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六章 生死一瞬

    现在的林天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一定要挡住。

    渐渐的林天仿佛和暗影融为了一体,这一刻,他有一种错觉,仿佛他就是刀,刀就是自己一样。

    林天的整个心都变的空灵起来,在这生死一刻,在死亡的阴影下,林天顿悟了,这一次是林天第一次开始真正的认识手中的刀。

    血色光柱,如利箭一般落下,林天双手高高的举起手中的暗影,眼中没有害怕,没有恐惧。

    有的只是手中的刀。

    全身的神力凝聚在长刀之上,一道虚影出现,这是暗影的影子,虚影由虚凝实,化为一把血色的长刀。

    这一刻,一道血色的光柱,和一个血色的长刀,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两者虽然颜色都是血色,但是气息却是不同,血河图凝聚的血色光柱充满血腥邪恶,而林天的血色刀影则是正气之中带着杀戮的气息。

    二者相撞,发出响彻天地的打响,撞击产生的余波,一圈一圈的向四周扩散开来,整个空间好像水纹一样波澜起伏。

    林天的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咬牙坚持着,维持着神力的输出。

    刀光暂时挡住了血色光柱,但是血色光柱并没有消失,而且随着血河图不断的输入力量,血色光柱越来越强,林天也不得不,加**力的输入。

    这一刻,林天体内的神力在快速的消耗,求道玉里面林天的金丹也在快速的转化着求道玉里面的灵气化为神力,然后输入林天的体内。

    这已经不是招式和术法的战斗,现在比拼的是二者双方的元力的深厚,谁的元力深厚,谁就可以获得胜利,反之则失败。

    求道玉里面的灵气在快速的消耗,眨眼之间已经消耗了有一层的灵气了,求道玉器灵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这是属于林天修真路上必经的劫难,他不可能永远的帮助林天。

    再说他现在也帮不了林天,一旦他被暴露出来,林天反而更加危险。

    “小子,一定要坚持住啊”

    “不行,绝对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否则我今天必死无疑。”

    林天暗暗思考着对策,一时之间,林天的脑袋上都急出汗了,但是还是没有好的方法。

    而在墓府的其它地方,现在所有的人都面临着生死危险。

    “噬生灵阵,起”

    随着血河老祖的一声低喝,整个墓府之中,不管在什么地方的人都感觉到了,这一刻整个墓府都发生了改变。如果有人在墓府的外面的话,就可以看见,一个大阵将整个墓府的范围全部覆盖。

    天地之间的灵气正在快速的聚集,灵气因子快速的聚集成束,闪烁着光华,在黑夜之中,老远的人都可以看见。

    狂暴的灵气,卷起长长的龙卷,直达苍穹。

    墓府方圆十里的山脉上的草木,全部被这巨大的风暴搅碎,整个大地变得满目苍夷地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而在墓府之中,所有的困阵和杀阵突然消失,所有的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胜七摸着头上的寸发,脑子有些跟不上节奏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俺刚刚不是在这里啊?”

    “蠢货,你刚才是被困在了阵法里,现在出来了,当然不一样了。”一道声音惊醒了疑惑中的胜七。

    “咦,冷君,你怎么在这里?俺师兄呢?”

    胜七大喜过望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冷君,憨厚的大手就要拍在冷君的肩膀之上。

    身法移动,冷君闪了开来,满脸嫌弃的说道:“你离我远一点,愚蠢是会传染的。”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胜七感觉自己整个人变成了相片,一阵风吹来,自己飘走了。

    胜七满头黑线,怒吼道:“冷君,你个混蛋,俺只是憨厚老实,不是愚蠢,你在说俺愚蠢,俺和你拼命。”

    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冷君说道:“好吧,好吧,就算你是憨厚好了。”

    冷君这家伙现在变得越来越腹黑,越来越毒舌了,这都是某人带坏的,以前多好的人啊,没事在那一战,冷酷高傲,一副我是杀手生人勿近的样子,现在好了,整个人都变了。

    “哼,混蛋,画个圈圈诅咒你,你才是蠢货傻”胜七小声的低估着。

    “蠢货,你在低估什么呢,还去不去找你的师兄了?”冷君的脸越来越黑了,你以为小声说我就听不见了吗。

    “啊,呵呵,没说啥,呵呵,我们赶快去找师兄吧。”胜七马上说道,“可是这里这么大我们去那里找啊?”

