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凌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人阶道境

    这是一个由刀剑开辟的世界,一刀一剑充满着嗜血和杀戮,无尽的杀戮带来了无尽的仇恨,这仇恨的源头不是手中的刀剑,而是这充满贪婪的人心;;;

    长安城中,太极之巅,一个少年怀中抱着一个昏迷的少女,带着一头黑虎,搅动了这漫天的风云。

    仇恨在心中滋生,越来越越强烈。

    作为一个活了百十年的老家伙,李贤良明显比李东阳更冷静,不会因为敌人简单的挑衅就冲动的直接冲上去。

    他的一招一式都毫无破绽,无懈可击,进可攻退可守,在一个先天高手看来,李贤良的一切都非常完美,完美到毫无瑕疵。

    但是正如林天所说,他也不过是一个强一点的蝼蚁而已。

    在林天看来要破除他的这些招数很简单,一是利用超快的速度自然可以轻易的破解他的招数,毕竟,久守必失,正如独孤求败所说的那样,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而另一种的方法就是一力破千巧,一切的招式都有其的承受力量的范围,当力量超越他的极限的时候,他也就只能破碎。

    林天的眼中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屑,轻轻的举起手中的流光刀。李贤良看到林天的动作,不由得谨慎起来,眼前的少年不能以常理度之,必须谨慎。

    四周已经围了很多的皇宫之中的禁军,一个老人也急匆匆的赶来,从头上戴着的平天冠,林天就知道这位就是现在的皇帝了吧。

    李贤臣看着四肢尽断的李东阳的时候,不由得面露心痛之色,看着林天满是杀意,李东阳已经昏迷了过去,李贤臣立刻叫人帮李东阳包扎伤口。

    林天并没有阻止李贤臣的举动,因为这个李东阳还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就让他死了。

    “天刀七式,第一式,横刀向天。”

    刀气凝于流光刀刃之上,越来越黑,终于变成刀罡,黑色的刀罡横斩而出,黑色的光芒,仿佛可以吞噬一切,带着犹如闪电的速度,瞬间来到李贤良的面前。

    来不及做多于的思考,李贤良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天兵长剑,大量的灵气输入长剑之中,对着黑色的刀罡,急速的刺去,瞬间刺了上百下,黑色的刀罡渐渐的力量耗尽消失在空气中。

    李贤良很是震惊,满脸惊恐的看着林天,“这是刀罡,不是刀气,怎么可能,你一个先天中期的小子,怎么可能发出如此凝实的力量,不是先天才可以发出刀气或剑气,道境才能发出罡气的吗?”

    李贤良感觉整个世界都乱了,一个先天的修炼者怎么可以使用出专属于道境的罡气呢?

    “这是罡气吗?”林天看着手中的流光,原来如此,后天练内力,先天练真气,攻击的时候可以使用真气附着于刀剑之上,脱离刀剑,杀人于无形,而刀气则就是道境强者的专利。

    道境强者的魂海之中已经开始孕育魂珠,灵魂强大可以轻易的将真气压缩,形成犹如实质的刀罡和剑罡。

    罡气力量更加强大,也更加锋利,可以轻易的切金断玉,威力不是简单的刀气剑气可以比拟的。

    “只是这凝聚刀罡实在太慢了。”林天微微皱了下眉头。

    “堂兄,杀了他,你是东阳的护道者,一定要为他报仇。”远处被禁军保护起来的李贤臣厉声说道,眼中满是对林天的杀意,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林天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

    李贤良不由得苦笑,眼前这个小家伙,虽然年轻,但是他的实力绝对是在自己之上,从刚才他那简单的一招就可以感觉的到,这个少年的强大。

    李贤良并没有将李贤臣的话放在心上,虽然自己是李东阳的护道者,但是也没有义务为他去送死。

    李贤良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更加谨慎的看着林天,全部的力量都放在了防御之上。

    看着李贤良的样子,林天就有些失去了兴趣,眼前这个老头,他可以轻易的感觉到,他并没有对自己有任何杀意,他的出手只是为了他的身份,李东阳的护道者,现在李东阳的四肢虽然让林天砍断了,但是他的修为并没有费,只有将手脚接上去,还是一个完好的大活人。

    “有意思,到这个时候了,那个躲在背后的老鼠,还是不出来吗?”林天对李贤良失去了兴趣,不代表可以放了这李贤臣父子,在林天的心里,他们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小黑,带着玉儿,到城外等我。”

