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一章 开启

    “你仇恨我又如何,你有那个本事,我只要动动手就可是杀死你。”

    无视林天仇恨的目光,这种目光他杀生不凡看的太多了。

    “现在你已经不小了,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了,今天就告诉你一件事情吧,不,这是你的责任,你必须担负起来的责任。”

    杀生不凡盯着林天,现在的林天让他感觉很是陌生,但是他可以肯定这就是三年前他丢下的那个弟弟。

    “说起来,不应该是你来憎恨我,而是我应该憎恨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或许是回想起了往事,杀生不凡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当年父亲大人就是为了你,还有你的母亲,父亲大人才死掉的,所以你必须肩负起为父亲报仇的责任,当然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这件事很很是久远,毕竟你是如此的弱小,当你有一天实力达到了我会去找你的。记在,你是父亲大人最珍爱的儿子。”

    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就这样突然的来,又突然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就走了。

    林天愣在了当场,父亲大人,多么陌生的词啊,自己从来就没有父亲,没有母亲,没想到来到了这个世界居然还有了父亲,而且看来这个父亲大人还很疼爱自己。

    紧紧的握住拳头,林天发誓一定要弄清楚所有的一切。

    现在林天有些明白为何杀生不凡如此的对待自己了,父亲当时丢下他,为了我和母亲而死去。

    而作为父亲的儿子的我,当时居然是如此的废物,所以让他心里有些不忿,他认为没有必要为我这样的废物牺牲掉父亲的生命。

    所以他认为是我害死了父亲,所以才如此的将我丢下的吧。

    林天不得不说自己这个哥哥真是冷酷无情啊,不这样说也不完全对,最少林天可以看出杀生不凡对父亲大人的情还是很深的,而且很是敬重父亲大人。

    看着眼前变成了一堆废墟的古墓,还有眼前的满目苍夷,林天不由得苦笑连连,所有的人都为了这个古墓拼死拼活,没想到世事无常,最后活下来的就只有了眼前的这么几个人,这不得不说都是贪婪惹的祸。

    血河图随意的被丢在地上,显然对于元问天还有杀生不凡来说这个东西就是一个垃圾,所以根本就看不上眼。

    但是林天却看上眼了,说不定以后自己就可以用上,伸手捡起血河图,仔细的感受一下,还很完好,并没有任何的损坏。

    这时所有的人都注视着林天手中的血河图,心中都是五味陈杂,血河老祖最后留下的就只有这个东西了。

    一旦危机解除,人来的贪婪之心就会再次产生,这是永远不变的定律,在修真界这个定律显得更加准确。

    “林天,这个血河图邪恶强大,如果让它流传到修真界一定会带来很多杀戮,不如由我带回圣地雪山,将其冰封镇压起来如何。”

    福天童贪婪的目光注视着林天手中的血河图,以前三天童都在的时候他们三人一心,没有人可以无视他们的存在,但是现在三天童死了两个,这就让他在圣地雪山的地位岌岌可危了,如果可以得到这个血河图,他一定可以尽凭一个人就让整个圣地雪山重视起来的。

    “你是在做梦吗?我为何要将这个东西交给你,圣地雪山又是一个什么东西?”

    林天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福天童,强大的东西他不可能将它交给自己的敌人,即使现在还不是自己的敌人。

    “你,哼,你要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不然。”福天童羞怒的看着林天威胁说道。

    “你是在威胁我吗?”

    伸手一招,埋入地下的暗影发出一声轻快的刀鸣,出现在了林天的手中。

    “如果你感觉自己有实力和我打一场,我林天奉陪到底。”

    虽然林天身上伤的很重,但是福天童伤的也不轻,再说这里还有剑十三,冷君不算,这家伙已经昏迷不醒了,至于第七长夜,他已经带着胜七先行离开了。

    现在动手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所以最终福天童还是选择离开。

    “噗”

    当福天童远去之后,林天彻底的坚持不住了,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上面还有些暗红色的肉块,应该是林天破碎的内脏。

    “师弟,你没有事情吧?”

    剑十三马上过来将林天扶住,很是担心的看着林天。

    摆摆手,示意剑十三放心,自己没事,暂时还死不了。

    “师兄,我们立刻回问天宗,不然怕有什么以外出现就不好了。”

    林天的话很对,现在只有回宗门才是最安全的,剑十三也是这么觉得的。

    “好,我带着冷君师弟,你自己行吗?”

