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奇门遁甲

    不可能吗?这个世界当你没有做到的事情都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但是当你真正做到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不是不可能,而是你没有赌上性命,拿出必死的信念去做。

    所以说对于强者来说不可能这三个字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而对于弱者,当他说出不可能的时候,就完全否定了自己,一个否定自己的人,一辈子也就只能是一个没用的废物。

    “怎么,害怕了,或者想要请求我可以放过你一条命,亦或者用圣地雪山来威胁我吗。”林天轻蔑的看着瑟瑟发抖的雪无奇。

    生长在羽翼下的雏鹰注定只能看着别人自由的翱翔与九天之上,而他只能做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飞上九天的梦。

    林天的俯视和轻蔑,让雪无奇很是不能接受,曾经在圣地雪山自己也是受人景仰的天才,但是现在他明白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生长在父亲羽翼下的雏鹰,根本没有任何自得的本事。

    雪无奇的脸很红,神情有些复杂,可能是被林天的话羞辱的,抑或则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反正他知道自己今天或许是活不下来了。

    “要杀就杀,休要如此的羞辱于我。”

    终于鼓起了一丝勇气,雪无奇愤怒的看着林天,这个家伙不仅想要杀了自己,在杀自己之前,他还想要狠狠的羞辱自己,如果这一次可以活下去的话,雪无奇发誓一定让林天不得好死。

    林天满脸无趣的说道:“也罢,你这种废物,根本不值得我在这里浪费口舌,既然你求死,那么就去死吧。”

    黑光闪现。

    面对生死,就是圣人都不能泰然处之,看见林天的长刀向自己挥来,雪无奇本能的想要躲避,身体先后退去。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把乌黑的长刀,宛如吃人的毒蛇一般,长刀划过雪无奇的脖颈,雪无奇吃痛,发出一丝狂叫。

    “住手”

    “啊”

    雪无奇的声音嘎然而止,长刀已经切断了他的喉咙,长刀上的刀气已经透过他的身体,泯灭了他的神魂。

    黑光消失,林天手持暗影刀,望向雪无奇的尸体,深色冷漠。

    “每一都人就要认清自己的能力,没有能力的人还出来嚣张,那就是作死。”林天冷漠的说道。

    “我叫你住手,你没有听见吗?”

    无尽的杀意席卷而来,在述说着来人的愤怒,恐怕怒气值已经积满了吧。

    “你又是否认清了自己的能力,是否会像他一样。”

    “就凭你?你以为你可以完胜的了我吗?我感觉你和这具尸体没有什么两样。”林天轻笑一声,“虽然你很强,但是我不一定会输于你。”

    林天有这个自信,就算面对天阶道境巅峰的强者,自己也不一定会输,因为自己林天可以清晰的感受的到自己体内神力的强大。

    “好,很好,既然你如此的不知死活,那么我也没有必要在和你废话了。”

    杀机以生,不可挽回。

    “废话真多,有本事就来吧,我林天接着就是。”林天眼眸微冷,凝视着禄天童。

    这三天童,林天也就和寿天童交过一次手,但是寿天童的强大让林天深深的明白,这三天童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

    “好,就让我看看你的自信到底来自那里。”禄天童冷喝,右臂一振之下,手中的那个奇怪的东西激射出一道白光,然后瞬间形成了一把冰剑。

    一剑在手,剑气暴涨,禄天童的一剑,悍然斩向林天。

    剑气狂暴如柱,浩浩荡荡,杀向林天。那般剑气暴涨的幅度,颇为惊人,林天的瞳孔微缩,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个禄天童修炼的并不是剑道,但是现在其表现出来的剑意,简直令人惊骇,他的修为分明已经达到了天阶道境的圆满的地步。

    若是以前面对这样的程度的强者,林天会毫不犹豫的转头就走,但是现在,这种程度,还不足以让林天不战而退。

    手臂轻震之下,林天一道逆行而上,斩向虚空。

    一刀一剑,两种不同的力量在半空中交汇,剑气如虹,刀气锋锐,势不可挡,空气瞬间被强大的力量搅碎。

    万千刀气剑气纵横,每一刀每一剑都充满了肃杀之气,肃杀之气弥漫,空气被割裂。

    “好强的战力”刀剑相交,只是一瞬间二人就是交手了上十次,林天持刀而立,心中自语。

    “果然有两下子,但,你如果就只有这样的话,那就可以死了。”禄天童的眼中杀机越来越盛,自己是圣地雪山的三大天童之一,从来没有人敢不把自己的话放在眼里,而眼前的这个小子完全无视了自己,这让他不能忍受。

