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死疯魔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一章 结丹风云(一)

    第七十一章结丹风云(一)

    一颗硕大的黑色魔丹在曾阿宝头顶缓缓升起,宛如一颗孕育千年而出的黑珍珠般,在月色之下熠熠生辉,震撼心魄。

    仿佛受到这颗黑丹的吸引,平静的天空毫无征兆地风起云涌,一片片劫云凭空出现,不断向曾阿宝所在的紫炉峰聚集,越积越厚,一道道电光在云层中不时闪现,夹杂着隐隐雷声呼之欲出。

    月光依旧,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接近一个时辰的累积,云层黑压压的一片,呈现一个倒陀螺状,陀螺底部占满曾阿宝头顶的天空,而陀螺尖正对着下方的黑丹。那威势似要将这紫炉峰压垮,摧毁这个违抗天之意志而诞生之物。

    修真之道本是逆天而行,与天挣命,除非得到相应天劫的洗礼方可得到它的认可,才能在这修真之路上更进一层。不管是仙、是妖、是魔都是如此,过则海阔天空,败则身死道消,还命于天。

    曾阿宝抬头看着即将爆发的劫云心如止水,一块块极品灵石围绕周身,两瓶封剑平送的渡劫丹药也被放置身前,随时准备调用。

    天雷滚滚,一道蓝毫从陀螺尖冒出。

    “来了!”曾阿宝自语道。

    就在劫雷出现的一刻,滔滔威压笼罩整个紫炉峰,庞大的护山大阵在这威压之下自动启动了,但在曾阿宝所在的悬崖处,这大阵如同虚设,劫雷应声而下。

    不是护山大阵威力弱,而是这天劫之雷能破万物,只要在这天道下,天劫无处不在,外力作用的力量为零。

    在曾阿宝自信对抗劫雷之时,山中的蓝衣弟子们就惨了,被这滔滔威压压在地上动也不能动,若非护山大阵的保护,这些修为低弱的弟子非有人要当场毙命不可。山里的众弟子一个个叫苦不送,“是谁啊?怎么选在这里渡劫,要人命了啊!”

    曾阿宝可听不到这些,他正全心贯注应对劫雷。

    一道道雷电将黑夜划亮,无情地轰向那颗黑丹。曾阿宝盘坐在那,岿然不动,任由雷电轰击,雷电在黑丹上炸响,包裹了它之后继续向曾阿宝袭来。此时曾阿宝和自己的魔丹如同沐浴在雷电之雨中。

    巨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各峰的重要人物,一道道身影出现在各峰,向曾阿宝渡劫之处观望。

    “是哪峰弟子在此渡劫?怎么会选在此处,也没见护法?”呼延抗问道。

    “禀告师尊,渡劫地点为蓝衣们居住的紫炉峰,应该是哪位蓝衣突破结丹了。”公孙玉小心地报告。

    “蓝衣突破后也将成为我宗正式弟子,归所属各峰。不过看这结丹的气势,这名突破的蓝衣资质不错,如他成功结丹将有一次重新旋转山峰的机会,你就将他招到我峰吧。”呼延抗说道。

    “是,师尊。”公孙玉恭敬回答道。

    同样的对话几乎发生在各峰,然后几道身影消失不见。显然这些大人物见宗门无恙,交待好弟子后就离开了。对他们来说,这些蓝衣的生死无足轻重,又不是自己的亲传弟子,不值得耗费一丝心神。

    离开之前,呼延抗习惯地用神识扫了一下那块渡劫之地,一扫之后他惊讶地止住了脚步。自己的神识竟然探查不到一丝信息!

    显然有大能者暗中施展了神通,阻止他人探查。

    呼延抗眉头一皱,暗自隐逸到不远处,他要看看这究竟是谁在渡劫。各峰的情况他是了解的,还没有人能这么轻易阻挡他神识探查不漏一丝痕迹的,难道是宗内那些从不出世的老怪物们动的手脚?

    想到这,呼延抗即好奇又惊讶,非探个明白不可。只有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他才放心,他可不想有什么阻碍,影响他的大计实施。

    雄厚的魔灵力不断地注入到黑丹之中,迎接着劫雷的洗礼,劫雷一道比一道强悍向下劈来,曾阿宝虽然感觉硬抗起来越来越有压力,但凭借灵力的雄厚,体魄的强悍,他坚持硬抗了下来。

    身上的弟子服在这些劫雷之下早就灰飞烟灭,而他的魔丹和魔体却越来越完美、强悍。

    八道劫雷一过,劫云暂时收敛了自己的锋芒,而劫云却越卷越慢,云层越来越厚,刚舒了一口气的曾阿宝见此场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最后一道劫雷还没出现,散发出的威压竟然不亚于刚才八道劫雷同时轰到身上。

    两瓶渡劫丹药毫不犹豫地一齐涌向空中黝黑的魔丹,二龙戏残阳剑意“嚯”出现在曾阿宝身上,二条如同实质的金龙围着一道残阳上下翻腾,剑意丝毫未外漏,随时准备应对接下来的最后一雷。

    曾阿宝有预感,自己不动用压箱底的功夫,很难接下这最后一道劫雷。在这劫雷酝酿之际,曾阿宝寻思,是不是每人渡金丹劫的劫雷都是这么厉害呢?如真是这样,能结成金丹之辈真是幸运之极。

    好一阵过后,最后一道劫雷终于发作了,先是突出一点点蓝毫,然后“轰”的一下,突然爆裂般向下击去。曾阿宝战意昂扬,起身直接迎向劫雷,二龙戏残阳剑意以不屈的精神呼啸着向上轰去。

