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死疯魔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九章 酒能袪毒?

    第三十九章酒能袪毒?

    迎着方静云上下打量的像要噬人的眼神,曾阿宝用手摸摸自己的头发,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姑娘不喜欢小弟的这款新发型吗?那下次再换掉好了,姑娘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小弟我想办法去弄个。”

    然后看看朱晓通道:“哦,对了,晓通兄弟就在丹鼎峰,随便弄个改变发型的丹药轻而易举,是不是啊,晓通?”

    朱晓通连忙接过话来:“那简单之极,只要静云表妹喜欢,我马上就去炼制一颗换容丹。”

    方静云松开捏住朱晓通耳朵的手指,右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气鼓鼓地叉腰站在曾阿宝的眼前。

    “谁喜欢你的狗屁发型啊!说,是不是你带坏了朱晓通,不让他来找我的?”方静云一根手指指着曾阿宝的鼻子怒气冲冲说道。

    “我的好表妹,不怪阿宝哥的事啊!是我刚进来,有很多东西要学,还没来得及通知你嘛。”朱晓通连忙在曾阿宝身后解释道。

    “是啊,晓通学习可认真了,天天跟着师姐们学习炼丹,这个我可以作证哦。你看,这是他准备送你的礼物,还怕你不喜欢,特意让我转交给你的。”

    好男不与女斗,曾阿宝话锋一转边说边拿出“破锋”递给方静云看。

    “是呀,是呀!”朱晓通连忙在后附和道。

    方静云接过“破锋”,眼角瞟了瞟曾阿宝,欣赏起这把匕首。

    “这是你送给我的吗?虽然比不上我神铁城的神兵,但做个小玩意还不错。我暂且收下了。”

    见了礼物方静云的态度果然好多了,“下次要是这样可饶不了你,你说说看,是跟哪位师姐去炼丹的,也介绍给我认识一下。”方静云漫不经心道。

    朱晓通浑身冒汗,结结巴巴道:“就跟芸卿师姐炼丹。”

    “哦,带我去看看这个芸卿师姐,看她对你怎么样。”

    这时从门口走出一个女弟子,看到朱晓通远远地就喊道:“晓通师弟,谢谢你给师姐带来的丝巾,姐姐好喜欢。”

    “嗯!”方静云瞪向朱晓通,“这就是你那个芸卿师姐?”

    “这个,这个,不是…”朱晓通急得冒汗吞吞吐吐,连忙向曾阿宝示意求救。

    “方姑娘,芸卿师姐为救我们两个,已经身中剧毒,现在正在宗门急救。”曾阿宝解释道。

    “是吗?那你们两个还站在这里无事,赶快进去看看啦!”说着拉着朱晓通向门内走去。

    这时执勤弟子挡在三人面前,不准曾阿宝进去。

    “剑童不得入内!”一弟子道。

    “为什么?”方静云眉头一皱,质问道。

    “宗门规矩,晓通师弟你是知道的。”执勤弟子说道。

    朱晓通看着曾阿宝点点头,他也没有办法,没有特别允许,蓝衣是不准进各峰内门的。

    “什么狗屁破规矩,我还不是剑宗里的人呢!”方静云不满道。

    “方大小姐是剑宗贵宾,可任意走动,不在此列。”执勤弟子赔笑道。

    曾阿宝豁达一笑,对朱晓通道:“没事,等我通过‘蓝衣比剑’很快就是内门弟子,到时我们就可以到处闲逛了。”

    朱晓通也无奈,安慰曾阿宝道:“阿宝哥,我相信你!你看,那么多师姐都等着咱们呢!”两人会心的大笑起来。

    “还有那么多师姐在等谁?你说说看!”刚刚恢复正常的方静云再次掐住朱晓通的耳朵头也不回地向内门拖去。

    曾阿宝目送二人进去,朱晓通的声音远远传来:“阿宝哥我力挺你!哎呦~”

    曾阿宝摇摇头,笑着离开丹鼎峰。

    朱晓通来到惠阳宫任务大厅,将小飞龙交上去,负责接待的剑侍诧异地看着曾阿宝。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读出,他们不相信是曾阿宝完成了这个积压多年的任务。

    “不可能!”一个领头的剑侍一边核实曾阿宝的身份,一边上下打量曾阿宝,“是以小组方式接的任务。队长是曜日峰方度,脱凡后期,成员是……”剑侍喋喋不休地念着储存的信息。

    “是有曾阿宝。那他们人呢?”剑侍问道。

    曾阿宝摊摊手,“都死了。”

    “你怎么活了?”

    “我运气好呗!”曾阿宝直犯嘀咕,我活着还不好啊!“灵石准备好了没有?”曾阿宝不耐烦催促道。

    剑侍这才说明情况,这么巨大的灵石只有到西门懒剑张凡清那个糟老头子那里领取。

    “早说嘛!害我等这么久。”曾阿宝有些不悦。

    谁知那个剑侍小声提醒道:“我说阿宝兄弟,这么多人就你回来了,领取这么多灵石,小心啊!”满含深意地看了一眼曾阿宝然后忙别的去了。

    “嗯,谢啦。要来就来吧,谁怕谁啊!”曾阿宝毫不在乎的说道,朝西门走去。

    糟老头依然还在睡觉,曾阿宝恭恭敬敬喊道:“前辈!我来取灵石啦!”

