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死疯魔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三章 临时受命

    第六十三章临时受命

    要不是封剑平要见他,此刻曾阿宝可能还在忍受黑凤的纠缠。刚才的变化令曾阿宝心有余悸,“女人真可怕,美丽的女人更可怕!”

    看到曾阿宝的时候,封剑平平常毫无表情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些许惊讶的神态。“只听说你经脉重组修为恢复,想不到就快要结丹了!真不可思议!”

    “报告代宗主,弟子恢复只是机遇巧合罢了。”

    “嗯,恢复更好,看来我没看走眼,你是有大机遇之人,要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是,代宗主。”

    “蓝衣比剑明天就要举行了,本想给你准备一些丹药和功法,现在看你的修为这些也不必了。”封剑平看着曾阿宝,顿了一下道,“如今代表龙吟殿就你和我两个,你一定要通过蓝衣比剑,成为正式弟子。”

    “嗯。”曾阿宝沉声道,他能理解这个代宗主的苦闷。年纪轻轻被如此压制,是谁都吞不下这口气,何况他还是资质卓越的龙吟剑宗代宗主。

    “这个你拿着。”封剑平递给曾阿宝两颗灵气异常充沛的丹药。

    “这……”曾阿宝一滞,他没伸手。

    “拿着,助你早日突破结丹,到时,你就是我龙吟殿真正弟子了!”封剑平态度诚恳不容拒绝。

    曾阿宝小心翼翼将这两颗丹药收好,“我一定不负众望的!”

    “好,这个你也拿着。”封剑平递过来一个普通的小盒子,唯一特别一点的地方是上面刻有“龙吟”二字的标志。

    “这是?”曾阿宝迷惑不解。

    “我要进潜龙渊。”封剑平淡淡说道,“‘龙吟问剑’之前如我还未回来,将此物交给九长老,她一看自会明白。”

    “潜龙渊?”曾阿宝内心一震。

    封剑平转过身去,“不错,我要去寻龙啸天宗主!”

    出了龙吟大殿,曾阿宝一直纳闷封剑平为什么不亲自将那个小盒子交给九长老,为什么一定要我转交呢?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真让人好奇。

    想不到龙啸天失踪是去了潜龙渊,他去干什么呢?只有作为他的弟子封剑平知道他的去处,现在封剑平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我,对我太信任了!哎,风不凡前辈叮嘱我维护龙吟剑宗一脉,看来我只能费心了。

    想到这,曾阿宝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以自己的修为还来维护龙吟剑宗一脉,自己真是太有自信了!

    “嘿!曾阿宝你念念叨叨在干什么?”黑凤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吓了他一大跳。

    “没什么啊,代宗主要我准备蓝衣比剑。”曾阿宝支支吾吾道。

    “哈哈!”黑凤双手披在身后绕着曾阿宝一圈,得意洋洋道,“你想骗我,刚才一个人说什么潜龙渊……”

    曾阿宝一听大惊失色,连忙捂住她的嘴巴,小声道:“嘘嘘!”看看四周没人注意,急忙拉着她回到洞府,顺手设了个结界才舒了一口气。

    “呼呼,我的姑奶奶,你小声点!”曾阿宝心有余悸道。

    “叫我圣女!”黑凤嘟着小嘴不满道,“有什么情报赶快汇报,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你自个嘀咕什么潜龙渊什么的!”

    “哎,你听到了说给你听也无妨,你不要告诉别人罗!”曾阿宝一脸认真道。

    黑凤收起了不满的情绪,将粉嫩的小脸伸了过来,“你说。”

    曾阿宝毫不客气地在她的俏脸上扫了一遍,眼神怪怪道:“他要去潜龙渊与人幽会,就是要那个那个的,知道吧!要我盯着点,有什么事及时通知他。”

    黑凤连忙把缩了回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曾阿宝在旁还不依不饶地说着:“这代宗主也忒不容易了,不仅被那个呼延老头压得死死的,堂堂一个龙吟剑宗的代宗主,连个说话的份都没有,就连去约个会都还要偷偷摸摸地躲到禁地里去,啧啧啧,这也太憋屈了,要是我啊,嘿嘿嘿……”

    “你给我闭嘴!”黑凤胸脯一鼓一鼓的,显然生气了。

    曾阿宝连忙闭嘴,回头看了看正在怒火中烧的黑凤。

    “曾阿宝!”

    “什么?”

    “我要去潜龙渊!”

    “什么啊!”

    “我要去潜龙渊!”黑凤大声的重复道,这将曾阿宝吓了一大跳。

    “你要干什么?去送死吗?我的小圣女!”曾阿宝一下跳到她的面前。

    黑凤白了他一眼道:“知道我是圣女还不明白吗?你带路,我要去潜龙渊,参观下号称是天下剑宗龙吟的禁地有什么了不起。”

    “去那里干什么啊?以我俩的修为不是去送死吗?”