    接下来林天要全力一战了,不能留下任何的后顾之忧。

    “是,主人,我在城外等你。”翅膀扇动,黑虎带着杨玉儿离开了现场,黑虎不由得想起当时面对玄阴的时候,主人也是让自己先走,不由得有些感动,难道这里还隐藏着更厉害的高手,主人,你可一定要回来啊,小黑会等着你的。

    不知不觉间,连黑虎都没有发现,他自己现在开始担心起林天来了,他已经将林天当作了他真正的主人。

    神力运转,林天的手中握着流光,身体瞬间出现在李贤良的眼前,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只是一击简单的横刀,血色的刀光亮起。

    “好快的速度。”

    李贤良立刻架起长剑阻挡,白色的剑光闪动,一纵一横,一刀一剑,瞬间碰撞在一起,激烈的碰撞,将空气撕裂。

    轰轰轰;;;空气的气爆声响起,掀起狂暴的劲气,将地上的灰尘卷上天空,远处的禁军慌忙用手遮挡眼睛,狂风将他们的衣裳卷的猎猎作响。

    运转神力的林天,简直就是堪比妖兽,强大的力量也瞬间将李贤良掀飞到天空之中。

    这时林天的身影再次动了,快如闪电的身法让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深深的震撼和震惊。只是这一次林天不是攻击李贤良,而是突然出现在李贤臣的身边。

    再次挥刀,和李东阳一样,李贤臣也被林天斩断了四肢,左手快速的在李贤臣的身上点了几下,李贤臣的血液并没有流出来多少,就止血了。

    看着眼前同样遭遇的父子,林天的眼中有些复杂,什么时候自己一个死好青年变得这么血腥残忍了,很快林天就坚定了下来,这个世界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不需要怜悯,更不需要对自己的敌人怜悯。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你们贪婪的心,如果你们不贪婪,就不会出现这所有的一切,你的儿子也会很好的成长,将来也许会成为一个强者,但是现在,他将永远成为一个废物,没有任何用处的废物。”

    林天抬起脚对着李东阳的腹部丹田狠狠的踩下。

    曾经一个少年好奇的看着师父,问道:“师父,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

    师父说道:“真正的强者就是将所有的敌人都踩在脚下。”

    少年有些不明白,疑惑的问道:“为何要将敌人踩在脚下才是真正的强者?”

    “那你认为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师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道。

    少年歪着头想了想说道:“要是我,我就会将敌人一刀杀掉。”

    师父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

    林天现在想起这个故事,不由得懂了师父的意思,杀了敌人,敌人也就成了死人,死人自然躺在了自己的脚下,但是这世间没有比让自己的敌人在自己脚下苟延残喘,更让人心快的了。

    所以林天决定不杀了这对父子,而是废了李东阳的丹田,这里是他们的希望,和梦想,亲手毁灭敌人的梦想和希望是一个很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李贤臣目次欲裂,“不要!”

    “住手!”

    砰!

    “啊;;;”

    一脚狠狠的踩在李东阳的丹田之上,暗运神力的一脚,瞬间将李东阳的丹田踩破,浓郁的灵气从李东阳的身上散开,消失在天地间。

    这一脚林天不止是破坏了李东阳的丹田,而且还用巧力,破坏了他的生殖系统,从此太监的家庭有多了一个成员。

    “不,你不得好死!”李东阳满脸绝望,眼神狠毒的看着林天。

    “不得好死的只是你和你的父亲而已。”林天的眼中对眼前的父子满是深深的厌恶,贪婪的心使得他们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今天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从太极殿的深处,飞出来一个中年男子,披肩的长发,目光锐利,面白如玉,咬牙切齿的看着林天。

    “本座让你住手,你没有听见吗?”

    浓郁的犹如实质的杀气扑面而来,中年人就这样仿佛脚不着力的飞在空中。

    “临空,道境强者,这气息,就是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吗,气息没有师父强,也就是和丹辰师叔的气息差不多,也就是人阶道境的实力吗?或许我使用全力可以和他一战。”林天的心中暗暗思量。

    “是又如何,我又没有动手,像这种蝼蚁,我只需要动一下脚,就可以将它们踩死。”林天不为所动,想用气势压我,你的气势还太弱了。

    “好,很好,很久没有人这样和本座说话,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小说网,!]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