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章 天刀杀生

    无论在那一个世界,总有人会得意忘形,好像天老天,他就是老二,地只能做老三的样子,一副不可一世,天下任我驰骋,神挡杀神佛挡,无敌天下的样子。

    但是事实就是,他虽然有点本事,但是也只是一个小角色,但是却没有小角色的觉悟,做着白日梦,妄想将主角干掉,但是显然是不可能的。

    血河老祖惊骇的看着墓府的震动,“到底是谁,我的这个墓府可是可以抵挡的了生玄境的攻击的,为何现在会震动的如此厉害。”一丝不安在心头萦绕。

    林天等人的眼睛一亮,好机会,或许这就是众人唯一的活命的机会。

    血河老祖的不好的预感很快就实现了。

    一只大手出现,直接破碎了墓府的重重阵法,穿透墓室的坚硬的墙壁,直接出现在在众人的面前。

    “好大的一只手”

    林天发出一声惊呼,这是林天见过的最大的手掌了。

    只见手掌之上,玄光萦绕,手掌上的纹路清晰可见,这是一个由法力凝聚的手掌,但是能够凝聚的如此凝实清晰,纤毫毕现的,恐怕这个手掌的主人修为肯定不简单,绝对在血河老祖之上。

    最起码血河老祖做不到这一点。

    血河老祖看着玄光大手,心中满是震惊和恐惧,声音颤抖的开口说道:“不知是那位前辈,还请手下留情。”

    “哼,老子都已经动手了,怎么可能会手下留情,你的脑子被门夹了吗?”狂傲的声音响起,一副蛮不讲理的气势,“都给我出来吧”

    法力大手一震,整个地下墓府全部破碎,大手轻轻的一捞,将在墓府之中还活着的人全部抓了出去。

    林天的眼睛微微眯起,阳光有些刺眼,但是能够再次看到这美丽温暖的眼光还是很高兴的一件事情。

    林天的目光看向了天空之中出现的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将自己就出来的人吗?

    林天可以肯定就是他们,因为周围没有其他的人存在,细细的打量着二人。

    只见这两个人都是很年轻,但是他们身体里面的力量却是极其恐怖的,还有他们的装扮,让林天若有所思。

    黑色的御神袍,御神袍上红云漂浮,这显然是两个人来自同一个势力,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势力的,但是就算是知道了,对现在的自己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刚才动手的应该是那个年龄看起来大一点的中年男子模样的人,因为林天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和那个手掌同样的气息。

    说起来林天对这个神秘的强者感觉很是奇怪,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自己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林天又一时想不起来。

    另一个人,则是一个青年模样的年轻人,俊美的外表丝毫无法掩饰他散发出来的霸道之气,冷漠的外表再配合他那眉心的紫色弯月,显得是如此的邪异俊美不凡,这让林天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血河老祖,将你的那个东西交出来吧,本座可以饶你不死”

    显然他们二人的到来不是专门为了救人的,而是为了血河老祖手上的一个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林天猜测应该就是血河老祖用来保存神魂的那个充满神明气息的东西。

    “不知前辈到底在说什么,在下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前辈需要的。”血河老祖开始装不知道了,显然他是不想将那个东西交出来。

    或许他还有另一层想法,那个东西可能 自己是保不住了,但是或许可以让这位前辈用一些东西和自己交换,运气好的话,或许会获得一个好东西。

    林天看着血河老祖,他的想法林天可以清晰的看穿,相信那个中年男子也是可以的,但是此时林天的嘴角却露出一丝嘲笑,血河老祖太将自己当成一个人物了,实际上在这些强者眼里,他们都只是蝼蚁而已。

    你认为一个强者会接受蝼蚁的想法吗?

    “不知死活的东西”

    血河老祖脸色一白,颤抖的说道:“晚辈确实有一件东西,这就交给前辈。”

    可以已经晚了,这个世界是没有后悔药的。

    “死吧,敢在本座面前耍小聪明,真是作死”

    没有任何的同情,没有任何的怜悯,对于强者来说,弱者就该匍匐在他们的脚下,这一刻,林天深深的明白了这个道理,也是这个世界永远不变的法则。

    仅仅只是挥一挥手,血河老祖就此魂飞魄散,只可惜了他的千年算计,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而且还是这个出乎意料的方式终结了生命。

