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死疯魔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四章 自相残杀

    第三十四章自相残杀

    方度还没从坑内情况回过神来,就见于镜不顾一切的向那把宝剑奔去。“妈的!要服从安排!”

    慌忙跳下也向“虎牙”奔去。留下一脸纳闷的董平。

    反而是躺在坑中心的曾阿宝和银蛇没人管了。此时的曾阿宝仍然昏迷不醒,不过身上的伤口奇迹般的慢慢愈合。伏在身上的小飞龙已经被血玉吸干了精血,只留下空泛的身体像一条银白色的皮带缠在身上。

    于镜拿着“虎牙”正得意洋洋,被后面赶来的方度一脚将其踹翻,但他仍握住“虎牙”不放,刚拿到手的神兵怎么能令他舍得放弃呢?

    “拿来!”方度伸出右手,命令道。

    “我先拿到的!你不是还有小飞龙吗?”于镜不让。

    “拿来!听到没有!”方度不与他解释,一边前进一边喝道。

    “不!”于镜往后退了几步,并用“虎牙”对着方度,他是见过曾阿宝挥舞着这把神兵将八品飞虫妖击败的,只要神兵在手,他不惧方度。

    何况自己脸都毁了,不得到这把神兵那这次来得太不值了。

    “你不是说过帮牛必鸿在毒蛇谷杀了曾阿宝,战利品平分吗?我就要这个!”

    “你知道个屁!杀曾阿宝不仅是给牛必鸿报仇,这还是上头的意思!一个本是要死在镇魔峰的测试弟子,竟然还在龙吟主殿藐视大长老就更要死!这是上层斗争,你明白吗?”

    方度稍微缓了一下口气向于镜陈之以利害,“想活命就乖乖地把你手中的剑给我,我还可以帮你美言几句,让上头赐予你灵石和功法,奖励你杀曾阿宝的功劳。”

    “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领同峰之情!”方度放出最后通牒,长剑已经指向于镜。

    于镜握剑的手在颤抖了。

    “啊?什么?你们早就要杀曾阿宝啊!”董平惊愕地叫道,他也已经来到了坑底。

    “给我!”方度向前逼近一步,脱凡圆满期的气势一下展开令于镜不住后退。

    “为什么骗我!让我去假意去叫曾阿宝是为了杀他啊!”董平非常气愤,转身就往坑外奔去,“我要去‘悬剑院’告你们去!”

    受欺骗的董平激动异常,正要翻出坑外。一把凌厉的短剑从身后飞速而至,剑锋闪着剧毒的绿芒,从董平背后直透前胸,董平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滚落到坑底,化作一洼绿水消失在土坑里。

    方度面不改色地走去拾起剧毒短剑,漫不经心地挥了一下道,“这就是上头赐予我杀曾阿宝的。如果妖兽没让他死,就用这个将他消失。董平不听话就是这个下场,你是不是也想这样?”

    于镜不断地咽下唾液,他不想死,更不想失去手中的神兵,对力量的渴望令他将“虎牙”握得更紧。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方度脸色一沉,手中的长剑灵力一转,带着脱凡圆满期的强大压力直刺于镜。

    “青龙探爪!”

    竟是龙吟剑派下品功法“青龙八式”!

    “想不到你竟然还学了龙吟入门剑法!”于镜惊呼。

    “这就是听从命令的好处!”

    “不过,我不怕你!”于镜嘴角使劲抽搐几下,一颗药丸立即被他吞入腹中。

    药丸立刻在于镜的腹内激发出强大的力量,只见他全身暴涨,一丝丝灵力不受控制从身上流出,爆发出的力量远超方度!

    于镜怪吼一声,带着狂霸的气劲,挥舞着“虎牙”向方度头上劈去。

    “潜力丹!”方度惊呼,没想到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小弟竟然有这种刺激潜力的药丸,难怪拿着“虎牙”有恃无恐。

    “虎牙”与方度的“青龙探爪”硬生生碰到了一起,发出激烈的金属碰撞之声。

    “锵!”方度手中的利剑应声而断!

    “哈哈哈!果然是神兵!方度你等死吧!”于镜暴涨后的身躯高大,面目狰狞,狂笑着挥舞“虎牙”再次向方度劈来。

    “力劈山石!”

