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玉夺魂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案件联系

    readx;    第二章案件联系

    “洛雪!”我刚回到宿舍,就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我以为我听错了,因为他这个时候,应该在秦教授的研究室里找资料。

    “洛雪快下来。”我推开窗探着脑袋朝外看,站在树荫的萧瑞手里拿着一本不知名的书,正朝我窗户的方向挥着。

    我下了楼往外跑,一张大大的笑脸突然就凑了过来,立刻吓得三魂去了二魂半“你干嘛!!”萧瑞两手放到我腰上抱着我,带笑的眼睛里隐含着浓浓的深情,看着这样的眼睛,我心里的火气就这么消失了。

    “有人看着呢”周围有同学路过,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的脸突然就像火一样的发烫,连忙把头埋进他的胸口,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真觉得凉快了一点儿,萧瑞低笑了一声:“无事不可对人言,他们爱看就让他们看呗。”

    “不要脸”感觉到越来越多的视线集中自己身上,我觉得我的脸都要烧起来了,伸手就掐他腰间的软肉,骂了他一句。

    “我们去那边”萧瑞总是拗不过我的,避开众人的视线来到宿舍西边的围墙,05年翻修学校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没有修,斑驳暗黄的墙面早已脱落,在校园里很是违和,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来此的。

    “对了”我把玉佩从脖子上拿出来“这个玉佩你在哪里买的?当时买的时候还有没有类似的?”莫萱家里的经济并不好,照理说她是买不起的,除非这玉佩原本就不是她的,而以她的为人来讲,傍大款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所以这玉佩极有可能和杀她的凶手有关,也不排除就是凶手的可能性。只要找到了这玉佩的出处,再调查一下买过玉佩的人与莫萱的社会关系,以及案发当日他们的行程,不难找出凶手,一想到凶手有可能被我找出来,将他绳之以法为莫萱报仇,我连声音都激动得发抖。

    “怎么了?”萧瑞一脸迷惑:“这玉佩是三个月前我去西沙考古的时候,在一个古玩市场捡漏的,当时不是告诉你了吗?”

    我从不怀疑萧瑞的话,也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欺骗过我的原因,难道线索就这么断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我是新闻系的,以做新闻主持为目标,如果记忆很差,我也不会自不量力的去考取这个专业,虽然现在只是个实习记者,但我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有点信心的。

    我揉着脑袋在回忆萧瑞说的话,但脑袋钝钝的痛,怎么也想不起来,萧瑞拨开我手,帮我按摩着头部“想不起就不要勉强自己,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

    “不,我一定要想起来。”我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我忘记了。

    “洛雪!韩洛雪!!”一只白生生的手掌在我面前挥来挥去,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摸了摸脖子好痛,保持这个姿势的时间应该不断了。

    “你在发什么呆啊?”茜茜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手里拎着个塑料袋,依我对她的判断,装的应该是一些零食。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有些疑惑,萧瑞怎么不打招呼就走了:“看到萧瑞了吗?”

    “啊。他啊”茜茜愣了一下“他不是……刚刚从这儿过去吗?”

    “这人”我挽着茜茜的手往回走,顺脚踢开一粒挡路石“走也不跟我说一声”

    “哎呀,大概是看你想事情想得入迷,不想打扰你呗!”

    “还有你啊,怎么突然就转学过来?”

    “为了陪你嘛”

    “那么好?”

    “那当然,你还能不信我?”

    “信信信!”

    “洛雪,洛雪”茜茜突然拉了我一下“嗯?”

    “你看那个人鬼鬼崇崇的不知道想干嘛”我顺着茜茜的手指看过去,一个满脸色斑的大妈,正缩头缩头的看着一个捧着书坐在墙下椅子上看的女生,似乎想上前去又有顾忌的样子“我说你说话怎么这么……”看着茜茜兴致勃勃的模样,我叹了口气:“哪儿那么多坏人,你想真对这方面感兴趣,怎么不跟岳越考一个大学?就会叶公好龙!”

