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死疯魔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魔化逆袭

    对面之人竟是飞剑门的庄扬!

    此刻,二人处于一个被法阵封闭的小型决斗场内,看不到外面的情况。而对面的庄扬高抬着下巴,一副不屑的神情看着曾阿宝。

    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曾阿宝握紧长剑,恨不得立马将他胸口扎个窟窿。本以为可以与自己修为差不多的对手搏上一搏,争取挨到下一轮,没想到自己的对手竟然是死对头飞剑门庄扬,真是可恨啦!

    自己才纳元初期,面对纳元圆满期的庄扬,除了愤怒,他充满无力感。

    “喂!曾阿宝,刚才给你的见面礼怎么样?只要现在给你庄扬爷爷磕三个响头,我立马放了你。”庄扬双手按剑于地上,趾高气扬地对曾阿宝道。对他来讲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赛。

    曾阿宝压抑着内心的愤怒,颤抖地拿剑指着眼前的对手,“我们龙门剑派可不是好惹的,我要打败你!”

    “哈哈哈!小阿宝,我怎么看你的手在抖动啊!声音好像很小哦!喉咙哑啦!你将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你家庄叔叔可没听清楚呢!”庄扬看着曾阿宝颤抖的模样,得意地狂笑起来,圆满期的威压瞬间展开。

    曾阿宝连忙抵抗这无形的压力,手抖得更厉害了。刚才在山门口自己完全凭一腔热血行事,现在冷静下来,终于体会到了对手的强大,三个层次的差距就像横隔在他们之间的高山。

    笑毕,庄扬脸色一变,威胁道:“告诉你,这个法阵是特意请龙吟剑宗大人物关照过的——全封闭法阵,外面的人是看不到里面发生的情况。今天你曾阿宝即使是死在我手上也没人会问半个字。”

    停了一下,轻视的眼神瞟向曾阿宝“怎么样,只要你带着你师父和师弟滚出龙门剑派,或许我会放过你。”

    原来他指挥飞剑门弟子逼开其他修士,选了曾阿宝,就是以性命要挟,逼他让出宗门。

    曾阿宝心中一颤,想不到他们竟然取得了剑宗的支持谋算自己。

    怎么办?自己是大师兄,是师父和师弟们的主心骨。正是因为自己的坚持不让,才没让师父他们放弃,保全龙门剑派至今。

    答应,龙门剑派从此消失,师徒四人将流落江湖。不答应,以庄扬心狠手辣的性格,今天自己真的会殒命于此。

    内心短暂的斗争之后,曾阿宝头一扬,抬剑坚定地指向庄扬。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家都保不住此生还有什么意义,不让!

    见曾阿宝还用剑指着他,庄扬生气了,“你这个小屁孩,你是想死吗?给你阳关大道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快给老子跪下,求你家爷爷给你一条生路。”

    纳元圆满期气势突然加大,曾阿宝手中的剑像被定住了一样,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脚蹬在自己的胸口,“砰”的一下,自己竟然腾空而起,狠狠地撞到背后的护罩上,慢慢滑落。

    鲜血顿时从嘴角流出。

    曾阿宝半天也没回过气来,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层次的差距令他根本躲不过对方一腿。

    “死了没?小子。”庄扬嚣张的声音响起。

    “起来啊!要是死了,你们龙门剑派就没啦!都是我飞剑门的啦!”庄扬几步来到曾阿宝面前,叉着腰,高声挑衅,身躯投下的阴影将角落里的曾阿宝完全遮住。

    师父的话又在耳边响起,阿宝,性命要紧,快回来!

    “不!”曾阿宝发自内心的拒绝。苟延残喘地活着还是男人吗?这次即使死我也不能再让人小觑!

    一阵咳嗽之后,曾阿宝挣扎着爬起来,提着剑再一次指着庄扬。

    “哈哈哈,有毅力,有勇气!来来来,过来刺我。”庄扬戏谑道。对付一个纳元初期的小子,根本不用吹灰之力,能在这里肆无忌惮的蹂虐对手,何乐而不为呢?

    曾阿宝鼓起勇气持剑真的向庄扬冲过来,大吼一声“鲤鱼化龙!”一出手就是“鲤鱼跃龙门”剑法里最强一剑。

    手中之剑如金鳞在手,化作淡淡龙影向庄扬刺去。

    “化龙?笑死人了,化作泥鳅才对!”庄扬轻蔑地哈哈大笑,“让你小子长长见识,什么才是化龙!”

    手中剑花一抖,一股磅礴的气势陡然从庄扬身上升起。曾阿宝身形一滞,仿佛一个巨大的气压阻挡他前进,一头白龙虚影缠绕庄扬,龙头在剑首张牙舞爪,瞬间就将曾阿宝的金鳞龙影击得粉碎。

    长剑呈一抛物状飞向护罩然后又反弹落回地面,发出清脆的“铛铛”声。

    “小子,你也飞吧!”龙头朝曾阿宝胸口一撞,曾阿宝像脱线的风筝一样,在空中翻了一个筋斗,“啪”一声掉在地上。

    对着一动不动的曾阿宝,庄扬得意洋洋地喊道:“小子诶,还没死吧?怎么样?以后你们龙门剑法就不要再叫‘鲤鱼跃龙门’了,我看就叫‘鲤鱼变死泥鳅’吧!哈哈哈”巨大的心理满足感令他狂笑不止。

    曾阿宝像个死人一样趴在地上,身下已经被鲜血染红,不过转眼不见,仿佛被什么给吸走。

    曾阿宝扭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还没死,于是不顾胸口深可见骨的伤口,硬是挣扎着爬起来,面色苍白可怕。

    一股苍凉悲壮感油然而生,想想自己和师兄弟平白无辜受到的白眼,屈辱,师父热切期盼的目光,此刻环境的激发下,一股热血直冲头脑,令曾阿宝置生死与度外。

    士可杀不可辱!

