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死疯魔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二章 山中来客

    第六十二章山中来客

    曜日峰的曜日宫中,一手持拂尘,白须鹤发的老者与大长老呼延抗对坐品茗。

    “松青子道长今日来访,所为何事?”呼延抗对这位岳华宗四长老的来意猜测不透。

    “呵呵呵,也无什么要紧之事,许久没来看望老友了,过来走走,散散心,叙叙旧。”松青子不急不躁,捋捋胡须笑呵呵道。

    “哈哈哈!老夫硬朗得很,听闻贵宗逸尘子宗主修为化境,破虚蹬仙指日可待,那可是我人间修真界一件盛事啊!”

    松青子摆摆手道:“逸尘子师兄已感天机,只是仙缘难测,不是我等就能妄加揣度的。如能位列仙班,确为我修真之士一大幸事啊!”

    “嗯,如有那日,定当亲临观摩,此等盛况可是可遇不可求啊。”

    “呵呵,我等清心修炼,只有此等机会。”松青子轻泯一口茶后道:“大长老最近可遇一些奇怪之事?”

    “奇怪之事?”呼延抗盯着松青子不解道,“本宗也无什么大事,只是宗外最近受到一些魔修的骚扰,损失了一些门外弟子。”

    “剑宗与西域魔宗接壤,镇守这西南边陲,守护我龙州世界的安宁,功不可没。偶尔与魔宗接触也在所难免。”

    “应该的。千年前一战,魔宗元气大伤,退缩西域本源之地和一些荒芜的小世界,成不了气候,道长勿须担心。”

    “千年仙魔大战,我仙盟也是人才凋零,当年的英才纷纷陨落,如今正休养生息,可经不起当年的折腾。”

    “哈哈哈,道长放心,有我剑宗守护在此,那些魔宗宵小怎敢动弹,如有异动得问问是我剑宗的剑锋硬,还是他们的脖子硬。”呼延抗端起茶杯喝一口茶,不屑道。

    “那就好,剑宗有呼延长老主持,我仙盟放心不少。”松青子不再言语。

    “道长可还有什么担心的吗?”呼延抗不解问道。

    “贵宗宗主出关可有预期?”松青子问道。

    “我龙啸天宗主最近在参悟我剑宗最高剑法,出关之日不知何时,宗内之事都有老夫主持,道长有什么事情跟我讲就行。”呼延抗不以为然道。

    “哦”松青子踌躇了一下,喝了一口茶道,“大长老可听闻一则魔宗预言。”

    “预言?”呼延抗停止了品茶,看向松青子。

    “‘红月当空,魔神归位’。”

    “哦,还有此等事!”

    “魔宗敬拜魔神,据传有密法能借魔神之力翻天覆地,千年前的仙魔大战我等也见识过此法的威力,贵宗的九子就是牺牲于魔神之力下。”松青子站立起来,慢慢踱步向前,似乎陷入了对往昔的回忆。

    “是啊!魔神之力确实恐怖异常,要不是我等合力借助天劫降临,那一战的后果真的不得而知。”呼延抗缓步跟上,表情严肃道。

    “我宗近观天象,发现最近红月挂空,虽历时不久就消失了,但根据预言,我等应加强警惕,以防魔宗死灰复燃。而且据推算,红月所向遥指剑宗,所以今天冒昧来访,与大长老商量对策。刚听大长老说起最近剑宗附近的魔修一事,让老道更加确信这则预言的可信度,至少,魔宗之人必信之!”

    “嗯,道长的意思是,魔神降临于我剑宗!”呼延抗显得非常惊讶。

    “我不是这个意思,毕竟这只是一个传说,谁也无法确定是否真有其事。但据魔宗秘传,魔神归位之时,红月当空三日不坠,气势逼人,以向众仙魔表明魔神来临。”

    “三日不坠!没出现这种情况啊!”呼延抗舒了一口气道,“偶有红月也不用大惊小怪,可能是天象出现一点异常,我等小心一点不就行了。”

    “天道难测。”松青子目光透向远方,“经历了千年前的劫难,我仙盟须小心谨慎点。”

    “道长说得有道理。那道长的意思,我仙盟该如何应对呢?”

    “呵呵呵,这正是我来此拜访呼延大长老的目的。”松青子呵呵大笑道。

    龙吟大殿内,各峰长老齐聚。连丹鼎峰、剑经阁等一些几乎从不参加长老会议的长老们都要求必须到场。

    “红月当空,魔神归位!”

