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6 部分阅读

    意已定,黄蓉深呼一口气,道:「船家,请进来说话。」那船夫唯唯诺诺地进入船舱,却低头不敢说话。黄蓉见到他的样子,反而从容,道:「船家,刚才你见到的,也是贱妾的无奈之举。」见他不敢应声,又道:「贱妾生子之后,不知为何,奶水竟未曾停过,每次胀得难受……都要……」黄蓉羞涩的声音越来越低,「还请船家莫怪,污了您的杯子,贱妾自然会赔偿。」

    船夫听了她的温言相告,心下释然,连忙摆手道:「夫人言重……不污……不污。」竟有些语无伦次,「夫人休息,小人告退。」

    黄蓉道:「船家辛苦了,外面寒冷,船舱宽敞,就在舱内休息吧。」话一出口,她立刻后悔了,虽然自己是江湖中人,不拘小节,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终究不妥。

    船夫受宠若惊,他似乎也害怕船舱外面的严寒,道:「不会打扰夫人吧。」事到如今,黄蓉后悔也晚了,只得硬着头皮道:「当然不会,船家请便。」

    w

    船舱倒很宽敞,可以并排躺五六个人,熄掉蜡烛,黄蓉和船夫各睡一侧,都紧靠着木板。经过了刚才的事情,黄蓉更难以入睡,那船夫不久呼吸均匀,似乎是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黄蓉渐渐有了睡意,就在此时,听见船夫起身的声音,然后走出船舱,一会儿,耳边传来哗哗的水声,黄蓉脸一热,知道船夫在小便。不久,船夫又进入到船舱,这次竟然在黄蓉的身边躺了下来。

    黄蓉心中狂跳,怎么会这样,他大概是睡得迷糊,忘记有我的存在了吧。那船夫浓重的呼吸就在耳畔,热气都吹在了她的脖子上,她倍感厌恶,却无可奈何。

    过了一会,船夫翻了个身,身体竟然紧贴上黄蓉,手臂也揽在了黄蓉的腰腹上。黄蓉仰躺着,被他挤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黄蓉暗怒:「他到底睡着没有,怎么会如此无礼。」

    良久,黄蓉都被他温热的身体贴着,黄蓉既好气又好笑,从来没想过和这么粗俗的船夫贴在一起像夫妻一样睡觉,却又摆脱不得。靖哥哥就是这样贴着自己睡的,只不过有时候会赤身裸体。黄蓉脑海中又浮现出和郭靖云雨的场景,想着身体又有些发热,呼吸不自觉有些浓重…

    她忽然意识到旁边的这个人不是她的靖哥哥,可是如果和这人赤身相拥会怎样,唉,我在想些什么啊,黄蓉脸红了,不敢想了,可是头脑中不断浮现出自己云雨的场面,男人开始是郭靖,可是过了一会儿却又变成了这个船夫,想着自己丰满成熟的肉体和赤裸的船夫缠在一起,她心都快跳了出来,赶快把男人换成郭靖,可是一会又变成了船夫。

    〃头脑中的画面挥不去,黄蓉再次春情荡漾。此时船夫的手竟然动了起来,在隔衣抚摸她的腹部,黄蓉急促的呼吸了一下,心中狂跳,原来他没有睡着,好色的家伙,该怎么办呢,撕破脸皮吗?可是回桃花岛还要倚仗他呢,怎么能让他知难而退呢?

    那只大手可没等她考虑,居然伸到了她的衣服里面,真实肌肤的接触,让黄蓉毛孔都竖了起来,不自觉地喘息,乳房肿胀的感觉再次变得强烈,似乎渴望异物的接触。

    ;那只手迅速上移,握住了黄蓉丰满傲人的肉峰,用力一捏,一股忍了好久的奶水从乳头冒出。黄蓉措手不及,一种强烈的宣泄感袭来,玉体忍不住颤抖,「啊」的一声哼了出来。

    4船夫猛然翻身压上了黄蓉的身体,另一只手扯落了她的胸衣,随后攀上了另一座肉峰,双手用力,挤出两股奶水,从乳峰上流下。「啊……你大胆……啊……」黄蓉娇呼,船夫回应道:「夫人胀得难受,就让小人代劳,为夫人挤奶吧。」说完低下头,不停舔拭从雪白顶峰流下的琼浆。

    舔拭干净后,船夫张口含住黄蓉已经发硬的乳头,如婴儿般不停吮吸。黄蓉感觉自己的乳头被一张湿热柔软的嘴唇吸住,随着那一张一翕,长期压抑的奶水如绝堤的洪水,奔流而出,她头脑「嗡」的一声,电流从乳尖流向四肢百骸,肉屄中冒出一股悸动的浪水,张口喘着粗气,如干渴的鱼儿一般。奶水源源不断地泄出身体,从来没有这么畅快的感觉,瞬间催生出的强烈情欲让黄蓉已经无法抵抗,身体不停颤抖,口中无力地呻吟着,「嗯……不要……求你……停下来……嗯」,身体却控制不住扭动着,胸部也高高挺起。