    把剑当刀用,估计只有“虎牙”才行。

    “锵!”虎牙劈在光罩上,将“金罩珠”发出的光罩劈得不停的晃动。

    “于镜,别以为有‘潜力丹’就能杀我!不知量力!”方度在光罩内不服气的狂吼。

    “哈哈哈,那你就看看我究竟有没有杀你的力量!”

    “狂刀断山!去死吧!”

    于镜高高跃起,将激发的全部力量凝聚到“虎牙”,狂吼一声劈向光罩。

    “你也去死吧!”方度将一金色符篆迅速地拍在短剑上,向空中下落的于镜射去,短剑金光大盛,将绿芒都遮掩了。

    双发交接之势避无可避,泛着金光的短剑迎着于镜破体而出,而“虎牙”已经将光罩劈碎,并深深地砍进方度的身体。

    于镜看着自己胸口不断化为绿水的伤口,面容更加扭曲,他惊恐的怪叫一声,将已经砍中方度左肩的‘虎牙’再次发力,将他的左臂生生切掉。

    方度已经无力反抗,绝望地看着面目狰狞可怕的于镜高高举起“虎牙”正要砍向自己的头颅,方度眼睛一闭,准备受死。

    只听见“当”的一声,闭着眼睛的方度等了半天感觉自己脑袋还在,胆战心惊地半睁着眼睛偷瞄前面的于镜。

    刚还凶神恶煞的于镜已经化为一滩绿水不见,夺命的“虎牙”正掉在自己的身前。

    方度也瘫软在地,用仅剩的灵力将血止住,右手拿着削掉自己臂膀的“虎牙”哈哈大笑,“这是我的啦!”

    “跟我抢,不知道我有对付小飞龙的锐金符吗?哈哈哈,说了你们都是不知量力,这些都是我的啦!”

    在方度狂喜之中,一个人影慢慢向他靠近,发出令他惊恐无比的声音,“是吗?我的命也是你的罗?”

    一团红色的火焰跃入眼帘,竟是死而复生的曾阿宝!

    “你没死?!”方度挣扎着站起来,用“虎牙”指着曾阿宝。

    “托你洪福我还活着,也谢谢你告诉了许多事情,我会一一去报答你们的!”曾阿宝嘴角一挑,露出淡淡地微笑。

    “你灵力全无,我先杀了你!”方度先下手为强,向曾阿宝刺来。

    “呵呵!”在曾阿宝的微笑中“虎牙”刺到面前就停止不前。无论方度怎么用力都无效。

    “用老子的神兵杀我,你才是不知量力!‘虎牙’,杀了他!”

    在方度惊恐声中,“虎牙”不受控制地转身,毫不犹豫地刺入他的胸膛。

    “抽了他!”蚩敖道。

    “什么?又要抽人血?”曾阿宝从心底反感。

    “是抽精血!要活命就快!有人来了!”蚩敖语气严肃。

    曾阿宝不敢怠慢,将方度精血直接炼化补充损耗的灵力。原来小飞龙毒素入体,加上受伤严重,疯魔状态的曾阿宝一时抵抗不住就晕死过去。

    其实服用过四品黑蟒胆的曾阿宝是不惧一般蛇毒的,但准备渡劫的妖兽小飞龙的剧毒不是他现在所能抵挡,多亏身上的蛙涎玉缓解了毒素,使他有时间恢复,吃了一片七叶化毒草后才彻底将毒素清理。

    小宝严重得多,幸运的是在它被毒死之前爬到血玉上,血玉神奇的力量令毒素暂缓运行,保住了它的心脉,然后蛙涎玉在慢慢缓解体内的毒素。小宝现在虽然昏迷不醒,但已无性命之忧,以黑蟒天生不惧毒素的能力,恢复只是时间问题。

    虽到鬼门关走了一回,但也并不是没有收获的,经过这次的磨难,他们本身抗毒的能力已不惧九品一下妖兽了。

    曾阿宝刚收好他们的储物袋和那把剧毒短剑,一柄翠绿色的飞剑从高险山巅盘旋而下,很快就来到曾阿宝呆的大坑旁。

    一玉人从飞剑上轻移而下,只见她乌发蝉鬓,白衣绿衫,一双秀目正看着坑内的曾阿宝。

    “天上掉下一个大美女!是福利嘛,蚩敖怎么这么紧张?”曾阿宝不解,或许美女是他的天敌?

