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章 没有胜算的胜利

    “天弃者?到底是什么?为何他们说我是天弃者?”

    突然出现的老者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林天的耳中,天弃者这三个字是自己第二次听见了,先不管了,解决了李家再说。

    左眼的瞳力全力发动,无尽的太阳之力被凝聚成一把把火焰刀刃,飞速的向下方射去,每个刀刃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尺,这种大范围密集的攻击,以林天现在的修为施展出来很是吃力。

    突然出现的老者正是李家隐藏了许久的强者,李家老祖李万山,现在的李万山很是愤怒,自己亲眼看见自己的后人子孙死在自己面前的那种痛苦,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忍受的了的。

    “啊,父亲救我”

    噗噗~~

    “不,为什么,是谁要如此的对我李家,啊”

    “救命啊”

    “快逃啊,天上掉刀子了”

    愤怒的李万山飞身而起,无尽的怒火在心中蔓延,黑色的眸子,变得血红一片。

    “畜生,你给我住手”

    愤怒的李万山手中元气凝聚出一把蓝色的冰剑,冰剑瞬间延伸,刺向林天。

    寒光一闪而过,林天迅速的躲过了李万山的攻击,满脸恐惧的看着李万山。

    “居然是天阶道境强者,怎么可能?”

    林天万万没有想到,李家族地还有一个老家伙,居然是天阶道境的强者,虽然自己可以硬撼地阶道境的强者,但是在天阶面前,自己的修为还是不够看的。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林天对天阶强者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没办法,谁让这个大陆之上最强的就是天阶呢。

    愤怒的李万山飞到了林天的对面,看着眼前的少年眼中的赤金色的瞳孔,他的眼中不由得满是痛恨,下面李家族地死伤惨重,就是因为这个少年,李万山的心在滴血。

    “噗~咳咳”

    李万山吐出一口鲜血,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潮红。

    “可恶的战神殿,二百年了,整整二百年了,当年受的伤,居然无法恢复,只能压制。”

    由于过度的愤怒使得李万山的旧伤复发,吐出了一口鲜血,气息有些絮乱。

    林天的眼睛一亮,“他受伤了,不知道是什么人可以让一个天阶道境的强者深受重伤,如今或许我有机会胜他。”

    李万山嘲讽的看着林天,讥笑道:“小辈,你以为老夫受伤了,你就有机会了吗,你太天真了,今天你居然敢如此的屠杀我李家的族人,我作为他们的老祖,一定要杀了你,为他们报仇的。”

    “畜生,去死吧”

    对于李万山来说,不管是天兵,还是道兵都没有了什么作用了,因为他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神兵利器。

    一道冰蓝的长剑在李万山的手中挥舞着,李万山的双眼变得冰蓝一片,他就是一位血脉觉醒者。

    冰寒的长剑之上,浓烈的寒气仿佛可以冻住虚空一样,由冰组成的冰蓝长剑再次划过,林天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对李万山手中的冰蓝长剑,林天深深的忌惮,林天绝对相信,只要那把剑划破自己的皮肤,一定会将自己冻为冰雕的。

    血脉之力在李万山的手上运用自如,各种使用方法不断使出,这也让林天学会了一些使用直接体内血脉之力的方法。

    左眼之中赤金色闪烁,一道火焰加持在了流光刀之上,瞬间整个流光变成了一把火焰长刀。

    “锵”

    冰与火的碰撞,火焰长刀,砍在了冰蓝利剑之上,水火不容,火光的热量,让李万山的冰蓝长剑冒出阵阵白色的水蒸汽。

    刀剑相交一触即过,林天感觉自己和李万山的差距,并没有多大,心中有些信心,自己或许可以打败这个重伤的老家伙。

    李万山虚立于空,右手一挥,手中的冰蓝长剑化为点点星光消散在空气中。李万山的双手快速的结着手印,最后双手上托,就像盘古托天一样。

    只见从李万山的双手开始,一个个菱形的冰刃在他的身后出现,密密麻麻。转眼之间,李万山的身后就出现了一个完整的好像向日葵的花盘一样的圆盘,上面全是有菱形冰刃组合而成,寒光闪烁,幽蓝的冰锋,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去死吧,万箭齐发”

    李万山怒吼一声,身后的菱形冰刃,犹如利箭飞射一般,密密麻麻的向林天飞射而去。

    “不好”

    看着如此之多的冰刃,林天知道就算是自己的天外飞仙,恐怕也是远远不及的,自己根本没有相应的招式用于抵挡这种数量的攻击。

    “对了,火焰红莲。”

