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7 部分阅读

    恍谷缱ⅲ滥拷舯眨谂┩危抛莸靥寤嶙乓跹艚惶┑母芯酢R欢愿叱钡哪信驼庋馓褰艚粝嗔糯制硖宀煌3榇ぁ季茫迫鼗刮创佣シ寤洌呷创创虼潭囊Γ骸腹栏詹藕芤窗。艺飧龆优郎恕!够迫亓成虾斐被刮赐嗜ィ祭恋卣隹劬Γ吹侥谴蛘男θ荩偈蔽薜刈匀荩崃髀妗:鋈唬蚨窈莺莸牡溃骸肝依纯纯次颐堑亩印!咕谷簧焓只屏嘶迫氐亩瞧ぃ迫匚尴蘅志澹弁茨讶蹋昕碳洌蚓尤淮铀怪刑统隽艘桓鲅芰艿挠ざ狗派淇拮拧;迫啬岩灾眯牛值梅派蠼校蛞廊环杩竦啬ψ拧?br />

    黄蓉毛骨悚然,不顾一切地挣扎起身,竟然没有半分阻碍。她稳定心神,发现自己竟然站在石壁前,衣裤依然完好无损地穿在身上,石壁中间的裂缝清晰可见,并没有闭合。她回头望去,那丑陋的船夫无辜地缩在角落,满脸恐惧,似乎被他看到的景象吓傻了。

    这是怎么回事,黄蓉感到自己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下体也湿淋淋的,亵裤紧紧黏在身体上,很不舒服。她晃了一下头,让自己更加清醒,难道刚才是做梦,可是怎么会如此逼真?她想到了船夫,知道他什么也没有做,于是道:「船家,你刚才看见了什么?」那船夫看到黄蓉神态正常,喘了口气,讷讷道:「黄女侠刚才……好像发了狂,又哭又叫,小人上前来拉女侠,却被女侠一脚……踹到了地上,现在还很是疼痛。」

    !

    黄蓉十分茫然,刚才一定是出现了可怕的幻觉,可是为什么呢?怎么会如此清晰,逼真得甚至不知道幻觉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而那可怕的经历让自己至今还心有余悸。她平复一下情绪,仔细回想,过了一会,忽然想到了「迷兰」,自己好像闻到了它的香气,是了,黄蓉猛然想起几十年前的一段往事。

    黄蓉八岁的时候,黄药师收了一个资质极佳的弟子,五年时间,竟然把一般人花几十年才能有小成的「弹指神通」练的颇有火候,他的个性也不拘一格,深得黄药师欢心,顿时起了把衣钵传于他的想法。M他二十岁时,黄药师遣他去江湖上历练,不想结交了一个叫做慕容坚的纨裤子弟,在一次醉酒之后,他在慕容坚的怂恿下,居然强奸了一名少女,并且使少女怀孕。虽然他事后十分后悔,回到岛上痛哭流涕,向黄药师认错,可是黄药师生平最恨奸淫,对他十分失望,为了惩罚他,就把他绑在面前这个石壁中三天三夜,禁止任何人去探望。

    8

    接下来的几天中,黄蓉时常能听到这位师兄痛苦的嚎叫,恐怖异常。当时黄蓉不明就里,就跑去问其它的师兄,才知道黄药师在石壁中种了一种叫做「迷兰」的花草,可以用来做麻醉药材,但在它生长的时候,寻常人闻到它的香味,会联想到最阴暗的事情,产生痛苦的幻觉。

    黄蓉当时不能理解,现在回想起来,那师兄是个孤儿,自幼在市井长大,保受欺凌,必定有很多痛苦的回忆,自己只片刻的功夫就产生如此可怕的幻境,他在里面待三天三夜,精神上饱受的摧残可想而知。当他被放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成人形,目光呆滞,精神恍惚,再不肯说一句话。黄药师看到他的样子,也有些后悔,于是命人好好照顾他。一个月后,他逐渐好转,却再不肯唤黄药师为师父,并要和黄药师断绝师徒关系,并发誓再不用本门武功。黄药师十分伤心,本想出手毁了他,但念及多年的师徒情分,终究下不去手,只好由他去了,但从此以后不许门下提及他的名字。

    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有些淡忘了,似乎黄药师从来不曾有过这么一个徒弟。只是有一次黄蓉听师兄们私下聊天,江湖上出现了一个武功高强的独行和尚,法号「不戒」,行事亦正亦邪,似乎就是那位师兄。

    黄蓉至今都非常痛恨那个把师兄引入歧途的慕容坚,听说他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最近几年在江湖上更是兴风作浪,被称作「关东老妖」,他有一对儿女,「三笑妖姬」慕容飞虹和「逍遥郎君」慕容残花,行事淫邪,在江湖上更是臭名昭著,最近与他一道加入魔教,就是武林同道们口中说的魔教「三妖」,这三妖与“铁棍淫龙”和“玉面淫狼”并称魔教“三妖”、“二怪”。

