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死疯魔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九章 师门隐秘

    第四十九章师门隐秘

    原来,在曾阿宝被剑阵撕碎的一刻,自动运转了“九死疯魔变”心法,身体虽毁,但心神未灭。

    粉身碎骨的痛楚几乎将曾阿宝的意识湮灭,他真想闭着眼睛让这些痛楚统统消失在这黑夜里。然而心底声音告诉他一定要坚持,有痛楚说明自己还没完全覆灭,还有机会重生。

    曾阿宝坚强的忍受着,努力将朦胧的意识连接于各个碎片之间,令它们不至于随风消散。然而无论他这么运转心法,身体没能像第一次那样顺利的聚拢,而自己的意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疲软下来。

    显然九死疯魔变第二变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完成的,第一次是在做了充分准备下,忍受了那么巨大的痛苦,才能完成,何况这次大敌当前,稍有不慎就有神形具毁的危险,这让曾阿宝心中焦虑,感到有心无力,只能顽强的坚持着,让那一丝意念不灭。

    难道就玩完了?师父师弟们命在旦夕!自己怎么就这样死了?曾阿宝很是不甘。

    月光下,似有似无的淡淡红光将整个身体碎末笼罩其中,一道深藏于心底的信息突然出现在曾阿宝的脑海里,仿佛那就是自己天生的使命!

    收集上古凶兽的残魂,将他们复活,永远追随九幽传人!

    这道信息化作一道声音如洪钟大吕般在自己的神魂里震荡,久久不息。

    九幽血脉传承激发!

    此刻,曾阿宝神识清晰地感应到血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封印”能力开启!

    而后,这道声音化作一股强大的力量使曾阿宝神识一动,破碎的身体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重组,而随着他的意念,将要消散于天地之间的小宝神魂在血玉神奇的力量下也重新凝聚,被封印起来。

    疯魔二变之力的威力令曾阿宝力战金丹修士而无惧色。

    林有男死了,广场上的飞剑门弟子因为二人的大战死伤殆尽。清一道长差瘦猴和大胖去收拾残局,然后独自走到广场的一边,看着天上的朗月一时不发一言。

    曾阿宝跟在他的身后也不言语,经历这一劫后,他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平静时刻。

    清一道长沉默了一段时间后,转身看向曾阿宝:“阿宝,本来为师是不想过问的,但还是忍不住问你,你是否真的坠入了魔道?”

    曾阿宝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清一道长,在仙盟这是禁忌,为所有人不容,谁沾上,不仅本人而且连同自己的宗门都要受到牵连。一旦有人入魔,周围之人立刻与之撇清关系,免受无故之灾。

    难道师父要将自己逐出师门?曾阿宝心中一阵惊慌,不知所措地看着清一道长。

    “哎。”清一道长长叹一声,“其实不用你说,从你刚才与林有男的决斗所散发的出的气息我是很知道的,那是魔气!”

    “师父,我……”曾阿宝一急,不知从何说起。

    清一道长挥挥手,平静地说:“没事,我心里明白,只是忍不住要你确认一下而已,为师不会怪你的。”

    清一道长的话让曾阿宝一怔,虽然可以肯定师父不会伤害自己,但师父对自己入魔连句重话也没说,让曾阿宝心头一轻的同时感到一丝纳闷。

    “师父我对不起龙门。”曾阿宝低着头惭愧道,他能预感得到,一旦自己入魔之事被他人发觉,自己倒是无所谓,但自己的师门将会受到牵连是他的隐忧。

    “呵呵!”清一道长一笑,轻拍了曾阿宝的肩膀道:“我知道你的担忧,放心好了,我们龙门不会有事的,师父自有办法。反倒是你,一旦你的秘密被人知晓,将会被千人所指,无人能容,就像当初的那两位……”

    清一道长的神情黯淡下来,往事从他的心头一一飘过。

    “师父…”曾阿宝不禁好奇地看着清一道长,“他们是谁,也入魔了吗?”

    清一道长并未回答,调整了一下情绪下开口道:“阿宝,是时候让你知道一些事情了。”

    曾阿宝看到清一道长手上多出一件东西,一本普通的显得有些古朴的书本。

    “这是?”曾阿宝满腹狐疑看着清一道长手中之物。

    清一道长摩挲着书本,神情很是复杂,“龙门宝鉴。”

    “啊,‘龙门宝鉴’!”曾阿宝长大了嘴,“那林有男说的都是真的!”