    “我是说真的”茜茜不服气的说:“你看她明明是在监视那个女生吗”

    “用词儿能不能注意点儿?”看她一脸不服气,如果不说清楚,她肯定是没完的:“你要是坏蛋要监视人,会找这么一大妈?”

    “我不会不代表别人也不会啊”我指了指说:“看看那个大妈的年龄,应该是在三十多岁左右,再看看她双手无意识的绞动着衣角,脚还不停蹭着地面,从心理学来分析,人面对自己熟悉的人且有所顾忌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做出这种小动作,而且你看她,总是走上两三步又回来了,分明是在考虑着要不要上前和她说话,这个大妈是认识那个女生的。”

    “…………”茜茜垂头丧气:“你什么时候又看了这么些杂书?”

    我看什么书还得通知你一声啊?我觉得有些好笑:“你仔细看看她们的五官,如果说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才怪!”

    “真的哎,同样的美人尖,丹凤眼,挺鼻子”茜茜还真仔细瞧了瞧:“不过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一个长得又老又黑的,一个又白又嫩”说着话又硬生生转了:“那也不代表她们就一定有血缘关系吧?毕竟世界这么大,长得像的人又不是没有”

    “死鸭子嘴硬”我从她塑料袋里拿出一瓶水打开喝了一口:“长得像又没血缘关系的人确实,但巧到在同一个学校的恐怕就不多了,更何况,还是认识的呢!”

    “你怎么知道那个大妈是这个学校的?”茜茜也开了一瓶。

    “因为大妈穿的是学校的工作服!”茜茜彻底没话讲了,说实话,能学以致用我还真有那么点儿得意。

    说到这儿,那大妈似乎鼓足了勇气,瑟瑟缩缩的走到那个女生面前去了,那个女生站起来还面带笑容,一副很礼貌的样子,可那大妈突然很激动的说了些什么,那女生就神色大变四下张望,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知道在说什么,脸也跟个调色盘似的变来变去,我还真没见过人脸上的情绪能变得这么快的,愤怒、心虚、恐惧、悲哀还有隐隐的愧疚。

    “嘿,想不想知道她们在说什么?”茜茜脑袋凑过来神神秘秘的说,我就知道她肯定要做什么调皮的事儿了,连忙制止:“警告你啊,一个学校的同学,说不定还是室友,再不济也是楼友什么的,人家的**不是拿来给你随便打探的!”

    “切,什么话”茜茜嗤之以鼻:“打探**这方面,那不是你们记者的专长,还说我!”

    “我可从来不打探人**的好吧”虽然我还不是正式的记者,但原则性还是非常强的,我只打探人家愿意说的,不愿意的从来不强求的,可茜茜不一样,他是计算机专业的,在黑客方面的天赋还不小,经常没事就黑进同学老师电脑打探人家**,顺便拿来调侃,好在她看了也就看了,不会说出去,所以到现在也没发生过什么不能收场的事情。“你记住了,收敛点儿!”

    “知道了”茜茜答应得倒挺快,就是不知道算不算话。

    就这么几句话的光景,就到了宿舍楼,虽然是在同一楼,但不在同一层和同一间,我俩人各自回了宿舍换了衣服洗了个澡,就结伴出了学校准备吃饭,学校东门出去就是小吃街,正是六七点的时候,各种小吃摊儿都摆了出去,那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何止飘香七里?

    我们坐在一个看起来比较干净的馄饨摊儿前,老板是个很温婉的南方阿姨,摊子也收拾得很干净,见我们来了就拿了凳子过来帮忙摆好,我是不吃香菜的,茜茜倒是个饕餮,百无禁忌。

    因为还没有开学,所以人也不是特别多,只等了两分钟左右,我们的馄饨就上了,味道还不错,馄饨摊儿的左边是一个烧烤摊儿,那股羊肉的味儿真让人受不了,我就纳闷老板娘为什么要选择在这儿摆摊,完全是一个败笔吗,再好的味口闻着那羊骚味儿也给败没了。

