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章 疑似主谋

    readx;    第五章疑似主谋

    那时候我感觉到有灰尘落在眼前,于是抬头看向了7号楼,一个人影站在3楼窗前,按照宿舍的格局来算的,应该是302,那就是赵珍吗?这么说来,刚刚那个家伙,极有可能是那天晚上和她通话的那个人,也就是说,他是凶手??

    我觉得我分析得很有道理,但我不是警察,所以没资格抓人,于是就发了个短信给上午留了电话给我的肖组长,他很快就回电了,我把事情跟他这么一说,他说知道了谢谢我,但是这个线索对于案情并没有什么帮助。

    我当然不会服气,就辨驳说怎么可能,昨天下午我和茜茜看到两人有所争执,紧接着晚上又听她打了一通莫名的电话,今天早上就发现那大妈死于非命,如果说此案和她没关系,那怎么可能会这么巧?

    肖组长就说只是说对案情没什么帮助,也没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就抱着侥幸的心理问他死者的资料,想分析分析,这肖组长还真告诉我了。

    死者赵英,性别女,年龄四十五岁,初中文化程度,丽祥市枫河县下属镇沅江镇木渎村人,于1980九月年辍学到南陵大打工,期间做过各种行业,一年后到付氏集团做前台,被辞退于1984年三月份,原因不明,去向不明。在第二年后进入盛阳鎏金俱乐部当服务员,直到97年,经过调查,警方发现她曾多次出没于一些小诊所。98年后,赵英被俱乐部辞退,行踪不明一断时间后,曾有人目睹她深夜出现在安阳县老家。

    “根据这些调查,以及收集的赵珍与赵英的毛发,经过检验dna基因对比,我们警方确定赵珍、赵英二人乃直系血亲关系。”肖组长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儿传出来:“学生就应该好好学习,没事儿学什么福尔摩斯?这些都是警察的工作!”

    “肖组长”我认真的说:“我十分确定此案与赵珍有关联,说不定她还是幕后主谋!”

    “那动机呢?”肖组长反问:“杀人总要有原因的吧?更何况经过法医检验,推测出死者赵英的死亡时间为今日凌晨三点与五点半之间,且死者身上有多处淤青,一个22岁的年龄女孩,没那么大的力气造成这么多伤害,更何况还要把死者挂到学校操场的升旗杆上去,这完全是违反物理力学的。即便她是天生的大力士,也没可能在半个小时之间,从隆宏源味酒店飞奔到学校操声完全杀人再将尸体吊起的一系列动作之后,再返回到隆宏源味酒店去睡上一觉吧!”

    隆宏源味酒店是南陵市最好的酒店之一,也是安氏集团的下属产业链中间的一环,而我实习的报社安阳新日新闻中心,也是安氏集团的下尾单位。隆宏源味酒店位于南陵大学北门的西北方向3公里左右,大学学校附近向来是都是热闹的,即使还没有开学,可夜晚就不一样了,没有白天那么堵车,从学校北门到隆宏源味酒店,若是在晚上开车过去的话,时速快的话一两分钟就够了。

    但肖组长很明显的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因为开车需要的时间是少,但是从学校门口到学校操场骑车需要十分钟,再完全杀人吊尸等动作再回到隆宏源味酒店就远远不止三十分钟了。但我既然敢这样说,自然也是有依据的,否则岂不是自打嘴巴?

    “谁说杀人,就一定要自己亲自动手呢?”根据昨晚的那通电话,我已经推断出来了杀人凶手,幕后主使毫无疑问的就是赵珍此女,而杀人动机?在我得到赵英资料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

    “我还是那句话,就算赵珍和赵英是母女关系,且她以此为耻,那她也没有杀的必要,这完全是说不通的吗?”手机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不知道那边在干什么,然后就听到肖组长有些不耐的说:“嗨,我也是有毛病,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挂了挂了,以后少关心这些不该关心的事!”

    “哎,肖组长……肖……”手机里传出的就是一阵一阵的嘟嘟嘟的声音。

    我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有些呆,无声的叹了口气,转头对站在身边的茜茜说:“陪我去趟公安局呗!”我必须得跟他好好说道说道。

    “去什么去呀!”茜茜一把夺过我的手机,然后拉着我的手就往宿舍楼拖,嘴里恨恨的说:“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德性,走路都费劲儿,还关心那些闲事儿做什么?把自己这一身伤养好了再说吧!”

    “哎呀,你慢点儿慢点儿”我没反应过来,被她这么一拉,就扯到了后背,登时疼得我龇牙咧嘴的,一边随着她的力道往前,一边说:“这养伤也不急着一时啊,你就陪我去一趟吧!”

    “抓凶手也不急于一时!”茜茜丝毫不为所动,反而瞪了我一眼:“反正人就在那儿也跑不了,你又急什么急?”7号楼离我们很近,就这么两句话的工夫,也就到了楼下了,茜茜推着我的屁股往上走,丝毫不给我别的想法。

    “唉”我叹气说:“茜茜你不懂,她的事儿哪有那么简单,我怀疑她和莫萱付琳琳的案子都有莫大的关系,早点儿解决了我也早点安心,也算为萱萱报仇了!也不枉我和她姐妹一场。”

    “我确实不太懂”茜茜突然冷笑一声:“但我懂的是,这些都是警察的责任,咱们这些小老百姓,就不要跟警察叔叔抢活干了好吗?”茜茜完全用我上午劝她的话来回击我,口齿这么伶俐倒是第一次,我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瞬间明白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感觉那叫一牙疼……

    我的宿舍是安排在二楼的,虽然也要爬一层楼梯,但也比别的同学幸运多了,打开宿舍的门,茜茜把我按在高低铺的下铺坐着,就堵在门口那儿不动,瞧那架势,准备是要跟我找到底,虽说平日里我俩都是我说话算,但这种时候,我就拿她没办法了,毕竟她是真关心我,所以我就认了。于是就对她说你也别堵门口那儿,那么一站就跟个门神似的,人家不知道还以我罚你站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