    “是,也不全是。”清一道长答道,“你拿着。”

    清一道长将宝鉴递给曾阿宝,曾阿宝自然地接了过来,古老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像是要向曾阿宝述说一个悠远的故事。

    “这就是我龙门的镇派之宝?”曾阿宝迷惑道。

    “是的,现在传给你!”清一道长声音平和,却语气惊人,将曾阿宝吓了一大跳。

    “这怎么行,师父,万万不可!”曾阿宝急道,无论从何种角度来想,他都不可能接受,因为既然是镇派之宝的赠与,那就是要将掌门之位传与曾阿宝。

    “有何不可?”清一道长制止了曾阿宝将宝鉴递回的举动,接着道:“你听我将本门创建的历史和这宝鉴的来历说给你听,你听完后自然没有任何顾虑,也不用为我师徒几人担心。”

    曾阿宝停止了动作,好奇地听清一道长讲述起来,因为自从他们师兄弟几人入门至今,从未听师父讲过关于自己师门的历史。

    朗月下,一个远古的故事在一个清瘦的嘴里老人悠悠道来,一个高出他一个头的红发少年认真倾听。

    远古时期,凶兽横行,吞仙噬魔无人能挡。眼看苍生就要毁于一旦,在这危急时刻,天降大能者,将各处凶兽收服镇压,还人间界一个太平。大能者离去之时留下一批忠勇之士,负责世代镇守这些凶兽,并赐予相应的法宝以应对不测。

    这些镇守者经过繁衍生息逐渐形成各门各派,龙门一脉正是镇守这里的一处凶兽而存在的,“龙门宝鉴”也就是镇压此处凶兽之法宝。

    当初龙门始祖并未有建宗立派之意向,一直是单脉相传,直到万年前有一位剑术天才无意中闯入了龙门镇守禁地“潜龙渊”才改变这一局面。

    “风不凡!”曾阿宝猜出了这人是谁。

    “不错,正是剑宗老祖风不凡!”

    清一接着道:“当时的龙门镇守者发现风不凡时已经来不及了,他已经进入了潜龙渊,令镇守者无可奈何。”

    “不是有‘龙门宝鉴’吗?难道镇守者不能进去制止他?”曾阿宝问道。

    清一道长摇摇头,说道:“不能,镇守者不能进入潜龙渊半步。正因为如此,那任镇守者自感辜负了使命。”

    “本以为风不凡会殒命潜龙渊,没想到他从里面出来了,还获得了那把举世闻名的龙吟剑,并以他独创的龙吟剑法横扫各世界,后回归此地创立龙吟剑宗,成就剑宗老祖之名。”

    “龙吟剑宗就是那时创立的啊!”曾阿宝很惊讶。

    “是啊!镇守者虽然手握‘龙门宝鉴’却不能迈进禁地半步,而风不凡不仅进入潜龙渊还获得了莫大机缘,这令镇守者心有不甘。而且他发现自己奉若至宝的‘龙门宝鉴’只是一本普通的百科全书,使他满是疑问,开始对自己的使命怀疑起来,是不是应该一直坚持下去。”

    “在此期间,随着龙吟剑宗的建立,他也建立了一个小门派,就叫做‘龙门剑派’,以期慰藉自己失落的内心。”

    “我们龙门老祖就是当初那个镇守者!”曾阿宝忍不住插道。

    “是啊!”清一道长看向龙门的方向,叹了一口气,“你看看手中的‘龙门宝鉴’吧!”曾阿宝翻开手中的古朴书籍,好奇地前后翻阅。自己九幽血脉激发的使命不就是要收集凶兽残魂嘛,难道就是镇守者镇守的这些凶兽?曾阿宝心里暗自思量。

    “里面并未记载任何关于潜龙渊的事迹!”清一道长叹道。

    果然,这本古朴书籍里记载了许多修真知识、各地风土人情、草木精怪等等,可谓是一本百科全书,就是没有关于镇守凶兽的半点信息,而且书的后半部分都是空白页,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曾阿宝不禁问道。

    清一道长道:“这也正是我纳闷的地方。按理说作为镇守者的法宝,应该可以自由进出禁地才对,怎么风不凡可以进入,而手持宝鉴的人却不能进呢?”

    “后来历任镇守者都在研究这个问题,但一直未解,加上万年来,从未听说过哪里凶兽作乱,这个问题也就没人深究了,‘龙门宝鉴’就只相当于一个信物被传了下来。”

    “那林有男说师父你修炼‘龙门宝鉴’上的功法是怎么回事?”曾阿宝问道。

    清一笑道:“呵呵,当年年轻气盛,自以为可以解开宝鉴的秘密,甚至利用了魔道秘法来研究它,没想到,魔道秘法凶猛霸道,自己驾驭不了,差点魂飞魄散啊!”

    “啊!魔道秘法!”曾阿宝惊呼,他自己一身魔功,自知魔道功法的凶猛,急忙道:“师父,后来怎么样?”

    一股缅怀之情出现在清一道长的脸上,悠悠道:“要不是他们的出现,你们就没我这个师父了!”

    “究竟是谁?”曾阿宝很是好奇,因为师父好几次都提到“他们”了。

    清一道长看着曾阿宝的脸,喃喃道:“像,真像啊!”

    “是谁啊,师父?”曾阿宝催促道,他非常想知道,究竟是谁救了清一道长。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