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古墓迷踪

    微风吹过,一片树叶随风飘落,没有任何定向,就这样自由自在的飞落,它终于摆脱了树的束缚,获得了自由,但是与此同时,它也成为了无根浮萍,没有依靠,注定只能孤单的飘落枯黄。

    黑色的发丝,随风飞舞,俊美的脸庞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山崖边上,目光看向远方,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

    “父亲大人,真的要去吗?”一个俊美的少年,看着身前背对着自己的男子,在少年和男子长的很像,眉心处都有一个月牙的印记,就连穿的衣服都是一个类型的。

    寒风在呼啸,大海在波涛汹涌,洁白的雪花翩翩而下,一朵血花滴落在雪白的地上,向盛开的寒梅,颜色是那么的艳丽。

    男子有些怜爱,但是语气很是坚决的说道:“你想阻止我吗?杀生不凡?”

    少年的脸色冷漠依旧,平淡的说道:“不,我不会阻止你的,因为我也阻止不了你。”

    “那你来是做什么?”

    “我希望你在此之前,将血屠留下来,交给我。”

    “这不可能。”男子严词拒绝,黑色的长发随着寒风飞舞,“我这么说,你会杀了自己的父亲吗,杀生不凡?”

    奔腾的海水将一只鱼儿卷上了沙滩,海水退去,却留下了鱼儿在那翻腾。

    “你这么希望得到这份力量吗?你为什么要追求这份力量?告诉我杀生不凡。”

    少年坚定的说道:“我的霸道就是我前进的道路,而只有得到强大的力量,才能为我去打开这条道路。”

    “霸道吗?”自己曾经年少时也追求过,现在的杀生不凡很像当时的自己。

    “杀生不凡啊,你有自己要保护的东西吗?”

    少年的父亲也就是杀生不凡的父亲突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要保护的东西?”杀生不凡抬起头来,看着男子雄壮的背影,在自己心中他就是最强大的男人,自己有一天一定要超越他,但是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对我杀生不凡来说,没有必要。”

    “杀生不凡,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今天所说的话的意思的,当你明白的时候,就是你变的强大的时候。”男子头也不会的离开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父亲大人,你到底为何要那样做,即使为此丢了性命也不后悔,他有什么值得你这样做的?”

    俊美男子一身黑色的御神袍,御神袍上有着几朵红云。最为奇特的是青年男子的眉心有一个紫色的月牙印记。

    他就是当年的杀生不凡,如今已经长大变成了一个偏偏美男子了。

    “七杀,我们下一步去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

    七杀只是杀生不凡的代号,这是一个组织里面特有的代号。

    “下一步吗?”七杀微微一怔,心中思道:“已经三年了,不知道那个废物是不是死了,父亲大人,我不会像你一样的,因为我的道是霸道。”

    狂傲的气势,霸道而让人心服。

    “根据千机卫的消息,在天弃之域,好像出现了一个组织一直在收集的东西,千多年前消失的血河老祖的墓地在那里出现了。”

    中年男子和青年男子都是一个组织的人,这个组织在这个世界很是神秘,凡是加入这个组织的人都以代号相称,这个中年男子的代号叫做破军。

    代号为破军的中年男子,微微惊讶道:“血河老祖吗?小小一个生死境的小修士居然敢称自己是老祖,我记得在基地里面看到过他的资料,只是太过简单,不知道他有何奇特之处?”

    “他这个人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奇特的是他得到了一个奇特的东西,走吧,这一次我们的任务就是带回这个东西。”青年男子转身,一个奇兽出现在了青年男子七杀的面前,青年男子七杀骑乘奇兽踏云而去,目标天弃之域。

    “切,一点也不尊重前辈,居然就一个人走了。”

    中年男子破军飞身而起,脚下出现了一把刀,快速的追上去。

    血河殿前

    林天和寿天童瞬间交手了数十招,谁也没有占到上风,只是打了个平手而已,双方都没有完全使出自己的力量和底牌。

    两把刀再次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然后快速的分开,二人凌空而立,目视对方。

    轻风吹过,带走烟尘。

    “林天道友就此住手,如何?”

    一道声音响起,打断了正在蓄势的二人,二人看向福天童,寿天童微微皱眉,仿佛有一些不满福天童打断了他的兴致。

    林天很好奇,这个福天童为何要让自己住手,要知道在表面上看起来,自己和寿天童打了个旗鼓相当,如果自己不使用神力的话,自己根本就不是寿天童的对手,这个时候,福天童叫二人都住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哦,那不知在下,为何要住手,我为何要听你的?”