    如此丑陋的一个成年人,正粗俗不堪地含着自己雪白丰满的乳房,吃着自己的奶水,耳边不停响起「啧啧」的吮吸声,黄蓉羞愧难当,却偏偏很是受用。压抑多年的情欲就像这奔流的奶水般,瞬间爆发出来。

    船夫的右手顺着黄蓉光滑洁白的躯体,滑入了她的裆部,探入桃源圣地,那里早已泥泞不堪了,手指抚上饱满的肉屄,黄蓉激动得直哆嗦,那里已经多年没有被开采,这感觉却如此熟悉,「求求你……不要……碰那里……哦……」当手指开始在阴核上滑动,黄蓉再也无法忍受,「啊……」屁股一阵悸动,珍藏已久的阴精从肉屄中汩汩冒出,如陈年佳酿般妙不可言。久违的高潮感觉让她如痴如醉,口中发出哭泣般的呻吟,身体不停抽搐。船夫的大手被汁液打湿,明显感觉到黄蓉的变化,兴奋得有种射精的冲动,「夫人……你这么快……把小人的手都弄湿了……还真是骚呢。」

    7如此美艳的妇人在自己身下浪态丛生,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船夫翻身开始脱自己的衣裤,口中急切的道:「小人这把年纪了还没有一男半女,那婆娘不争气,真是亏对祖宗,夫人帮我生个儿子吧。」

    黄蓉高潮正逐渐退去,耳边竟传来如此荒诞不经的话语,顿时欲念全消,理智恢复,想到刚才自己受到的凌辱,不禁怒火中烧,一个耳光抡了过去,「啪」的一声,船夫被掴倒在船板上,由于力大,引起船身一阵晃动。「色鬼,做你的梦吧,谁要为你生儿子」黄蓉叱道…

    船夫衣服才脱到一半,想到马上可以享用这个美娇娘,心里正美,哪想到美娇娘突然变脸,而且这么凶悍,情知对方身怀武艺,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只得沮丧地道歉:「夫人,小人一时把握不住,夫人不要见怪。」

    5「滚出去!」黄蓉气苦,清白差点就毁在这色鬼手上。船夫哪敢怠慢,狼狈地爬出了船舱,靠自己的桅杆去了,他坐在那里也是暗暗生气,这女人真奇怪,刚尝到了甜头,转眼就翻脸无情,扮起贞洁烈妇。目他低头看着自己还粘乎乎的手,借着皎洁的月光,上面残留的液体晶莹发亮……

    第七章人面桃花相映红

    良久,黄蓉沮丧地躺在那里,心中后怕,如果刚才自己没有及时醒悟,清白就失去了。可是那色鬼那样弄自己,也足够丢人了。如果自己没有阻止,现在船舱内是怎样的场景,想到此处,一幅男女赤裸交欢的画面浮现出来,脸上一红,刚才高潮的感觉依然清晰,想来自己也有责任,没有更早阻止他,是自己压抑的太久了吗?还是自己生来淫荡,就喜欢被男人侵犯……裆部和胸部还有潮湿的感觉呢……黄蓉这样胡思乱想着,渐渐有了睡意。她心知那船夫懦弱无能,不敢再进来,也就放心的睡了。

    次日清晨,黄蓉迷迷糊糊醒来,感觉船身晃动,知道船夫在行船,想起昨晚的事情,脸还发红。她对那船夫很是痛恨,但是想到自己在苍茫的大海中还要依靠他,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尽量少见他,免得尴尬。于是又闭上眼睛,渐渐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船身剧烈的晃动让黄蓉醒了过来,船停了,正想出去看看,耳中传来船夫唯唯诺诺的声音:「夫人请移驾,已经到桃花岛了。」黄蓉精神一震,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一阵清爽的海风拂面而过,掀起了她的秀发,抬眼望去,她被眼前熟悉的美景震撼了,正值桃花盛开的季节,岛上桃树林立,落英缤纷,阵阵清香袭来,令人心旷神怡,真是人间仙境。多么熟悉的味道啊,往事种种,浮上心头。阔别多年,终于又回到了这个自己曾经无忧无虑生活的地方。黄蓉心中的阴郁一扫而光,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彷佛以前的那个蓉儿又回来了。黄蓉心情大好,温言对船夫道:「船家,请与我一同上岸。」她想到那船夫昨晚冒犯了自己,心中一定怕的要命,倘若把他留在船上,说不定他会自己驾船跑掉,现在海上风浪大,自己没有驾船经验,到时候纵然拿到了千年何首乌,也无法及时把它送到襄阳。想到自己的重大使命,竟然觉得这个船夫变成了关键人物,自己反而要安抚他。成大事不拘小节,虽然心中仍然恼怒,昨晚的事情也只能暂时搁下。那船夫竟有些恐惧的样子,道:「小人还是在这里等夫人吧,岛上机关重重,夫人小心,走错半步,都会送了性命。」