    想到这里,黄蓉心中豁然开朗,那「迷兰」果然厉害,越是恐惧什么,就偏偏出现什么样的幻境,要知女子把贞操看得比性命还重,想来是经过昨夜的事情,也许她对船夫的防范意识太重,所以才出现了刚才的场景

    可是居然如此逼真,简直匪夷所思,现在下身湿滑滑的,阴部还有些收缩的感觉,她的高潮似乎还没有完全退去。转念一想,自己刚才的失态船夫都看得清楚吧,自己在迷乱中好像还说了些不堪入耳的话,顿时羞红了脸。见船夫还怔怔地站在那里,于是到:「船家……我刚才可曾说过什么话?」船家道:「女侠好像很痛苦,确实说了些话,不过像梦呓似的,小人没有听清楚。」

    黄蓉顿时放下心来,还是采摘何首乌要紧,这次她有了教训,屏住呼吸,迅速摘下果实,安全退出,然后启动开关,把石壁合上,她把何首乌用软布包好,放入怀中,再不停留,立即带着惊魂未定的船夫离开。

    /

    看成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笑傲神雕21~23

    第廿一章伏凤十八式

    初闻此言,黄蓉娇躯一震,不禁心中愠怒,这尤八色胆包天,竟敢拿她来调

    侃,但她侧目一瞥,见他目光真挚,对自己的倾慕之情溢于言表,却又恼不起来。

    黄蓉不料他说的那位奇女子便是自己,她从没想过要建功立业,只是不放心郭

    靖的忠厚老实,怕他被奸人所害,便尽最大的努力来辅佐他,没想到竟换来今朝的

    天下闻名,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心中隐隐有些得意,便道:「哦,哥哥可

    曾见过……黄女侠?」

    尤八闻言一怔,先是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道:「兄弟什么记性,刚才哥哥

    还说及,当年我和郭大侠饮酒时,黄女侠便在旁边伺候。」

    黄蓉冰雪聪明,只看他的神情便知他没见过自己,不由暗笑,故意道:「哥哥

    真有福份,黄女侠定是个美人了?」

    尤八道:「那是自然,我这辈子都不曾见过那么美的人儿,她三十几岁的人了,

    仍生得如二八芳龄一般,比她的女儿还要年轻几岁呢。」

    明知他信口开河,黄蓉还是听得心花怒放,忍不住笑出声来,道:「哥哥言重

    了吧,世间哪会有这般女子,真如哥哥所言,她岂不是成了妖精?」

    尤八道:「我起初听旁人说起也是不信,见到真人自然信了。」随即摇摇头,

    叹了口气,「如此绝世佳人哥哥却没有机会享用,真是可惜。」

    黄蓉心情大好,听他又说些没谱的话,也不以为意,只是嘴上却不想示弱,便

    道:「哥哥只管去勾引些市井妇人罢了,黄女侠是何等人物,触怒了她恐怕性命难

    保啊。」

    尤八闻言一笑,低声道:「不是哥哥吹牛,我阅女无数,表面上越是高贵端庄

    的女子,骨子里越是风骚淫荡,这黄蓉即使有三头六臂,也终究是个娘们儿,我若

    是有机会接近她,想来把她弄上床也未必是什么难事。」

    黄蓉听他大言不惭,心中颇为不屑,揶揄道:「哦?那哥哥打算几时去勾引黄女侠?」

    尤八笑道:「我虽然好色,却不会做这种与虎谋皮的事,倘若走漏了风声,我

    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且不说「东邪」和「北侠」,单是丐帮那些叫花子便饶不过我。」

    黄蓉暗忖,这浑人终究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正想间,尤八摇摇头,又道:「只是苦了黄蓉,那郭靖一看便知是不解风情之人,空守着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恐怕却让她守活寡了。」

    「守活寡」三个字入耳,黄蓉如同伤疤被揭开,顿时火冒三丈,若在平日,她定会拍案而起,狠狠教训这浑人一番,但此时毕竟不同往日,万不能旁生枝节,于是强压怒火,缓缓道:「你终究还是怕了郭大侠。」

    她言语不善,尤八却不生气,道:「他们夫妇武功盖世,天下皆知,不过说句实话,我怕郭靖,却未必怕了黄蓉。」

    黄蓉道:「我听说黄蓉的「打狗棒法」独步天下,哥哥自信能抵挡得住吗?」她故意提起「打狗棒法」,自然是暗讽尤八。

    尤八笑道:「她会「打狗棒法」,我便不会吗?我的棒法专打母狗,若是黄蓉赤身露体到床上与我大战三百回合,恐怕会被我的「打狗棒」弄得欲死欲仙呢,嘿嘿……」

    黄蓉听他说得过分,心中微愠,但已知他脾性,不过是嘴上讨些便宜罢了,暂且不与他计较,日后若有机会定然饶不过他,想到此处,她心如止水,如在谈论旁人一般,笑道:「呵呵,就怕哥哥没这个本事。」

