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 天妖血魅

    林天的模样看似好像受伤很重的样子,其实林天的伤却并不是多重,毕竟林天可是这个大陆之上最为正统的第一个修神者,**的强大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看来只能使用那一招了。”林天的眼中露出疯狂之色。

    虽然这样可能让自己深受重伤,但是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有如此才能解决眼前的危机。林天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让自己渡过这次的危机。

    “爆”

    怒吼一声,林天体外的红莲变成了三十六品,分为六成,红莲合拢,将林天保护在里面,在外面看起来,整个莲花就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朵。

    血色的刀影,凝聚成一点,随着林天的一声怒喝,然后迅速的膨胀。

    “轰”

    一声巨响震彻墓府,大地在摇晃,空气在怒吼咆哮,刺儿的声音,让人耳朵震的生疼。

    爆炸的力量,非常的强劲,即使林天全力的运转血脉之力将自己保护了起来,但是爆炸产生的强劲的冲击波还是将他体外的莲花冲击的寸寸碎裂,整个莲花完全的破碎开来。

    “噗”

    大口大口的鲜血从林天的口中吐出,玄色的衣袍,已经碎成了一条一条,林天的脸色变的越来越苍白。

    洁白坚实的肌肤也是伤痕累累,大量的鲜血顺着伤口流出。

    林天不得不费力的调动求道玉里面的神力,运转全身,修复身上的伤痕,还有体内的严重的内伤。

    现在的林天真的可以说,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只要血河图再来一击,林天恐怕必死无疑。

    以血河老祖的经验,早就看出林天想要自爆元力了,所以在林天自爆元力的时候,血河老祖就立刻撤回了血河图,用血河图将自己的肉身紧紧的保护起来。

    所以这一次的爆炸虽然威力强大,但是血河老祖的肉身并没有任何的损伤,林天有些失望。

    “小辈,很失望是吗?”血河老祖得意的大笑着说道:“哈哈,怎么现在没有力量了吗,你不是很能吗,来啊,哈哈哈,等老祖我复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招待你,啊哈哈”

    血河老祖话落,林天就看见一道道充满生机的流光,从外面冲入大殿,还用大量的灵气犹如洪流一般,和生机一起注入血河老祖干瘪的尸体之中。

    林天的眼睛瞪得老大,突然之间林天仿佛明白了这所有的一切。

    血河老祖事先将墓府设置好,然后布置上大阵,当一切都准备好之后,他就会将这个墓府沉入大地,然后再制造一块地图,分成三份。

    这块地图,有两块碎片是随意的丢在不同的地方的,还有一块,被他做了手脚,然后让这块地图隐藏起来,等到时间一到,自然会出现。

    然后由于这个地图的奇特,三块之间会产生一定的联系,所以到时只要有人获得一块,就可以找到另外的两块。

    在此漫长的等待的时间里,血河老祖就将自己的元神,利用特殊的方法和身体分离,并保存下来。

    至于血河老祖的身体,由于处于死玄境,血河老祖的尸体里面充满了大量的死气,所以在这漫长的等待之中,他让自己尸体里面的死气不断的排出体外。

    从而有了外面的那个妖树的存在,这个应该是血河老祖没有预料的到的。

    当有人得到了三块碎片,并将之合而为一的时候,会产生一股气息,在地下深埋的血河殿就会感受到这股气息,然后破土而出。

    古墓的出土,必然引来许多的修士的到来。

    所以接下来就是拥有地图的人会打开血河殿的大门,然后这又启动了血河老祖的另一个设定。

    那就是会有一道灵光进入地图拥有者的体内,给他一些地下墓府的信息,然后这个人就可以先别人一步来到这个大殿。在进入大殿的瞬间就会启动血河老祖的另一个设定。

    那就是启动噬生灵阵。

    而这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启动这个阵法,帮组血河老祖获得生机的力量,然后获得新生。

    想明白了这所有的一切,林天的脸上冷汗刷刷的往下流,这个血河老祖实在太可怕了,这里所有的一切居然都是陷阱。

    可能血河老祖能够看到林天的表情,所以这时血河老祖再次开口了,语气颇为自傲。

    “小子,还是蛮聪明的吗?看你的表情,想来是已经洞悉老祖的计谋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想明白了这所有的一切了。”

    “我并没有想明白所以的一切,还有一个疑问,我想要知道。”林天平静下起伏的心神说道。

    “哦,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没有想明白的?”血河老祖有些好奇的问道。

    “据我所知,你应该是有一个奇物吧,那里面充满了生机之力,我想要问的是,你为何还要抽取那些修士的生机之力,还有他们不会循着这力量的流动来到这里吗?”

