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章 良辰柔情

    夜色完全降临,一轮明月升到了头顶,幸好今晚有月亮,要不然就是良辰去到了林天掉落的地方,也因为夜色黑暗而无法找到林天。

    月光透过树叶,落在地上,斑斑的月光让良辰不在那么害怕,虽然有月光,但是山林里还是很黑暗,良辰深一脚,浅一脚的再次往前跑去。

    再次停下来,她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林天掉落的那个山谷的地方,此时她有种想哭的冲动,她看的很清楚,林天掉落的地方就是这处山谷。

    吸了口气,清凉的空气让她的精神好了一些,良辰开始寻找这处山谷,可是她整整找了一个时辰,却发现根本没有林天的身影,难道已经被狼叼走了。

    再次搜寻了一些没有找过的地方,她看见了一块碎步挂在树枝上,样子很像林天身上的布料。这是林天的衣服,她心里顿时激动起来。黑暗之中,她慢慢的摸索着寻找,终于她发现了林天的身体,躺在一堆烂树叶上。

    一股血腥的气息传来,林天的身体上流下了大量的血液,眼前的一幕差点让她魂飞魄散。良辰赶紧上前吃力的将林天扶起,林天的身体很寒冷,冻的她的手都一些冰凉了。她摸了摸林天的胸口,似乎还有心跳,这时良辰才松了一口气。

    如果林天死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林天就是她的精神寄托,因为他在这里,所以她才有如此大的勇气找过来,一旦林天不在了,就算有勇气活下来,在这个地方也会疯掉的。

    良辰吃力的将林天拖到一颗树下,小心翼翼的帮林天把肩膀上的伤口包扎了一下,然后拿着暗影小心警惕的看着四周,四周已经围过来了很多的野兽,良辰很害怕,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拿着暗影保护着林天。

    仿佛知道拿着自己的女人是自己主人的亲人一样,暗影涌出一丝灵气注入良辰的体内,帮她驱寒,这丝灵气够她用到天亮了,暗影之上冒出一股杀气,强烈的气息,让这些野兽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转身离去。

    良辰看着转身离开的野兽这才放下心来,坐在林天的身边,紧紧的将林天抱在怀里,林天身体之上冒出的寒气,冻的她心口有些疼痛。

    小心的用自己的体温为林天驱寒,她不知道这种办法是不是可以让他苏醒过来,但是她没有别的办法。

    林天在最后昏迷过去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右眼之中又有一股力量涌出,他知道自己再次被右眼之中的力量救了,就是不知道为何自己的眼睛之中会有一把血色的刀。

    林天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好像在黑暗之中过了许久,好像一万年一样,迷糊之中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上有一股暖意,好像什么在给自己取暖,他下意识的睁开双眼。

    “良辰?”林天大吃一惊轻声的叫了出来,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这么远的距离,良辰是怎么过来的?

    听到林天的声音,虽然很轻,良辰如遭雷击,呆呆的转头看着盯着自己的林天,半响才忽然扑到林天的怀里,哇的一声放声痛哭,似乎一晚的惊吓和害怕,还有彷徨和孤单都在哭声当中了。

    林天看着身上处处血迹,衣服头发凌乱无比的良辰,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张了张嘴,下意识的要搂住良辰,想要问一些的时候,却发现良辰竟然带着眼泪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林天挣扎了一下,他发现自己浑身僵硬,根本动不了,应该是体内的寒气还没有扩散完。看着四周的黑夜,林天的脑子有些混乱。

    “冰神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生死境?仙人?难道不是这个大陆上的,也对这个大陆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冰神宫的存在。”

    林天现在完全动不了,由于经脉被冻结,完全无法使出一点元力,更加不能运功疗伤,或许等到天亮是唯一的机会,现在天色很黑,离天亮也不远了。

    一线金光从东方射来,终于天亮了。虽然无法运转体内的元力,但是左眼之中的血脉之力,还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血脉之力是和自己的灵魂相连接的。

    左眼慢慢的变成赤金之色,金乌的太阳金火开始慢慢的进入林天的身体。太阳之力顺着左眼开始慢慢的向全身扩散,一点一点驱散身体内的冰寒之力。

    头上的寒气被驱除,脖子,上身,下身,一点一点,寒冰之力慢慢的开始融解消散。胳膊手终于可以动一下了,他小心的抚摸了一下良辰的头发,很凌乱,依稀有些香气传来。

    林天用手摸在良辰的背上,这才发现她不但腿脚和手臂都是伤口,而且背上也全是伤痕。她到底吃了多大的苦才可以找到这个地方啊?