    尤八叹道:「本事我是有的,只是苦于没有机会,黄蓉那样的女子,也不过是一对奶子两瓣屁股,分开双腿便插得进去,在我的「伏凤十八式」的威力下,再烈性的女子也会舒服得七荤八素。」

    「伏凤十八式?」黄蓉闻言俏面发烫,一听便知是那些好色之徒用到的把戏,她常听说有些采花贼手段高超,不知用了什么淫技,被奸污过的女子不但不记恨,事后还甘心情愿与之通奸,如此想来,似乎真的有些门道,不禁勾起了她的的好奇心。

    正想间,却见客人们陆续结帐出店,柳三娘和随行的华服公子也站起身,似乎就要上路了,黄蓉忙向尤八拱手道:「多谢哥哥款待,小弟已酒足饭饱,不如我们赶路吧。」

    尤八见状道:「也好,路上有了兄弟便不会寂寞了。」他见这黄九虽然其貌不扬,却明眸皓齿,颇为耐看,让他不由自主产生好感,于是便结了两人的帐,黄蓉也不推辞。

    黄蓉一起身,只觉股间凉飕飕的,下体竟已湿泞一片,胸前的一对大奶子微感涨热,颤巍巍似乎要喷出汁液一般,她不禁面红耳赤,连忙将双臂环抱在胸前。

    定是方才尤八讲他的风流韵事,她听得太过投入,竟有些动情,芳心顿时尴尬无比,禁不住顾盼左右,见没人注意她,才放下心来。

    众人即刻结伴上路,两人并肩而行,尤八先前一路寂寞,此刻好容易交得一个伙伴,讲起话来便滔滔不绝,说的多是江南的一些风物人情,武林轶事,若是说到寻花问柳之事,黄蓉便适时岔了开去。

    尤八有时言语粗俗,黄蓉早不已为意,她行走江湖多年,听惯了各式人等的阿

    谀奉承,如今换换口味,却也颇为新鲜,尤八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吹自擂,倒让她感