    微微一笑,福天童说道:“道友何必明知故问,我知道你没有使出全力,如果你使出全力的话,寿天童未必能够拿下你,但是,别忘了,我们可是有三人的,如果我和禄天童也出手的话,相信你就算使出全力,也未必可以在我们三人的手下撑过几个回合。”

    林天知道,福天童说的很对,从一开始,林天就在担心三人联手,但是林天也不能弱了自己的气势。

    “好,今天本少就给你面子,待这个古墓里面的事情解决了再来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情。”

    林天的言下之意就是说,眼下我没有闲工夫收拾你们,等我有时间了,再好好收拾你们,眼下古墓最为重要。

    林天也不担心他们这些人全都进入古墓,会抢夺了自己的机缘,因为地图在自己的手里,自己知道古墓里面的一些情况,一定会比他们先一步获得那个东西的,希望那个东西如血河老祖所说真的有那么厉害。

    微微一笑,福天童不以为意,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道友还是快拿出钥匙,打开这血河殿吧。”

    看着福天童的样子,林天微微不爽,虽然自己自信可以拿到这里面的最为珍贵的东西,但是这里面的东西应该全是自己的啊,突然来了那么多人,来拿自己的东西,虽然那些自己可能看不上,但是林天也不想就这样的便宜了别人。

    林天并没有立刻去打开古墓,而是看着良辰,林天感觉在接下来一定会发生一些事情,现在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必须要目光放远一点,早点做好准备,免得到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良辰,接下来的事情我也无法预料,所以,你还是和天虎一起会问天宗吧。”

    良辰有些不舍,但是他知道,林天说的是对的,自己在这里确实帮不了林天什么忙,而且还是一个累赘。

    “好,我听你的,我在问天宗等你回来。”良辰的眼中一丝柔情闪现,接着就是微微担忧林天的安全。

    “嗯,你放心,我会平安的回去的。”林天转头看向天虎说道:“你现在已经是一个人了,以后就叫我林天吧,你一会将良辰送回问天宗吧。”

    天虎很是不爽,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虽然有些实力,修为更是达到了地阶道境,但是还是不够看啊,“你放心,我会安全将她送到的。”

    林天相信天虎的话,有时候,妖比人更守信。

    来到血河殿前,这是林天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大量这个血河殿。

    整个血河殿看起来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黑色的墙壁,看起来很是普通,但是让林天惊讶的是整个血河殿的墙壁全部被阵法覆盖,这使得整个血河殿的防御力瞬间提升了一个很高的层次。

    还有一处地方让林天微微惊异,那就是血河殿大门上的那块匾额,依林天看来这块匾额绝对的超过了道兵的层次,真是好大的手笔。

    现在林天对血河殿里面的情况更加好奇了,希望不要让自己失望啊。

    右手一翻,三块碎片地图出现在了林天的手中,只是现在不能再叫碎片地图了,因为这三片地图已经完美的融合成为了一块地图。

    现在林天手中的地图有种玉质的感觉,上面流转着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看起来很是神异非常。

    地图出现的瞬间,就与整个大殿产生了感应,一股若有若无的联系渐渐清晰明亮起来。

    只见林天手中的地图,瞬间绽放出青色的毫光,看起来煞是美丽。

    地图从林天的手中飞起,慢慢的与血河殿上的那块像地图一样的地方相合。地图嵌入,整个大殿好像从以前的残缺变成了完整的了一样。

    血河殿立刻震动起来,一抹流光在血河殿上流转不屑,这时,所有人都明白,血河殿要开启了,所有的人都满怀好奇与期望,紧张的注视着血河殿,只待血河殿已开启就立刻冲进去。

    一道流光突然闪现,瞬间进入林天的身体,就连林天也没有看见这道流光,只是因为这道流光是进入林天的身体的,所以林天离开有了感应,接着就是一喜。

    “真是天助我也”

    地图最终和整个血河殿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血河殿再次安静了下来,黑色的殿门,缓缓的打开,所有的人都紧紧的注视着里面。

    当殿门打开到可以容纳一个人的时候,林天的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看着突然消失的林天,大家微微一愣,就在就是明白林天已经冲进去了。

    “可恶的小子,居然先跑进去了,看爷爷不抓住你,剥了你的皮。”

    一个看起来有耄耋年龄的老头,满脸怒容,瞬间闪身进入。

    对于这个老家伙想先跑进去,居然还找个借口,众人都无视了这个老家伙的无耻,毕竟,对于修士来说,所有的人都是渴望变得强大的。

    一时之间,不待大殿的门完全打开,所有的人都开始往里面冲去。

    “啊,是谁,敢偷袭本大爷,啊”

    声音就此而止,因为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作为一个弱者,挡在了强者的前面,只有死路一条,再说这里的所有的人都想快点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有什么好东西。

    “挡老子者死”

    “杀啊”

    “卑鄙,居然背后偷袭,老祖我和你们拼了”

    一时之间,杀戮声气,空气之中,散发出浓烈的血腥的气味,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本质杀戮。

    在这个世界完全按照了丛林法则,强者生存,弱者淘汰,没有任何的怜悯,有的只是无尽的冷漠无视。

    作为第一个进入大殿的人,林天自然无法看见外面刚才还在称兄道弟的人,瞬间就翻脸无情,卑鄙偷袭的血腥一幕。

    但是以林天对人性的了解,面对血河殿的诱惑,自然会有一些争斗和杀戮,这些林天早就预料到了,倒是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让林天惊讶的是,在林天冲进来的瞬间,一眼看尽了整个大殿里面所有的角落,这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果然如此。”

    林天轻声一语,立刻来到了大殿里面唯一让人感觉异样的地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