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金庸全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4 部分阅读

    悖 ?br />

    先前一人俯身抱起小龙女,让小龙女的双手搂住自己的脖子,他的双手揽起小龙女的双腿,站起身来,跟在另一人的身后走了出去。那人把小龙女的脸与自己的脸贴在一起,小龙女丰满的双峰也紧贴着他的胸膛,那人抱的舒服,气息也不禁变得粗重,「师兄,这娘们不仅美若天仙,身材竟也如此曼妙,我真是有福气啊。」那师兄「哼」了一声。小龙女很恼怒,自己竟然被这个淫贼这样占便宜,真想好好教训他,不过小不忍则乱大谋,长时间的独居早已磨练了她处变不惊的个性,她还是忍下了,继续假装昏迷。

    没走几步路,那师弟已经晕忽忽了,怀里抱着一个柔若无骨的美人,诱人的体香阵阵袭来,小龙女滑腻的脸颊贴着他的脸,他激动得竟有些颤抖。他喘着粗气,双手抚摸小龙女的大腿,故意移动身体,让小龙女的双峰在自己的身上来回滑动。

    小龙女除了杨过还没和其它的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脸顿时变得通红,幸亏是黑夜,否则早被二人识破了。那人的手向上移了移,放在了小龙女的浑圆的臀部上,不停的抚摸,小龙女羞辱交加,更要命的是,小龙女发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隔衣顶上了自己的股沟,却又无可奈何。

    「嗯,好爽……」那人喘着粗气。现在天气炎热,人们穿的衣衫很少,小龙女几乎可以感觉到那东西火热的温度,随着两人前行,那东西不停的摩擦着她的股沟。在他的刺激下,小龙女浑身炽热,羞辱的前行,她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为了救人,这点羞辱是值得的。

    过了一会儿,那人只用左手托住小龙女的屁股,空出右手,放在了小龙女的腰间,来回抚摸着,小龙女发觉那只火热的手从自己的腰间向上移动,「难道这淫贼竟然要摸我的……?」小龙女很着急,却又不敢动弹,否则会前功尽弃。终于,小龙女感觉到一只大手攀上了自己坚挺的乳峰,不由恼怒,眉头微皱,却又不敢发出声音。

    那人隔衣抚摸小龙女傲人的乳房,只觉丰满圆润,弹性十足,欢喜得他骨头都酥了,不时用指尖拨弄那可爱的乳头,一捏一拨之间,乳头竟然本能的硬了起来,他兴奋得几乎射了出来,却不知小龙女此时羞辱难当,屈辱地前行。

    在屈辱中小龙女觉得这条路似乎格外漫长,不过总还是有尽头的。三人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木门前,那师兄道:「师弟,把人放进去吧。」「等……等一等,嗯……」小龙女感觉那人用下身狠狠的戳了她股沟一下,把她抱的更紧了,接着他身体一阵战栗,同时,那个硬东西也开始悸动,喷出火烫的液体,液体渗出薄衣,弄湿了小龙女的衣裤。小龙女大窘,那人喘着粗气,双手死死的抓着她的屁股,抖动了一会,终于舒爽的喘了口气,放松了手臂。「他竟然……」小龙女再也忍受不了,闪电出手,点中了那人的穴位。前面那人只听的「扑通」一声,还没等转身,自己也「扑通」栽倒了

    小龙女整理了一下衣衫,脸上红潮逐渐褪去,她望着前面的木门,「他们说的密室就是这里了吧。咦,怎么有人声,好奇怪的声音」。房间里隐隐传来女子的呻吟声,似痛苦,似快乐。小龙女想探个究竟,用手指把旁边窗户上的纸戳了一个洞,把头凑过去一看,房间里亮着灯,一张床上,一对赤裸的男女缠在一起,男人伏在女人身上,屁股不停的扭动,跨下那活儿,竟然异于常人,足有驴屌一般粗长!而那销魂的呻吟,正是那个女人发出的。小龙女几时见过这种香艳的场面,赶紧扭过头去,羞红了脸,心想:“没想到世上居然有如此粗长的男根!莫非此人就是号称‘铁棍淫龙’的大淫贼?”。

