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九章 高兴的太早了

    有时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总是在你快要成功的时候,脸上露出惊喜的时候,在你看来马上就可以成功的时候,突然给你来个大逆转,一瞬之间,所有的希望全部破灭,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一样。

    现在剑十三和第七长夜四人的感觉就是这样,本以为可以成功了,没想到现在,更强大的敌人却出现了。

    绝望,现在的四人心中满是绝望,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没有人可以逆转如今的劣势,在这里的几人谁都不可以。

    “啊,死”

    一道黑影扑来,尖锐的利爪,抓向血河老祖的脑袋,想要一爪将其抓死。

    “哼”

    血河老祖的手臂一挥,不见任何强大的招数,但是林天的身体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直接被击退,身体狠狠的撞击在墙上。

    “咔~咔~咔~”

    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噗~”再次吐出一大口鲜血,入魔的林天眼中充满疯狂,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样。

    “杀杀杀”

    现在的林天心里最强的念头就是杀死血河老祖。

    林天爬起来,再次冲了上去,没有任何华丽的招数,只有简单的一爪。

    “找死”

    血河老祖也被林天的不知死活烦到了。

    抬起右脚,狠狠的揣在了林天的腹部,林天的脸上肌肉阵阵的扭曲,大口大口的鲜血流出,胸口的骨头断裂,林天只要以呼吸,就满身的疼痛。

    但是对于入魔的林天来说,这点疼痛根本就不算什么,再次艰难的爬了起来,依旧是一爪拍了上去。

    “我倒要看看你能站起来多少次。”

    “砰”

    林天的身体再次远远的抛飞,但是林天再次爬了起来。

    “砰”

    “砰”

    “砰”

    一次又一次,众人都有些麻木了,再一次的摔在了地上,林天的手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爬起来,林天彻底的陷入了昏迷之中。

    黑暗之中

    林天无声的咆哮,可是没有任何的回答,这个黑暗的世界,自己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但是林天一次比一次讨厌来这个地方。

    “难道我就要死了吗?”

    “不会的,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的死去,绝对不可以”

    “可是为什么我会突然来到这里,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只是吞噬了那个魔心,为什么突然就来到了这里?”

    林天很是不解,在这个地方,有时度日如年,有时时间却过的很快。

    林天感觉自己好像等了几万年一样,眼前终于来了一个人,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

    “你是谁?”林天问道。

    “真奇怪,难道你不知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吗?”来人一身黑衣满脸邪魅。

    林天点头,确实和自己一样。

    “可是这个世界怎么会有两个自己呢?”

    “不,你说错了,这个世界只有一个自己,而我只不过是你的另一面而已,你也不过是一面而已,我们两个加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自己。”

    “你的意识是天有白天和黑夜,山有阴面和阳面,我们就是一个是正面一个是负面吗?”

    “就是这样,没想到你还是挺聪明的吗?”阴面的林天邪邪的笑道。

    “好了,少给我说这些,外面到底怎么了,还有我该如何离开这里。”林天现在关心的是外面的情况。

    “唉,外面的情况很是糟糕啊,那个血河老祖已经复活了,刚才我和他打了一架,可惜根本不是对手啊,而且现在的身体状况还很是糟糕啊,几乎都快破碎了,估计这一次,我们就是要死了。”

    “什么,你个混蛋,怎么把我的身体弄成那样?”林天大怒。

    “好了好了,我也累了,你就滚吧,这里是老子的地盘。”负面的林天挥了挥手满不在乎的将林天赶了出去。林天只感觉眼前一黑,再次醒来,已经掌控了自己的身体,只是

    “嘶疼煞我也”

    林天被突然袭来的疼痛弄得满头汗。

    “我去,这个混蛋,将我的身体弄成什么样了,身上的骨头几乎全部断裂,身上的伤口覆盖全身,没有一处完好无损的。”

    幸好自己是修仙者,不然受这么重的伤,早就挂了。

    虽然身体受伤严重,但是神魂却还完好无损,林天慢慢的联系了求道玉,一点一点的调集神力,修复自身,现在只有一点一点的修复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完好如初。

    可能是才复活吧,血河老祖的心情还是蛮不错的。

    林天睁开眼就看见,剑十三,第七长夜,福天童和寿天童都在不停的疯狂的攻击着血河老祖。

    而血河老祖不慌不忙,见招拆招,而且还满脸高兴的偶尔点评几句,好像一个长者在给小辈传授经验一样。虽然如此,但血河老祖的下手一点也不轻,每一个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其中剑十三和寿天童的伤最为严重,因为他二人的性格的原因,这种裸的侮辱,让他俩无法忍受,所以都在不要命的攻击。

