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雀阁

    虽然这个少年皇帝在看到杨玉儿的瞬间确实很高兴,好像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确实是他的亲人,但是林天更记得天朝流传下来的一句古老的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而且从来没有任何皇帝与这句话不符。

    “最是无情帝王家。”

    虽然现在看起来这个少年皇帝确实是个好皇帝,而且好像很注重亲情,但是在他知道了杨玉儿现在的身份之后,恐怕他的心里也产生了别的心思,毕竟问天宗这个庞然大物,如果想让杨玉儿当皇帝,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所以林天也不想再多一些不必要发生的事情,他也不想麻烦。

    虽然林天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不一定有人理解。

    “喂,坏人,你是在吃醋吗?看着公主和别的男人如此亲近,有些不高兴啊?”良辰在没有外人的时候瞬间从一个安静的小丫鬟,变成了一个八卦女。

    杨玉儿脸色羞红对良辰的责怪道:“良辰,休得胡说,再胡说八道,我就不带你出来了。”

    林天微微一笑,看着杨玉儿那微微害羞,又有些窘迫的样子,心里一荡,真是最喜那一抹娇羞。

    伸手对良辰的额头轻弹一下,林天笑道:“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既然这里已经安定下来了,我们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哎呀”

    良辰捂住额头,嘟着嘴说道:“我看你是在找借口,被我猜中了吧,还不承认。”

    “死丫头,在胡说八道,看我不把你卖了。”

    杨玉儿感觉良辰越来越放肆了,居然敢调戏自己这个主子了。

    一路悠闲自在,游玩山水,看世间人情世故,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林天和杨玉儿良辰三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了韩国。

    听说韩国有个非常有名的地方,它叫做雀阁,雀阁并不是为雀而建,而是为雀阁之中的人而建。

    韩国皇宫的北面,雀阁的最高层阁楼里悄然传来声声悠然的琴声,琴声优美动人,婉转动听,宛如九天仙乐点点落下,能勾起人们内心深处的梦。

    这首曲子,似乎不该是人世间所有的,然而此时此刻,却没有听众,只有各种不同的鸟儿在静静的倾听这世间难的神乐。

    韩国国都新郑城中

    林天看着街上来往的行人,欣赏着这里的地域风情。相比于长安来说,新郑的百姓就贫穷了很多,穿着的衣服都是一些粗布麻衣,看来韩国的君主不是一个好皇帝啊。

    良辰掏出一个碎银放在一个乞丐的碗中,活泼开朗的脸上有些伤感,是在为这些可怜的人而伤感吗?

    林天没有管她,而是看向了前方的骚动,似乎有什么大人物来了啊。

    “滚开,都滚开。”

    “你们这些贱民。”

    “下贱的贱民,敢挡我家公子的路,找死。”

    “啪~”

    嚣张的声音,长鞭鞭打的声音响起,街上的行人开始乱了起来,纷纷躲避,躲避不及的少不了一顿鞭子。

    一群嚣张的奴仆拥着一个年轻的少年,走在街上,少年的样子很欠扁,六十度看天,走路好像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鼻子,说实话,都想去揍这个少年一顿,可惜没有人有那个胆,有胆去揍的都死了。

    嚣张跋扈的少年突然停下,整个街道上的人都远远的躲开,只有三人站在路得中央,很是显眼。

    “美人”

    少年公子看着杨玉儿的眼睛都直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仙灵气质的美女。也难怪凡俗虽然也有美女,但是人无完人,凡俗的美女难免有些缺点,特别是在气质上。

    杨玉儿是修仙者,修仙者经过洗筋伐髓排除了人身体之上的污秽,使人的身体带上一点仙灵之气,皮肤白皙,容光美丽,气质高贵。

    “少爷,要不要我们去把那两个小娘子抓起来?”

    一个奴才看出少年对杨玉儿动心了,马上上来殷勤的说道,满脸谄媚。

    少年对着奴才的身体上踹了一脚,奴才被踹的摔了一跤。

    “狗奴才,怎么可以如此粗鲁的对待美人呢,嘿嘿。”

    少年公子拿出一把扇子,轻轻的闪动,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

    “这位姑娘,小生张才这厢有礼了,不知道姑娘贵姓,芳名,家住那里啊?”少年公子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说道。

    林天阴阴一笑,看着这个眼中冒着淫光的少年,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啊。杨玉儿满脸厌恶,没有理这位公子。

    “她叫什么不关你的事情,好了你问也问完了,现在可以滚了。”林天不耐的说道。

    少年公子楞了一下,接着眸子里冷光闪烁:“请问阁下是谁?难道你不知道得罪本公子会有什么下场吗,我劝你还是赶紧滚吧,不然一会本公子不高兴了,你就走不了了。”