    经过松青子介绍之后,引起殿堂里一阵议论。坐在玉椅上面的封剑平冷冷地看着殿下,并未言语。松青子作为贵宾坐在他的另一侧。

    呼延抗站起身来大声说道:“我与岳华宗松青子道长商议,我仙盟几个大宗门将各派遣一支队伍前去调查魔宗情况。由于我宗与魔宗直接接壤,如有异变必定首当其冲,因此此事势在必行。”

    “近些年我们对魔宗的情况知之甚少,特别是年轻一代弟子,没有经历过仙盟与魔宗的生死较量,更不知其中凶险,通过这次调查对他们的锻炼是必须的。而且在我宗附近出现魔修一事说明,魔宗之人蠢蠢欲动,因此,我们必须做好准备,防范于未然。”

    “人员通过‘龙吟问剑’比拼选出。记住,除魔卫道乃我修真之人的宗旨,各峰长老回去之后选好各自弟子,优胜者不仅将获得剑宗嘉奖,所属各峰也将受到奖励。”

    待呼延抗说完,下面一长老问道:“‘龙吟问剑’是不是要设定修为阶段,我宗金丹期以上弟子甚少,不分层次恐难达到锻炼新生弟子的目的。”

    “那就将比拼设在金丹期!还有什么问题吗?”呼延抗扫视了一遍大厅。

    “胜负之后,这各峰位置怎么安排啊?”封剑平淡淡地说道。

    呼延抗“嚯”的一声立起身来,“哼!除了老夫的曜日峰,其他各峰以胜负重新安排上下次序!”说完拂袖而去,引起堂下一片议论。

    “呵呵呵,代宗主,既然事情已经安排妥当,老道就告辞了。”松青子起身向封剑平辞行。

    “请!”封剑平客客气气送松青子出了大殿。

    曜日峰上,呼延抗对着巨大的耀日剑雕像静立不动,背后站着的阳晴天和公孙玉不知道自己师尊招自己前来所为何事。

    公孙玉两手不自然地相互摩挲,内心忐忑不安,唯恐师尊对自己的办事不利进行训斥。

    “招收弟子一事我不在追究,蓝衣比剑须马上进行,尽快布置好‘龙吟问剑’,如再有纰漏,定当重罚!”

    “是,师尊!”公孙玉擦擦汗退了出去。

    “师尊,我要做什么?”阳晴天问道。

    “晴天,”呼延抗转过身来,“这一代弟子当中以你为翘楚,这段时间抓紧修炼,龙吟问剑后,带领本宗弟子前去调查魔宗一事,待仙盟之会,让天下修真门派见识我剑宗之风采!”

    “还有一事你须秘密去办……”

    “是!师尊!”阳晴天欣然领命,转身而去。

    待弟子们走后,呼延抗转身思索,近日所发生之事与镇魔峰底发生之事有什么关联呢?魔宗真的有所行动了?自己的秘密难道被发现了?这究竟是谁干的呢?魔宗一事一定要好好查,狠狠地查!

    啸天洞府内,曾阿宝对着有点无精打采的黑凤兴高采烈道:“哈哈,你终于回来啦!我找了你好几圈都不见你,你看我最近学了什么?”随手划了一个圈。

    “什么啊?别烦我,我出去啦!”

    “嘿嘿!你去吧!”曾阿宝双手交叉于胸前,乐呵呵地看着就要迈步出去的黑凤,“只要你能走得出去!”

    黑凤不理他,径直朝洞府外走去。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明明就差一步就可以走到洞府外,可就是走不出去,好像一股无形的障碍挡在她面前似的,但又抓又抓不到,感也感觉不到。黑凤有些气恼,发起狠劲往外冲,可结果就是一样。

    曾阿宝一屁股坐在石桌上,一边喝着小酒一边乐呵呵地看着黑凤气呼呼的模样。

    黑凤叉腰转过身来,瞪着一双大眼睛向曾阿宝姣喝道:“曾阿宝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啊!我新学的玩意。”曾阿宝双手一摊,若无其事道。

    “你不放手,别怪我发飙啦!”

    “只要你能走出这个洞府,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曾阿宝更是得意忘形,因为他发现,黑凤发怒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还蛮好看的!

    “呀呀呀!死曾阿宝!”黑凤真发飙了,气劲外吐,强大的修为差点让整个结界崩溃。曾阿宝被反作用力震得跌落到地上,结界应声消失。

    “妈呀,你咋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曾阿宝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喃喃道:“刚学的结界就被你震破啦!”

    谁知更令他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黑凤一下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呜呜,曾阿宝,你们都欺负我!呜呜……”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曾阿宝不知所措。

    “这是怎么啦?”

    曾阿宝连忙过来安慰黑凤,黑凤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呜呜,你们都欺负我!在这里我孤零零一个人,就把你当自己人,你还欺负我,呜呜……”黑凤越哭越伤心,曾阿宝不知从哪里安慰才好了。

    “好啦,好啦,我刚不逗你玩吗?下次不这样了,不哭不哭,别人看着了多不好。”

    “呜呜,你不听我话,好歹我也是你的圣女,你还欺负我,呜呜…..”

    曾阿宝一呆,这是哪里到哪里了,“好好,我的圣女,我听你话好吧,你不要再哭了。”

    曾阿宝一时也挺无奈,只好暂时服了个软。

    哭声戛然而止,“你说的啊!你一定要听我的话!”

    “恩恩,听你的,我的圣女!”曾阿宝又一搭没一搭道。

    “那你说是我漂亮点,还是你家师姐漂亮啊?”

    曾阿宝一个激灵,怎么扯到这来啦?

    “我师姐多着呢!哪个师姐啊?”

    “你说我指哪个,就是你看着掉口水的秦秀师姐!”

    ……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