    黄蓉暗笑,他还不知道自己就是这座岛的女主人,本来不想透露身份,但为了消除他的恐惧,只能向他说明了,于是笑道:「船家,实不相瞒,我就是桃花岛主的女儿,自幼生活在这里,对地形了如指掌,就算闭上眼睛,也不会有任何差错。」

    ;

    船夫惊愕道:「夫人就是黄女侠吗,可是小人几十年前随爷爷来桃花岛的时候见过黄女侠一面,那时她就已经二十几岁了,虽然面貌很相像,可是夫人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呢?」

    黄蓉马上想到当年自己出岛的时候,经常坐一位老艄公的船,有一次老艄公带了一个五六岁的男童,说是自己的孙子,难道竟是这个船夫吗,于是问道:「你的爷爷可是李公公?」

    船夫惊喜着拜倒在地,泣道:「女侠竟然还记得,小人拜见黄女侠,恕小人有眼无珠,女侠神功盖世,自然会青春不老,再次见到女侠真是小人几世修来的福分。」

    岁月催人,当初那个小男童,竟然年近中年了,黄蓉感慨之余,心中顿起亲切之感,温言道:「船家不必多礼,请起。」

    那船夫却不肯起来,低头下拜道:「请黄女侠责罚,女侠不仅在武林中匡扶正义,而且和郭大侠一起镇守襄阳,保家卫国,天下人无不敬仰。而小人昨晚竟然……冒犯女侠纯洁的身体,真是九死不能赎一罪。」听他说得诚恳,黄蓉心中仅存的一丝怨气也烟消云散了,俯身扶起他,柔声道:「大丈夫知错能改就好,船家不必自责,还是随我入岛吧。」船家感激涕零,哪能不从命。(黄蓉真的很想回到曾经住过的地方看看,但是时间紧迫,半刻也耽误不得,所以带着船夫穿过桃花阵,直奔后山。这桃花阵暗藏奇门遁甲之术,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前来窥探的武林高手和仇家,都迷失其中,曝骨于此。

    船夫战战兢兢跟在黄蓉身后,置身于阵中,只觉色彩缤纷,烟雾缭绕,让人眼花缭乱,其间夹杂虫鸣鸟叫,芬芳扑鼻,不禁疑为人间仙境。只是偶尔看到那些美丽的桃花树下,竟堆着森森白骨,甚是诡谲,触目惊心,便没有了欣赏美景的兴致。船夫紧随黄蓉,不敢走错一步,生怕自己也和那些白骨做伴。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大片空地,尽头是一处石壁,只听黄蓉惊喜道:「它还在,还在,大家有救了!」

    船夫抬头望去,那石壁甚为奇特,上面大部分郁郁青青长满了杂草,只有中间一处光秃秃,凭空生出一株奇异的植物。那植物有两个拳头大小,枝叶稀少,竟然生得似人的模样。仔细一看,发现还有奇异之处,在此处石壁之前两尺之处,竟然还有一面两丈多高的石壁屏障,如琉璃般透明,它罩住的地方,恰好是光秃秃的石壁,怪不得此处寸草不生,原来有此门道。

    船夫道:「这好像是何首乌,黄女侠是要摘它吧?」黄蓉微微颔首,船夫又道:「可是它被密封在这个透明石罩中,夫人如何采摘呢?」黄蓉道:「你走上前去,再仔细看看。」

    0船夫来到透明石罩前面,发现何首乌的正上方三尺处有一个比水桶口还细的圆洞,不解道:「这个洞这么细,只有孩童才能进去,成年人只能伸进胳膊,可是距离这么远,也摘不到啊。」

    )

    黄蓉道:「这个透明石罩是我爹爹爱惜何首乌,特意让工匠做的,这样可以让它逃过狂风暴雨的伤害,又不影响它接受阳光的照射,那个圆洞是透气和浇水的。奥妙其实在这里。」说完按了下旁边一块嵌在石壁中的石头。

    只听「轰隆隆」一阵响声,透明石壁居然移动起来,看似一体的石壁分成两块,上面的石壁上移,中间裂开了一条一尺多宽的缝隙,那个圆洞被分成了上下两个一样大小的半圆。黄蓉见船夫看得呆了,笑道:「这是工匠们做的机关,如此就可以采到它了。」黄蓉走上前去,弯下腰,从下半圆处钻了进去,当下腹贴在那半尺厚的圆弧上后,这个千年何首乌已经在眼前了,养了它多年,终于可以派上用途了,心中一喜,就伸手去摘。忽然闻到一股香气,与桃花的芬芳甚为不同,闻来竟有些眩晕的感觉,黄蓉仔细一看,在何首乌的后面生长着一株植物,上面开着若干兰色的小花,极为妖艳。

