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念成灾,首席的心尖挚爱!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162他也是个卑鄙的人

    纪念轻轻的翻了个身,朝向门口的方向,一双盈盈的水眸静静的望着房门,等待着陆其修回来。

    或许是这夜半的电话,在这个安静的夜晚显的太过突兀,才使得纪念忍不住浮想联翩。

    她和陆总在一起的时间并不久,但是从她和陆总认识,到现在亲密无间,她从没听陆总谈过任何关于他家庭方面的事情。

    陆总为人又低调,媒体除了能针对盛世集团又开发了哪个有发展前景的楼盘做一些相关报道之外,关于陆总,他们挖掘不到任何消息,更遑论是他的家事了。

    所以,纪念曾经一度很自然的认为,陆总这个年纪,肯定是有家室的,是后来有一次和他聊天时听他说过,他希望有一个像她这样的女朋友,她才知道,原来陆总还没有家室。

    但是,没有妻子,却不代表也没有家人吧?

    虽然,她并不觉得和陆总在一起,他就得把他的家人介绍给她知道,况且见家长这件事也是两个人确定了关系,打算结婚才会做的。

    但是陆总平时日常生活中,却连一句家人都不曾提过,之前她没多想过,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会儿,却忽然觉出些奇怪来。

    这个宋嫂,会是陆总家的谁吗?否则,又怎么会在半夜时分突然打来电话呢?

    纪念咬了咬唇瓣,想起陆总每年都会有两个星期的时间去香港,尹特助说这两个星期,陆总是不处理任何公事的。

    她当初刚刚知道这件事时,就猜想陆总应该是在香港处理家事,陪家人或者怎样,但是没有人给过她确切的答案,尹特助也并不清楚,陆总在香港的两周时间,都是在干嘛?

    因为,尹特助提过,陆总去香港,从来不让任何人陪同的……

    陆其修这个电话并没有接听很久,但是却足够纪念的脑袋里翻来覆去想很多东西了。

    返回卧房,陆其修看到纪念睁着眼睛,便来到边,大手轻轻的覆在她的颊边,温柔问道:“念念,吵醒你了?”

    纪念手撑着,坐起身来,摇了摇头,轻声问道:“是谁打来的,有什么事吗?”

    陆其修脸上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复杂,只是这抹复杂并没在他的脸上停留太久,他很快就掩了去。

    “是有点急事,念念,我必须得立刻赶去香港一趟”陆其修避过了纪念的第一个问题,只是回答了她的第二个问题。

    如果是平时,纪念可能并不会想太多,但是今晚,却有些特殊,她一下子就反应出,陆总似乎是刻意的没想告诉她,是谁打来的这个电话。

    陆总大概以为,她并没听到宋嫂这个称呼,但实际上,她听得很清楚。

    纪念点点头,掀开被子下,“要去多久?我去给你收拾行李”

    其实,她应该问清楚的,宋嫂是谁?他要立刻回香港的急事又到底是什么事?

    可是看到陆总脸上那根本遮掩不住的急迫,那是她几乎没在陆总的脸上看到过的神情,纪念就怎么都问不出口了。

    她不想再耽误他的时间,那件事对陆总来说一定很急很急,才会让对所有事都仿若心中有数,可以掌控的陆总脸上现出焦急担心的神情。

    至于她心里的所有疑问,大可以等陆总从香港回来之后再问清楚,她相信如此真诚真心对待她的他,不会有任何事隐瞒她的

    “没关系,念念,我自己来,你乖乖睡觉”陆其修手臂横在纪念的身前,挡住她要去衣柜底层拿行李箱的动作。

    纪念颦了下眉心,唇瓣有些不满的微撅,“反正我也睡不着了,大叔,就让我给你收拾吧”

    陆其修深邃的眼眸凝着纪念,几秒钟后,点了点头,再开口,嗓音有些低沉,“我只去几日,不必带太多换洗衣物。”

    “好”纪念从衣柜里拿出黑色的行李箱,开始挑选要陆其修带去香港的衣服。

    其实,对于收拾行李这种事,纪念并不拿手,可是她很想帮陆总做点什么,于是就一边仔细的想,可以带些什么,一边将想到的东西拿出来,装在行李箱里。

    待纪念收拾完之后,陆其修将行李箱关好,放在脚边,长臂一把将纪念扣在怀中,抱紧了些。

    他吻了吻她的长发,开口,声音沉然却不失温柔,“念念,我尽量很快回来,在家等我,嗯?”