    到颇为亲近好笑,竟觉得此人单纯直率,倒不似先前那般讨厌他了。

    黄蓉一路小心翼翼,生怕旁人看出破绽来,虽然衣衫宽大,但她胸丰臀肥,掩

    饰起来颇为辛苦。行了几个时辰,天色已近黄昏,众人来到一座古镇,进得城来,

    向当地人打听,得知方圆三十里内再无客栈,众人便商议今夜在镇上休息,按照惯

    例,大家分散住宿,翌日清晨汇合出发。

    黄蓉见柳三娘二人进了长街上一间客栈,便拉着尤八跟了进去,客栈上下两

    层,一楼大厅,二楼客房,平常格局,倒颇为宽敞,那华服公子先是招呼伙计安顿

    车马,随后又让掌柜安排客房,黄蓉见状便对尤八道:「今夜我们兄弟就在此住

    宿,哥哥意下如何?」

    尤八道:「好,就听兄弟的。」

    尤八和黄蓉投缘,便想与她同住一房,黄蓉哪里会肯,幸好客人不多,两人便

    挑了楼上最边上的两间,客房布置得简单朴素,颇为干净,休息片刻,尤八便来呼

    黄蓉下楼用膳。

    两人沿阶而下,大厅格局尽收眼底,还未到饭时,客人不甚多,稀稀落落,黄

    蓉目光一扫,便看准了柳三娘和华服公子的位置,只见两人不时打情骂俏,旁若无

    人。

    黄蓉拉着尤八在距离柳三娘不远处落座,尤八有心在黄蓉面前摆阔,便丢一锭

    银子在桌上,叫道:「小二,挑你们店里最好的酒菜只管端上来。」见他出手大

    方,店伙自然不敢怠慢,捧着银子张罗去了。

    不一刻,酒菜就摆满了一桌,这些菜肴在黄蓉眼中倒也平常,她又不甚饿,便

    只是浅啄几口,尤八却狼吞虎咽,吃的不亦乐乎,见他不来烦自己,黄蓉便极尽耳

    力,留意柳三娘那边的动静。

    一路上黄蓉也暗中听过两人的对话,奇怪的是,他们决口不提蒙古密使的事,

    甚至和魔教相关的话也说得很少,那公子似乎不是魔教中人,两人说的大多是些令

    人头皮发麻的调情之语,此次也不例外,听了片刻,黄蓉颇感失望。

    尤八吃得满嘴流油,便用衣袖抹了抹嘴,黄蓉见状暗笑:「此人不入我们丐

    帮,真是可惜了,有机会定要让齐儿收了他。」

    尤八却一脸坏笑地凑过来,低声道:「兄弟,你是不是看上那娘们了。」

    黄蓉闻言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忙道:「哪里,我只是……随便看看。」她素

    来小心谨慎,只是在暗中悄悄窥视,从不与二人目光接触,不想却被尤八注意到,

    不禁暗怪自己大意。

    尤八笑道:「兄弟休要掩饰,我看这女子风情万种,路上和那后生打得火热,

    甚为放浪,不如哥哥帮你,今晚便将她……嘿嘿,如何?」

    黄蓉心中一动,这尤八时常言语冒犯自己,正不知如何惩戒他,这倒是个良

    机,不妨让他们「狗咬狗」,想到此处,心中暗笑,便道:「看情形这女子不是什

    么良家妇人,哥哥教的办法似乎行不通。」

    尤八叹道:「兄弟说的也有道理,这种女子若是看上了你,便会主动投怀送

    抱,若是看不上你,恐怕就难办了。」

    黄蓉道:「听哥哥先前说话,我还道这世上没有哥哥碰不得的女子,没想

    到……唉……哥哥不是会什么……十八式吗?」

    尤八苦笑道:「不瞒兄弟,我这「伏凤十八式」是交欢时的一些技巧,能让女

    子神魂颠倒,若是和她好过一次,她便不能拒绝你第二第三次,只是这第一次

    嘛……却派不上用场。」

    黄蓉笑道:「哥哥便没有办法了吗,刚才哥哥可是说连黄蓉都不再话下,正想

    见识哥哥的手段呢,原来只是纸上谈兵。」

    尤八闻言脸色微变,硬着头皮道:「哥哥自然不会诓你,只是……这种妇人不

    容易对付……不过无妨,一会儿哥哥便让你长长见识。」

    话音刚落,却见柳三娘二人站起身,似乎准备上楼,尤八向黄蓉眨了眨眼,急

    忙跑到楼梯脚,见柳三娘走近,便迎上去,陪笑道:「夫人小心路滑,在下扶您上

    楼如何?」

    柳三娘顺手掏出一块碎银,道:「不必了,这个赏给你。」

    尤八一怔,随即陪笑道:「夫人误会了,在下不是店里的伙计,只是见夫人楚

    楚动人,还道是仙女下凡,才忍不住上前关照。」

    黄蓉看在眼里,心中暗笑,想来这尤八有的苦头吃了。

    柳三娘此刻才正眼打量了一下尤八,她「噗哧」一笑,道:「呦,原来是你,真是冒犯了。」说着便慵懒地伸出左臂,「好吧,本姑娘正好累了,就有劳公子了。」

    尤八想不到进展如此顺利,连忙伸手托起柳三娘玉臂,喜不自胜,道:「原来夫人也识得在下。」

    柳三娘眉眼含情,腰肢轻摆,道:「像公子这等潇洒不凡,风流倜傥的青年才俊,妾身想不注意都不行呢。」她右侧的华服公子也面露微笑,似乎毫无醋意。

    尤八闻言眉开眼笑,飘飘然道:「好说,好说。」更大着胆子抓起柔腻的玉手,右臂也揽在了她的纤腰上,柳三娘「咯咯」一笑,也不生气,反而故意向他靠去。

    尤八骨头都酥了,如做梦一般,眼看便到了二楼,正心中不舍,忽然手上传来一股强大的劲力,他猝不及防,顿时站立不稳,惊呼一声,便向后倒去。

    伴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尤八顺着楼梯滚下,厅中众食客方才见他臂拥美人,