    平复了一下心情,小龙女有些为难,那个男人,正是这间店的掌柜,也就是那个“铁棍淫龙”刘副堂主了,那个女子显然就是刚才他们说的被害的女子了,没想到已经被这个淫贼侮辱,人她一定要救,可是这种场面,让她怎么去救呢,难道让他侮辱她到结束吗,更不行。正想间,屋内的声音更大了,似乎在给她出难题,男人阵阵低吼,夹杂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女人的叫声更大了,「啊……你那……太大啊……嗯……啊……」的叫床声不绝于耳,听起来竟似被操得非常舒服!小龙女极为尴尬,刚才被那贼子占了些便宜,心中还有些激荡,听了这淫声浪语,呼吸不由变得急促,一阵微风吹过,小龙女感觉下体有些凉飕飕的,把手伸进衣服一摸,竟已经是湿漉漉一片了,心知刚才那淫贼挑逗时,自己身体竟然也有反映,不禁暗暗自责。

    屋内不时传出「叽咕,叽咕」的插穴声,「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女人的浪叫声,弄得小龙女心烦意乱,不知所措,始终未敢出手营救。就这样煎熬了有一刻钟,只听那女子浪叫:“奴家……又要丢了……啊……嗯……呃……丢了……啊啊啊!!”一声高昂的尖叫后,声音没有了,似乎一切已经结束。又过了一会,里面传来穿衣服的声音,那刘老大笑道:「美人,才干你不到半个时辰就浪成这样,大爷是日月神教玄武堂的副堂主『铁棍淫龙』刘正,以后跟着大爷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哈哈……」小龙女暗道:「果然是“铁棍淫龙”,这浑名也忒难听了。他是魔教的人,看来魔教真是坏事做尽,不得不除啊。」里面又传来女人啜泣的声音,刘正又道:「看你已经大泄多次,大爷先出去了,我会把门锁上,你别想跑啊,跑不掉的,老子还没射精,意犹未尽,这就去光顾今天那个绝色白衣美人,别被那两个小子占了先,回头再来干你,哈哈!」

    刘正笑嘻嘻的开门走出来,刚想回头锁门,忽然觉得腰间一麻,便动弹不得。一个白衣美人从他背后转了出来,正是小龙女,这时他也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两个人,脸上顿时变色,道:「女侠饶命,小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龙女见他这么怕死,心中很是鄙夷,「啪啪……」煽了他几记耳光,喝道:「淫贼,杀了你怕脏了我的手,你给我听着,神雕大侠快要重出江湖了,决不能让你们这些魔教宵小猖狂无忌,你们趁早改过自新,再继续作恶,下次我碰到你就不会饶了你了。」刘正错愕道:「怪不得,姑奶奶是小龙女吧,我不敢再作恶了,多谢龙女侠饶命。」小龙女骈指疾出,封了他的哑穴。

    小龙女看似冷若冰霜,却天性善良,她也知道这种恶名昭著的采花淫贼是不可能轻易改过的,只是不忍心杀人,只能出言恐吓他一下,她的独门点穴手法,能封住敌人的穴位五个时辰。此地不宜久留,得赶紧把人救走。她走进房内,看见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妇在床上吓得瑟瑟发抖,此时已经穿上了衣服,看得出是一个很有风韵的美人。小龙女叹了口气,魔教真是罪大恶极,不知残害了多少良家妇女。小龙女柔声道:「夫人,别怕,我是来救你的,跟我走吧,我们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那妇人此时也明白过来,心中无限委屈,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小龙女愤怒的踢了三个贼子几脚,把他们拖到柴房里,两人回到客房,取了包袱,心知这是一个贼窟,不易久留,于是牵马准备离开,美妇人不会骑马,小龙女牵了自己的白马,与她共乘一骑,二人星夜上路,顺着大道,向暮色苍茫中奔去……

    第三章侠女会

    夜黑风高,二人一骑在漆黑的官道上疾驰,「笃笃」的马蹄声在夜里特别刺耳,还好一路上荒无人烟。那美妇人折腾了一夜,似乎累了,居然浑然不顾一路颠簸,在小龙女的怀里睡着了,小龙女摇头苦笑,强打精神扶住妇人的腰部,以免她跌落下去,继续前行。

    东方已现鱼肚白,此时马的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缓缓行在河边,两人的头发和眉梢也沾满了露水,阵阵清爽的晨风拂面二来,妇人似乎感觉到了这清新的晨意,悠悠醒了过来。小龙女带着笑意,低头道:「夫人昨夜睡得可好?」那妇人回头望着小龙女,见小龙女的手还扶在自己的腰上,脸上出现一阵红晕,幽幽道:「多谢女侠大恩,贱妾无以为报,还要劳烦女侠照顾,女侠见笑了,我身已被那贼子玷污,再也无颜苟活在世上,让我下去投河,也算一了百了。」