    黄蓉猛然记起这是黄药师种的一种叫做「迷兰」的药材,娇贵,不宜生长,所以也种在石罩中。这种「迷兰」可以催眠麻醉,使人致幻,一般处理伤口的时候会用到,可以减轻痛苦,但是用量过猛也会置人死地,十分霸道。

    忽然,黄蓉又听见「轰隆隆」的响声,身体感到一阵强烈的震动,随后发现自己的腰部贴上了冰凉的石壁,原来上半个石壁落了下来,两个半圆又合成了一个圆,她的腰肢正好卡在圆洞中。这可怎么办,她的腰很细,所以还有些缝隙,她身体尝试向外退,可是退到了胸部时,由于乳房太过丰硕,根本通不过细小的洞口。她双手一扒墙壁,试图往里面钻,可是钻到了臀部的时候,因为屁股肥硕,还是通不过,不由急得香汗淋漓。

    怎么会落下呢,机关年久失灵了吗,正思忖,只听船夫道:「黄女侠,真是抱歉,小人不小心碰到开关了。」

    原来如此,还以为失灵了呢,黄蓉如释重负,扭过头去,通过透明的石壁,她看见船家果然站在那石头开关前,一只手还在那石头上。于是道:「船家,再按一下,把石壁挪开。」…

    船家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却没有反应,黄蓉道:「你按了没有啊?」船家没有作声,黄蓉有些恼怒,扭头望去,见船家愣愣的站在那里,还是没有动作,黄蓉暗忖:「这船夫真是木头一块,反映这么慢。」

    %

    忽听那船夫似乎在自言自语,喃喃道:「如果黄女侠能给我生个儿子,就是死……也值得了。」听了船夫的话,黄蓉的一颗心开始往下沉,连忙道:「船家,不要在那胡言乱语了,赶紧按开关,放我出去。」

    此时船夫的手已经从石头上拿走,但仍然傻傻的站在那里,黄蓉的心都快跳了出来,现在自己身体卡在石壁中,如果他有什么无耻的行为,自己可怎么办呢?可是黄蓉不相信刚才还那么老实本分的人忽然就变得邪恶,自己应该提醒他,唤起他的良知。

    于是道:「船家快按呀,武林中的正道群雄都需要这支何首乌,他们的性命都依靠它了,不能浪费时间了。」

    (

    船夫终于开口,痴痴道:「黄女侠,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惊为天人,虽然那时年纪小,但对你一直念念不忘,我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再也没有见过美貌胜过你的女人。」

    黄蓉急道:「你胡言乱语什么呀,我要尽快赶回襄阳,帮助郭大侠保家卫国呀。」船夫道:「黄女侠为郭大侠生了三个儿女吧,好生养啊,也为小人生一个吧,我那婆娘怎么也生不出,爹爹盼着我传宗接代呢,我不能让他死不瞑目。我们昨晚不就差点成就好事吗?女侠放心,欢好之后我马上送女侠回家,什么事情都不会耽搁,儿子我也不要,就给你和郭大侠抚养了。」

    听他说得荒唐,黄蓉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叱道:「你这个疯子,妄想!」船夫似乎没有听到,慢慢向她靠近,见她上半身在石壁里,腰肢嵌在圆洞中,下半身露在外面。那石壁透明度非常好,这样看去,黄蓉就像双手扶着石壁,弯腰蹶在那里一样,看着那肥大的屁股高高翘起,他禁不住咽了口唾液。

    两步,一步,近了,伸手就可以触到那高翘的丰臀了,他心中一喜。忽然,黄蓉飞起一脚,正踢在他的小腹,整个人顿时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黄蓉骂道:「淫贼,敢打姑奶奶的主意,你小时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眼睛贼溜溜竟在我身上打转!赶紧把姑奶奶放出来。」

    船夫痛苦异常,皱着眉头从地上爬起来,像斗败的公鸡,知道自己难以得逞,不由万念俱灰,流泪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有何脸面回家面对年迈的父亲,不如死了算了,就让我在桃花阵中化作一句枯骨吧。」说完转过身体,径直向桃花阵中走去。黄蓉大急,没想到事情有如此变化,一时慌了手脚,他一旦走进桃花阵必死无疑,我怎么出去,我死了也没什么,可是要有多少条人命陪葬啊。不由喊道:「船家,回来,不要寻短见,大家好商量。」口气明显软了许多。

    船夫转过身来,惊喜道:「女侠答应小人了吗?」黄蓉心下思忖,看来只能暂时稳住他了,眼珠一转道:「我回去以后就给你做媒,让你娶一位美貌夫人,想生几个都行。」

    (船夫失望道:「别人我不要,我就想和女侠生,女侠生了那么多,也不在乎和小人多生一个。」黄蓉听了差点气得昏厥过去,强忍怒火无奈道:「好,我就答应你,你先把我放开。」船夫道:「女侠屡次大破蒙古军,天下人谁不知道女侠智慧过人,小人虽然愚顿,这个当还是不会上的。」饶是黄蓉平时八面玲珑,此刻也无计可施,只得道:「你要怎样?」船夫道:「小人就想这样与女侠欢好。」黄蓉怒道:「你做梦!」那船夫甚是沮丧,叹了口气转身便欲离去。