    纪念的额头轻轻抵在陆其修的肩膀上,答应道,“好的那……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嘛?”

    陆其修放开纪念一些,大手轻轻握着她单薄的肩膀,“傻瓜,当然可以我也会每天给你打电话,有任何事,都要第一时间打给我,告诉我知道,听到没有?”

    纪念点头,“听到了……”

    陆其修俯身,在纪念的唇上轻吻了吻,眼中有不舍,“好了,我走了,快上牀睡觉。”

    说完,陆其修提上行李箱,转身走出卧室,向门口走去。

    他打开大门,走出去,反身要关门,看到纪念也跟了出来,不免蹙了蹙眉心,“念念,听话,回去睡觉”

    “大叔,我看着你走,然后就回去睡……”

    或许是因为陆其修离开之后,这偌大的公寓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缘故,纪念是真的舍不得他走。

    可是,她也知道陆总不得不走,只能想着送他到门口,她知道他不会同意的,否则她真的想送他去机场……

    陆其修放下行李箱,牵起纪念的一只小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又不是生离死别,我很快会回来,是不是不相信大叔?”

    “不是”纪念摇摇头,“那我回房睡了……”

    纪念再不舍,也没办法,只好一步三回头的往回走,直到她走进卧室,关上门,听到了大门砰的关上的声音……

    靠在卧房的门板上,纪念垂着头,心情低落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无意识的靠着门板站了很久,感觉到腿有点发麻,纪念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向大走去。

    爬上牀,上仿佛还有陆总留下的热度,纪念将被子盖在身上,向陆总刚刚躺过的位置挪了挪,闭上眼睛,逼自己入睡。

    只是,真的是没办法,她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刚刚盘旋在脑袋里的那些事,想叫停都不行……

    深夜海洲的路上,车很少很少,陆其修开车向机场飞驰,车轮摩擦过地面都仿佛能够带起一阵浮尘。

    将车停在机场的停车场,陆其修直接走进航站大厅,在柜台购买了最快起飞去香港的航班。

    等待安检的时间里,陆其修坐在机场长椅上,拿出手机就着刚刚的电话回拨过去。

    很快,电话通了,对面传来一个有些上了年纪的女人声音,“少爷”

    “宋嫂,芊芊怎么样?”

    “医生还在抢救,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飞机还有二十分钟安检,不晚点的情况下,也要四个小时之后才能到香港,一会儿上飞机之后,我得关手机,所以这段时间有什么事,拜托你了,宋嫂”

    “少爷,你说这什么话,放心吧,有我在”

    挂了电话,陆其修有些疲倦的靠在椅背上,抬手揉了揉眉心。

    芊芊的情况会如何,还不清楚,但只要她没脱离危险,他就无法放心。

    而念念这边,他很清楚,今晚芊芊突然发病,宋嫂的这个电话,足以让念念觉察出什么。

    他的念念,是那么的体贴,那么的可心,从她的脸上,她的眼神中,他都能读到她的疑问,可是她却多一句都没有问他……

    可是,念念这么贴心,却并不表示,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去隐瞒她,欺骗她,事实上,关于他那难以启齿的过去,他该早在和念念在一起的最初就告诉她的。

    但是,他也是自私的,他担心他不堪的过去,会让念念犹豫,迟疑,甚至退却,不肯跟他在一起。

    所以,他并有给她公平,给她选择的机会,就将那么好,那么纯洁的念念据为己有了

    很早之前,当发现自己对念念动了情之时,他就知道,这样的他,其实根本配不上那么好的念念。

    可是,人都是贪婪的,对于想要得到的,根本不可能因为所谓的不配,就大义凛然的放手,他放不开手,他想要念念,所以,说到底,他也是个卑鄙的人……

    或许,他和蒋东霆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因为,没有当年的选择,也不会有他不堪的过往。

    一切都是他种下的因,才会有果

    机场的广播开始播报陆其修这班航班安检的消息,陆其修站起身,拿起行李,向安检口走去,眉心,一直未曾松开……

    题外话:

    咦?大家都在养文嘛?看不到乃们安安心好塞欢迎竞猜,芊芊素谁?ps:二更在下午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