    小龙女看着妇人,想到自己也曾失身于全真教弟子,知道真相后也是痛不欲生,虽然时间久远,痛楚很淡了,可是想到此节心里还是隐隐作痛,不由有了同病相怜之感,柔声劝到:「夫人,我们都是命苦的女人,受到这种磨难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是一心寻短见,只是于事无补,还会让那些贼子更嚣张,我们要坚强的活下去,与那些恶人抗争到底。小女子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也曾痛不欲生,但是熬了过来,现在已经完全放开,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很好吗?」妇人惊愕得张大了嘴:「女侠你也曾……?」小龙女点点头,叹口气道:「不错,我所受的侮辱比起夫人不曾少了,我都可以,夫人又何苦呢?何况听那贼子所言,似乎……似乎尚未……」说到这里,小龙女不禁俏脸一红。

    那少妇倒比小龙女来的直爽,说道:“贱妾虽被那斯糟蹋了很长时间,但那淫贼天赋秉异,始终未有出精。”

    小龙女心知那刘正之所以留精不射完全是原因他想搞自己,一时脸更红了,忙道:“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辛了。”

    妇人若有所思,低下头,良久,叹道:「同是天涯沦落人,有了女侠一番话,贱妾怎会再寻短见,倒是苦了妹妹你了。」小龙女微笑道:「也许应该叫姐姐才是。」妇人奇道:「贱妾已经二十有六,女侠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怎会是贱妾的姐姐?」小龙女道:「我修炼的武功有驻颜之效,我已虚度了二十七个春秋了。」妇人一脸的惊佩之色:「姐姐神功了得,让小妹好生羡慕。」小龙女笑而不语。

    为妇人解开了心结,小龙女颇为高兴,虽然依然淡定,但那张冷若冰霜的秀面上也有了些许笑容。一路上二人甚是投机,平时话不多的小龙女与妇人竟有些相见恨晚之意。妇人最初还心有抑郁,到后来已经一扫而光,看来也不是寻常的小女子。

    妇人告诉了小龙女她的身世,原来这美少妇名叫杨曼娘,父亲是江南扬州神拳门掌门人杨铁杉,她自幼也习些防身武艺,神拳门是小门小派,小龙女本对江湖了解不深,更不曾听说过这个门派,不过还是学人说了些「久仰大名」之类的话。曼娘十八岁的时候,嫁给了开封的一个李姓商贾,转眼八年,也未曾回过扬州老家。不幸三月前,丈夫得了绝症,不出三日就撒手人寰了,公公婆婆年老体弱,经不起丧子之痛,不久也双双亡故。曼娘成亲多年未有子女,孑然一身,为一家人料理完后事,遣散了家丁奴婢,变卖了房产,就回扬州投奔娘家,没想到在路上误入魔教的窝点,惨遭侮辱,若不是小龙女救了她,真不知道还要受多少折磨。小龙女也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告诉曼娘自己要去襄阳参加武林大会,曼娘不是江湖中人,倒未曾听说过小龙女的名头,只知道她是一个很有名的女侠。

    曼娘要去扬州,需要借路襄阳,二人正好同路,一路上以姐妹相称。晌午十分,二人来到一处山间,见到一帘瀑布,下面潭水清澈见底,二人一路风尘,又见四处无人,都有意洗下身体,开始小龙女有些羞赧,在曼娘的劝说下也逐渐放开,两人互相把风洗了身子,换了一身的干净衣服,顿觉疲劳一扫而去。

    二人继续向襄阳方向行进,到了傍晚十分,来到了大道上,看见路上的旅人越来越多,知道前面就有大的城镇了,小龙女发现,行人中有很多武林人物,看来都是去英雄大会的,武林中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样的盛况了。

    果然,不久就看到前面有一座城镇,城门上书有三个斗大的金字「余杭镇」。小龙女道:「曼娘,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歇息一晚吧。」曼娘道:「听姐姐吩咐。」于是二人缓缓行了进去。

