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三章 剑十三

    李流风现在开始急了,自己的弟弟李流火死了,现在姬如夜也死了,如果韩颜梦再死的话,那么这次覆灭问天宗的计划必将失败。

    只是我李家离这里最近,为何五天都过去了,我李家的援助还没有到来呢?

    虽然心中很是着急,但是李流风不得不和李流水小心的应付缘灭,因为缘灭比剑无尘更危险。

    缘灭现在也很是着急,但是这个李流风的修为确实很强,总能在关键的时候挡住自己,不让自己有任何的机会,对李流水施展绝杀一击。

    现在最有希望的就是剑无尘了,只要剑无尘可以斩杀了韩颜梦,那么剩下的人就好解决了。

    重伤的洛凡尘和只剩下了一条手臂的魏无忌战斗在一起,鲜血染红了二人的衣袍,现在的二人就像杀红了眼的士兵,都想要将对方斩杀。

    剑峰,剑阁之中,一个年轻的男子盘坐在地上,在他的手中捧着一把普通的剑,既不是罡兵,也不是天兵,更不是道兵,紧紧只是一把普通的铁剑,铁剑已经开始锈蚀,在少年和铁剑之上都有一层灰尘。

    如果不是看这个年轻的男子还有微弱的呼吸,恐怕别人会将他当作死人了。男子俊美异常,眉头轻皱,好像是是在思考什么,而且到了关键的时刻。

    他就是剑峰的大师兄,剑十三,二十三年前进入问天宗,修炼至今。目前他也是问天宗年轻弟子的大师兄,他闭关已经五年了,这也是为什么林天从来到没有见过他的原因,恐怕很多的新弟子都不认识他。

    “剑,到底是什么?是神兵,是利刃,是伙伴,是一把称手的兵器?”

    “不,都不是,剑只是剑,它就是一把简单的剑,只是随着使用它的主人的心意,它可以是任何东西。如果主人不喜欢,那么它只是一把废铁。”

    随着年轻男子心境的变化,周围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气场,灰尘飘起,锈蚀的铁剑慢慢的铁锈脱落,从新变的寒光闪闪。

    问天宗外

    年轻的问天宗弟子,还在苦苦的阻挡着敌人的脚步,面对人阶道境的强者,虽然雪凝霜也是人阶道境,可是他只能苦苦的支撑,年轻的人阶道境的弟子也开始出现死伤,这些年轻的面孔,他们还没有好好的享受这世界的美丽,就这样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一个个少年的脸上都是充满倔强与坚强,他们是问天宗的未来,但是现在他们就要支撑起问天宗,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

    韩颜梦利用轻快的身法,在个个交战的人群之中来回穿梭,他在逃避,逃避剑无尘的绝杀。

    杀红了眼的双方,谁都没有注意到,远方一队人马正在接近,他们是离这里相对较近的韩家的人马。由韩颜月这个地阶道境强者带队,人马快速的接近。

    韩颜月是韩颜梦的弟弟,不知道他们的父亲是怎么起名字的,为何将两个儿子的名字起的都是那么的女性化,难道他们的父亲想要一个女儿,所以就给儿子取了一个女性化的名字?

    看着慌张逃跑,犹如丧家之犬的韩颜梦,韩颜月大声吼道:“剑无尘休得欺负人家哥哥,大哥我来助你”

    一样的一身红衣,一样的说话娘娘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打了个冷颤。

    韩颜梦看着到了的韩颜月大喜过望,瞬间和韩颜月回合,二人一起抗击剑无尘。韩颜月和韩颜梦兄弟二人,立刻施展双剑合璧,威力瞬间大增。

    一上一下,一左一右,配合默契,招招犀利,瞬间情势逆转,剑无尘陷入被动,只能被动的防御。

    看着有些失去理智的剑无尘,韩颜月对韩颜梦眨了眨眼睛,韩颜梦瞬间明白了自己这个弟弟的意思。

    韩颜梦手中长剑猛然加力,威力瞬间增加了许多,挡住剑无尘主要的攻击,而韩颜月则是慢慢的移动到剑无尘的身后。

    时机已经成熟,韩颜梦,不在留手,全身法力,全力施展,十二分的力量瞬间注入手中的长剑,月白的长剑立刻亮了起来,森森的剑气在诉说着这一剑的危险。

    “去死吧,剑无尘。”

    一剑斩出,天地失色。

    剑无尘看着越来越近的剑光,右手抬起手中的长剑,全身元力运转注入长剑,快速的迎向韩颜梦的长剑。

    全力阻挡韩颜梦的剑无尘,由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韩颜梦的身上,所以身后自然露出了破绽。

    如此绝好的机会,韩颜月岂能放过。

    韩颜月的脸上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就是现在。

    长剑之上剑气绚烂,一把长剑抓在韩颜月的手中,狠狠的刺向剑无尘的丹田位置,这一剑如果成功的话,剑无尘必死无疑。

    “不,师兄小心”

    离这里最近的叶流云当然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脸色瞬间大变,一剑逼开赵胜,身体快速的向剑无尘的身后飞去。

    “不”

    齐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和悲凉,身体快速的来到了剑无尘的身后,一掌推开了挡在剑无尘身后的叶流云。

    “或许这就是我齐天的宿命吧,为她而死又如何,眼中流下了泪水,最后在看一眼那个自己喜欢的人儿,她会为自己而悲伤哭泣吗?应该会吧?”

