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冤家路窄

    第二十章 冤家路窄

    林天看着雪无奇先是惊讶,接着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想的,突然碰见我露出惊讶的表情,则很正常,但是你这狂喜的表情怎么就这么没有脑子呢。

    林天无视雪无奇,看向另一个人,这个人林天看到他的第一眼的时候就感觉他很是神秘,特别是他手中的那个东西,林天很想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

    只见禄天童的身影在大殿之中不断的闪躲,好像遇到了棘手的东西,林天的目光看向那个东西,眉头轻皱,轻声说道:“这是什么东西?”

    “哼。”雪无奇轻哼一声,没有回答,再说他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告诉林天。

    林天看了一眼雪无奇,心神沉入丹田求道玉的空间之中,对于雪无奇,林天只能说这货是自作多情了,而且还有点作死的节奏。

    求道玉中,器灵小玉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眼神注视着求道玉空间的屏壁,那里是无尽的黑暗,不知道他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感觉寂寞。

    甩了甩头,林天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开口问道:“小玉,你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东西吗?”

    小玉的表情微微有了一些变化,不过还是面无表情。

    “不过就是一颗妖树而已。”淡淡的声音,说不出的轻视。

    林天满头黑线,你这是什么话,不过就是一颗妖树,说的轻巧,一颗树修炼成妖可是不容易,而且看禄天童费力的样子,显然不是很好对付。

    “那你知道他有什么弱点没有?”林天问道。

    “树属木,当然要用火了,难道你不知道这个常识?”小玉的目光看向林天,好像是再说,你是白痴吗,这么简单,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常识,你居然会不知道。

    林天想了想也是,好吧,自己就是一个白痴,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林天看了一眼小玉,心神投影消失在了求道玉空间。

    “小玉这家伙说话真是可恶,活该寂寞单身一辈子。”林天愤愤的说道。

    “小子,你很愤怒吗?哈哈哈,等禄天童大人出来了,你就死定,哈哈哈。”看着林天脸上有些愤怒的样子,雪无奇得意的说道。

    “这家伙是白痴吗?”林天看着雪无奇像傻子一样在那里哈哈大笑,“不对,这家伙不是白痴,而是没有脑子,一定是一个单细胞生物,不然怎么会如此的白痴。”

    林天死不死定了,林天自己不知道,但是林天可以确定一点,雪无奇这家伙是死定了,一个没有任何本事的纨绔还敢如此的嚣张,真是作死啊。

    自己都说等禄天童出来,但是现在禄天童好像被拖住了,出不来了啊。

    林天满脸玩味的看向雪无奇,好像看傻子一样,嘴角轻启,玩味的说道:“你真的确定我死定了,不是你死定了。”

    “呃”得意的笑声嘎然而止,雪无奇的头上冒出冷汗,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禄天童现在无法脱身,自己又不是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的对手,怎么办,一定要拖住他,等禄天童出来,再狠狠的羞辱他。”

    “你,你,我可是圣地雪山的人,我爹可是圣地雪山的大护法,你敢拿我怎么样?”说的有些大气,还想自己背景很吊一样,但是这语气,为何如此的不足呢?

    “圣地雪山,很了不起吗?”

    “圣地雪山的大护法又如何?”

    “他们现在可以就你吗?”

    “你,你可不要乱来啊,你要是敢伤我一根毫毛,圣地雪山绝对会将问天宗夷为平地的,你可要想清楚。”雪无奇有些害怕了,脚步后退了一步,紧张的看向林天,目光时不时的看向禄天童。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们圣地雪山是否真的有那个本事。”林天满含杀意的看着雪无奇,居然敢那问天宗威胁自己,任何都不可以伤害自己在意的人,哪怕是威胁也不行,林天对于圣地雪山起了杀念。

    身形一动,林天的手如同鹰爪一样抓向雪无奇,这个雪无奇,他必须要死,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的话,林天或许会使用道心种魔,让他成为自己的奴隶,但是,林天看向禄天童,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毕竟是圣地雪山出来的人,这种超级大势力出来的纨绔子弟还是有些本事的,只见雪无奇的手中拿出一把道兵飞剑,这是一把血色的道兵飞剑,整个飞剑也不过尺许,但是那邪恶的气息,却是让林天一惊。

    “嘿嘿,小子,想杀我,今天我就让你死在这里。”雪无奇阴笑一声,元力注入飞剑,瞬间整个细小的飞剑光华大涨。

    邪恶的气息更加强盛,林天飞身一掠,谨慎的站在远处,在这把小小的飞剑之上,林天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林天不敢轻视。