    果然是座繁华的城镇,进得城,就听见嘈杂的闹市声音,有小贩的吆喝声,有打铁的「咚咚」声,还有牲畜的嘶叫声,热闹非凡,再仔细看去,道路宽阔,街上的人熙熙攘攘,虽然已到黄昏,仍然是车水马龙,一片繁荣景象。二人在野外行了一天一夜的路,见到这种景象,曼娘喜上眉梢,小龙女倒是有些不习惯这种场景,二人牵着马缓缓前行,行了一会,小龙女指着前面,道:「曼娘,那有间客栈,我们进去看看如何?」

    这家客栈叫「福临客栈」,二人在门口站定,一个小二跑出来招呼道:「客官里边坐,请问客官几位?」曼娘道:「没长眼睛吗,这里不是两位姑奶奶吗?」小龙女暗笑,没想到曼娘的性情这么泼辣,一定是做老板娘养成的习惯。那小二见是两位大美人,早就呆了,更不敢说什么,只有唯唯诺诺,带二人把马匹安顿好了。二人要了一间上房,在后楼,进了房间,见到里面很是干净舒适,两人都很高兴,歇息了一会,感觉很饿了,就去前楼吃东西

    这座酒楼规模不小,两层楼有几十张桌子,几乎都坐满了人,很是热闹,看来生意十分兴隆。两人好容易在角落处找到了一张空闲的桌子坐下,要了几个小菜,慢慢品尝。

    正吃间,酒楼外转入一对青年男女。小龙女心中微动:「好一对壁人。」正看间,那个女子目光也向这边飘来,接触到小龙女的目光,稍一诧异,随即微笑致意,小龙女也向她点头微笑了一下,随即收回目光,心中暗道:「难道这就是侠名闻天下的令狐冲夫妇,只是这种风采,也令人心折。」曼娘正吃的兴起,见小龙女发呆,叫道:「姐姐快吃啊,一会都凉了。」小龙女微微一笑,也继续用餐。

    半晌,那黄衫女子走了过来,小龙女抬起头,见她莲步轻移,面带微笑,如出水的芙蓉,无限娇美,让女人看了都要怜惜。那女子来到二人桌前,向小龙女一抱拳,轻启皓齿:「小妹有理了,这位可是龙女侠?」小龙女连忙起身还礼道:「正是小女子,想必姑娘是任女侠了?」那女子微一惊讶:「龙姑娘怎么识得我?」小龙女微笑道:「只是见到贤伉俪的风采,猜测而已。」那女子笑道:「过奖了,在神雕侠侣的威名之下,我们夫妇又算得了什么,不知可否一坐?」「荣幸之至,令狐大侠也过来坐吧。」曼娘连忙起身招呼小儿添两副碗筷。那女子向窗边喊道:「冲哥,你过来坐。」

    原来这对夫妇就是令狐冲与任盈盈,他们也是赶往襄阳参加武林大会,恰好路过此地,不期碰到了小龙女,虽然素未谋面,但二人一眼就认出了小龙女,实是小龙女这样的人物,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令狐冲夫妇威震北方,杨过夫妇享誉江南,虽然没有交往,但是彼此都神交已久,这么好的结交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小龙女把曼娘介绍给他们夫妇,四人一桌,盈盈与小龙女都十分仰慕对方,盈盈更是滔滔不绝,小龙女话少,只是淡淡微笑着听盈盈讲些江湖上的事迹,反倒是有些冷落了令狐冲和曼娘。等到吃完,要上楼休息了,两人竟有些依依不舍,遂相约一路结伴,同上襄阳。床上只有一床被子,二人脱了外衣,肩并肩躺着,累了一天,真正躺到床上却又没有了睡意,于是两人聊了起来,曼娘生性活泼,给小龙女讲了一些市井笑话,逗小龙女开心,其中不乏一些男女之事,讲得小龙女双颊绯红,但知曼娘素来粗枝大叶,又羞于插嘴,只能默默听着。

    讲了一会儿,曼娘抱住小龙女道:「姐姐,你也累了,曼娘给你揉揉背好不好?」小龙女身体确实很疲乏,但心中又有些不忍,道:「妹妹,你也颠簸了一天了,还是休息吧。」曼娘道:「这种事情又不累,姐姐就好好享受吧。」小龙女见推辞不得,只得应允。

