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五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迎着朝阳,走在粗糙的青石板上,牧城的街道上已经有行人在忙忙碌碌的开始新的一天的生活了。

    街道两旁的商户,也打开了大门,开始吆喝着,忙碌着,准备迎接客人,他们的脸上满是对新的一天的期待,希望今天是一个幸运的一天,让自己赚更多的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男人们在为过上好日子,而努力的劳动,而女人们,也没有闲着,她们虽然干不了重活,但是却可以为自己的丈夫,自己的父亲做一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们关心着自己的男人,关心着自己的老父亲。

    所以这些女人,大早上的也和男人们一起起来,为他们做上一口香甜可口的饭菜,这就是她们表达对亲人的爱的方法。

    纯朴的城市,路上铺着普通的大青石,在这个城里生活着一群淳朴的人民,这就是赵国北疆的真实写照。

    “踏~踏~踏~”

    清脆的马蹄声响起,在马蹄声中夹杂着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的声音,这是一对骑兵,他们是赵国的骑兵,名满天下的精骑。

    在这片大陆上,只有赵国的骑兵可以与北凶的蛮骑兵相抗衡。

    街上的行人立刻走向街道的边上,为这些骑兵让道。他们并没有对这些骑兵在街道上骑马狂奔有任何的生气和不满,在他们的眼中对这些骑兵满是深深的敬意和疼爱,像是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

    因为是这些人,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捍卫了这座城池的安宁,他们之中有的就是这座城中的年轻子弟。

    马蹄声碎,骑兵远去,街上越来越热闹了起来。

    一袭白衣长袍,乌黑的长发被玉冠束起,一双剑眉,浓而有力,挺拔的身姿,黑色的流云靴踏着石板,慢慢的行走在人群之中。

    剑十三的到来,并没有引起百姓们的特别注意,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这个面容俊俏的年轻男子,然后就再次手脚不闲的干起了自己的活。

    剑十三没有和任何人说话打招呼,只是静静的走着,感受着这北疆百姓的淳朴,感受着这个城市的气息。

    默默的注视着这些普通人的一举一动,妇人熟练的拿着菜刀切菜,壮汉高举大铁锤,重重的落下,砸在一块烧红的铁剑之上,一串串的火星,随着锤击迸发出来

    “妇人因为熟练,所以可以不用小心菜刀伤着自己,因为刀就在她们的心中,一切都是随心而动,铁匠也不用担心锤子砸偏或砸在自己的手上,因为锤子就像他们自己的手臂一样。”剑十三看着这一切暗暗思道。

    “万事万物,如指臂使,好像自己的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所以一切皆为身,一切皆为心,我心就是剑,剑既是我心,这就是我的剑心,这就是我的道。”

    剑十三面容坚定的走在人群中,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他彻底的明悟了他的第十三招剑心的真谛,整个人的信念更加坚定起来,心境也瞬间提升了一大节,修为彻底的稳固,坚如磐石。

    这边剑十三在普通人中领悟自身,而另一边却发生了一些事情。

    血河殿前

    林天感觉到一股凌厉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看向目光的主人,以及他身边的两个人,林天的面容微微露出惊讶的表情。

    “三个天阶道境的小屁孩,真是有意思的很啊”

    这是林天第一次看见孩童模样的天阶道境的修士,说实话,林天很是很惊讶的,但是为何凌天只是表面露出微微惊讶的表情呢,那是因为在林天看来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林天从没有任何修为到如今接近天阶道境的修为,也不过仅仅用了三年多的时间而已,所以相对来说,林天对三天童也就仅仅只是微微惊讶而已。

    至于这突然冒出来的三天童属于何方势力,林天又没有眼瞎,从第一眼看见了雪无奇那张仿佛吃了大便一样的脸色,林天就知道,这三个小屁孩是圣地雪山的高手。

    来到的时候,林天就注意到了第七长夜一行人,脚步轻转,微笑着来到了第七长夜的面前。

    “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啊,这才过几天,我们又再次相聚,长夜兄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林天来到第七长夜的面前微笑着说道。