    !黄蓉惊惶失措,难道自己就要饿死在这里?为了贞洁就要置天下英雄的性命不顾?矛盾的她急出了眼泪,失节事小,苍生为重啊,靖哥哥一定会原谅自己吧。看来只能暂且答应他了,用自己的身体和智慧与这个淫贼周旋,也许能出现奇迹。

    *

    于是叫道:「你不要走,我答应你。」船家警惕道:「女侠不会又踢小人吧。」经过短暂的静默,黄蓉柔弱的声音近乎啜泣:「……不会」

    第八章假作真时真亦假

    几十年来,黄蓉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磨难她自己都数不清了,每次她都能化险为夷,是因为她的机智,当然有时候也需要一点运气。这一次她能平安度过吗,似乎已经束手无策了,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

    +

    黄蓉听着船夫的脚步声有点颤巍巍,一点一点的接近,来到身后了,她再没有抬腿踢他,她知道那样做不是办法。船夫停顿了一下,发现没有异常,似乎也放下心来,尝试着放一只手在她肥硕的屁股上,黄蓉娇躯本能的颤动了一下,船夫见自己还是没有被攻击,顿时放下心来,两只手都摸了上去。

    :黄蓉明显感到那双手兴奋得有些发抖,被他放四的摸着,自己的身体有些发麻,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此时,耳边传来赞叹声:「生过三个孩子的屁股到底不一样,我婆娘那屁股瘦的跟柴棒似的。」黄蓉听到这粗俗的话,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委屈,咬住自己的嘴唇默不作声,生怕自己控制不住,一脚踢出去,会坏了大事,此刻她心中十分后悔,真不该带这船夫上岸,以至酿下现在的苦果。

    黄蓉本来就感到自己的姿势很羞耻,可是船夫似乎还嫌不够,双手握住她的纤腰,用力拉出她的身体,直到她丰满的乳房卡在石壁上,「哎哟……」她吃痛叫了出来,船夫才停止,但她的身体已经被他拉出了一大截,她知道自己整个纤腰都露了出来,圆洞的高度较低,黄蓉很不舒服,只得沉下腰,这样却使丰臀高高翘起。

    忽然,黄蓉的纤腰感觉到了炽热的肉掌,船夫竟然把双手探入她的衣服底下,抚摸她光洁的肌肤,随后,她感到那粗鄙的身体也凑了过来,紧贴着自己浑圆的臀部,一条硬邦邦的东西顶在股沟上,不由羞得柳眉紧蹙,俏面也泛起红晕。

    黄蓉屈辱地忍受,那双大手放四地在娇躯上抚摸游走,她的丰胸紧紧挤压着石壁,不禁有些发胀,丝丝液体从乳尖渗出。忽然,那温热的身体离开了自己,随后屁股一凉,不禁娇躯一震,她知道裤子被船夫脱了下去,堆在膝盖处,自己下体再没有半点遮掩,心中羞耻,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黄蓉雪白肥硕的大屁股一下子露了出来,像两座肉丘,随着轻微的抖动,屁股上的软肉竟像波浪般波动,似乎在勾引着船夫,中间的幽谷更加迷人,深色的饱满的阴户完全暴露出来,肉缝羞涩地紧闭着,下面坠着萋萋芳草,甚为诱人。

    船夫喘息着抓住这肥白的屁股,不断揉动,「女侠……这真是你的屁股吗……比我这么多年想象中的……还要美好……我终于可以亲手摸它了。」黄蓉流着泪,心中凄苦,原来他说对自己念念不忘,竟是这个样子。

    「女侠……我看到你的……肉屄了……我可以摸摸吗……」船夫忍不住伸出手指,摸上了那诱人的阴缝,黄蓉娇躯一抖,倍感羞辱,下意识地紧夹双腿,把阴门紧闭,可是在船夫看来,那两片阴唇更显肥厚,洞中风景若隐若现,反而更加诱人。由于双腿紧紧并在一起,加上船夫的抚弄,黄蓉立足不稳,只能尽量掌握平衡,这样一来,肥白的屁股在风中摇曳,船夫似乎忍无可忍,喘息着开始脱自己的裤子。

    黄蓉感觉船夫暂时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好奇中回头一看,顿时羞得满脸通红,透过透明的石壁,她有生以来看到了第二个男人的下体,却又如此不同,大肉屌青筋暴露,比郭靖的还长了一节,浓密的阴毛乱蓬蓬一直延续到肚脐,有无尽的犷野之感,不禁一颗心狂跳不止。

