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死疯魔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修为被废

    第二十一章修为被废

    “代宗主说全权委托你负责这招收弟子,据这两位出来的弟子说其他修士都困在镇魔峰一层,手中令牌不能传回是怎么回事啊?”呼延抗问道。

    “回师尊,是弟子负责。不过这传送牌都是代宗主发给弟子的,为什么不能传回弟子也不知。且历年测试都有我剑宗弟子随时进行监控,不知为何今年代宗主并未吩咐此事,在测试第一场就有飞剑门弟子死亡,影响非常恶劣。”公孙玉认真地报告今年测试的情况。

    呼延抗眯着眼睛问道:“据这两位出来的弟子讲,今年镇魔峰修士死亡甚众,出了什么问题?”

    “禀师尊,我剑宗弟子都是在镇魔峰二层以下试炼,那里魔物实力强横每年确实有些死伤。不过一层魔物实力低微,都作为测试弟子的试炼之地,只要不到中心位置并无危险,可能是代宗主将传送地点设置错误,请师尊和各位长老定夺。”

    听到公孙玉的报告,封剑平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在玉椅上左右挪动,很不自然。

    其他长老也忍不住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只有青虹崖的凌紫芸端坐那里并无什么动作。

    “好好,我曜日峰弟子为了剑宗,要敢作敢当,有什么事情师尊给你但着。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出去将那些受困弟子救回吧!”呼延抗吩咐道。

    公孙玉退出大殿,出来时忍不住看了看秦秀,可秦秀并无反应。

    “代宗主可有话讲。”呼延抗瞟向封剑平,气势咄咄逼人。

    封剑平支支吾吾道:“这……,本人一直忙于寻找宗主之事,很多事情无暇顾及……”

    “哼!托词,你这个代宗主是怎么当的!八月十五长老大会上你自己看着办吧!”呼延抗毫不客气打断封剑平的话,令封剑平很没面子。

    曾阿宝和朱晓通完全给晾到下面没人理。

    曾阿宝寻思怎么这个大长老怎么一直针对这个代宗主啊,也没有一个人帮他说话,忍不住道:“各位长老,这测试一事怎么能将全部责任推到代宗主一个人身上呢?难道刚才负责的公孙玉师兄就没有一点责任吗?既然代宗主全权交予他负责,让他行驶这么大的权力那么就要承担这么大的责任,怎么一推了之呢?”

    曾阿宝声音洪亮,理直气壮,吸引了在场的所有目光。朱晓通急得用力扯他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了,可曾阿宝以前被人欺负惯了,看到堂堂一个代宗主被人说得气短,心中不忿,不吐不快。

    下面的长老们开始窃窃私语,封剑平精神一振,上身不禁坐直,目光灼灼地看着曾阿宝。

    而呼延抗则嚯地站了起来,火冒三丈地指着曾阿宝怒道:“小小测试弟子,岂由你在这里说三道四。”瞬间一股威压直接将曾阿宝压得趴下。

    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曾阿宝毫无准备,突然间感到千斤压身,一下将他压在地上,如待宰羔羊不能动弹丝毫。

    “五长老,你困渊峰执掌我宗戒律,弟子测试作弊怎么处理。”呼延抗大声问道。

    五长老李扑应看着地上不停颤抖的曾阿宝不解道:“废除修为,永不录用!”

    “好!我宗招生均为纳元期弟子,此子为脱凡境,分明作弊!”不待五长老言语,大手一挥,不由分说一道曜日剑气射入曾阿宝体内,顿时,曾阿宝脸上露出无比痛苦的神色。

    其他长老迫于大长老的威势,没人站出来说话。不过对这个敢于冒犯大长老的少年修士有的露出不屑,有点露出的赞赏的神色,秦秀看着曾阿宝忍受威压的疼苦模样,脸上露出关切的神情,对大长老不分青红皂白,蛮横霸道的做法表示不满。

    站在旁边的朱晓通看着大汗淋漓,满脸痛苦的曾阿宝,不知道如何是好,非常着急。心里一直道,阿宝哥你这是何苦呢?叫你不要说你偏要说,这这么办啊?

    这时沉默不语的封剑平站起来,看着曾阿宝的眼神露出一丝赞赏,“这次弟子选拔之事既然由我做主,大长老你就放了这位小兄弟吧,一切我只有决断。”

    “哦,好啊!既然代宗主求情那就放过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曾阿宝瞬间感到身上一轻,千斤压身和身体内如曜日灼体的痛苦瞬间消失,他挪动了一下身躯,将双手撑在地上低着头喘着粗气,汗水已经在脚下滴成一个小水潭。

    朱晓通看着他想扶又不敢扶。

    “关于弟子选拔一事,代宗主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日后长老会议上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呼延抗毫不客气对封剑平说道。

