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五章 茜茜失踪

    readx;    村长笑眯眯的摸着小男孩的脑袋说,也不指望他像莫大妞儿那么聪明能干,能平平安安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做个城里人他也就心满意足了。吃完了饭,再和村长聊了一会儿,得到一个令我很疑惑的消息。

    在三个月前,莫萱曾经去了一趟外地,令我疑惑的是那个地方,是西沙,就是萧瑞和导师去考古的那个地方,她为什么会选择在那样一个时间点到那样一个地方去?我决定回去了一定要找萧瑞问一问,因为我怀疑莫萱的玉佩也是在那里买到的,突然我想到莫小宝脖子上的玉佩好像不见了。按理说莫小宝这么宝贝那块玉佩,又是莫萱的遗物,我想看一看都求了半天,他不可能把它解下来乱放才是,所以只有两个可能,第一,是被莫家父母收走了,第二,就是被人拿走了。

    我觉得这玉佩里隐藏着什么信息,如果说莫小宝被小胡子绑走,是因为受到不知名人士的诱惑,那么那个人的目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那枚玉佩了。我们回到车里,坐副驾驶上摸着胸前的玉佩,开车往南陵方向去。

    开到高速公道上的时候,岳越把车停在加油站给车加油,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然后就是那极具有特色的诡异铃声,岳越吓了一跳,然后用一种很怪异的目光看着我,仿佛在说原来你的爱好这么特别,我很是尴尬,因为早上出来得急,又遇到这么件事儿,所以就忘了这铃声的事情了,话说是谁把我的铃声调成这样的?

    “茜茜,你怎么搞的?”来电显示是乾安市的,我立刻就想起了昨天下午,茜茜把我锁在宿舍里,然后自己跑到乾安去了,心说正好和你算帐,害得我出了那么大的糗,于是接通电话就冲她喊:“手机打也打不通,你说你回家也就算了,好歹你回来把我放出来先啊?我还没吃饭呢你不知道啊?害得我饿晕在宿舍还丢了那么大的人,你有什么好说的嗯??”说着说着,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按照茜茜的脾性,这时候不是和我斗嘴,就是笑话我,要么是支支唔唔的装可怜求原谅,可现在我发了这么大的火,她却一声儿都不吱,未委太奇怪了些,难道她家里真的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以致她现在都没心情了吗?

    “喂?茜茜,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啊?”我只能听到那边传来的呼吸声,一开始还好,后来就越来越急促沉重,我觉得很不对劲!

    “韩姐,你是说王茜回乾安了吗?”终于说话了,但不是我以为的茜茜,而是王哲,王茜的弟弟,因为王茜性子跳脱脾气又冲动,王哲性子反而更加沉稳些,因此他极少叫茜茜姐姐,而是直呼其名王茜。

    “小哲,你的意思是茜茜没回过家吗??”听了王哲的话,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茜茜明明发了短信说是要回家的,如果她不在家,那她去了哪里?又为什么要说她回家了?她这么骗我们是为什么呢?之所以是说我们,是因为我看到岳越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如果茜茜回家没和他打过交待,那么他一见到我的第一句话肯定是问茜茜在哪里,这是由于我两人向来孟不离焦,焦不离孟,可他今天并没有问过,所以茜茜离开之前应该和他说过才对。

    电话那头有些沉默,王哲说爸妈让他打电话问问茜茜开学要用的物品有没有准备好,结果他打电话打不通,所以才打到我手机上。茜茜就这么没了音信的失踪了,我觉得很焦躁,总觉得很不安,按捺着心情安抚了一下王哲,叫他先瞒着家里的两位老人,等我先想办法找找再说,王哲沉默了一会嗯了一声,也不知是答应还是没答应,我就权当他答应了。

    我刚挂了手机,就看到岳越也拨通了电话,我猜他应该是打给他家里的,果然一开口他就喊爸,我连忙支起耳朵听,就听他言简意骇的将事情讲了一遍,然后又听他嗯嗯了几声,就挂了电话。

    岳越收起手机,侧过头看了我一眼,我莫名的就觉得有些心虚,因为茜茜失踪我也应该有责任,毕竟她出事的时候是去为我买饭的。

    岳越开起车子,油门儿一下子就踩到最大码,一个惯性下来我差点儿撞上前面的挡风玻璃,坐稳了之后,车窗内一片沉默,气氛很是不对劲。就这么一路沉默着大约四十分钟左右的路,车子停在了市公安局门口。

    里面出来一个长方脸,浓眉大眼的中年警察,我俩下了车,就见岳越迎上前去和他说话,然后就招呼着我往里面走。

    那个中年警察领着我们俩来到了刑警大队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七八个警察各拿着一份资料在看,年纪大大小小的都有,见有人进来,下意识的就用一种十分锐利的目光审视着,让我有些不自由的往后缩了缩,然后突然就想到自己怕什么,又不是罪犯。

    我与岳越坐到了主会议桌的左面离中年警察近的椅子上,就在桌面上还放着一杯清水,我端起来喝了一口,眼尖的看到了中年警察的桌子上那份还没打开的资料的名字,那是茜茜的资料。

    “钟队长,这是朋友韩洛雪,也是茜茜的朋友,茜茜在失踪前,就和她在一起,如果你有什么疑问,也可以问问她。”然后岳越就转过头问我:“你没问题吧?”我摇摇头,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也想早点找到茜茜。

    “钟队长有什么事就尽管问,我会全力配合!”我很诚恳的对着钟队长说。

    “那就好!”钟队长放下拿在手里的资料,然后对着坐在右边倒数第二个人说:“钱希,你带这位韩女士去下审询室,注意态度啊!”那是一个长得很彪悍的大汉,看着他一副凶悍黝黑的模样,我不禁心想他这条件当什么警察,不去当黑社会也是屈了才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