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死疯魔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五章 新人报到

    第二十五章新人报到

    广场上显得很安静,参加测试的各门派早都散去了,只有忙忙碌碌的剑侍在来回走动,偶有一些剑宗弟子御剑从头顶飞过,引得曾阿宝一阵注目。

    来去如风,御剑潇洒天地间,那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一件事情啊!

    不知不觉来到惠阳宫门口,只见前面站着一排排队伍,几个剑侍在那里维持秩序。曾阿宝初来乍到,不知道他们站队是在干什么,正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一个负责的高个剑侍对他叫起来。

    “诶诶诶!那个龙吟峰的,站队!”

    曾阿宝连忙拱手问道:“这位师兄,我是新人来报到的,是在这里排队吗?”

    “你就是龙吟峰今天招的剑童曾阿宝吧。龙吟峰破天荒招剑童了,听说你还是五行灵根圆满,真少见。不过经络被废,可惜可惜啊!”另一消瘦的剑侍道。

    “是吗?”刚叫曾阿宝排队高个的剑侍仔细打量了一下曾阿宝,“听闻代宗主孱弱,事务都由大长老把持,这次他自作主张招了一个废物剑童,难道是要一诉衷肠。”

    两人会心一笑。

    “我要排队吗?”曾阿宝眉头微皱,消息传得挺快的,没一天功夫大家都知道自己的事情了。哎,有的人想出名难,自己不想出名反而满城皆知了,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呀。

    “喔,不用,今天是领取福利之日,你新人去那边。”消瘦的剑侍用手指指西面没人站的门口。

    与另外一边热闹相比,这边冷冷清清。

    “有人吗?”曾阿宝探头进去,发现没人来接待他。

    “新人来报到!有人吗?”见还是没人来应,于是曾阿宝走进房间,想查看个究竟。

    “哎呦!”曾阿宝不知绊倒什么东西,“啪”的一下就摔倒了。回头一看,竟是一条腿从柜台下面伸在自己没看到。

    “哪个小子这么没礼貌打搅老夫好梦?”一个声音从台下响起,接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糟蹋的老头上身立起来,伸着懒腰,打着哈耶,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弟子龙吟峰剑童曾阿宝前来报到。”

    “龙吟峰也招剑童啦!”老头懒洋洋地看了看曾阿宝,“脱凡初期境界,竟然没有一丝修为,还被人扁得鼻青脸肿。真有趣”

    “修为被人散去,刚才还与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干了一架,他们人多就弄成这样了。”曾阿宝回答道,不过他听老头说的话感到很纳闷,自己修为全无是真,怎么他说我还有脱凡初期的境界呢?

    “哦,是这样啊。”这时,一块新人令牌,一袋灵石飘到台上。曾阿宝拿来一看,竟有二十块下品灵石和一块中品灵石。

    “这么多!还有中品灵石!”曾阿宝惊叹超级宗门就是大方。

    “十块是你的月俸,十块是对你进入剑宗的奖励。中品灵石是你的境界达到脱凡境的每月奖励。每进一层就,每月的奖励增加一块。”

    “这么好!可是前辈我的经脉尽毁,你怎么说我是脱凡初期的境界呢?”曾阿宝收起灵石和令牌,忍不住问道。

    “原来是经脉尽毁,难怪没有一丝修为。”老头好奇地抓住曾阿宝的一只手,输入一丝灵力探查。“经脉寸寸截断,看来此人与你有深仇大恨啦,竟下这么狠的毒手,这是断了你的修炼之路。”老头惋惜道。

    “小子顶撞了大长老,被他惩罚所致。”曾阿宝如实回答。

    “哦,原来是曜日峰呼延抗那个老小子干的。”糟老头并没有追问原因,只是沉吟了一下道,“境界不会轻易的随着修为的消失而掉下去了,假如你能重塑经脉,只要灵力充沛,会很快恢复到脱凡初期。”

    一听到老头讲到重塑经脉,曾阿宝眼睛一亮,“前辈,你是说只要我能重塑经脉就能恢复吗?”

    糟蹋老头抚这几根山羊须笑道:“易经洗髓倒听过,只要有好的灵丹妙药就有可能办到。但经脉寸断要连接起来无异于重生,估计只有九天神魔才有这个能力吧!”

    老头看着他,打趣道:“看来你小子蛮有野心嘛,不想当剑童,想报仇吗?那可是修为通天的大长老呢!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况且这个剑童也不是你想当就那么好当的哦!”

    曾阿宝被一个刚认识的糟老头看破心思,感到不好意思,脸微红道:“哎,我也就想想假如能恢复经脉就好了。前辈你说当剑童还有什么特别要求吗?”