    血色的光华很快掩盖住了血色的小剑,整个空间充满血色的光华,看起来说不出的邪异,让人深深的厌恶。

    “小子,这是你逼我的,本来这个东西我是不打算拿出来的,但是你居然敢想要杀我,那么你就死吧,这个血化剑可是可以斩杀天阶道境顶峰强者的,虽然只能使用一次,但是杀你却也是足够了。”

    雪无奇的脸色有些肉痛,但是能够杀掉林天,他认为就算是使用了这个血化剑还是值得的,毕竟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去”

    “嗖”

    奇快的破空之声响起,林天只能看见一道血光,但是没有时间让自己准备太多了,自己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暗影在手,林天的气势大涨,瞬间林天的气势就超过了地阶道境,达到了天阶道境,但是林天的气势还在疯狂的暴涨。

    近了

    越来越近了

    林天的眼中一亮,就是现在。全身神力和天刀元力同时运转,两种不同的力量交织在一起,一股股血脉精气散发出来,林天整个人的气势达到了一个巅峰。

    “天刀七式,第七式,一刀斩仙”

    林天整个人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黑色的长刀,刀光凛凛,仿佛可以屠神灭仙一般,无尽的威势凝而不散。

    黑光一闪,迎向血色小剑。

    一瞬间整个空间一般是无尽的黑暗好像是要吞噬一切,毁灭一切一般,而另一半则是血色光华强盛,充满了无尽的杀戮与邪恶的魔念。

    两种强大的力量瞬间撞击在一起。

    “轰”

    一阵地动山摇,整个地下世界好像都在摇晃一样。

    “这是谁在战斗,战斗的波动居然可以让整个大地都在震动。”才脱离困境的第七长夜有些狼狈,神情异常震惊的看着摇晃的地下通道。

    “到底是谁?是那三个天童?还是”

    剑阁之中

    剑十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剑阁之中是两种不同的剑,一种是雪白纯净,一种是灰色无华。

    白色的光剑就是剑十三所化,只是现在白色的光剑已经快要消磨殆尽,只有最后的三把白色光剑还在散发出剑意。

    “噗噗”

    再次消失了两把,还剩最后一把白色光剑,但是也是颜色暗淡,仿佛快要消失了一样。

    白色的光剑之上浮现了剑十三坚毅的面孔,目光看向林天消失的方向,“林天师弟已经绽放出了他的色彩,让这个大地为之震动,那么我的色彩也是该绽放了。”

    “剑心不灭,剑道永存”

    白色的光剑仿佛被注入了力量了一样,暗淡的剑身,快速的光华大盛起来。

    “死中求生,生死转化,剑之极致,唯有剑心。”

    白色的光华疯狂的暴涨,无数的白色光剑重新生出,围绕在中心的一把白色的长剑的四周,旋转着,像是在守卫着什么,又像是在朝圣一样。

    “尔等剑灵已入邪道,当灭”

    仿佛神明一样,剑十三的声音充满了不可违抗的意志,好像这天地之间只要他说一句该有光,于是就有了太阳一样。

    白色的光剑就像忠实的士兵一样,听到了君王的命令,它们会忠诚的完成君主的命令。

    白色光剑飞射,这一次的光剑,威力足足是一开始的三倍以上,威力惊人,在白色光剑之上好像有着净化之力一样,任何邪恶的力量都将被视为敌人,必须要抹除。

    “噗噗噗”

    剑魂邪魄被白色光剑破灭,这些邪剑灵仿佛感受到了威胁一样,到处乱窜,一声声刺耳难听的声音响起,享受在求饶。

    剑十三不为所动,现在他整个人都沉浸于顿悟之中,就在刚才生死的最后一颗,他陷入了一种奇特的境界之中,在这里他对剑道的理解在飞速的增长。

    “哗啦”

    一声碎裂的声音响起,在如此安静的地下墓府之中,是如此的清晰,林天的身影再次出现,暗影的光芒吞噬了整个空间,无尽的杀意在空间之中越来越浓郁。

    “你说,我是该把你千刀万剐,还是直接分尸呢?”

    冷漠的声音,满是对生命的漠视,仿佛眼前只是一个蝼蚁,踩死了,也就踩死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只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不,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没有死?”雪无奇满是惊骇,脸上满是不信的神色,心中满是绝望。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