    林天被逗笑了,天阶道境的强者自己都不怕,如今一个小小的凡人居然敢如此的和自己说话。

    “如果我不离开,你是不是要教训我一下?”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要杀你,如屠狗一样,今日以礼相待,是看在这位小娘子的份上,小子,你切莫自误,没了性命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要知道我爹可是当朝宰相。”

    林天仰头看天,喃喃叹道:“这就是我不喜欢你们这种衙内纨绔的原因了,自己没有本事,仗着自己老爹的权势横行霸道,偏偏还洋洋得意,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似的,为何不管在那个世界都有这样的人呢,这些衙内纨绔的语气都横的跟王八蛋似的,一直没改过呢?”

    “噗哧”良辰忍不住了,笑了出来,这坏人也太会埋汰人了。

    少年公子脸色一变,顿时不高兴了,话说到这个份上,算是撕破脸皮了,再说就是废话了。

    于是少年公子的神情愈发阴寒凶戾,目光如刀锋般在林天的身上刮来刮去,最后竟然笑了。

    “好,好,小子的胆色不错,居然敢如此的和本公子说话,今天本公子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林天轻笑一声,说道:“小王八蛋,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壳硬不硬。”

    这回杨玉儿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白了林天一眼,杨玉儿不知道林天有什么打算,但是他支持林天的决定。

    良辰早就忍受不了这个少年公子的嚣张的样子了,对林天道:“坏人,快点教训这个坏人,这个家伙讨厌死了,特别是他的眼睛,最好把他挖掉。”

    少年公子脸色阴沉,戾声喝到:“杀了这个不长眼的东西,不要伤到了两位美人。”

    少年公子原形毕露,果然翩翩谦逊公子不适合他,他只是一个让人讨厌的衙内而已。

    十多个奴才,满脸淫笑的冲了上来,对杨玉儿他们也是垂涎欲滴,只是他们只是一个奴才而已。

    “蝼蚁而已,就是再多一百倍,一千倍,也只是一个蝼蚁。”

    林天的脸上面无表情,轻轻的抬起右手。

    对于林天的举动,围观的人都是大惑不解,这个少年傻了吗,怎么不跑啊,还有他背上有刀怎么就不用呢?

    “死吧,蝼蚁。”

    林天的手指上出现了一点红光,浓郁的杀气,令冲上来的奴才浑身颤抖,满脸恐惧,红光一闪而过,没有任何的声音,所有的奴才都停下了脚步,脸上还保留着死前的恐惧的表情。

    在他们的头上,都出现了一个小洞,红色的血液慢慢的流淌了出来,其中还掺杂着白色的。

    林天的目光转向少年公子,微微一笑:“看来你的龟壳不是很硬啊”

    少年公子满脸恐惧,浑身颤抖个不停,林天的笑容让他感觉比恶魔还要恐怖,“不要杀我,你,你不要杀我,我爹是宰相,你杀了我,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是吗,宰相是什么东西,我还真没有看见过呢,你居然没有什么保命的手段了,那就去死吧。”

    话语之中,不含半点感情的色彩,仿佛在林天的眼前不是一条生命,而是一个毫不起眼的东西。

    “噗”

    少年公子不甘的倒在地上。

    “走吧,去皇宫,解决一件事情。”

    林天带着杨玉儿和良辰向皇宫走去,一会就来到了皇宫之前,一股气势从林天的身上冲天而起,向皇宫压去。

    皇宫的守卫都被这股气势压的面色苍白,一滴滴的冷汗掉落下来,这是什么的强者才有这样的气势啊,这些完全不是他们可以解决的。

    在林天气势放出来的瞬间,从皇宫的深处飞出六道身影,一道地阶道境,五道人阶道境,在这个大陆上算是不小的势力了。

    为首的一位老者,满脸谨慎的看着林天一身地阶道境的气势散发了出来,抵挡林天的气势。

    “阁下是谁?为何来我韩家捣乱?”

    “来这里,当然是杀你们了。”

    林天快速的抽出暗影刀,神力运转,黑色的刀身之上红光快速的闪过,一抹流光从刀刃之上飞出,快如闪电的来到了老者的身前。

    “什么?”

    老者大惊,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年,居然一上来就开打,他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刀光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噗嗤”

    一刀两断,一个地阶道境的强者就这样悲剧的死去,没有一点反抗之力,不得不说林天现在的战斗力简直就是同阶之内秒杀对方。

    再次五刀,五道流光直接将五个人阶道境的修士斩杀,现在的人阶道境对于林天来说简直就和砍瓜切菜一样容易。

    “嗯,好美的曲子”

    突然一丝琴声传入林天的耳中,林天转头看向不远处高耸的阁楼,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