    她羞愧难当,赶紧扭过了头,还来不及思考,丰臀又被那双大手抓住,阴户一紧,被那硬邦邦的东西抵上,但听那船夫道:「黄女侠……你忍着点……我要插进去了……」

    啊……就要失身了吗,不行,要拖延时间,慢慢等待转机,黄蓉急中生智,娇唤道:「不要……会疼……你……先舔舔……」出口之后黄蓉无限娇羞,自己竟然和其它男子说出这样淫荡的话,可是事到如今只能托一刻算一刻了,等他欲火焚身,警惕放松的时候,再骗他放开自己。打定主意,又道:「不要那么……粗鲁……下面还……还很干涩……」

    只听船夫惊喜道:「女侠说的对,看我这么不懂怜香惜玉。」黄蓉随即感到堆在膝盖处的衣裤裤被船夫手忙脚乱地脱了下去,她的小蛮靴也被一并除去,扔在一旁。

    +猥亵的大嘴吻上了她光滑如玉的大腿,舌头舔在身体上那麻麻的感觉,让她厌恶得娇躯发抖,而那条舌头却没有停止的迹象,不断在她如脂般洁白的身体上游走,越来越向上……终于,一股热气喷在了她的阴户上,紧接着那湿软的舌头吻上了她的阴唇,她忍受不住这麻痒的刺激,身体禁不住颤抖,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那舌头像一条毒蛇,坚韧而有力,到处舔弄着,肥臀,阴唇,阴毛,加上嘴唇的吮吸,发出「啧啧」的声响,不断传入黄蓉的耳中,她感觉下体又麻又痒,如同有千万只蚂蚁在爬,那灼热的舌头舔到哪里,哪里的麻痒就减轻一分,她咬着牙,尽量控制情绪,抵抗这让人发疯的感觉。

    黄蓉恨不得马上就死掉,来逃避这一切,但是她明白现在她的身体已经不属于她一个人,而是关系到武林的安危,自己现在还不能死,如果真的失身,等到魔教覆灭那天,也许就是自己的自裁之日,想到这里,黄蓉已经泪流满面。她的父亲和夫君都是当世顶尖人物,她从来都被他们千般呵护,万般疼爱。之后跟随靖哥哥除魔卫道,征战沙场,受万民敬仰,一直都是高高在上,没想道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此刻竟然卡在石洞中,被这个丑陋的船夫当成肉靶,四意蹂躏,真是造物弄人。

    船夫就像一条发情的公狗,捧着面前肥硕雪白的肉靶,埋头饥饿地舔拭,没有一丝疲倦。看着肉靶中心那最诱人的樱桃,他忍不住伸出贪婪的舌头,舔了上去。「啊……」黄蓉如受电击,忍不住娇呼出来。船夫含住她的阴核,舌头不停在上面拨弄着,就像在品尝可口的美食。

    (黄蓉柳眉紧蹙,拚命忍耐,却也禁不住气血翻腾,身体燥热,内心的情绪像火山一样躁动着。她久未经人事,此刻最敏感的地方被船夫舔弄,高贵的身子违背了她的意志,再也经受不住挑逗,股股浪水从肉屄中渗出。而她在强烈的刺激下,肥白的雪臀不停晃动,喉中发出不能抑止的呻吟,如泣如诉。

    她放松了紧张的神经,身体变得软绵绵的,在船夫的挑逗下门户大开,凝脂软玉般的肌肤透着红晕,渗出丝丝汗津,下体也已经泥泞不堪。她似乎放弃了矜持,扭动着肥白的屁股配合着船夫,不知道是忍受不住迷乱的感受还是要故意迷惑船夫,她竟然低声娇唤:「船家……啊……舔得奴家……好舒服……再里面点……啊……」

    船夫听了黄蓉的淫声浪语,不由舔弄得更加殷勤,蜷起舌头,向黄蓉的肉屄深处挤弄,「啊……」黄蓉心底的情欲完全爆发出来,不由扭动丰满的身子,顷刻间,淫液不能抑止,汩汩流出,「你弄得奴家……受不了了……奴家好想……你插进来……快放开奴家……啊……」

    黄蓉虽然放开身体,被弄得情欲高涨,淫水横流,但这只不过是她的计策,这船夫看起来有些木讷,她是要利用自己身体的反应,让船夫完全相信她,放松警惕,从而能把她从石壁中放出来,只要她恢复了自由身,那船夫还不是在掌握之中。那些难为情的话说出来,虽属无奈,在这种情况下却很自然,半真半假,却也让她感到有一种放纵的感觉。

    黄蓉想现在船夫已经被她弄得神魂颠倒了吧,应该会听从她的,所以一边继续呻吟,一边等待船夫的反应。「船家……放开奴家吧……卡在这里好难受……奴家也想要你啊……」果然,船夫听了黄蓉的话,抬起了深埋在肉靶中的头,嘴角和屁股间还连着一道晶莹的黏线,喘息道:「美人儿这么淫荡啊,小人这就满足你。」站起身来,向开关处走去。黄蓉螓首微侧,见船夫走到开关旁,伸手按去,不禁心中狂喜,一颗心剧烈地跳动。