    “呼~”只有呼噜声。

    “前辈……”“呼~”

    “我自己去拿啦!”曾阿宝说着就要往内屋走去。

    “呼~”

    见张凡清依然没有反应,曾阿宝真的就迈步跨进内屋。

    没有曾阿宝想象的灵石堆积满屋的情形,而是一颗灵石也见不到,宽敞的内屋里就一张床,床头挂着一把积满灰尘的剑,靠窗户的桌上有一个倒了的,没有盖上的酒葫芦,上面也满是灰尘。

    曾阿宝上前将酒葫芦扶正盖好,心道,看来这糟老头前辈也是好饮之辈,怎么这葫芦里没有酒呢?看样子这里已经空置多年,难道糟老头就一直睡在前台吗?

    忍不住将腰间的酒葫芦打开泯了一口,一股滚烫下喉,醇厚的酒香飘满整个房间。

    “爽!”曾阿宝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味道。

    “给我喝一口。”一个声音突兀的在身后响起。

    曾阿宝吓了一跳,拿着酒葫芦转身一看,糟老头正睡眼惺忪站在自己身后,摇摇晃晃地好像还没醒。

    曾阿宝上下打量了一下,还用手在这个身材矮小的糟老头眼前晃了晃,看他是不是醒了。

    “给我喝一口!”糟老头又重复了一句,鼻子连嗅几下。

    曾阿宝看看手中的酒葫芦,不知道是不是也给他喝一口。

    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只见糟老头嘴巴一吸,一条酒线从酒葫芦里射到糟老头嘴里。

    目瞪口呆的曾阿宝,眼睁睁地看着他将自己那半壶酒喝了个精光。

    “前辈,没了。”曾阿宝摇了摇空荡荡的酒葫芦。

    “呃。”打了个酒嗝,张凡清眼睛彻底睁开了。

    “梦中喜鹊道喜,没想到是你小子送酒来啦!还有没有?”

    “没啦!就半壶,我一直省着喝呢!被您老一下就…”

    “剑宗弟子严禁饮酒,要剑心通明才能达到剑道最高境界。要是被悬剑院那些家伙知道,你有苦头吃罗,我只是帮你,小伙子。”张凡清一副助人为乐的模样。

    曾阿宝把葫芦倒着看了看,舔掉剩下的几滴,恋恋不舍地把他挂回腰间。

    “哈哈,年轻人喝酒容易冲动,少喝为妙!看看你这发型变了,修为好像也恢复了?”

    “拖前辈洪福,此番确实有些际遇,让经脉重组,修为恢复。这酒是刚学的,还是龙啸天留下的。”曾阿宝也不欺瞒糟老头,谦虚地说道。

    “哦。好事,好事!因祸得福,小子你要好好珍惜。”张凡清赞道,并未深究原因。

    “龙啸天那小子自从做了正式弟子之后就不再饮酒了,你看,我那个酒葫芦都空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张凡清有些遗憾地看着已扶正的酒葫芦。

    “哈哈,前辈好饮,反正我一直闲着无事,小子愿为前辈打酒。”

    “真的!不过这可是违禁的哦!”张凡清眼神一亮,不过转念道,“哎,还想算了吧,别让人又把你的修为废了,那你就没这么好运啦。这是你的灵石,干的不错,走吧。”抛给曾阿宝一个储物袋,然后摇摇头向门外走去,准备继续大睡。

    曾阿宝几步跟上,“前辈,我想将我的酒葫芦灌满,你就说吧,在这剑宗哪里可以打酒?”

    张凡清停住脚步,摇头晃脑道:“以前龙啸天是从宗外给老头子带酒的,多少年没送过了。今天喝你一口酒,精神倍爽!这酒喝过之后呢就难以割舍,肚里酒虫作梗,难受啊。你是剑童嘛,又不是正式弟子,偷偷喝点酒只要不声张倒没人在意。不过你小子修为太低,来去宗门不方便,那就这样好了。”

    “怎么做?”曾阿宝好奇问道。

    “我的酒葫芦拿着,我教你一些酒方子,你想办法借丹鼎峰的丹鼎酿出来。”一个玉简飘到曾阿宝的手上,“照上面多酿点啊!”

    伸伸懒腰倒下就要睡觉,闭上眼睛喃喃道:“要是那个老顽固不借的话,你就说有办法帮他的爱徒根除毒性,哈~也。”

    “前辈也知道芸卿师姐中毒啦!那哪个可以帮袪毒?”曾阿宝连忙追问道。

    “那个阳晴天抱来的女人,有谁不知?解毒当须是醉心酿,一定要将我的葫芦灌满……”还没说完就呼呼大睡了。

    想不到阳晴天还是个大名人,连糟老头子前辈都知道他带回芸卿。

    本来还想都问些关于解毒之事,不过这个前辈的睡瘾太大了曾阿宝很无奈。

    神识探查手中的玉简不禁惊呆了,这么多酒方子,什么壮士烈,梦回春,五步醉,十日醒,醉仙酿等等前所未闻美酒之名,让曾阿宝大开眼界。

    能收集这么多酒方子,可想而知当年这糟老头是个怎样嗜酒如命之人,还有这些酒的功效真是让曾阿宝惊叹,像平常的暖身,舒筋活血等等,还有很多特殊的功效,比如维持皮肤细嫩、强壮骨骼肌肉、忘却烦恼、身怀异香等等,又奇特又有趣,令曾阿宝真想立刻就将它们酿出来,一试功效。

    当想到醉心酿时,一道酒方子就出现在脑海。醉心酿,让人心醉神迷,酣然如梦数日不醒,祛病延年,强身健体不二妙方。

    “没说袪毒嘛。”曾阿宝嘀咕道。

    拿着张凡清的酒葫芦离开。这么多酒方子,这个前辈怎么让酒葫芦空置这么多年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