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二章 扑朔迷离

    readx;    等我缓过神儿,就听到空气中带起的一阵气流,接着就是几个人落地的声音,似乎带着地面都轻微的颤了颤,然后我就感觉到一个人的脑袋伸到我面前,还微微喘了喘说:“韩女士你没事吧?”声音听起来也有些耳熟。

    我感觉到有人在拉我的手,缓了一会儿也好受了许多,就是后背一个劲儿的疼,难受得紧。我顺着那力道起来,就看到一个眼熟的小警察,一脸忐忑又关切的和我说话,我一瞧挺眼熟,顿时想起来那不是关灯那小子吗?还和我呛声儿来着,听钟队长那意思是这小子动了什么手脚,才害得我掉了下来。

    他娘的还以为地震了要死跷跷了,原来是这家伙干的好事儿,我顿时就来了大气,直接从地上蹦起来就一脚踢了过去:“谋财害命啊你!!”

    童轩反应倒挺快,一下子就躲开让我踢了个空,本来我也没那么气,就是这么个无妄之灾有点不爽,不过是想出出气,结果他这么一躲,反倒让我生气,于是我愤怒的冲过去打他,嘴里大叫:“你好意思躲吗你?要不是你我能摔下来?不知道我身上有伤吗?摔出毛病你赔啊?”我越说越生气,觉得这辈子也没这几天这么倒霉,什么破事儿都给摊上了。

    童轩一开始还躲一躲,后来也就不躲了就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让我打,我打着打着也就不好意思了,分明也不关人家多大点事儿,我就是迁怒了他,然后我避免尴尬的转向另外一面,问钱希:“钱组长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感觉像个隧道似的。”从顶上洞口透出来的光线并不暗,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下面是一个看不清来处的通道,通道只通往东方,可这点光线只足够我看到十米外,再远就看不清楚了,越往里面越是黑漆漆的,而其它三面都是实心墙。

    钱希不知从哪儿又摸出个手电筒,我觉他不是卖电筒的吧?没事儿带这么多各式各样的,他打开光束就照向东面,但通道似乎很长,看不到头,然后就看到他皱了皱眉,就把光束移到其它三面墙面上去照一照,还用手摸了摸,不知道摸了点儿什么东西下来,竟去闻上几闻,最后才看他揉着脑袋说说:“娘咧,这好像是个防空洞的地道呀!”

    “这防空洞有机关?这么厉害谁建的?”其实我更想问的是,这防空洞的机关怎么偏还设到这化工厂,不过我想他应该不知道,这防空洞从材料或是破旧程度来看,就知道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了,那时候有没有警察这职业也两说呢!

    “看样子应该是二战时期建造的!”钱希思考了一会儿,有点不能确定具体的年份,但能说个大概我也很佩服他了,我刚想问怎么发现这个地道的,就听到童轩说:“钱组,咱们要不去看看?”

    “去,怎么不去!”钱希理所当然的说:“既然已经有人给咱们探了路,那就说明里面空气流通,也没啥危险”说着又顿了一顿:“当然了,为了以防万一,一些准备工作也是要做的嘛!”

    然后就看到钱希嗖的一下,整个人跳了起来,然后双手就攀住了通道上面的边沿,再往上那一撑,就钻了出去。然后就看到其它两个人,也都如法炮制的出去了,我愣了一下,看看那高度,再看看自己,有些不太自信,我觉得我应该是上不去,但总要试试,果然,我跳了跳,够倒是够得着,但人上不去够着也没法子。

    正当我有些沮丧,就听到童轩的声音从上面传来:“把手给我们!”我抬头一看,童轩正蹲着通道出口的边沿,伸出了两只手,我怔了一怔,就伸出手,结果就被他拉了上去,虽然有些尴尬,但我依旧向他道了谢也道了歉,童轩很大度的摆手表示没关系。

    “第三方是通过里带他们离开的是吗?”我走到岳越身边问了他一句,他只点头也不说话,闷得很,完全不像和茜茜在一块儿时的幽默,我觉得有些憋闷,但也拿他没办法,就是这么个人能怎样啊?

    “你爸有些特别的仇人吗?”我犹豫了一会儿,就问他,岳越慢慢的转过头,里面闪着不明意味的光芒,他盯着我眼睛说:“你怀疑是因我家庭背景的原因吗?”

    “只有这个有点可能,我完全找不到其它的解释。”我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怵,但依旧坚定的说。

    岳越直勾勾的看着我,沉默了片刻后,转过头去说:“不可能,如果有人对付我爸,直接找我就行了,完全没必要找茜茜,我的武力也比茜茜低,就是控制也比她好控制,更何况,茜茜只是我女朋友,对我爸来说,没结婚就不是儿媳,不会为了她付出多大代价,所以,不是这个原因。”

    这个动机也被推翻了,那茜茜的失踪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正在我苦思冥想之际,手机响了,我拿起电话一看,是武警大队三组肖组长,难道是赵珍那边出了什么岔子吗?我接通电话就听到肖组长的粗犷的大嗓门儿:“赵珍这条路走不通了!”

    没头没脑的话,让我很疑惑:“什么意思?”

    “她好像失踪了!”肖组长声音有些低沉:“经过对她舍友的询问,说她从昨天下午出去了,直到现在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据说她出现的最后一个地方,是在南陵河东区。”怎么又是南陵河东区??

    “最后见过她的人是谁?”我越来越烦躁,这一切的一切,让我毫无头绪。

    “不知道”肖组长说:“听她舍友说,她出门前专门打扮过,应该去和谁约会了,但我们询问过孙博智,他昨天一天都在自己家里没出过门,也没有约过赵珍。”

    “他会不会在说谎?”我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皮,问出了一个蠢问题。有没有说谎直接检查他手机就知道了,这种低级错误警察应该不会犯的,果然肖组长说他说的是实话。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