    果然,让他愤怒的不是雪无奇的死,而是他的骄傲,一个骄傲的人是绝对无法忍受别人无视自己的,至于雪无奇,虽然雪无奇的父亲责怪下来会有一些麻烦,但是,那又如何,人又不是他杀的。

    刀剑交锋,一刀一剑不同的力量,恶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两道身影,快速的向后掠去。

    林天落地,持刀的右手轻抖,有些发麻。

    禄天童目光如电,紧紧的盯着林天,说道:“林天,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有什么真本事就全部拿出来吧。”

    “你说的没错。”林天莞尔一笑。

    “全力出手吧,与我一战。”禄天童低沉的喝到。

    “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所愿。”林天淡笑一声说道。

    “来吧,我认可你了,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禄天童开口说道。

    “全尸就不必了,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自己吧。”暗影在手,林天目光与禄天童对视,毫不示弱。

    “杀”

    禄天童的目中有着淡淡的血腥的气息,伴随着一声低喝,手中幻化的长剑震动,杀向林天,震动的长剑卷动空气,呼啸之声,噬天裂地。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死我们?”林天的眼中,精光闪烁。

    “喝”

    林天的头发无风飘动起来,强劲的气势自林天的身体之上散发出来,只见林天的四周肉眼可见的涟漪在以林天为中心,向四周荡漾开来,强劲的力量,使得林天的衣袂飞舞。

    “轰”

    如同平地起龙卷风,两道分开的身影,急速的靠近,交锋在一起。

    三天童确实很强大,但是林天见过更为强大的存在,那个女人,还有那双眼睛,看自己犹如蝼蚁一般的眼神,林天深深的记在心里。

    禄天童完全正视了林天的存在,这是他见过的年轻人中,最为厉害的存在,绝对不得有半点小觑对手,必须全力出手,不容许有半点差池。

    “冰凌剑破”

    “挥刀问天”

    二人的喉咙深处,低低的发出狂吼之声。

    冰灵剑破,是禄天童剑法的最强的终极一剑,这是他自己创造的一剑,一剑挥出,冰封天地,万物破碎,就连空气仿佛也可以冻结一样。

    挥刀问天,是林天修炼的天刀七式的第六式,这虽不是天刀七式的最后一招,但是这一招的威力也绝对不可小觑,一刀斩出,一股敢于向天挥刀的气势冲天而起。

    “轰轰轰”

    如雷一般的惊响,响彻天地,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威势滔天。

    空气被剑气搅碎,长空被刀光掩盖,鲜血喷洒而出,林天身形一纵,飞掠到了后方,和禄天童拉开了距离,林天的脸色一红,仰头,喷出一口鲜血。

    “哈哈哈痛快。”

    禄天童狂笑一声,目光如刀紧紧的盯着林天,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液,红色的血液滴落在衣服上,犹如绽放的梅花,煞是鲜艳。

    “林天,你可还有什么期待,为何不使出你最强的一招?”禄天童笑道。

    “这是自然。”林天不置可否,开口说道:“我没有使出全力,难道你就使出全力了吗?”

    冰菱剑破,剑如其名,一剑出,而天地破碎。就算是林天使出了天刀七式的第六式挥刀问天,也被禄天童的冰剑给震出了一些内伤,那强劲的力量,就算是林天是修神者,**强大,也有些不好受。

    林天的整个五脏六腑都是一阵翻腾,血气涌动,林天不得不运转神力,才将其压下。轻吸一口气,林天傲然而立,淡然的看着禄天童。

    “哼,这确实不是我的全部实力。”禄天童有些不爽。

    哗啦

    手中幻化出来的冰剑碎裂,冰屑纷纷落下。

    “接下来,你就认命吧,我可是要使出我的真本事了。”禄天童抹掉嘴角的血迹,“能让我使用出我真正的本事,也说明你足够的强,能够见到我的绝招,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切”林天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的说道:“休要说大话,这种没有任何用处的话我可以给你说出一百个样来,可是我不愿意说这些没用的话。”

    “好,很好”禄天童发现自己真是嘴贱,和这个家伙废话什么直接收了这个妖孽就是了,这个家伙的嘴实在是太可恶了。

    待禄天童的话落,禄天童的身上升起一股气息,这股气息很是玄奥,林天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放大招了吗?”林天皱眉。

    “这才是我的真正的主修,剑只是辅助而已,接下来就让你看看奇门遁甲的厉害。”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