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二章莫小弟找到

    readx;    第十二章莫小弟找到

    我冷冷的看着他说,你不愿管就回去好了,我是不会停下的,说完我就出了院子,莫妈妈听了半天没能弄明白,见我走了连忙在后面问我知道什么了,我也没理她,直冲冲的跑出了院子,顺着皮鞋的印子跟了上去。

    从南溪村到南岳村很近,中间只有两三条小路,小路中间有座小山坡,上面还有着树林,只要从那儿绕过去,就到了南岳村,刚走到树林那儿,岳越就从后面赶了上来,我停下低头看看路边草丛的痕迹,说:“我们往山坡上去。”

    他就问不跟着小胡子吗?我说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现在最重要的是找着小宝。他一想也是,于是我们就循着痕迹上了山,这山坡也不太高,山坡上南方大体都是一些菜地,一片片绿油油的,其实我还真分不出来什么是什么,除了花菜,那一朵朵白白的看得我都想流口水,中午没吃饭啊,看着我就觉得肚子有点饿。

    而南方一片全是金灿灿的玉米棒子,我很想掰几根下来,但不能吃。根据地面的痕迹方向,是往北面去了,虽然是两个城市,但因为相邻,所以天气也很接近,由于昨夜有下过雨,所以泥土湿湿的也没全干,隐约也能看见那农村人基本不穿的鞋印子。

    越往北走就没了菜地,全是树,越走越多,渐渐的连太阳都遮住了,里面阴凉得很,大概走了十分钟的样子,就听到潺潺的流水声,走近才发现这里是个陡坡,下面有一条小溪,真的是特别小的小溪,长度不知道,但宽度嘛,一脚都能踏过去,我猜应该小溪的尽头应该是通往村前的那条长河。

    最主要的是小溪对面,是一片山壁,上面乱石杂草丛生,偶有几棵很大的歪脖子树,但却显得蔫巴巴的没精神,痕迹到了这里,就连不上了,因为石头比较多,我觉得人应该就在这一带,于是就和岳越分头去找。

    找了方圆半里内,都没找着,我们俩都是又饿又累了,于是就呆在一离溪水近的歪脖子树下洗了把脸歇息一会儿,岳越说会不会找的地方不够大啊?我摸出手机来,看了里面一条短信,就说不可能,绝对就在这一带,距离莫妈妈平日起床只有两个小时,而从莫家到这里的距离虽不长,但路况却不好走,我们两个人走来都要花二十分钟,更何况他还要抱一个孩子?而且因为昨夜下雨的原因,所以路就更难走一些,这样算算他从莫家到这里应该要花四十分钟,回去只是他一个人的话大概只需要三十分钟,这么一来一回,也就是一个小时零十分钟,如果他把人藏得太远,就极有可能会被人发现他凌晨出了门,所以他藏小宝的地点,必定在以此为中心的五分钟路程之内。

    岳越说也是,昨夜下雨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到四点钟,而根据一路上所留下的痕迹,就代表他一定是在雨后出门,否则雨前所留下的痕迹早就被雨水冲乱了,也更不可能留下鞋印,鞋印之所以会留下,只会有灰尘或泥土极软的地方,所以他出门的时间是绝不可能在四点前,又必须在五点半之前回去,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并不足以让他跑太远。

    所以,人一定就在这附近,但怎么就找不着呢?我有些烦躁的往后一躺,谁知背后藤蔓突地一空,促不及防的就倒了下去,压上了一些硬硬的东西,直痛得我眼泪狂飙,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背,下次能不能换个地方?原来竟是在这里,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人们往往都不太注意自己所呆的地方,谁能想到这藤蔓后面竟然有个洞呢?

    因为藤蔓是中空的,所以并不担心里的空气不流通,岳越拉了我起来就进去了,我也顾不得痛就赶紧跟了进去,这洞并不大,一眼就能望全,约莫只能容下两三个大人在里面并排,在洞的最里面有一堆稻草,上面裹着一床被子,岳越冲上前去打开一瞧,果然,小宝正躺在里面,胸口微微起伏,但脸色却很难看,惨白惨白的满头大汗,嘴角也有些白沫子,身上的衣服也都湿湿的,应该是被汗水浸湿的。

    我伸手试了试他的脉,心跳得非常快,每分钟的频率在一百三十次上下,成人的正常心跳频率是每分钟60-100次,安静时为70—80次,运动后会更快一些。而十岁儿童的正常心跳频率是每分钟80-120次,安静时的频率会慢一些。

    而小宝现在平躺着,昏迷着根本不可能运动过,如此快的心跳频率显然不正常,岳越一把抱起小宝就低头往洞外挪,问我他怎么样了?我说是由于心律失常从而导致晕厥,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但应该是药物所致。

    我们抱着小宝往村里去,岳越累出了一身汗,还咬牙切齿的骂着什么,声音很低听不清楚,但我也能猜到,无非就是骂小胡子没人性之类的。

    太阳越来越炙热,汗水打湿了全身,我伸手接过小宝抱着,让岳越好歇一歇手,离林子边缘很近了,刚一走出去,就看到前方不远处有几个人影,正顶着酷暑在劳作,然后岳越对着那边大喊,就看到他们扔了劳具跑了过来。

    “这是老莫家的小子吗?”一个穿着短褂的老大爷,从头上扯下了毛巾,一边擦着汗一边过来,皮肤黝黑又粗糙的,露在外面的胳膊腿儿上都有爆皮,一看就知道是太阳给晒的。

    “死孩子,没点眼力,还不去告诉你莫大伯和村长?”一个十分爽朗的胖大嫂,一巴掌拍在她身边的小男孩背上,直把他打个了跌,小男孩抹着鼻涕冲我们傻乐两下,就拨腿跑下了山,快得几乎看不到人影。

    农村的人很热情,换言之就是很八卦,大家伙都很好奇的问,虽然不带恶意,但也有够令人烦躁的,尤其是这种天气,两个大叔接过了小宝抱着他往山下去,一边兴致勃勃的问,农村总讲究家丑不可外扬,毕竟是莫家的事情,于是我有选择的说了一些。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