    黑凤一双大眼睛看着曾阿宝,轻拍他的肩膀道:“听圣女姐姐的话,别多问,有我在,不会让你死的。”

    曾阿宝无语了。

    站在巨阙广场临时搭建的擂台上,曾阿宝还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这个黑凤昨天为什么一定要去潜龙渊呢?好奇心太强了吧!真搞不懂。

    “红毛小子你干啥呢?还在做梦吧!没胆就自己滚下台去,别脏了你家樊爷爷的手!”擂台对面的一个粗壮大汉对着发呆的曾阿宝吼道。

    “哦,早上吃多了,刚才在消化呢!你是赤练峰的饭桶吧!你滚过来帮你家曾爷爷揉揉!”曾阿宝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

    “啊啊!老子樊童不是饭桶啊!受死吧!龙吟峰的孬种!”胡子气得歪歪的壮汉高举着一把火红巨剑夹带着丝丝火焰毫不客气的朝曾阿宝头上劈去。

    周围观战的其他各峰蓝衣大惊失色,一个蓝衣道:“想不到这樊童几年不见,原来在修炼烈火剑去了,这可是赤炼峰的下品功法啊!就他一个蓝衣学了,看来这个曾阿宝惨啦!”另一个蓝衣咧嘴道:“多亏我第一场遇见的不是他!”

    眼见巨剑的火焰就要烧着他头发了,曾阿宝还是懒洋洋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巨剑夹带着火焰将曾阿宝劈成两半,周围的人都一片惊呼“啊!”

    火焰过后,并不见曾阿宝倒下的身子,众人扭头看去,曾阿宝正站在擂台的另一头若无其事的摸着肚子呢!

    下面顿时热闹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劈中了!”“哼,就你那点修为怎么知道,那只是虚影!他早就闪到对面去了。”

    樊童慢慢转过身来,再无一点傲慢之心,他缓缓地将剑抡了一圈,剑上火焰更盛,台下的人都感到了炙热,纷纷向外退让。

    “曾阿宝,得罪‘蓝衣联盟’就一个字,死!纳命来吧!”

    毫不犹豫地向曾阿宝冲去,所过之处温度一路飙升,虽然有气罩保护,场外之人依然热得汗流浃背,无不向外继续退让。

    速度再快也挡不住这擂台上的高温,面对一击不成,樊童一动手就拼尽全力,誓要灭杀对手。

    “来得好!”曾阿宝拍拍手道,“这才是个像样的进攻。”

    虽然周围的空气都呈现出滚滚热浪了,但曾阿宝若无其事,有血玉在,他感到凉爽得很!

    人们眼前一花,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刚才炙热的温度瞬间消退,擂台中央只站着一个若无其事的曾阿宝,而擂台的另一头,一条大汉趴在地上动也不动,那把巨剑掉到擂台的另一边去了。

    “还有谁?”曾阿宝看了一下台下,大声道。

    原来这‘蓝衣比剑’本来是每年一次,每月十五各峰预选,前三名月底复选,前十名决选出三名参加剑宗考验,过关者成为白衣正式弟子。但鲜有人能通过剑宗考验这一关,所以成为正式弟子者寥寥无几。

    这次因为要提前举行“龙吟问剑”,同时经过山门一役,能参加比剑的蓝衣都被曾阿宝消灭,只剩下一些潜修的蓝衣元老,造成了这次比剑的蓝衣人数稀少,因此公孙玉在组织这次比剑时将规则进行了变更,那就是,谁能挑战所有的对手而不倒的话,就直接晋升为正式弟子。

    这也经过了呼延抗的准许。

    擂台上,一个消瘦的剑童双手抱胸,低头看着地上,一字一句道:“别以为打倒了一个蛮汉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困渊峰剑童前来挑战!”

    “哦,你也是要代表‘蓝衣联盟’取我小命的吧?报上名来。”

    “既然知道,报与不报又如何,反正都是死!”

    话一落地,一条条带着铁链的链剑射向曾阿宝,瞬间将他的所有路线封死,只有挨刺的份!

    曾阿宝首先感受到的是,这些链剑带着一股无形的束缚之力,周围空间为之一滞,令他动作缓慢,修为一下被压制发挥不出来。

    我慢敌快,就在曾阿宝动作一缓之机,链剑如毒蛇般将他捆了个严严实实,短剑对着曾阿宝的要害不停的高速旋转,只要对方意念一动,曾阿宝身上就要出现无数个对眼穿的血洞。

    “哈哈哈!师尊赐予我的链剑之法出自我‘困渊’一脉,任你本事通天也是白搭!台下众人听着,谁与我对抗,此人就是榜样!哈哈哈!”消瘦的剑童狂笑不止。

    “他是要杀鸡儆猴看啦!”“哎,碰上了困渊峰的绝技,我们再厉害也发挥不出来,还是不比了,我放弃。”台下嗡嗡声一片。

    “是吗?”被链剑裹得像个粽子一样的曾阿宝突然冒出两个字来。

    “对着死人,今天我讲的话太多了!”链剑飞速地向曾阿宝不同的要害飞速旋转刺来。

    众人等着看曾阿宝的惨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