    “阿宝哥!”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美女身后响起,然后啪地跳下坑跑到曾阿宝身前。

    “朱晓通!”曾阿宝惊呼。

    真是他乡遇故知,两人高兴得不得了。

    “你的头发怎么了?怎么都是红的啦!”朱晓通惊问道。

    曾阿宝作了一个嘘的手势,故作神秘道:“我修为也恢复了!头发是嗑药弄的,副作用。”

    “竟有如此神奇丹药能让经脉重组?阿宝哥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正学炼丹呢!”朱晓通感到不可思议,同时心里也非常高兴曾阿宝能恢复如初。虽然这发型有点怪,但习惯就好。

    “等你实力提升我自会告诉你,不过现在不要告诉别人,不然我们会惹来杀身之祸。”曾阿宝冲朱晓通挤挤眉头。曾阿宝对朱晓通隐瞒事实也是没办法,任何一位修士有此等秘法都会藏得很深。

    “嗯。”朱晓通心领神会,接着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啦?”

    曾阿宝指着那条死去的小飞龙道,“还不是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好去换灵石。”然后对着方度尸体道,“都死光了,死相好惨!我也差点挂了。”

    朱晓通随意看了一下,“实力不济怨不得别人。只要阿宝哥没事就好。”

    原来朱晓通跟随丹鼎峰的师芸卿师姐去完成师尊交待的任务,刚好就在这附近。通过传音符他感应到曾阿宝就在这里,于是央求师姐带他来寻。

    两人聊得正欢的时,,一阵香风飘过,师芸卿已经来到他们身旁,两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去。

    “可将这条小飞龙毒腺送与我,我以灵石作为回报。”师芸卿声音柔绵不失坚韧,让人听得很舒服。

    “师姐你有用拿去就好,灵石我不要。这条小飞龙可以换取好多灵石呢!”曾阿宝道,话语中充满喜悦。的确,这次回去自己一下就赚够了。

    “芸卿师姐,你拿去吧!我家阿宝哥对人可好了!”朱晓通在旁说道。

    芸卿微微一笑,美不胜收,让两个小子着实欣赏了一把。

    “谢谢阿宝兄弟。其实这个任务是早些年我们丹鼎峰发布的,你可以直接拿着这条小飞龙到我宗去领取灵石。”芸卿道,“这条小飞龙的毒液我们早就要采集,无奈任务发布一直没人完成,所以一直等到现在。”

    “原来是这样啊!”曾阿宝想不到这任务是丹鼎峰发布的。。

    “看你伤势不轻,把这个服下吧。”芸卿柔声道,一粒发着幽香的丹药出现在她的手掌上。

    看着十指修长,肌肤细嫩的手掌,曾阿宝想都不想,从芸卿师姐的手掌里接过药丸直接吞下。

    一股幽香舒适的感觉通便全身,刚才战斗的疲倦一少而空,那还没完全恢复的伤口,泛着柔和的青绿之光不一会儿就痊愈了,皮肤光滑如初,看不出有受过伤的痕迹。

    “师姐,你太神奇了!”曾阿宝精神焕发,高兴的叫道。

    “那是当然,芸卿师姐可是丹鼎峰的奇才,虽然只是金丹初期,但对丹药的悟性极佳,师尊说以后就将丹鼎峰交给她。”朱晓通在芸卿身后牛气烘烘地介绍师姐。

    曾阿宝看着前面吹拂花瓣的师姐,突然感觉对方要是师妹就好了。

    眼前大战过的痕迹在她眼里好像不算个什么,独自走在前面悠闲地欣赏这谷内的美景,在那铺满鲜花的大道上慢慢踱步,远远望去美人鲜花宛若天成。

    曾阿宝和朱晓通在后面看呆了。

    “你说哪个师姐最崇拜我来着?”曾阿宝内心春心荡漾。

    “不是这个,是易娘师姐,你交完任务我带你去认识……”

    “美吗?”

    “这个?要看你的审美观……”

    ……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