    齐天义无反顾的推开了叶流云,挡在了剑无尘的身后,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众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噗哧~~

    利刃穿透了**。

    “不齐天不要啊”

    叶流云的双眼之中流下了泪水,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她果然还是会为我流泪的,我也该知足了,只是我的心为何这样的痛。”伤口的疼痛可以忍受,但是心伤是无法忍受的。

    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流到了嘴里,齐天的眼神最后看了一眼叶流云。

    “泪水为何如此的苦涩”

    拼尽最后一丝力量,齐天抓住韩颜月的长剑,手中的山河扇一挥而过,折扇碎裂,无数的犹如牛毛一般纤细的,化为了一道虹光,是那么的美丽,犹如美丽的山河,这就是山河扇的最后一击

    “山河破碎,我心如虹。”

    “不”

    “不”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剑无尘颤抖的抱住了齐天的身体,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嘴唇轻颤。

    “师弟,你为何这么傻,为何要为我挡哪一击,师兄该死,我该死啊,为何,为何我如此的无能,既不能保护师兄,也不能保护师弟,啊”

    剑无尘的眼中流下一行血泪。

    一双玉手抓住了齐天的双手,叶流云的泪水不停的流着,她知道这个师弟非常的喜欢自己,而自己却只能一次次的让他失望,无论过去了多少时间,他对自己的爱就从来没有减少过一丝。

    “咳咳”鲜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流下,齐天艰难的抓住了叶流云的双手,曾经多么的希望可以牵着你的手,和你逍遥山河,可惜,我的生命已经将要终结了。

    或许我还能在为她做最后一件事情,艰难的抓住剑无尘的手,齐天将叶流云的手放在了剑无尘的手中。

    勉强的笑着说道:“师兄,师姐一直都很喜欢你,师弟我也很想何你和师姐的喜酒可惜,咳咳,可惜我的时间不多了,咳咳师弟再次就先祝福你们了咳咳”

    生命的降临是那么的喜悦,然而生命的离去是那么的让人心伤,齐天最后还是离开了这美好的世间,离开了他喜欢的人儿。

    清风吹过,泪眼朦胧,心伤比流血的伤口更加疼痛。

    韩颜梦抱着被齐天最后一击打爆了脑袋的韩颜月,泪水不停的流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韩颜月来得快去的也快,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上一秒还笑容满面,下一秒却是生离死别。

    亲兄弟的死去,令韩颜梦彻底的失去了理智,满脸愤怒的看着剑无尘和所有的问天宗的人,轻轻的放下韩颜月的尸体。

    “弟弟,你在这躺一会,哥哥这就去为你报仇,我要杀光这里所有的问天宗的人,为你陪葬。”

    “剑无尘,你给我死来”

    含怒而发,杀气滔天

    “韩颜梦,今天我要活刮了你,为我师弟报仇”

    伤心的泪水,杀气纵横

    剑无尘真的是一个不懂感情的人吗?不,他懂得,他比谁都懂,他很早就知道叶流云喜欢自己。但是他更加知道自己的师弟齐天喜欢叶流云,一直以来他都是狠心的拒绝叶流云就是想要成全齐天和叶流云。

    可是叶流云对他的爱从来就没有变过,叶流云的心里只有剑无尘,根本就没有齐天。叶流云对齐天只有简单的师姐和师弟之间的姐弟之情,根本就没有儿女感情。

    血色的剑气,阴柔的利剑,剑无尘只想杀了眼前的人。而韩颜梦也是如此,所以他们就放弃了防御,只有不要命的开始以伤换伤。

    “噗哧”

    “给我死”

    利剑划过,穿透了敌人的头颅。

    “咳咳”

    剑无尘剧烈的吐出口中的鲜血,一把利剑穿透了他的左胸,差一点就刺入了他的心脏。剑无尘的身体无力的向下坠落,叶流云接住了他。

    远处缘灭被三人围攻,身上也是伤痕累累,而且他体内的元力也快用完了,这就是天刀七式的悲哀,不能持久的战斗。

    洛凡尘的情况也不是很好,他的身体也是剑伤无数。

    叶流云的眼中满是悲伤的看着这一切。

    “难道问天宗今天真的要完了吗?”

    或许我们只是任人摆布的玩偶,当老天不想要你死的时候,会再次给你希望。

    一道剑光从问天宗飞射而来,宏大的剑气,直破苍穹。

    “一剑西来,剑十三”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