    让所有的疼苦都由我这个大师兄来承担吧!师弟们,保住性命,龙门剑派就靠你们了!

    曾阿宝用手檫掉嘴里的血迹,不管那个冒着寒气的指着自己的龙头,径直爬向自己掉落的剑,将它捡起来,扶着法阵护罩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指向庄扬。

    今天我就是要证明给你们看,老子虽然弱,不是孬种。龙门剑派虽弱,不出懦夫!

    满是鲜血的左手拿起血色玉佩放在自己的嘴上,嘴唇微动,心中默念道:“没见过面的爸妈,我的命又交给你了。”

    持剑跌跌撞撞地向庄扬刺过来,此刻曾阿宝没有恐惧,没有杂念,就一个想法,刺向他!

    庄扬哭笑不得,自己还没去取他性命,对方竟然还自动寻死,一个废物能做出这样,那就成全你!让这个世界少了你这个笑话!

    “哎,废材的愤怒是没有用的,要怪就只怪你太弱,去死吧,曾阿宝!”

    庄扬心一横,眼神一瞪,杀气顿现,对着来剑不闪不避,白龙虚影里的利剑带着凌厉气势直接裹向曾阿宝。

    在庄扬强大的攻势之前,曾阿宝脆弱得就像一张白纸。

    这时,血玉红光闪现,曾阿宝的身影诡异的停在原地不动。

    一股强横霸道的力量突然涌进他的身体,令他的大脑一热,浑身鼓胀得要爆炸,鲜血沿着毛孔急射。诡异的是,外界没留下一点血迹,射出的鲜血竟然全部汇集到胸口的血玉中!

    此时曾阿宝紧闭着双眼,周身黑气弥漫,黑发倒竖瞬间变白,一个头生双角,双瞳湛蓝,额头还有一只竖眼的巨大虚影出现在他的身上,曾阿宝如魔神下凡恐怖异常!

    庄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大跳!但他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白龙虚影已经攻向了曾阿宝。攻击毫无用处,白龙如泥牛入海,被曾阿宝三眼虚影吞噬得一干二净。

    面对这个黑气弥漫的小子,他心惊胆战,无由的恐惧从心底升起,刚才还被自己任意蹂虐,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像着魔了呢?

    他再也不敢小觑,赶忙运起了飞剑门最强剑法“飞龙噬体”要一鼓作气将这个威胁除去。

    四柄闪着寒光的飞剑“嗡嗡”的从庄扬背后升起,剑尖白芒闪闪组成一个白龙虚影,庄扬催动所有灵力使白龙更加实化。手中长剑对着黑气弥漫的曾阿宝一指,白龙竟然还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朝着曾阿宝活吞了下去。

    “噌”的一下,曾阿宝双眼陡然张开,通红血亮,鲜血欲滴,带着黑气的双手硬生生阻止了白龙虚影的咬合。

    无论庄扬怎么催动,白龙就是不能前进半分。

    庄扬的胆子都吓破了,竟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到飞剑上,拼尽全力发动这一式“飞龙噬体”。顿时白龙发须倒竖,气势更盛之前,拼命咬向曾阿宝。

    此时庄扬倾尽全力发动“飞龙噬体”,全身波浪起伏,拼命控制着飞剑,一身灵力快要承受不住这等压力,丹田都在颤抖,到了崩溃的边缘。

    可无论他怎么运功,曾阿宝双手像铁钳一样死死地抵住白龙的双颚,就是不让它咬下来。滴血的双眼深深地看了一眼庄扬后,背后的黑气突然一阵狂涌,曾阿宝臂膀肌肉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鼓胀,双手齐齐用力,白龙的嘴角竟然被撕开了!

    没有停顿,曾阿宝“嗷!”的一声,一下将白龙从头到尾撕裂成两半!

    庄扬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形成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被甩向空中,一场血雨散满所过之处。

    被鲜血浇染的曾阿宝更是状若疯魔,舌头舔了舔,嘴角竟然露出了嗜血的恐怖微笑。手里拿着一把剑,低垂着头颅,一步一步朝着庄扬落脚的地方缓缓走去。

    庄扬惊恐地看着曾阿宝提着那把夺命之剑向他走来,死亡的阴影越来越近。没想到事情变化如此突然,他想逃,可他的思想好像被禁锢一样,就是发不出放弃离开的指令,只能眼睁睁看着曾阿宝一脚踩在胸口把长剑缓缓刺入自己的身体。

    精神的恐惧远远超过了剑尖刺入胸腔的疼痛感。

    “你不能杀我,我要死了,你们龙门剑派都得陪葬!”庄扬惊恐地叫道。

    曾阿宝刺进半尺的剑略一停顿。

    一个声音循循善诱道,“继续,去杀了他!把剑尖向下低三分,对,就这样轻轻一推,推进他活奔乱跳的小心脏里!嘿,进了!哈哈!”

    曾阿宝应声用力,“噗呲”一声,长剑透体而过。

    庄扬不可思议的看着刺进自己心脏的长剑,再看向曾阿宝滴血的双睛,冒出人生最后一句“魔,你是魔……”,四脚朝天,睁眼而亡,满脸尽是恐惧。

    “哈哈,干得好!老子终于从九幽血玉中醒来啦!”一个狂傲的声音从血玉中响起。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