    “放心,虽然身体受伤很重,但是御剑飞行还是没有问题的,走吧。”

    林天艰难的上了暗影之上,盘膝而坐,只用一部分神识控制暗影的飞行,然后就全身心的放入疗伤之中。

    不得不说神力真是一个强大的力量,它对于修复身体的创伤很是厉害,林天感觉自己只要再有一周的时间就可以修复身体的大部分的伤势了,对于那些严重的内伤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林天三人很是幸运,路上并没有起什么波折,最终安全的回到了问天宗。当然这也少不得一些亲近的人满是担心的对自己嘘寒问暖,关心一下伤势如何什么的。

    其中良辰小丫头看见林天满是伤痕的回来,吓得都哭了,非要上来给林天看看是不是少了什么零件,还要亲自照顾重伤的林天。

    看着梨花带雨的良辰,林天的心感觉很是感动,少不得说一些安慰的话,让良辰安心。

    缘灭听说元问天出现了,虽然最终没有看见元问天,但是心里也是很高心的,当然他也担心自己的这唯一的一个徒弟就此挂掉,当然看见林天还有泡妹子的精力,也就放心了。

    时间对于无所事事的人来说就是度日如年,但是对于有事可做的人来说就是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转眼之间,林天回来已经一个月了,说起来刚好又一年过去了,如今的林天已经有十七岁了,成熟了很多,短短的这一年里,林天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但也让林天明白了很多的道理。

    这个世界是靠拳头说话的,没有实力的人注定会如蝼蚁一样苟且偷生。

    这一个月里,林天除了疗伤也在宗门到处看了看,顺便和宗门的长辈谈了谈,长辈们虽然对以前的林天是又爱又恨,但是现在林天懂事了很多,也让他们对林天很是疼爱看好。

    冷君由于生机之力大量的流失,现在还在疗伤之中,林天也过去看了他几次,还将在古墓之中得到的那颗充满生机的晶体给了冷君,这个东西果然对如今的冷君大有帮助。

    大师兄一心只有剑道,当伤势恢复之后,就再次的离开了问天宗,去追寻自己的剑道去了。

    说起来这一个月也没有见圣地雪山对问天宗有什么动作,可能是忌惮元问天的出现吧,毕竟如果让元问天知道圣地雪山灭了问天宗的话,以元问天的个性,绝对会吧圣地雪上杀个片甲不留的。

    “坏人,你又要离开了吗?可不可以不要走?外面那么危险,我真的怕你一走之后再也回不来了。”

    一双纤纤玉手,从后面抱住了林天的腰,身体紧紧的贴在林天的身上。

    柔弱的身体发出轻颤,滴滴泪水浸湿了林天的后背,让林天本来想硬下心来的话停在了嘴边,整个心都软了起来,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一丝狠心的话。

    抓住良辰的玉手,林天疼惜的转过身来,轻轻的一吻,拭去了良辰脸上的泪滴,俏皮可爱的良辰如今柔弱起来,让林天的整个心都在隐隐作痛。

    “对不起,是我不好,总是让你担心流泪,我”

    林天的话还没有说完,良辰的手已经抚在了林天的嘴上,摇了摇头,眼中泪水在打着转,哽咽的说道:“不,这不是你的错,是我太自私了,总是希望你留在我身边,却没有考虑你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不,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女孩,让你为我流泪这是我最大的错,我多想让你永远像以前一样每天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可是我却一次又一次的让你为我流泪,让你为我担心。”

    良辰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林天的手覆在了她的嘴上。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这一次出去,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就放心的在问天宗等我回来,我说过会让你永远的和我活到天荒地老的,我一定会找到可以开启灵根的方法的,你就放心的在这里等我就好了。”

    林天尽量让自己语气轻柔的说道,他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会伤害到良辰,因为良辰在他的心中已经占据了很大的位置了,他不希望自己伤害到她。

    “好,我等你,我会每天都站在这里,等你,直到你回来。”

    泪水最终还是无法忍住,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滴落。

    现在的良辰就像一个小妻子一样,她在给自己的丈夫送别,两人还没有分别就已经开始默默的等候丈夫的回来了。

    “嗯,你要相信我,我一定可以通过战神殿的,不要为我担心。”再一次的拭去良辰脸颊的泪水,林天咬了咬牙,转身离开。

    “你叫我不要担心,可是这世上哪有深爱自己丈夫的妻子不担心自己的丈夫的。”看着林天消失的背影,良辰的泪水再次流下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