    茜茜居然还很喜欢吃,受不了她痴缠,答应吃完了馄饨陪她去买羊肉串儿,还非说要现烤的才好吃,付了帐来到烧烤摊前,我捏着鼻子看她一脸陶醉,肩膀突然就被人撞了一下,还挺疼。

    “没长眼啊你!”我捂着肩膀正想说没关系,就听着对方来了这么一句,声音很动听,可这话听起就不那么动听了,转过身就看到,今天傍晚遇到的那个似乎有什么故事的女生,美得张扬,一对儿类似丹凤眼的倒三角眼,画着浓浓的烟熏妆,很惊艳也很妖艳,不过一般的大人不太喜欢这种长相。

    她白了我一眼就拿着手机走开了,隐隐的听她压低声音在说:“…晋,别忘……有份……,帮…………”傍晚的小吃街很热闹,其它的也听不清楚。

    我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下意识的就跟着她走,到了一家卖文具的杂货店就下意识的躲到一辆似乎没有人的奥迪后面,杂货店门前站着个站得极为英俊的男生,就看到那女生柔若无骨的娇笑着迎了上去,旁若无人的来了个法式湿吻。

    “你哪儿去了”我正想感叹一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电话就响了,一接通,茜茜那大嗓门儿就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差点儿没给我耳膜震破了,我看那两人勾搭着往一家酒店去,当然不可能再去围观“刚才有点事儿,就来。”

    回到学校听了茜茜一通抱怨,顺便让她帮忙查查付琳琳、莫萱的人际关系,我才准备去图书馆找些资料,加深一下专业知识,毕竟也要入学考的,其它的,就等着岳越那卷宗了,等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这天累得我够呛的,正准备洗洗睡了,却突然停电了,也只好作罢。

    第二天岳越就送了付琳琳的卷宗过来,然后趁我看卷宗的时候,用美食把茜茜勾出去了,果然,这两起案件是应该有联系的,看完了卷宗和茜茜给我的消息,就更确定自己的想法。

    据茜茜带来的消息,付琳琳和莫萱同为302号宿舍的好友,莫萱的经济条件不好,而付琳琳家里很是有钱,经常不着痕迹的照顾她,顾着她的自尊心,莫萱感受得到她对自己的好,于是就记在心里,经常为她做一些小事,比如打开水,交作业什么的。

    当付琳琳出事后,所有的人都疏远了她,只有莫萱没有,她一起记得付琳琳对她的好,一直在安慰她鼓励她,两人感情更加的好了,直到付琳琳自杀后,当然这是官方说法,莫萱一直认为付琳琳是被人害死的,其实我也这么认为的,所以她就不顾同学的劝阻执意调查,毕竟官方已经下了结论,她又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学生妹,能调查得出什么呢?

    莫萱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和她神交多年,我毫不怀疑这一点,她得不到来自警方的任何助力,于是剑走偏锋,从对付琳琳有爱慕之情的人查起,毕竟之前的那种事情,是男人做的,但在这方面查了却没多大收获,于是她又换了另外一个角度,从和付琳琳平时关系不太好的女同学查起,女生的妒忌心,有时候强得可怕,莫萱锁定了一个人,一个和她出身差不多的人,那就是大二文学系的赵珍,赵珍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学习也不错,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都是被别人妒忌的对象,为什么莫萱会认为她妒忌付琳琳呢?

    难道仅仅是因为付琳琳的成绩和赵珍不相上下吗?如果拿这个作为杀人动机的话,真是不怎么充分。但经莫萱的室友说,莫萱那段时间经常去找赵珍,还和她吵架动过手,不管赵珍是否与付琳琳案在关,但莫萱的死,毫无疑问和她脱不了干系。

    我把卷宗收拾好锁在柜子里,准备打电话叫岳越想办法帮我查查赵珍这个人的详细资料,刚拿起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茜茜,还真是巧,我接通电话就听到茜茜有些惊异的声音“洛雪,出事了,你快到学校操场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