    “不劳费心,带他们去巨阙广场。”封剑平的语气淡淡地。

    秦秀领命带着曾阿宝和朱晓通离开龙吟主殿前往巨阙广场。

    飞剑上,曾阿宝仍然面色苍白,不言一语。朱晓通关切的问长问短,秦秀感觉曾阿宝身体有异,忍不住回头查看他的情况。

    只有曾阿宝自己知道怎么回事。

    刚才的曜日剑气将他的丹田经脉尽毁,全身修为一瞬间归于零,这意味着从此以后再也不能修炼了!这对于修真者来说如同晴天霹雳!曾阿宝万念俱灰,寻死的心都有。

    刚才曜日灼体的痛苦被大长老的威压压住,曾阿宝想叫也叫不出来,那一刻,他生不如死。

    面对如此强大的修为,血玉完全被压制,不能缓解曾阿宝痛苦分毫。在大长老的威压前,曾阿宝连蝼蚁都不是。

    什么光大龙门剑派,帮蚩敖恢复,寻找亲生父母,激发九幽血脉……瞬间成为泡影。短短几天如梦幻般的遭遇就因为自己仗义执言,一切都烟消云散。

    不知不觉,来到巨阙广场。

    广场上人山人海,都翘首看着从天上飞下的秦秀三人。

    “曾阿宝!曾阿宝!”台下弟子一起欢呼,秦秀和朱晓通好奇地看着下面,不知道他们为何看到曾阿宝这么兴奋。

    “阿宝哥哥!烟烟在这里!”柳飞烟的娇媚尖声在人群中非常显眼,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五彩丝巾冲着曾阿宝手舞足蹈。

    秦秀不由得回头看向曾阿宝,可是他像个没事人一样,独自坐在飞剑后面发呆,对下面欢乐的人群置若罔闻。

    这些人是被接回来的参加试炼的各门派弟子。

    清一道长也在广场的人群当中,听闻这次参加剑心试炼的各门派弟子都困于镇魔峰,清一不敢相信曾阿宝会出事,留下两个徒弟看管宗门,自己很早就来到巨阙广场等消息。

    三人从飞剑上下来,落到高台上,欢呼的众修士呼啦一声围向高台,被守卫的龙吟弟子挡住,吴风、关勇星和柳飞烟在最前面与守卫弟子理论,但被他们严辞拒绝。

    此时一群飞剑门弟子围着一个表情冰冷的中年人站在人群后面远远看着高台上的曾阿宝,此人正是飞剑门掌门,金丹期修为的林有男!本来是接他那个冰脸儿子的,没想到一出来就听到自己的独子被人干掉的消息,仇人竟是龙门剑派的废材曾阿宝。这个金丹修士的愤怒可想而知。

    先是自己的爱徒庄勇被杀死,他还不相信曾阿宝又这个能力,等到林子冲也被曾阿宝干掉时,他才确信这个废材曾阿宝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简单。他冰冷的眼神中透出无限的仇恨,他恨不得噬其肉,啖其血,曾阿宝,必死!

    清一道长虽然发现了飞剑门的人,此时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兴奋地挤过众人,匆忙地向高台上跑去,一个大腹便便的修士跟在他身后也兴匆匆地向高台上挪去。

    守卫弟子并没有阻拦二位,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这两个是已经通过剑心试炼弟子的亲人。

    “老爹!”朱晓通一下哭出来了,竟然扑向大腹便便修士的怀抱,原来这个修士是他爹朱有禄。“别哭,别哭,我的乖仔。说了让老爹给你买个内门弟子嘛,你非得要去……”

    曾阿宝看到清一道长来了蹲坐在那里并没有动,只是抬头无力地看这他,嘴唇微动但发不出声来。清一道长看到自己徒弟无力的眼神,心道不好,徒弟出事了。他眼中噙着泪水几步快速走向曾阿宝,“不管出现什么事,只要人在就好,人在就好啊!”一手搂着他的肩,一手在他后背拍拍。

    曾阿宝冰凉的心涌出一丝暖流,他真想大哭一场。

    台上剑修弟子催促二人去参加灵根检测,曾阿宝勉强站起,他不想让清一道长太担心。

    “完成最后一项测试就回家吧!”清一道长道。

    在剑修弟子的带领下,二人来到测灵台上,做最后的灵根检测。

    秦秀在旁边观看,她很好奇这两个唯一能逃着出来的弟子的资质如何。而发动灵台检测的公孙玉则不时瞟向秦秀,希望她能看上自己一眼。

    朱晓通先测,绿光高于腰齐,竟是优秀木灵根,他高兴得欢呼雀跃,朱有禄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那些天才地宝都没白用啊!儿子总算成为宗门弟子了。”朱有禄洋洋得意。

    “恭喜!”曾阿宝向朱晓通挤出一个笑容。

    “阿宝哥,你一定没问题的!”朱晓通很期盼曾阿宝也能通过。

    轮到曾阿宝检测,他无力的站起来,清一道长拍了一下他,给他鼓劲,“去吧。”

    站在测灵台中央曾阿宝垂头丧气,精神萎靡不振,神情很恍惚,根本没关注测灵台的动静。

    而围观的众人看着正在不停闪动就是不显示结果的测灵台迷惑不解,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主持测试的公孙玉也看呆了,不知道如何处理,自从他进龙吟剑宗起就没见过这种情况,难道这测灵台坏啦?

    一旁的秦秀很惊讶的看着曾阿宝,虽然朱晓通是优秀木灵根,但并没有引起她的情绪波动。因为能进龙吟剑宗当弟子的,哪个不是灵根优秀,聪敏灵慧之辈?能让测灵台出现异动的曾阿宝反而引起了她的关注,事出反常必有妖,一下就激起了她的好奇之心。

    众人都看向公孙玉,希望他能给出答案。万般无奈下,公孙玉向令牌传讯,通知宗门请求帮助。

    不一会儿,一行十人齐刷刷地出现在高台上空,竟是龙吟主殿中的代宗主和九位长老。

    台下沸腾了,剑宗高层一齐亮相测试现场,那是绝无仅有之事。那都是传说中的人物,今天竟能一睹真容,还一行十个,这些门派修士兴奋得连他们死去的弟子都忘记了。

    “竟然是五行圆满!”呼延抗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其他九位长老都用惊艳的眼光看着曾阿宝。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