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死疯魔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九章 教训师弟

    第六十九章教训师弟

    看到曾阿宝来了,朱晓通高兴的喊道:“阿宝哥,这里!”而黑凤则下巴往上一翘,根本就不搭理他。

    黑凤的表情徐宁看在眼里,向方静云问道:“师妹,他是?”

    方静云乐呵呵地介绍道:“黑凤的师哥,出自龙门剑派,现在已经是正式弟子了,还是前几天的事呢。”

    “正式弟子,怎么没听说过?”徐宁思索了一下,心道这段时间没听说有新进内门弟子,这人从哪里冒出来的。看黑凤对他的表情,很不满意似的,一头红头发对着黑凤挤眉弄眼的,一看就是轻浮之辈,难怪黑凤师妹对他不待见。

    曾阿宝大大咧咧跑到他们身边,冲着黑凤就道:“师妹你刚才跑掉干啥?我还有很多话跟你讲呢!是不是被师兄的胸肌给吓着了?”

    黑凤眼角黑线直冒,朱晓通和方静云倒是习惯了无所谓,可站在一旁的徐宁可就看不顺眼了,本来这黑凤对这个弟子就不待见,一见面还胡言乱语,满嘴轻浮,连我徐宁站在这里都没看见,这人得教训。

    “这位师弟到我器宗峰有什么事,如要购买法宝器具的话,请到前厅。此乃比剑之地,不适宜师弟在此逗留。”徐宁毫不客气对着曾阿宝发出逐客令,这还是看在黑凤她们面子上讲得很客气了。

    “没事没事,就想跟师妹她们玩玩。”曾阿宝随口说道,“师兄你们看比剑吧,我跟黑凤师妹说说话。”说着就朝黑凤身边走去。

    徐宁听了之后眉头一皱,这个黑凤的师哥太不像话了,“跟师妹玩玩”这哪像我剑宗弟子,品行如此不佳,一副流氓习气。看他的弟子服,一个标志都没有,一看就是各峰不愿收留的下等货色,难怪我没听说过。得要狠狠惩戒他一番。

    “师妹她们与我等在此观看比剑,请问师弟可有兴趣到场内比试一二,磨练下这些参赛弟子?”

    黑凤一听来劲了,连忙转过身来对曾阿宝说:“徐宁师兄的建议真是好极了!师哥你不是说功力进步了吗?这里刚好可以检验一下你的进步成果啊。”

    见黑凤附和自己,徐宁哈哈一笑,看来两人是心有灵犀啊!一股带火的灵力直接卷起曾阿宝送到了法阵内。曾阿宝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在修为比他高出一大节境界的徐宁面前,他被轻而易举地投进了法阵内。

    朱晓通和方静云看着面对法阵嬉笑的徐宁和黑凤一时摸不着头脑。

    曾阿宝也一愣,他愣的不是自己身在法阵内,而是自己被人轻而易举的缚住,却一点准备也没有,看来此人实力高深,也说明自己临敌缺乏警惕性。

    “这位师弟,在下赤炼峰炼器弟子王一,金丹初期修为,望赐教一二。”王一笑呵呵地看着这位被徐宁特意传音“关照”一下的弟子。

    “小弟曾阿宝,脱凡圆满,请!”曾阿宝丝毫不惧,既是剑修,面对挑战只有勇往直前,退后妥协只会对道心有损,来就来吧,正好检验自己炼体的功效呢。

    “师弟小心了!”王一摆了个剑式向曾阿宝刺来。

    剑宗一向以攻伐著称,攻击力名震修真界,曾阿宝第一次与剑宗内门弟子比试丝毫不敢大意,一出手就摆出了自己由一龙卷风云剑意中悟出的腾龙招式。

    场外的弟子们大声吆喝,都嘻嘻哈哈地想要看王一怎么戏谑曾阿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徐宁有意教训这个新进弟子,大家都乐得看热闹。

    朱晓通他们倒是没其他弟子那么热情,曾阿宝的实力他们是看到过的,上次蓝衣比试连法阵都爆了,而曾阿宝能活着出来,可见他的实力不凡。这次只是比试,没有性命之忧,他们就更加不用担心了。

    而徐宁刚才还带着笑意看着场内的二人,暗中传音要好好教训下这个新人,可见曾阿宝摆出了一个剑式后他就收敛起笑意。他是赤炼峰天才弟子,对剑术的造诣远高出这些弟子,曾阿宝的剑式明显不是他以前见到过的,里面蕴含一股自己也说不明的意境,看来这个黑凤的师哥不像刚才看到的那么简单。

    当王一的剑刺到眼前,曾阿宝也动了。双方都未动其它任何威能,这一剑仅仅就运用剑式比拼。

    “当”

    双方剑尖拼在一起,王一脸色一变往后倒退数步。

    “师弟好大的力量!”

    刚才双方仅就肉身的力量速度比试了一招,仅仅试探,曾阿宝明显高于对方。场外的弟子也露出惊讶之色,这新进弟子的力量真大,直接逼退王一数步。

    “承让。”曾阿宝心道,我还没用力呢。

    “师弟小心,我要施展全力了。”王一感到面子上挂不下去,本想教训这个新弟子一下,没想到刚一交手就落个下风。

    王一灵力运转带着烈火威势的一招飞快地向曾阿宝袭来。

    “烈火剑舞,中品功法,师弟接招吧!”