    还颇为羡慕,待到此时,方知他被美人戏弄,不由哄堂大笑。

    「扑通……」一声,尤八重重摔在一楼地面,只觉遍体疼痛,头昏眼花,抬头

    一看,却见柳三娘扶在二楼的栏杆上,一手摀住小腹,早笑弯了腰。

    「臭婆娘,敢玩老子……!」尤八狼狈地站起身,破口大骂。

    话音未落,只觉眼前一物飞来,随后额头剧痛,他忍不住「哎哟」一声,伸手

    一摸,从头上取下一物,定睛一看,竟是一片薄薄的木屑,上面还粘着血迹,心中

    大惊,若是换作利器,他此刻哪里还有命在。

    他眼见柳三娘杏目圆睁,面凝寒霜,不由心中一寒,再不敢骂出口,灰溜溜跑

    到座位上坐下。众食客见柳三娘出手伤人,也都被她的手段威慑,生怕惹祸上身,

    再不敢起哄。

    见柳三娘进了客房,尤八才骂道:「妈的,前几日才被那婆娘一脚踢伤,

    咳……」他忍不住一阵咳嗽,好容易停住,又道:「尚未痊愈,今日又从楼梯上摔

    下来,老子最近真是霉运当头。」

    黄蓉闻言暗道,怪不得他路上时常咳嗽,原来是有伤在身,他贪花好色,罪有

    应得,见他灰头土脸的样子,心中痛快,强忍笑意道:「哥哥好好的,如何便摔了

    下来。」

    「妈的,楼梯太滑,咳……。」尤八听黄蓉言语,似乎并未看出门道,还道是

    他自己摔的,心中一宽,又道:「这一摔便没了兴致,不然哥哥就随那婆娘进了房

    间,成就好事。」

    黄蓉见他仍是嘴硬,便揶揄道:「哥哥说得容易,那公子对那婆娘寸步不离,

    哥哥的好事恐怕难以成行。」

    尤八道:「这个无妨,我们三人正好玩一出「双龙戏凤」,嘿嘿……」黄蓉自

    然知道他的意思,不禁俏面一红,倍觉恶心。

    尤八用衣袖擦干了额头上的血迹,喘着粗气,低声道:「一会儿我们出去逛

    逛,到青楼叫两个标志丰满的姑娘,我们兄弟二人好好泄泄火。」

    见他急色的丑态,黄蓉暗自鄙夷,他方才定是被柳三娘勾得火起,才想去窑子

    找姑娘发泄一通,她就算不是女儿身,也定不会和他同去那种地方,于是道:「哥

    哥只管去便是,小弟身子疲惫,想早些休息。」

    「兄弟休要扫兴。」尤八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哥哥今夜便当场传授你「伏

    凤十八式」。」

    黄蓉闻言暗道,我若让你传授这种「功夫」,还用得着叫姑娘么,念及于此,

    不禁羞赧难当,只觉有此念头实是不该,但又抑制不住好奇之心,便问道:「这门

    功夫可难学吗?」

    尤八淫笑道:「好学得紧,看一遍便会了,我们男子都是这方面的武学奇才,

    嘿嘿,兄弟学会以后,便会如哥哥一般恣意花丛无敌手。」

    黄蓉忍不住道:「真有如此厉害,既然称「伏凤十八式」,自然是十八个招式

    了,不知哥哥能否透露一二。」

    那尤八闻言顿时来了兴致,道:「没错,不过是些男女交欢的姿势,这十八式分

    别为「观音坐莲」,「怀中抱月」,「悬梁刺股」,「交差玉剪」,「青蛙过

    河」,「后羿射日」,「侧卧双佛」,「猛虎下山」,「走马观花」,「飞龙在

    天」,「神龙摆尾」,「苍龙入海」,「狂涛拍面」,「万箭穿胸」,「一泻千

    里」,「口纳百川」,「杠上开花」,「神龙见尾不见首」,若是这门功夫练好

    了,嘿嘿,凡是你玩过的女子,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

    黄蓉先前还以为尤八信口开河,如今听这些名字,便知不是胡诌出来的,其中

    居然还有「降龙十八掌」中的两式,心中好奇,便道:「这「飞龙在天」和「神龙

    摆尾」是什么招式?」

    尤八笑道:「这两招颇为霸道,先说「飞龙在天」,与你交欢的女子屁股一定

    要肥,若是不够肥,便不能用此招式,一般生过两三个孩子,练过武功的妇人正

    好,方纔那婆娘恐怕就不行,若是黄蓉那个绝代尤物,嘿嘿……听说她生了三个儿

    女,应该是最好不过了……」

    听他又扯到自己,黄蓉连忙打断道:「哥哥快些说正题。」

    尤八「嘿嘿」一笑,道:「女子膝盖手掌着地,跪爬在床上,肥臀高高翘起,

    男子先从后面将阳具插入女子阴户中,双手紧扒女子双肩,一用力下肢便腾空而

    起,然后男子双手控制力度,身体便围着两人交合之处上下摆动,这便是「飞龙在

    天」了,男子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了女子的肥臀上,所以屁股要是不够肥厚,是万

    万撑不住的。」

    黄蓉本已打定主意,不管尤八说什么她都毫不在意,可是她毕竟是一介女子,

    此刻听到尤八言语露骨地向她讲述男女之事,顿时俏面通红,芳心狂跳,脑海中不

    自觉浮现出淫亵的画面,只觉羞涩难当。

    尤八道:「再说「神龙摆尾」,兄弟见没见过街上的野狗交尾?」见黄蓉微微

    点头,尤八又道:「那便是了,男女两人都跪趴在床上,屁股紧贴,像野狗那般交

    合。」

    黄蓉闻所未闻,只觉新奇无比,忍不住呼吸急促,她长吸一口气,问道:

    「这……能办得到吗?」

    尤八道:「有人天生阳具异常粗长,轻易便能插入阴户,哥哥便是如此,不过常人

    若是勤加练习,也是可以做到的。这两招会让两人的阴部紧压在一起,纵是再烈性

    的女子,不出片刻也会被插得丢盔弃甲。」

    黄蓉闻言身体燥热,心头奇痒无比,忍不住追问道:「「神龙见尾不见首」听

    起来颇为有趣,不知有什么名堂?」

    尤八道:「这个容易,男女身子互调叠在一起,同时捧着对方的屁股,舔弄对

    方的阴部,如此一来,两人便只能见到对方的屁股,所以称「神龙见尾不见首」,

    和一般的交合相比,端的别有一番滋味。」

    「这……不会脏吗?」黄蓉气血上涌,脱口问道。

    尤八笑道:「说来有些脏,做起来便不会,欲火焚身之时,再高贵雍容的女人

    都不会嫌脏,若是有人能对黄蓉那样的女侠用上此式,便不枉此生了。」

    黄蓉闻言娇躯一颤,胸前的一对大奶子胀得更加厉害,她每到动情时,奶水便

    欲喷薄而出,不禁心中忐忑,她不经意双腿一夹,只觉阴户已变得湿润,情知若再

    听下去恐怕就忍受不住了,口中却忍不住继续追问:「「口纳百川」如何讲?」

    尤八道:「兄弟问得好,十八式中有六式与众不同,不属于交合的姿势,而是

    高潮时锦上添花的技巧,之所以占了六式,盖因这六式若是用得妙了,便是石女也

    让她高潮迭起。」

    黄蓉闻言欲罢不能,问道:「是哪六式?」

    「既然你问起,哥哥便为你一一道来,交合中最美妙的时候,莫过于男子射精

    之时,不仅男子可以舒服到极点,女子受到阳精的浇灌,也会变得放荡狂乱,达到

    欲仙欲死之境。」尤八喝了口酒,继续道:「「苍龙入海」便是在射精之时,将阳

    具深插入女子阴户内,「万箭穿胸」则是射精之时将阳具拔出,将阳精悉数射到女

    子的一对奶子上,若是将阳精都射到女子面上,便是「狂涛拍面」了。」

    郭靖射精时,都是射到她的阴户内,每次她都被阳精浇得花枝乱颤,舒服之

    极,她却没见过阳精的样子,没想到射精还有这么多讲究,脑中不觉浮现出那些滚

    烫粘稠之物喷到身体上的情景,更觉新鲜刺激,胸中气血翻涌,一股热流顺着玉腿

    流了出来,她悄悄伸手向下一摸,发现裆部的衣裤已经湿了一片,不禁满面通红,

    连忙夹紧双腿。

    幸好尤八没有察觉到,他吐沫横飞,继续道:「兄弟方才问道的「口纳百

    川」,就是将阳精全都射入女子的口中,如同在她口中爆炸一般,至于「杠上开

    花」,嘿嘿……便是将阳精悉数射入女子的后庭之内,「一泻千里」便是射精途

    中,将阳具从阴户中拔出,从女子的小腹一直淋到脸上,射得她遍体皆是。」

    黄蓉此刻芳心狂跳,口干舌燥,一时讲不出话来,她心潮澎湃,再也坐不住,

    两条玉腿情不自禁交叠起来,情知若是如此听下去,便是想不露出破绽也是不行

    了。

    尤八又道:「哥哥此生的一个梦想,便是将黄蓉「杠上开花」,不过恐怕不能

    实现了。」

    黄蓉闻言芳心一荡,居然对他的不敬再无分毫反感,反觉胸前奶水汹涌,压迫

    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喝了口酒,强自镇定,道:「哥哥何出此言?」

    尤八叹道:「想那黄蓉是何等人物,哥哥纵然有非分之想,恐怕连她的面也难

    见到,更别说与她欢好了,可惜的是这「伏凤十八式」便只能浪费在那些胭脂俗粉

    身上了。」

    黄蓉暗忖,这「伏凤十八式」当真奇妙无比,若是靖哥会用便好了,两人在床

    上定然其乐无穷,可惜的是他只会「降龙十八掌」,这种招式在他眼中不啻邪魔歪

    道,纵然是有人指点,他又如何肯学,反而会义正辞严地训斥一番,黄蓉暗叹一

    声,内心隐隐有些失落,她若想领教这绝妙的床上功夫,恐怕要等到下辈子了。

    尤八续道:「哥哥将剩余的招式讲与你听,我们便去吃花酒。」

    黄蓉再不敢听,连忙摆手道:「哥哥莫急,来日方长,哥哥只管独自去做好

    事,小弟今日实在不能奉陪。」

    尤八颇为失望,又劝了黄蓉几次,见黄蓉坚决不随他去,加之他火气正旺,急

    于宣泄,便只得作罢,独自出门去了。

    黄蓉此刻才放下心来,连饮了几杯茶,心情才稍微平复,只是仍觉胸部胀得难

    受,裆部仍然湿漉漉的,不由暗中责怪自己竟如此经不住挑逗,尤八只一番言语便

    让她方寸尽乱,莫非她真的如尤八所说,和那些虎狼之年的寂寞怨妇一般无二?