    第九道劫雷无视二龙的进攻,直接将其碾灭,转眼击到黑丹之上,再击到曾阿宝的身体上,瞬间将他们包围。

    一阵雷光闪过之后,曾阿宝头顶着黑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就像一座毫无意识的人形雕像。接着一道道裂痕“啪啪啪”地出现在黑丹上,而他的身体也出现了一条条深可见骨的伤口,只是怪异地没有流出一滴血。

    劫雷消失了,但是头顶的劫云依然在运转,未见要消散的迹象。劫云滚动,形成一个巨大的双角,三眼魔神之脸,刚一出现,魔神之脸仿佛虚影般瞬间淹没在曾阿宝的身体里。这一幕被远处围观的弟子们看在眼里。

    “未见金丹异象,难道失败了吗?咦,劫云怎么还没散去,难道出现了了心魔劫!”说话的一位金丹期弟子诧异道,“这师弟是什么来路,凝结金丹就出现了心魔劫,看来凶多吉少!”

    心魔劫一般出现在化婴之时,但是一些心路复杂坎坷的修士在渡金丹劫时偶尔激发心魔劫,只有铲除心魔才能真正过关,成为金丹修士。但是天道是公平的,他对你的考验越严格,奖励也就越大,所以往往通过心魔劫的金丹修士,实力强大无比,而且在以后的修炼一途上将会走得更长更远。

    “心魔化形!那是什么东西?”一位渡过心魔劫的强大剑修,指着消失于曾阿宝体内的魔神虚影惊讶道。

    无人识得。

    “魔心锤炼!”暗影中的呼延抗轻呼道。从对镇魔峰那些魔头的收魂中,他知道了这是什么。“这究竟是谁?魔宗之人吗?不可能!”魔宗之人只要出现在剑宗是逃不过他的探查的,他非常的疑惑。“且看他能否通过。”呼延抗盯着曾阿宝处一动不动。

    曾阿宝对外界发生之事一无所知,因为此时他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似真似幻的世界。

    小屋里,浓烈的酒香在结界里弥漫,张凡清强撑着朦胧的醉眼瞟了一眼曾阿宝,不停地打着酒嗝,不由分说就扔来一个酒葫芦,满口酒气道:“小子,来~来~来,我们~喝!这~可是~醉~心酿!”

    酒香早就激发了他的腹中酒虫,接过来就往口里直灌。“爽!”然后感觉迷迷糊糊,一身醉意。

    “这酒~劲力~真大!”曾阿宝双颊酡红,舌头打转,摇摇晃晃地仿佛随时就能跌倒。

    “劲~大才~够~味,喝~了跟~老头~子一~样,一醉~睡千~年吧!”张凡清边说边滴溜溜地往地上躺去,一着地便鼾声如雷。

    睡意好像能传染一样,曾阿宝的眼皮不听使唤的往下砸,“嘿~嘿,想~骗我~睡觉,不可能,只有~你~懒~剑~老人~家才~睡得着,小子~我~的~事~多着呢!”说着撞撞跌跌往门外走去。

    “再喝~一口~吧。”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酒醉心明。张老头从不求人喝酒,你留着自己喝吧!”醉意顷刻一扫而尽,眼前的场景突然一阵乾坤斗转,曾阿宝来到了镇魔峰瀑布水潭里。

    冰凉的潭水是那么的真切,怀中的柳飞烟媚眼如丝,娇躯扭动,一股诱人的异性体香惹人心痒,“哎,还没有莲藕妖来得高明,去吧!”一道剑意扫过,柳飞烟如烟尘般消散。

    “曾阿宝,帮我杀了他们,这些极品灵石就是你的呢!”方度在地上爬向曾阿宝,手中的储物袋中,一块块极品灵石闪耀着诱人的蓝光,在方度的后面,于镜一伙正手持滴血的长剑杀气腾腾地朝这里走来。

    “你们自己留着吧!哥有的是灵石,不稀罕你们这些!”剑意轻轻一扫,他们都消失不见。

    “啊!”“啊!”一声声惨叫声刺入曾阿宝的耳膜,曾阿宝定睛一看,师父清一道长,两个师弟都被林有男用飞剑钉在空中,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三柄飞剑正要将他们开膛破肚。

    “师父!师弟!”那一声声惨叫让曾阿宝心底发痛。

    “交出‘龙门宝鉴’,否则他们都得死!”林有男恶狠狠地对曾阿宝说。

    “阿宝,你就交给他吧!师父实在是受不了了,太痛苦了。”清一道长披头散发,不成人形,一滴滴鲜血从他微颤的嘴唇中滴下。

    两个师弟直冒白眼,微弱的气息中只有三个字一直喃喃自语:“大师兄,大师兄……”

    心痛的感觉一下涌遍全身,“林有男,我要杀了你!”顿时曾阿宝就要魔化直接轰杀前面的林有男,一解心头之恨。

    此时,心脏部位的剑心一阵颤动,呼之欲出,曾阿宝一惊,剑心动摇,一旦瓦解,所有一切努力将化为乌有,剑修之路到此结束。

    “不!”曾阿宝猛地收回心神,“一切皆是虚幻!风动云动,我剑心岿然不动,破!”刚猛凌厉无坚不摧的剑心外化为一道无形剑意将眼前的一切斩碎。

    一道清风吹来,紫炉峰熟悉的景色映入眼帘。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