    林天轻轻拿起良辰的手,看见她的手心已经是鲜血淋漓,没有一块好肉。良辰似乎在睡梦中被弄疼了一般,皱了皱眉头,小脸紧贴在林天的胸口,依然没有醒来,还是沉睡着。

    在这一刻,林天竟然有些心疼,他知道良辰对他有些好感,甚至可能爱上了他,只是由于杨玉儿的关系,让她无法大胆的去爱,想起过去和良辰在一起的种种,林天有些心动。

    没用想到良辰看是活泼开朗,娇俏可爱的外表下,还隐藏了一颗如此女儿心,她的心里并不如她表面那么开心啊。

    林天想着想着竟然有些痴了,此时金乌东升,太阳的热量慢慢的温暖了两个人的身体和心,淡淡的金光洒在林天和良辰的身上,竟然显得如此的温馨和甜美。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山谷,驱散了黑夜和白雾,一只野鸟的叫声让良辰惊醒了过来,她睁开双眼,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坏人?她刚想起来,就感觉到一双手臂将她的腰搂住了。现在她的上衣已经被树枝和荆棘挂的破烂不堪,与其说是搂住她的腰,还不如说是直接的搂在她的身上。

    良辰脸一红,心里却有些暖意,一夜的彷徨,只有躺在林天的怀里,她才感觉到了踏实。一阵饥饿传来,良辰立即就知道,自己整个人已经松弛下来,却有些饿了。

    坏人怎么还不动?良辰这才注意到自己醒来到现在林天动都没有动。

    林天怎么了?良辰霎那间再次惊慌了起来,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全身痛的厉害,还好,林天还有呼吸和心跳,就是身体有些冰冷。

    良辰的动作惊醒了在全力吸收太阳之力的林天,悄然张开双眼,左眼瞳孔的赤金之色越来越浓了。

    “不要怕,我没有事情。”林天艰难的开口说道。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良辰惊喜的看着林天,喜极而泣再次抱着林天痛哭起来。

    艰难的抬起手臂,抚摸着良辰的俏脸,林天有些心疼,安慰道:“不要哭,有我在。”

    “嗯。”良辰点头,只有有林天在她的心就有了依靠了。

    “你现在怎么样,你的伤没有事情吧?”良辰坐起身来紧张的看着林天,这才注意到林天的左眼的不同,惊讶道:“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怎么变成了金色?”

    “放心,再过一个时辰,我就可以行走了,现在体内还有大量的寒冰之力,还无法行动,至于我的左眼,那是我的身体的血脉之力,你不用担心。”林天感觉现在整个上半身已经有知觉了,很快应该就可以好了。

    “嗯,我听你的”良辰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柔弱温柔,良辰只是说了几个字,又再次沉沉的欲睡。林天知道她昨晚没有睡多少时间,而且昨天又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所以有些疲劳,这个时候不应该去打搅她休息。

    随着金乌的升高,越来越多的太阳之力照射到这里,林天感觉自己的身体的力量在慢慢恢复,但是那个冰剑刺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内,体内的经脉仍然在冻结着。

    又过去了一会而,林天终于可以站起来了,身体里面有了一些力量,看来修神炼体打磨的身体,恢复力还是很强的。

    林天放下良辰,没有元力无法打开储物袋,更无法联系求道玉空间。林天是修仙者虽然不饿,但是良辰还是一个凡人,曾经林天也想让良辰修仙,但是良辰没有灵根,是无法修仙的。

    灵根是修仙者必须要有的东西,虽然林天的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很废材,但是也是有灵根的。所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修仙的,这也决定了这个世界还是凡人最多。

    林天拿起暗影刀,看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山谷,良辰来的那个方向山体并不是很陡峭,这也使得良辰没有遇到很大的危险,而另一面却是一个绝壁。

    附近并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只有那个绝壁上生长着一些野果树。来到绝壁旁边,林天恢复了一些体力,用暗影很轻松的将山壁挖出一些可以放脚的洞,一口气爬到七米多处,有一颗果树,上面有一些鸡蛋大小的果子,还有些青涩。

    不知道这颗果树是否可以经得住自己的体重,为了保险,林天还是将整颗果树沿着根部砍断,果树掉了下去,林天慢慢的爬了下来。

    喘息了一会,慢慢的恢复身体的力量,林天有种回到了前世的感觉,孱弱的身体啊,这种虚弱的感觉让林天深深的讨厌。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