    血脉之力运转,浓郁的太阳真火在林天的体外形成了一朵莲花,一朵完全由火焰组成的莲花。

    花开十二瓣,里面六瓣正向旋转,外面六瓣反向旋转,转速越来越快。

    “叮呤呤呤呤”

    冰刃撞击在莲花的花瓣之上,快速旋转的莲花产生了强大的绞杀之力,轻易的将密密麻麻的冰刃搅碎。

    莲花的花瓣也在不断的破碎和修复,丝毫不给李万山一个机会攻入林天的身边。

    李万山的身后冰刃不断的出现,好像永远不会用完一样,看着林天体外的火焰莲花,李万山的眉头轻粥。

    一把利剑开始在他的手中凝聚,先是淡蓝,然后浅蓝,蓝,深蓝,到最后变成幽蓝,幽蓝色的冰剑之上,寒光闪烁。

    凝聚出一把之后,这把幽蓝的冰剑就悬浮在李万山的面前,李万山再次开始凝聚幽蓝的冰剑,一连凝聚了三把幽蓝的冰剑。

    三把幽蓝色的冰剑呈品字形在李万山的胸前悬浮着,剑尖指向林天。

    李万山捏了个剑诀,三把幽蓝色的长剑快速的旋转起来,三把长剑越转越快,最后完全看不见三把长剑的影子,出现的就像是一个旋转的锥子,快如闪电的刺向林天的火焰红莲。

    看着李万山的动作,林天大惊,神力全力运转,血脉之力也使用出了十二分的力量,只见林天的转眼之中,从眼眶中流出了鲜红的血液,这是血脉之力使用过度的征兆,但是现在林天也顾不得这些了。

    原本十二瓣的红莲变成了二十四瓣,分为四层,每层六瓣,这已经是林天的极限了。

    三把幽蓝的冰剑组成的冰锥瞬间撞击在林天体外的火焰红莲之上,最外层的莲花花瓣就像一层薄纸一样,一捅就破,花瓣化为点点火焰消散在天地间。

    接着第二层,第三层,都被捅破,林天的眼中露出一丝绝望,最后这一层恐怕也是无法阻挡这无坚不摧的冰锥吧。

    “咔嚓”

    最后一层莲花的花瓣之上开始露出裂痕,裂痕越来越大,林天完全无力阻挡这莲花的破碎,或许这一次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

    “哗啦~”终于最后一层莲花花瓣也彻底的破碎了开来。

    或许是求生的**使得林天本能的举起手中的流光刀想要阻挡,这近在眼前的冰锥,但是很失望,跟随林天从弱小走到现在的流光刀,随着一声“咔嚓”彻底的碎裂开来。

    作为一把兵刃,他的使命或许就是为主人挡下一切的攻击,即使身体破碎它也无怨无悔。林天的眼中满是深深的绝望。

    “我还没有走上人生的巅峰,我才只有十六岁,难道就这样就死了吗?”

    绝望的眼神,看着越来越近的冰锥,锋锐的气息铺面而来。李万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难缠的小子,你马上就要去为我李家死去的族人陪葬去吧。

    流着鲜血的右眼,赤金之色开始散去,重新变成黑色的瞳孔。

    就在冰锥想要彻底斩杀林天的时候,林天的右眼突然变成了月白色,一个紫色的月牙印记突然出现在林天的眉心。

    “嗤,哗啦”

    一把血色的长刀从林天的右眼之中飞出,刀上唯有一种气息一种很强大的气息,这种气息好像在诉说着一件往事。

    “杀杀杀”

    血色的长刀之上只有杀戮,好像要杀尽天下苍生,屠了这天地的意志。

    血色刀光一闪而过,没人看见他到底是从那里出现的,也没有人看见他是怎么消失的,除了林天知道那把血色的长刀又回到了自己的右眼之中。眉心的印记消失,右眼从新变成了黑色的瞳孔。

    恐怖的刀光,只是一闪而过,李万山的冰锥就完全碎裂看来,化为星星点点消逝而去。李万山的脸上还保持着笑容。

    一丝血线沿着他的眉心向下蔓延,突然他的身体化为血雨散落在大地之上,空气中的丝丝寒气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生死搏斗。

    一代天阶强者就这样悲剧的死去,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轻轻的抹去脸上的血液,林天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抚摸着右眼,这一次是他救了自己。

    林天的心中产生了很多的疑惑,自己的身世越来越神秘了。

    “天弃者,左眼可以操纵太阳之力,右眼里面的那把恐怖的血刀,从天而降来到这片大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迷,一个需要我去解开的迷。”

    看着下方的李家族地,杀戮将起,血液将染红这片土地。

    林天和李万山的战斗是完全没有胜算的,而且是有死无生,没想到最后却奇迹般的林天获胜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