    眼看就按下去了,忽然,船夫似乎想起了什么,木讷地摇摇头,一拍自己的头道:「好险。」转过头对黄蓉傻笑道:「女侠,不要急,这样做起来更有味道,你以前一定没尝试过,不如试试怎么样?」说完赤裸着丑陋的身体又走了过来。

    +

    黄蓉听了他的话,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刚刚泛起的希望瞬间破灭,不由急出了眼泪,暗想:「难道我黄蓉命中要有此劫吗?」心中泛起了巨大的失望和无穷的恐惧。

    4

    脚步声愈来愈近,黄蓉的恐惧渐渐加深,终于脚步声停在了她的身后。「啪啪」两声,屁股被船夫拍了两下,肥白的软肉泛起了涟漪。只听那船夫道:「女侠胸怀天下,着实让小人敬佩,一旦成就好事,小人立即放女侠出去救人,还请女侠乖一点哦。」说完双手顺着光滑的肌肤攀上了黄蓉纤腰。黄蓉的纤腰被船夫箍住,感觉那热气腾腾的坚硬肉屌抵上了她的肉屄,心中犹如在滴血,真的要失去清白了吗,以后还如何面对夫君,面对儿女,天啊,谁来救救自己啊。正想间她感到那火热的肉屌开始向自己的体内插入,她拚命摆弄着肥臀,试图阻止肉屌进入她的身体,可是龟头早已借着她泛滥的淫液,划进肉缝,被她肥厚的阴唇包裹着,甩也甩不掉。

    黄蓉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龟头的灼热和滑腻,浅浅地嵌在她的肉屄中,随着她的扭摆,不停刺激着她的敏感部位,反而有种麻痒空虚的感受。渐渐,她每扭动一下,就听见船夫「哦」的一声,很享受的声音,她顿时醒悟,想是自己的肉屄含着他的龟头,这样不停动来动去反而刺激得他很舒服。不由停止了摆动,美目微闭,两滴眼泪顺着俊俏的脸颊滑落下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看来失身是难免了,只希望这一切尽快结束。

    船夫却似乎并不着急,龟头在肉靶的中心慢慢旋动,就着淫液,发出「啧啧」的水声。黄蓉一年多没有交欢,早已旱情严重,而此刻熟悉的大肉屌停留在肉屄门口,比她以前经历过的还要巨大,似插不插,把她身体挑逗得如同她现在的处境,进退不得。这种感觉快要把她逼疯,心中反感,下面的肉屄却似乎强烈渴望肉屌的入侵,顷刻间春水泛滥,旱灾转为洪涝。

    黄蓉喘着粗气,喉间发出低吟,娇躯柔弱无力,不知道这痛苦的摧残何时才能结束。只听那船夫道:「美人儿,快受不了了吧,你求求小人,小人就让你满足。」黄蓉心中凄苦,星目紧闭,默不作声,忍受着这难忍的挑逗。〃

    船夫见她不作声,终于忍受不住,低吼一声「女侠,我来了」,一沉腰……「滋」的一声,大肉屌借着滑腻的淫液,冲破层层软肉,顺畅地齐根而入。「啊……」黄蓉发出撕心裂肺的娇呼,似无奈,似解脱,终于插进来了,那极度充实的感觉深深地刺激着她,娇躯剧烈颤抖,顷刻间已经泪流满面,她用低不可闻的声音痛苦地倾诉:「靖哥哥,蓉儿对不起你……」。

    船夫舒爽地长舒了一口气,大肉屌深深插入心中女神的身体内,被女侠肉屄内湿滑的软肉紧紧咬合着,满足的感觉无以复加,差点就忍不住喷了出来。不禁抬头向天道:「郭大侠,小人对不住你了,你在前方征战沙场,我却在这里肏你娇滴滴的老婆,小人只能下辈子做牛做马来报答你。」

    黄蓉一世清白毁在他手中,听他又说起荒唐的话,不禁咬碎银牙,目眦欲裂,恨不得亲手杀了这愚蠢的魔鬼。但是她此刻却只能默默忍受,真希望自己失去知觉,忘记这一切。

    4船夫开始慢慢抽插,每次都一插到底,使黄蓉的身体有节奏地震动。黄蓉绝望地双目紧闭,心中的痛苦难以言表,努力忍受着迫奸带给她的痛苦,她希望自己的身体是麻木的,但是事与愿违,她毕竟也是正常的女人,又太久没有被男人滋润,男女交合的快感不断冲击着她的身体,随着船夫持续的抽插,她舒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下面的肉屄也开始违背她的意志,从两人交合的地方涌出阵阵爱液。

    随着黄蓉爱液的流出,船夫的抽插越来越顺畅,黄蓉生过几个孩子的肉屄虽然没有少女那般紧,却更加饱满湿滑,紧箍着他的大肉屌,配合得天衣无缝。船夫的肉屌每次抽出,都会使肉屄中的软肉翻滚出来,再次插进去时,还要冲破层层滑腻软肉的阻碍,由于爱液滋润,既顺畅,又有强烈挤压摩擦的快感,船夫更加兴奋,本能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