    微微一笑,第七长夜上前迎上了林天三人,“林天兄弟这话说的好,看来我和林天兄弟真的很是有缘啊。”举止优雅,一举一动尽显儒雅君子之气。

    “切,假正经,还有缘千里来相会,是鹊桥会,还是断桥会。”冷君看着林天眼中微微一喜,面色依旧冷峻如冰,满脸不屑的低声说道。

    虽然声音很低,但是大家都是修炼者,地上的蚂蚁发出来的声音都可以听得见,更何况冷君的声音绝对比蚂蚁的声音大上很多。

    林天微微一笑,面带惊讶的看着冷君,仿佛才看见冷君一样。

    冷君满脸幽怨的,“我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吗?我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你居然才发现我。”

    “咦,这不是冰棍师兄吗,怎么才多久不见,现在都升级为玻璃了?”林天脸上的笑容有些邪恶,满脸恶趣味的说道:“师兄的手怎么和胜七的握在一起了?难道你们已经那个了?真是恭喜师兄找到了良配,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冷君听着林天的话,心中一震,马上跳了开来,接着就知道自己上当了,虽然自己刚才和胜七站的很近,但是并没有握手啊。

    冷君的脸上露出羞愤和怒气,好吧,你当我是透明人就算了,现在一来就那我开刷,真是不拿师兄当回事了。

    “林天你个小祸害,真是欠收拾了,你说你为何刚才来到没有看见我的存在?”

    林天一愣,这不对啊,轻声自语的说道:“冷君师兄不按套路来啊,他不是应该问我玻璃是什么?怎么问我怎么没有看见他了?”

    冷君也是神情一愣,对啊,这家伙一直叫我冷冰棍的,这玻璃到底是什么东东?

    “那玻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臭小子,你给我说?”冷君狠狠的说道。

    大家也都看着林天,不知道他所谓的玻璃是什么东西。

    “呃,你真的要知道?”林天有种被噎住的感觉,看着大家好奇的表情,忍住笑意,嘴角微微抽动。

    “快说,混蛋。”冷君大怒。

    林天嘴角抽了抽,我到底是小祸害,还是臭小子,或者是混蛋啊?冷君从见者林天一共才说了几句话,但是他对林天的称呼却发生了三次变化。

    第一次只是小祸害;第二次是臭小子,嗯,这个称呼还不算太坏;第三次就变成了混蛋了,由此可见林天在一步一步走向黑暗,纠正一点是心黑啊。

    邪恶一笑,林天说道:“玻璃吗,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他是一个非常晶莹剔透的晶状体,透明度非常的好,放在你面前如果不用手摸一下,绝对不知道你的眼前有一块玻璃,所以玻璃就是透明的意思。”

    “嘿嘿,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们,玻璃还有另一层比较有意思的意思,我是不是越来越邪恶了。”林天心中贱笑。

    冷君满脸狐疑,盯着林天的表情,感觉告诉他,林天在忽悠他,但是看林天义正言辞的样子,好像说的是真的一样。

    林天满头黑线,“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我说的话,你不相信?”好吧,林天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鬼话。

    冷君点了点头,很是认真的说道:“你说的话我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因为你的嘴里从来就没有真话。”

    林天白了一眼冷君,没好气的说道:“信不信由你,反正又不是我的事。”

    “你”冷君气的暴跳,这确实是自己的事情。

    第七长夜哭笑不得的看着这对奇葩师兄弟见面的场景,说实话,他也是被林天打败了,说起来自己也被林天坑过,上一次还给自己出了一个馊主意呢。

    “好了,好了,林天兄弟和冷君兄弟你们都少说两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让人看了笑话,多不好啊。”

    不管怎么说,冷君还是很给第七长夜面子的,因为第七长夜的修为让他服气了,自从见到第七长夜之后,他挑战了第七长夜好多次,而第七长夜也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意思,这让他对第七长夜很是信服。

    冷君的头瞥向一边,表示给第七长夜面子,不搭理林天。

    没有了被黑的对象,林天也只能住嘴了,舔了舔嘴唇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第七长夜对林天深深的无语,这都是什么人啊,先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第七长夜开口说道:“林天兄弟,上一次分别的时候杨玉儿姑娘还和你在一起,这一次,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

    提起杨玉儿,林天的神情不由得一暗,神情有些低落的说道:“她被一个厉害的人抓走了,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第七长夜很是震惊低沉说道:“到底是谁,居然会无缘无故的抓走了杨姑娘,以林天兄弟的修为,居然都没有办法救下杨姑娘?”

    这事不由得他不震惊,对于林天的厉害他是可以感觉的到的,元问天的传人,如此年轻就拥有了地阶道境的修为,而且他感觉林天很不简单,在林天的身上,他感觉到了林天体内那狂暴的力量。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