    “像你这样一个修为全无的新人,还是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个剑童吧。还有啊,你要知道在剑宗里,剑童和剑侍都是金丹期以下,百年之内没有凝结金丹进入内门均会被遣退剑宗,任其终老。”糟老头解释道。

    “啊!那像我这样不能修炼,就只能等着清退的那一天了。不过其他的剑童他们这点灵石也不可能提升到金丹期啊。”曾阿宝心里感叹,现实真残酷,到哪里都不好混。

    “到大厅任务榜里接任务换取灵石不就好了。”老头道,“还有就是参加每年的‘蓝衣比剑’,优异者再通过剑宗考验就可以成为剑宗弟子。跟着一个好师父就不用担心灵石和功法了。”

    “哦,谢谢前辈指点。我还要领取一修炼洞府。”

    “龙吟峰的剑童嘛,就用紫炉峰的‘啸天’洞府吧。那处封闭多年,是该有人去用了。”

    老头丢给曾阿宝一块玉简,“那这个开启洞府。新人令牌你拿了吧?”

    曾阿宝接过玉简点头道:“拿了。”

    “里面记录有新人所要了解的所有信息,有什么通知令牌会显示。平常多查看。”

    “前辈我想问下这‘蓝衣比剑’什么时候进行?”

    “每年一次。每月十五各峰预选,前三名月底复选,前十名决选出三名参加剑宗考验,过关者成为白衣正式弟子。”老头简单介绍了一下。

    “比剑在哪里报名?”曾阿宝好奇地问道。

    “直接到新人令牌报名就可以,要比赛就会通知你的。自上次龙吟峰剑童参加‘蓝衣比剑’迄今五百年之久,再也没有人参加过了,真是令人期待啊!”老头露出缅怀之色。

    “前辈这是怎么回事?”曾阿宝问道。

    “你知道你这身剑童的服饰是谁的吗?”老头问道。

    “不知。”曾阿宝摇摇头。

    “上届宗主龙啸天的!”

    “什么?”曾阿宝讶道。

    “不知道吧!龙啸天那小子以前也是龙吟峰剑童。哈哈,小子,给你的洞府就是他以前用过的,现在以他的名字‘啸天’命名,并点名此洞府要留给龙吟峰剑童用的。不过你小子不能修炼,真是可惜。”糟老头摇摇头道。

    “这是天意吧。”曾阿宝叹道,“还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

    “老夫懒剑张凡清,没事你去吧。哈~耶,我要睡啦!”老头自顾倒头便睡。

    “晚辈告辞。”

    曾阿宝走后,老头增开眼睛念道:“脱凡境,经脉寸断,没一丝灵力,刚来就敢顶撞大长老。浑身竟带有强烈的腾龙剑意,真是个有趣的小子。”

    曾阿宝出来时,看到了排队领取福利的牛必鸿一行人。一看到曾阿宝,他们像见到鬼一样往后靠,引起一阵混乱。

    曾阿宝懒得理会他们,有了洞府和灵石,恢复经脉去罗!

    紫炉峰山成炉状,早上雾气弥漫,朝阳之下,一片紫色,故称为紫炉。

    山上都是为剑童剑侍开辟的修炼洞府,剑童在中上部,剑侍在下部,正式弟子在灵力更充沛的主峰修炼。

    来到紫炉峰,拿着玉简心念一动,就来到“啸天”洞府前。高大的洞府已被荆棘和藤条所包围,曾阿宝拿出“虎牙”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它们清除。由于久未见阳光,石门上布满青苔,呈现一片绿幽幽的颜色。

    心念一动,石门“嘎吱、嘎吱”开了。

    随着曾阿宝的进入,聚灵阵开始运转,阵阵荧光将洞府染成白昼,洞府内的一切映入眼底。

    整个洞府宽敞舒适,布置简单明了。一个圆形门洞将洞府分成两间,外间石桌、石凳、石床,内间为一个聚灵阵,还有一个葫芦状的鼎炉。

    石壁上挂着一柄铁剑和一个酒葫芦,都是普通物品,显然是前任主人留下来的。

    “呵呵,竟然还有半壶好酒,看来龙啸天是特意为我留下来的啊!如有机会得与他品酒论道。”曾阿宝一边打开酒葫芦用力闭着眼睛品味着酒香,一边自言自语道。

    “哈哈哈!有好酒一起喝才是好兄弟!来来,我们一起喝两口品酒论魔!”蚩敖豪迈的笑道。

    “你能出血玉再说吧。”曾阿宝喝了一口道,顿时一股辛辣滋味起从喉咙一直流向小腹,呛得曾阿宝一阵咳嗽,脸憋得通红。

    这酒真辣!

    “毛都没长齐就学喝酒!怎么样,不好喝吧?”蚩敖的口气像极了吃不到葡萄,葡萄就是酸的。

    “嗯,不好喝。”曾阿宝道,“但比没得喝要好喝!”说完又泯了一小口,辛辣之后一股暖流涌上,全身感觉就一个字,爽!

    看着曾阿宝脸上被酒辣得挤眉弄眼,一脸通红的夸张表情,蚩敖嘴里嚷道:“我要出来就要看你啦!你疯魔大成之日,就是我出来之时。到时我带你喝尽所有美酒!”

    “哎。”曾阿宝就地坐在地上,将酒葫芦放下,低着头道:“你看我现在能将你带出血玉吗?”曾阿宝一下就意志消沉了下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