    长剑如火舌般向曾阿宝卷来,剑未至,热气已经袭来。经灵力加持的剑法果然不同凡响,这一剑根本就不是刚才试探的那一剑可比的。

    曾阿宝灵力一卷,化解了炽热之感,挥舞着虎牙与王一拼斗在了一起。

    二人剑来剑往转眼拼斗了二十几招,王一越斗越感到心惊,自己已经拼尽全力施展了这套“烈火剑舞”剑法,可对方明明只有脱凡的修为却应付自如。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灵力都不下于他这个金丹初期弟子,看起来,对方还没尽全力。

    王一的剑威势越来越猛,二人比斗之间的空气都出现了流火飞舞,随着王一的剑将曾阿宝包裹其中,不停的攻向曾阿宝。

    “想不到王一的这套‘烈火剑舞’练成这等境界了,空中流火都出现了。”场外同门弟子叹到。

    曾阿宝也感到了压力,除了这热度需要不停运功抵抗外,这四周出现的流火像一柄柄火剑般让他防不胜防,只要他略一疏忽,这些流火就会乘虚而入。对面王一的剑更是刁钻迅猛,时刻寻找着曾阿宝的破绽之处,好对他进行一招制敌,让曾阿宝时刻也不敢放松。

    这剑宗正式弟子果然不同凡响,不仅剑术造诣深厚,招式毫无破绽,而且剑法正宗大气,威势绰绰逼人,远不是林有男之流所能比拟的。自己从未遇到过在剑法上如此高的对手,今天真要好好战个痛快。

    曾阿宝越战越勇,虽说偶尔有流火攻破他的防守,但他迅速破解这些攻势,慢慢地对王一的进攻手段熟悉了起来,到后来王一根本就找不到曾阿宝的破绽,反而被曾阿宝的剑好几次差点刺中要害,逼得他不得不加强防守。

    “砰”二人再次交击一次后,王一远远退到远处。

    “师弟修为不同凡响,逼得我要施展最强一击了。师弟小心!”说完也不等曾阿宝回话,一道赤色流火从王一身上升起,剑意逼人。

    “竟然逼得王一使出了剑意攻击!这小子是什么人啊?”场外的弟子被刚才的比斗惊呆了,一个脱凡期的弟子竟然逼得金丹修士使用剑意攻击了。

    “师弟,不可!”徐宁惊呼,剑意攻击威力巨大,而且这个王一可是这群弟子中的佼佼者,剑意化形,如同实质,这不是一位脱凡期弟子所能接住的。自己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曾阿宝,可不想要人家的命。

    他想出手已经晚了,王一遥指曾阿宝,剑意已经牢牢将曾阿宝锁定,此刻在他眼中曾阿宝已不是一个脱凡期弟子,而是一位真正的对手。

    飞剑和流火合二为一凌空向曾阿宝袭来,飞剑所过之处空气为之流火,轰隆隆的威势不可抵挡。

    曾阿宝大惊失色,只见识过秦秀的青虹剑意威力,没想到当一位金丹期剑修的剑意轰向自己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可怕。

    “我靠,打起真火啦!”场外弟子惊呼。

    “腾龙出击”曾阿宝来不及多想只能同时使出腾龙剑意以攻代守,不到生死关头,曾阿宝是不会使出群龙擎天剑意的。

    令他想不到的是,王一的剑意速度奇快无比,几乎转瞬即至,自己的剑意刚刚成型根本来不及发出,带着流火剑意的利剑已经轰到曾阿宝身上了,一霎那,“轰”的一声巨响,曾阿宝被爆裂流火包围,“霹雳巴拉”的爆炸余声不绝于耳。

    “击中了!”场外观战的弟子惊呼。

    “坏了!这曾阿宝完了!”徐宁暗道。

    除了特殊情况外,弟子比剑出现死伤,作为负责弟子是要受到严惩的,何况这次比剑是自己挑起,而且是大境界差距的比试,自己是如何脱不了干系。纵然自己是天才弟子,那些悬剑院的人必定让你吃尽苦头,何况还有他们师门更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悬剑院的成立就是为了防止宗门内耗,师门之间无休止的仇杀成立的,这些违反戒律的弟子都由悬剑院惩戒,绝不留情,以示公正。

    瞟了一眼身旁的黑凤,却发现她的表情很平静,并无异样,他心中纳闷了,难道她对自己的师兄真不管死活了?

    场内的王一收回自己的剑,舒了一口气,看着对面倒下的曾阿宝像突然惊醒了一般,迅速向他掠去,“师弟!”刚才一心获胜,他把曾阿宝当成了劲敌,自己最后一招用尽全力根本就没有留手。现在清醒过来才发现刚才事情闹大了。

    法阵早就撤除了,一群人迅速涌向曾阿宝倒地之处。徐宁看着呆立在那里的王一道:“怎么样了?”

    王一指了指地上的曾阿宝说:“你看。”

    徐宁顺着王一指的地方一看也惊呆了,“这怎么可能!”

    后面围上来的众人也赶到了,看了地上的曾阿宝不禁惊呼道:“啊!皮都没破一层啊!”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