    念及于此,黄蓉暗自心惊,回想这一路上的经历,她发觉自己极易动情,不论

    在海上,还是在桃花岛,甚至撞见柳三娘与慕容坚交欢,她都情难自抑,身子反应

    强烈,不由自主做出些荒唐淫乱之事,她心中暗暗告诫自己:「黄蓉啊,你生是靖

    哥的人,死是靖哥的鬼,切不可一时迷了心窍。」

    黄蓉又小坐了片刻,想要回房,却心中踌躇,她此刻春心荡漾,生怕又做出什

    么出格的事,便打定主意出去逛逛,吹吹晚风,也许能稍解心中烦躁之情。

    出了客栈,黄蓉信步在长街上闲逛,天色渐暗,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此镇南

    北通畅,乃人群集散之地,一些市井小贩趁机作些小本生意,叫卖吆喝之声不绝于

    耳,人群熙熙攘攘,颇为热闹。

    行了片刻,黄蓉见前方几处店铺燃起了花灯,颇为明亮绚丽,心中欢喜,便想

    上前观赏,才行几步,忽见一个身影在眼前掠过,黄蓉一怔,只觉颇为熟悉,目光

    追过去一看,正是尤八,只见他停停走走,颇为慌张。

    黄蓉暗忖:「他没有去逛窑子吗,在街上鬼鬼祟祟做什么?」心中好奇,便悄

    悄跟了上去。

    第廿二章施云布雨

    尚官肖小

    黄蓉小心翼翼地跟在尤八身后,始终保持几丈的距离,只见尤八不时东张西

    望,蹑手蹑脚,完全不似平日粗俗豪放的样子。

    黄蓉见状愈发好奇,便仔细观察,不多久便看出了端倪,虽然街上人来人往,

    尤八的脚步却始终追随着一个身材姣好的素衣妇人,黄蓉心似明镜,寻思:「怪不

    得他没有去窑子,原来竟起了这般心思。」她素有侠义心肠,这种事她不知便罢

    了,既然让她撞上,便不能不管。

    沿着长街行了里许,便到了西城门,那妇人出了城门,向城外行去,想来她定

    是住在郊区,尤八见状大喜,郊外地势隐蔽,人烟稀薄,正好下手,便喜盈盈地跟

    了出去,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城外人迹罕至,道路两旁皆是密林,远处影影绰绰有些农庄村落。道路越行越

    窄,尤八胆子大起来,逐渐和妇人拉近了距离,那妇人似乎也觉察到被人盯上,不

    由加快了脚步,并不时回头张望。

    「嘿嘿……小娘子慢走,让哥哥瞧瞧。」尤八见左右无人,再无顾虑,便出言

    调戏。

    「啊!」妇人惊惧之极,不由尖叫一声,放足向前狂奔,「小娘子不要怕,哥

    哥不是坏人。」尤八边追边喊,欲火高涨,只觉这妇人已是他彀中之物。

    那妇人如何跑得过尤八,慌张中脚下一拌,便摔倒在地上,尤八快步赶到,淫

    笑着抱住妇人,道:「看你还能逃到哪去,让哥哥好好疼疼你。」说着在妇人脸上

    一亲。

    妇人拼命挣扎喊叫,却哪里挣得脱,反而助长了尤八的气焰,他喘着粗气,一

    手胡乱在妇人身上摸索,一手去扯妇人衣服,暗想憋了数日,此刻终于可以痛快发

    泄一通了。

    尤八正逞淫威,忽觉腰间一麻,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了,顿时周身麻软,一下

    子斜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那妇人察觉有异,先是一愣,随即站起身来,不顾一切地向前逃去。

    不远处的一颗榕树上,黄蓉坐在一段横枝上,正暗暗得意,「弹指神通」她也

    练了些年头,功力虽远远不及黄药师,却也颇具火候,对付这等小蟊贼还是用得上

    的。

    这浑人忒可恶,也不知道他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此次正好给他惩戒,念及于

    此,黄蓉便欲转身离去,但转念一想,若是将他扔在此地,恐怕穴道明日才能自

    解,势必会耽误明辰赶路,不禁心中犹豫。

    尤八虽然好色,但心地倒不坏,对她还是颇为义气,想到此处,黄蓉心肠一

    软,可若是如此便宜了他,却又心有不甘。

    想到尤八经常吹嘘他利用妇人的寂寞难耐,趁机做那奸淫勾当,黄蓉明眸闪

    动,脑际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顿时玩心大起,寻思:「姑奶奶便「以彼之道,还之

    彼身」,让你也尝尝欲火焚身,却又得不到发泄的滋味,如此也为那些被奸淫过的

    女子出了口恶气。」想到这浑人被她耍得团团转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主意既定,黄蓉便将宽大的粗布衣裳脱下来挂在树上,恢复一身女儿装,又取