    这就是林天心中的疑惑,在林天看来,既然血河老祖的那个奇物拥有大量的生机之力,显然没有必要大费周章的算计这么多,浪费这么多的时间。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生机之力,也是有区别的。我也确实有一个奇物,里面充满生机之力,但是那里面的生机之力,只能够保存我的神魂,并不能让我复活,因为这个生机之力里面缺少了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

    “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修士的生机之力里面有的,而你那个奇物里面没有。”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这股力量叫做血气,有生命的动物和人身上都有,但是我的这具尸体却是血气亏空,必须要有血气补充,才可以完全的复活。”

    林天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后一个问题呢,那些修士进来了,你又怎么办?”

    “刚才还说你聪明,现在你怎么就变傻了,那道你不知道这个大陆上是无法突破道境达到更高的境界吗,小子我看你的修为不错,恐怕已经是这个大陆上最巅峰的一群人了,连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我还会怕他们?”

    果然林天也反应了过来,自己确实问了一个很傻缺的问题。

    林天发现就是自己现在体内的元气,还有生机之力也是在往外流失,特别是伤口处,血气流失的很快。

    林天拄着暗影艰难的站了起来,可能是触动了内伤,林天的眉头深深的锁在一起,慢慢的林天走向大殿的殿门处。

    “小子,你是走不出去的,这整个墓府都是被阵法包围着,你们这些人,谁都别想出去,还是乖乖的成为老祖的养料吧。”

    没有理会血河老祖,可能是这家伙一个人在这里待得太久了,废话特别多。

    闭上眼睛,慢慢的运转身体修复体内的内伤,还有这些外伤。

    在修复这些伤的时候,林天的脸上身上不断的冒出冷汗,显然这是一个很疼痛的疗伤过程。

    大约过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林天睁开了双眼。

    并不是林天的伤已经完全修复,而是有人来了。

    来的人林天认识,有四个,分别是圣地雪山的两个天童,还有大师兄剑十三,和剑宗的第七长夜。

    看着林天狼狈糟糕的样子,剑十三愣了愣,冰冷的问道:“师弟,是谁将你伤成这样?”第七长夜也过来看着林天。

    虽然林天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吓人,身上都被鲜血染红了,而且身上还有纵横交错的无数的伤疤。

    但是经过了这半柱香的修复,林天已经好多了,大约恢复了五层的战力,伤势也好了三层左右。

    “我三弟是你杀的吗?”这时寿天童冰冷的声音传来,语气之中暗含杀意。

    剑十三脸色一冷,就要出手,不过林天抓住了他,摇了摇头。

    “是我杀的又如何,不是我杀的又如何?”林天看着寿天童。

    语气深寒,满含杀机,寿天童看着林天,“如果是你杀的,我就杀了你,为三弟报仇,如果不是你,我就放你一条活路。”

    “呵呵,给我一条活路,哈哈,真是好笑,你连自己都救不了,怎么能给我一条活路。”林天大笑着,仿佛听见了这个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了一样。

    寿天童脸色难看的盯着林天。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嘿嘿,小娃娃,正和老祖我的口味,他的意思就是说你们这些人的生命全部掌控在我的手中。”

    血河老祖的声音吓了他们一条,仿佛见了鬼一样的盯着血河老祖的尸身。

    “你们不是好奇我为何伤的如此之重吗,就是这个老家伙打上的。不过现在这个老家伙紧紧只是一个神魂,他的身体还没有复活,但是他有一张血河图,威力惊人,紧紧就是一张血河图,就不是我们这里的任何人可以抵抗的。”

    林天的目光看向眼前的四人,“所以我们只有团结合作才有一线机会,只要毁灭了这个老家伙的肉身,我们就安全了。”

    “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寿天童看着林天说道。

    林天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说道:“你不合作也没有关系,大不了我们一起死在这里。是生是死,你看着办吧反正又没有人逼你。”

    福天童拉住了寿天童,看着林天开口道:“好,我们合作。”寿天童还想要说什么被福天童用眼神制止了。

    “桀桀桀既然你们这些小娃娃还不死心,那么我就让你们彻底的绝望吧,天妖血魅出来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