    中年男子轻轻的一招手,血河老祖的尸体之上飞起来一物,飘向他的手心,林天只是看见它是一个晶体状的物体,但是并不认识。

    这时,林天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只见剑十三恭敬的弯腰行礼,语气带着一丝惊喜和喜悦。

    “问天宗剑十三拜见师叔祖,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师叔祖终于回来了。”

    中年男子明显愣了愣,看着剑十三,“你是问天宗的弟子?嗯确实是问天宗的气息。”接着中年男子惊咦一声:“这里还有两个问天宗的,而且还有一个修炼了我的天刀七式。”

    冷君生机消散颇重,已经陷入昏迷,当然不知道这些外面发生的事情。

    林天猛然想起来了,为何这个中年男子给自己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因为在天刀峰的大殿之上,就有她的画像,只是那个画像画的是他年轻时候的样子,现在他的样子是一个中年模样,当然会有一点不同了。

    “问天宗缘灭弟子林天拜见师祖,如果师父看见了师祖一定会高兴坏的”林天也有些高兴了,毕竟眼前的人不是敌人不是吗。

    “哈哈哈,缘灭那小兔崽子倒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嗯,很好,如此年级就有如此修为,很有我当年的风范。”显然对于林天这个缘灭的徒弟,元问天还是很喜欢的。

    没错他就是已经消失一百多年的元问天,没想到只是短短的一百多年,他如今已经变的如此厉害了。

    “林天?没想到你居然把自己的名字都改了,是以为自己有些修为就可以如此了吗?”

    这时,林天惊奇的发现,从一开始那个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的人一直在看着自己,而且这突然发出的威压,让林天有一种想要跪下膜拜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林天有些慌乱和不知所措,林天可以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眼前的人。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在林天看来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加上零头也就才四年,不可能认识眼前这位强者,显然是自己的这具身体的前任所认识的。

    “哦?是失忆了了吗?居然连我都不认识了?”青年男子微微一愣,轻声说道。

    “怎么,杀生不凡,你认识他?”元问天转头看着这个名叫杀生不凡的男子,“我可不记得你来过这里啊,怎么会认识他?”

    林天也目光注视着他,心中有着渴望,希望知道自己的身世,虽然是这具身体的身世,但是林天也想要知道,自己的前任到底是什么来历。

    “没有什么,他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弟弟,没想到三年前将你丢下来,居然还没有死,命还是蛮大的。”杀生不凡淡淡的说道。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一个弟弟,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

    “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语气之中满是藐视,这种藐视让林天无法忍受,但是他现在不得不忍耐,因为拳头大就是道理。

    “哈哈哈,杀生不凡,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个好笑的事情,你想不想听听?”元问天突然哈哈大笑着说道。

    “没兴趣。”

    “你这家伙真没意思,你没有发现吗?你的弟弟叫我为师祖,而他又是你的弟弟,如此推算,你不就是比我晚了两辈,哈哈哈。”

    “你想让我叫你为师祖?”

    杀生不凡看着元问天,好像盯着猎物一样的眼神让元问天心里有些发毛。

    “呵呵,开玩笑,玩笑而已,不要当真啊”一丝冷汗悄然流下元问天有些尴尬的笑道。

    没有再理会元问天,杀生不凡看着林天说道:“既然你失忆了,那我就原谅你擅自改名的事情,但是从今天起,你要给我好好的记住,你的名字叫李凌,凌天的凌,这是父亲大人给你起的名字。”

    “哼,我为何要听你的,我就叫林天怎么了,关你何事。”林天也是有傲气的,我可以向你低声下气,但是这个名字自己绝对不会改,我就叫林天。

    “傲气吗?一个人优秀了,就会产生傲气,有了力量就会被孤立,也会变得傲慢起来,但是现在的你实在太弱了,你还看不清自己吗?”

    对于杀生不凡这种冷淡的话语,林天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现在自己确实是很弱。

    “但是那又如何,你难道想在杀我一次吗?”林天与其对视着,眼中满是倔强。

    “杀你吗?”

    杀生不凡摇头,瞬间来到了林天的面前,只是一只手就掐住了林天的脖子,眼神冰冷,依旧藐视的眼神,让林天大恨。

    “你没有让我杀的价值,愚蠢的弟弟啊,你为何会如此的弱,像一个蝼蚁一样,丑陋的活着,苟且偷生的活着,为何你会这么的弱,连让我杀你的兴致都无法兴起,因为你实在是太弱小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