    “噗”

    鲜血飞溅,寿天童的身体被狠狠的击飞,空中留下长长的血线。

    “二弟”福天童发出一声惊呼,但是也瞬间被血河老祖击飞。

    “嘿嘿,和老祖我交手,还敢去担心别人,真是不知死活啊。”

    寿天童和福天童都身受重创,嘴角鲜血不断的流出,看来已经没有再战的力量了。

    “你们两个也给我躺下吧。”

    一左一右,两掌狠狠的击在了剑十三和第七长夜的身上,二人的身体直接被击飞,躺在了林天的旁边,伤势也是严重到了极点。

    五人相视,各自苦笑,没有什么好绝望的,只是技不如人而已。

    “嗯,这样乖乖的躺着就好老祖我一时是不会杀你们的,前提是,你们要听话。”血河老祖走到五人的面前,俯视着五人。

    这个时候血河老祖感觉自己特有成就感,特有高手范,当然这是他自己认为的。

    “老祖我沉睡了多少年了,已经不记得了大约有一千多年了吧。想当年老祖年轻的时候也像你们一样,天资卓绝,短短只是用了不到百年的时间就修炼到了化境。

    唉,可惜利欲熏心,为了争夺一件东西,伤了本源,以至于最后修炼到死玄境的时候修为不得寸进。

    眼看就要陨落在天罚之下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在这个天弃之地,是没有天道的,这也就没有了天罚一说。

    但是寿命是有限的,我终究会寿元耗尽而死,可是老祖我不甘心,怎么说我曾经也是天才,所以我就布置了这一切,然后让自己复活。”

    林天打断了他,疑惑的问道:“你说这些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剑十三四人点头,虽然快要死了,但是能活久一点,大家还是很愿意的。

    “当然有关系了,难道你没有注意我说的话吗?”血河老祖笑着看着林天。

    好像想起来了什么,林天脸色大变,惊骇的说道:“难道你要夺取我们的本源,然后来填补你确实的本源?”

    血河老祖点头,算是同意了林天的猜测。

    “没错,就算我复活了,以我现在本源缺失的身体也是无法修炼到更高的境界,这样我还是死。

    所以我就想到了一个方法,那就是夺取你们的本源,然后与我的本源融合,这样我就可以修复我的本源,以我的资质相信在本源修复的情况下,很快就可以突破了。”

    “你为何不直接夺舍,你算计了这么久,如果夺舍的话,相信早就修炼到更高的境界了。”林天感觉血河老祖有些多此一举了,两者相比,明显夺舍更加快一点。

    “不,你不懂。”血河老祖摇头,“夺舍虽然在前期修炼的会很快,但是修炼到最后,由于神魂和身体的不合,最后会使得我无法冲击更高的境界,这就是夺舍的缺点,夺来的身体,始终是别人的,只有自己的才是最适合的。”

    “我想你既然可以走上修仙这条路,而且还修炼到了死玄境,相信你不是大宗们的弟子,也是修仙家族的弟子吧,当时为何不让宗门的高手,或者家族的前辈帮自己补全本源不是更快吗?”

    在林天看来,散修是不可能修炼速度如此之快的,因为没有背景,处处都需要小心翼翼,有好的东西,也无法争夺的到,所以散修之中很难找到强者。

    深深的看了林天一眼,好像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不过看血河老祖的表情,显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好了,老祖我现在已经完全的和身体融合了,现在就是你们献出本源的时候了。”

    血河老祖打断了林天想要继续拖延时间的想法,目光在五人之中徘徊,最终目光定在寿天童的身上。

    “就从你开始吧,放心你们都跑不了。”

    伸手一抓,寿天童瘦小的身体被抓了起来,血河老祖将寿天童完全的制住,让他不能动弹,然后右手直接刺穿寿天童的胸膛。

    寿天童的眼睛瞪得老大,快要爆出来了,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

    “不,你这个老混蛋,放开我二弟。”

    “王八蛋,老子杀了你”

    福天童目眦欲裂,这是自己的同胞兄弟啊,兄弟之间心连着心,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的眼前,他的内心的悲痛,心中的怒气,愤怒的咆哮

    林天感觉了悲哀,下一个恐怕就是自己了,因为寿天童在自己的右侧,其他的人都在自己的左侧,由右到左,应该就是血河老祖的顺序吧。

    寿天童渐渐的失去了生气,全身的本源被很快的抽走,目光定在林天的身上。

    “我就要死了吗?”一丝伤悲涌上心头,我还有好多的事情没有做呢。

    就在血河老祖将要向林天动手的时候,整个地下墓府突然摇晃了起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