    娇躯屈辱地前后摆动着,黄蓉泪液飞溅,丰乳受到石壁挤压,乳汁也不断流出,下体交合处同时发出「滋滋……」的响声,她能清晰地感受到那条炙热的肉棍进出自己的身体,那熟悉的快感让她渐渐迷乱。随着抽插的渐渐加快,黄蓉再也无法静止不动,禁不住轻轻摆动雪臀,口中发出哭泣般的呻吟,「嗯……嗯……不要……快停下……」。

    船夫似乎不懂得怜香惜玉,抓住黄蓉丰臀卖力地抽插,口中道:「女侠的阴户好多汁啊,夹得小人好舒服。」见黄蓉没有回应,又道:「黄女侠,小人还行吧,有没有郭大侠肏得你舒服。」

    御

    黄蓉听着他的污言秽语,羞得恨不能钻到地缝里,可是那被抽插的感觉实在要命,让她神魂颠倒,就在她情欲更加高涨的时候,船夫忽然又加快了速度,次次插到她的花心深处。「啪啪……」船夫的下腹不断撞击着她丰满浑圆的雪臀,两人性器交接处溅出淫液,发出「滋滋……」的响声。

    「啊……啊……」黄蓉再也忍受不住,大声叫了出来,雪白的肌肤泛起红潮,汗水湿透了她的全身,她禁不住摆弄着雪臀,彻底地放纵着自己的身体。那感觉愈来愈近,快来了吗?自己不仅有感觉,难道还要丢精给这丑陋的船夫吗?可是此刻真有不泄不快的冲动,竟企盼那肉屌能更加雄壮有力地插她。

    听见黄蓉的淫叫,船夫更加兴起,双手托起了黄蓉的大腿,使她的身体近乎和地面平行,像推车一样继续抽插。「啊……不要……」黄蓉屈辱地娇呼,可是身体悬空,加之下体传来的销魂感觉,却让她整个人像飞起来了一样。

    ;黄女侠,这样很舒服吧,想叫你就叫出来吧。」船夫得意地笑着,这样他的肉屌被夹得更紧,黄蓉的肉屄就像一个温柔的吸盘一样,肉屌每次抽出来,都会再次被吸进去,然后被温暖地包裹着。黄蓉现在完全不能自已,成熟雪白的身体任由船夫摆布,口中胡乱娇喘:「哦……放开……求求你……拔出去……不行了……嗯……」|

    船夫又抽插了几十下,忽然用力分开黄蓉的玉腿,几乎把她双腿压成一个「一」字,然后开始旋转,竟然硬生生把她的娇躯翻转了过来,变成仰面朝天,把她的双腿扛在肩膀上,继续用力抽插。黄蓉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大肉屌在她体内也随之旋了一圈,强烈摩擦的快感让她几乎昏厥过去,忍不住又喷了一股浪水。

    /黄蓉此刻后背支撑着身体,丰乳依然卡在石壁中,当她睁开眼睛,透过石壁看见船夫丑陋的面目和赤裸的身体,而自己的一双雪白玉腿就搭在他的肩膀上,极为淫荡,不禁面红耳赤。船夫不停地挺动,下腹「啪啪……」地撞击着她的身体,每挺动一下,她都感觉到快感更强烈一些,星眸微玻В惴⒘杪业仄诳罩校谥腥滩蛔》⒊隽钊嗣宰淼纳胍鞔蚋械交迫氐睦怂搅髟蕉啵匙沤缓洗α鞯搅怂耐壬希G丸上,这让他的抽插更加顺畅,肉屌像大油锥一样在肉屄中出没,带出「滋滋……」声不绝于耳。黄蓉感觉贯穿在自己体内的的肉屌此刻变得更加粗壮,每深入一次,都会刺激到她最敏感的地方,「啊……哦……不行了……」她忘情地娇呼着,完全放弃了矜持。

    船夫感到身下丰满的肉体变得更加柔软松弛,肉屄内也越来越炙热,让他有射出来的冲动,不禁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嗯……啊……」黄蓉再也承受不住这剧烈的交合,喘息突然加剧,洪闸在猛烈的抽插中失守,阴精汩汩涌出,娇躯抑制不住地颤抖,肉屄不断抽搐,吮吸着肉屌,一浪高过一浪。

    船夫也无法忍受,一声浓重的低吼,肉屌深深插入黄蓉成熟的肉体中,精液连续喷射而出,浇灌到黄蓉颤抖的花心。「啊……不要射在里面……嗯……」黄蓉被精液烫得发出淫荡的叫声,不禁一泄如注,美目紧闭,摆弄雪臀,放纵地体会着阴阳交泰的感觉。一对高潮的男女就这样肉体紧紧相连,喘着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