也往后一照,通道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我松了口气瘫坐在地,完全是自己在吓自己,我想我可能太累了导致出现幻觉了吧,我按下有些慌乱的心情这样想着,突然,在我前下方出现了一道影子,高高长长的,那影子正抬起手,似乎要对我做什么。

    “啊!!!”我吓得一个激灵,连滚带爬的翻到一边儿,把手里的电筒当武器一样乱挥,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是谁??”

    什么人都没有!

    奇怪了,我明明有看到影子,难道又是幻觉吗?我摸着砰砰跳的心脏暗自思忖着,就像个神经病一样,手电筒这里照照那里照照的,结果依旧没有任何发现,我学着钱希的动作,去照地面的痕迹,还是没发现什么,可能是我自己想多了,我这样想着,但还是有些害怕,于是就忙往他们走的地方去追,腿累残了也得走,这地方真他娘的诡异,我一边暗骂一边拖着脚子往前挪。

    “你不该来的!”前面突然传出一阵怪异的女声,声音很好听,但是很怪异,就像是许久没有使用的机器生锈,再使用时发现的那种摩擦的声音一样,但这个时候我已经被吓个半死,完全想不到这点,我惊骇欲绝的看着,前方走来的那个人影,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嘴里大喊:“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是不是你绑走了茜茜,快把她交出来,如果你把她交出来,我或许可以帮你向警察求情!!”我的声音很大,虽然我很害怕,但一看是人也就没那么害怕了,毕竟是人总有道理可讲。

    那人根本没有理我的话,就这么直直的朝我走过来,我一边退一边劝她:“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犯法的事情做不得,你想想,要是你家里人知道你做了这些事情,你叫他们怎么看你怎么想你?退一万步说,就算你没有家里人,你也该为自己想想啊,俗话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夜路走多总会碰到鬼,万一被抓住了你能逃得过法律的制裁吗?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啊!”

    我的话似乎打动了她?感觉到她停下了脚步,然后我松了一口气,就听到她幽幽一叹:“收手吧!”这句话带着点说不出的情绪,与之前的机器音完全不同,但能听得出来是同一个人的声音。

    我大喜过望,连忙说:“你放心,我绝对说话算数,只要你收手,我一定帮你向警方求情!”

    “你收手吧!”她幽幽然的说道,我能感觉到她似乎是在对我说话,然后我就想不通了,什么叫让我收手,难道是不想让我再追查莫萱和付琳琳的案子吗?那她是什么人?难道就是幕后黑手?那不是赵珍吗?那茜茜是被我连累了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要做什么?这一切是不是你干的?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极度愤怒就冲她质问,然后就听到机器音:“你…会后悔的!”然后声音就越来越飘渺,那人的身影就渐渐远去。

    好容易遇到疑似主谋的人,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她?此时我早就忘了之前的恐惧和反常,拨腿就追去,一边大喝:“你站住,你别跑!”可她的身影越来越远,到最后以一种极为诡异方式消失了,就像轻烟淡去一样。

    我急着追上去,结果脚底打滑就摔了个狗啃泥,差点没晕过去。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