    “直接往前走就是,总会找到的。”冷君当先离开了,胜七马上跟了上去,虽然他觉得冷君说的不对,但是他自己也没有好的办法。

    剑阁之中

    剑十三的身影傲然挺立,目光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人。

    “你就是剑宗的第七长夜,早就听说第七长夜英俊不凡,修为惊天,我很想和你一战。”

    剑十三的剑意冲霄,战意浓烈。

    对于剑十三的话,第七长夜深深的认同,因为同属剑修,剑十三是问天宗百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在剑道这条路上,已经超越了他的师父剑无尘。

    而第七长夜的剑道修为也是不弱于他的师父,他也很想和这个剑无尘比一比,到底是自己的灵剑道厉害,还是剑无尘的心剑道厉害。

    “不错,我就是第七长夜,想必阁下就是问天宗的天才剑十三吧,久仰大名。”儒雅不凡的第七长夜,面带微笑的说道。

    突然之间,整个大殿震动起来。

    剑十三和第七长夜脸色大变,齐声说道:“噬生灵阵?什么东西?”

    博学多才的第七长夜马上反应过来,开口说道:“这应该是一个阵法,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阵法。”

    “应该是一个阵法。”剑十三点了点头,接着慎重的说道:“恐怕接下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我们来日有机会一战吧。”

    “好,来日一战。”

    第七长夜很认同剑十三的话,毕竟现在在这个地方,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可不好,而且这个墓府的主人好像还没有死的样子,现在已经启动了另一个厉害的阵法,虽然现在还没有变化,但是相信很快就会有了。

    在墓府的另一处

    两个童子模样的人,站在了一起。

    “二弟,你看见三弟了吗?”福天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寿天童看福天童这个样子,很是奇怪,难道三弟出事了,这不可能啊,三人之中论逃跑的本事禄天童是最强的,怎么也不可能出事吧。

    “我没有看见他,怎么了,难道三弟出事了?”

    福天童的脸上露出悲戚的模样开口说道:“刚才我推算了一卦,发现三弟的卦象是已经殒命了,而我想要推算是谁杀死了三弟的时候,却怎么也推算不出来。”

    “这怎么可能”寿天童脸上满是震惊,然后满脸杀机的说道:“是谁,到底是谁敢杀我三弟,我一定要宰了他。”

    “虽然无法用卦象推算出是谁,但是大致我也知道是谁了。”福童子也是杀机毕露,“一定是那个林天,我的卦象只在他的身上失灵过,除了他没有别的人有那个本事可以杀得了三弟。”

    “林天,我必杀你”寿天童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

    “噬生灵阵,起”

    “不好,二弟,我们快出去”福天童的脸色突然一边,惊慌的说道。

    “大哥,怎么了?”

    寿天童看着福天童,从来都没有见福天童这么惊慌失措过。

    “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大哥,你快说啊?”寿天童抓住福天童的肩膀问道。

    苦笑一声,福天童拍了拍寿天童的手说道:“放心,我没事。刚才你听到了吗?噬生灵阵,没想到我们三兄弟会同时死在这个地方,真是生死由天,造化弄人啊。”

    “什么意思?”

    寿天童仍然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福天童到底在说什么。

    “你现在感受一下,看看自己体内有没有什么变化。”福天童说道。

    “没有什么变化啊?”

    福天童无奈的说道:“难道你就没有感觉自己体内的元力,还有生机在慢慢的流失吗?”

    寿天童仔细的感受一下,果然,他发现自己的体内的元力一点一点的飘向外面,体内的生机在悄然流失,而且不管自己怎么阻止,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寿天童有些慌了,惊骇的看着寿天童:“大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噬生灵阵,好一个噬生灵阵,居然可以剥夺修士的生机,夺取修士的元力,这个墓主人,他到底想干什么?”福天童阴沉的说道。

    “大哥,我们该怎么办?这样不是办法啊,我们会很快被这个大阵吸死的。”寿天童有些急了,眼睛红红的说道。

    “走,跟着这灵气飘动的方向,一定可以找到墓主人,然后杀了他。”

    其他的人虽然没有福天童发现的快,但是也是很快就发现了体内的变化,在经过一番慌乱之后,都开始快速的向血河老祖的尸体所在的宫殿快速的接近。

    而此时的林天,模样很是狼狈,嘴角流出了大量的血液,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林天的衣袍。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