    下人皮面具纳入怀中,随即将一头秀发散落在肩上,此刻不再辛苦扮作男子,她仿

    佛卸下了千斤重担,玉臂轻伸,丰胸微挺,摆了个慵懒的姿态,丰腴的胴体顿时形

    成一道美妙的弧线,她坐在树枝上,只觉心情舒畅无比,一双玉腿也轻快地悠荡起

    来。

    不多时,黄蓉见那妇人没了踪影,尤八仍旧卧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禁微微一

    笑,暗道,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你姑奶奶,随即将纤纤玉指绕成圈,凝聚真气,

    瞅准部位,迅速弹出。

    「嗤……」细不可闻的破空之声响起,尤八身躯一震,血脉随即通畅,他立刻

    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左右,哪里还有那妇人的影子,他努力回想,只记得方才腰眼

    一麻,便失去了知觉,他摸摸腰间,并无不适之感,又摸摸怀中,银钱尚在,不由

    骂道:「娘的,老子真是撞鬼了。」

    忽然想到一事,尤八不由心中一沉,喃喃道:「莫非老子得了羊癫风?」话音

    刚落,耳际传来一声女子浅笑,他心中一惊,连忙四下张望,路旁树木繁茂,阴沉

    沉望不出数十步,不见半个人影,不禁毛骨悚然,暗道:「今日怕是真的撞鬼

    了。」

    念及于此,尤八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双腿不自觉发抖,再不敢逗留,转过身

    来,死命地向城内方向狂奔。

    行不多时,道路渐宽,天色也稍稍亮白,见再无异状,尤八才松了口气,跑了

    一阵,不觉有些劳累,喘着粗气坐在路旁歇息,心道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怪,方才定

    是那妇人胡乱摸起一块石头砸晕了他,而他清醒后又太过紧张,才疑神疑鬼,想到

    此处,心下泰然。

    「娘的,煮熟的鸭子飞了,看来老子今日只有逛窑子的命。」尤八喃喃骂着,

    伸脚踢飞了身旁的一块碎石。

    正烦闷间,忽听西首林间传来一缕清音:「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

    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阑干,只是无情绪……」声音如在耳畔,婉转哀怨,宛若

    一位寂寞妇人在倾诉衷肠。

    原来是一位女子在吟唱,尤八心中狂喜,便循着声音的方向进入林中,那歌唱

    女子似乎就在面前,可是他沿着林中小径行了里许,却不见伊人踪迹。那歌声却始

    终环绕耳际,尤八双目炽热,全然不觉,被那声音指引着前行。

    「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尤八对曲义全然不懂,只觉这声音娇

    柔缠绵,如泣如诉,令他心驰神醉,恨不得立刻便见到佳人。

    又行片刻,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地,歌声到这里便消失了,尤八正自担忧,忽

    然眼前一亮,只见不远处一个清丽的身影俏立在一棵榕树下,想来便是那位唱曲的

    女子了。

    尤八上前几步,看得更为真切,那女子一袭鹅黄丝衣,背对着他,身姿丰满婀

    娜,宛若天仙一般,他呼吸不由急促起来,环顾左右,再无他人,顿时心中大喜。

    「小娘子,在这里等情郎吗,嘿嘿……」尤八淫笑着上前搭话。

    那女子闻言蓦地转过身来,绝美的俏面上略显慌张,又隐隐含着一丝笑意,惊

    声道:「你是何人,如何会在此处?」

    「我的天,真是美啊!」尤八此刻距离那女子不过数步,将她看得仔细,只见

    眼前俏立着一位风姿卓越的美艳妇人,容貌秀美绝俗,身材丰满动人,无法掩饰的

    雍容高贵,让天边绚丽的晚霞也黯然失色,不由看得呆了。

    黄衫美妇见尤八痴痴的样子,忍不住嫣然一笑,娇嗔道:「公子为何如此盯着

    人家?」

    这一笑足以颠倒众生,尤八眼前一阵眩晕,差点跌倒,一时喘不过气来,磕磕

    巴巴道:「小人……路经此地……听见夫人唱曲……便过来听听……夫人真美。」

    这黄衫女子正是黄蓉,她有意戏弄尤八,便用歌声将他引至野外人踪绝迹之

    地。她先前还怕尤八若是万一识得她,不好收场,如今见?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