    小龙女伏在榻上,下颌垫了枕头,曼娘骑在了小龙女的腰上,双手为小龙女按肩部。时值夏日,两人的身上都只穿了一层薄纱般的衣服,曼娘使出浑身解数,在小龙女的肩背捏捏揉揉,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竟捏的小龙女像散了骨头般,很是舒服。

    此时曼娘却已经累得满身是汗,小龙女也感觉到了她潮热的身体,心中感动,道:「妹妹,可以了,你也歇歇吧。」曼娘笑道:「好姐姐,这才刚开始啊,舒服的还在后面呢,我那短命老公最喜欢的就是我这份手艺了。」说完眼圈不禁红了,小龙女知道她又想起了伤心事,连忙安慰。曼娘一笑到:「没什么,生死有命,我都想开了,哦,太热了,瞧我这汗出的,我们把衣服都脱了吧。」说着动手脱了自己的外衣,身上只着亵衣亵裤。

    小龙女也有些热,翻过身来一瞧曼娘的样子,双颊一红,她从来没有在旁人面前脱过衣服,纵使对方是个相熟女子,不禁有些犹豫。曼娘看出了小龙女的心思,嫣然一笑,道:「怕什么,大家都是女人,我帮你脱。」小龙女慌张道:「不……还是我自己来吧。」曼娘见小龙女在娇羞中脱去了外衣,也只剩下亵衣亵裤,露出光滑雪白的手臂和大腿,不禁赞道:「没想到姐姐的肌肤这么完美。」小龙女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又伏在榻上。

    曼娘嘻嘻一笑,又骑上了小龙女的纤腰,双手抚摸着小龙女赤裸的光滑的脊背。两人肌肤相触,曼娘圆润的大腿蹭着小龙女两肋,小龙女从腰上可以感觉到曼娘下体紧要部位的热气,心中不禁狂跳,但是想来也许自己太过避世,这种接触在曼娘看来应该习以为常了,自己也要习惯,只能闭着双眼,努力平静心情,但是在曼娘有力的双手作用下,不禁有点呼吸急促。|

    过了一会,曼娘又道:「还是好热,我把衣服都脱了吧。」起身脱去了亵衣裤,又坐回小龙女腰间,小龙女感觉到曼娘肥美的屁股紧贴着自己的身体,清楚的分辨出曼娘的毛发蹭着自己的肌肤,心中不禁一颤,暗想:「曼娘也太粗枝大叶了,这样总不太好啊。」却又无奈,正想间,感到曼娘的身子前倾,两堆柔软的肉球贴在了自己的背上,并不断磨蹭,耳边响起曼娘温柔的声音:「好姐姐,你把内衣也脱了吧,像我这样多舒服。」小龙女颤声道:「还是……不要了,有点奇奇怪怪的。」「大家都是女人,怕什么,来,我来帮你,我会让姐姐你更舒服的。」小龙女正不知如何应对,曼娘已经翻过了小龙女的身子,扯下了她的肚兜和亵裤。

    小龙女羞赧异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曼娘看着小龙女丰盈的胴体,不禁呆了,这是一具完美无缺的成熟肉体,羊脂一般白嫩的肌肤,用手一按彷佛都会出水,傲人的双峰丰满挺拔,既有少女般的弹性,又有成熟妇人的肥硕,让人两只手都抓不过来,随着小龙女的呼吸,像两座峰峦在起伏,曼娘暗惊,躺着还有这么大,自己的双峰向来引以为傲,在小龙女面前却是小巫见大巫,再向下看,小腹平坦光滑,肤如凝脂,纤腰下面就到了那片芳草萋萋之地,一片乱蓬蓬的阴毛漆黑浓密,却又乱中有序,覆盖着桃源胜地,小龙女白玉般的双腿紧夹着,给人无限遐想……曼娘不禁自惭形秽。

    小龙女此时的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向曼娘道:「妹妹你……看什么呢?」曼娘道:「姐姐真像仙女一般,无论是脸蛋还是身体,都是世上最好的,做你的男人真有福气。」从来没有人这么夸赞过小龙女,她从来没想过天下女子的身体也是可以分出优劣的,听曼娘说得诚恳,心底也有些高兴。小龙女从来没有过闺中密友,她从内心深处渴望这种友情,曼娘的出现,让她体会到了这种友情,她是完全相信曼娘的。

    曼娘跨上了小龙女的身体,双手攀上了那对丰满的乳房,小龙女措手不及,惊惶道:「妹妹……你要做什么?」曼娘笑道:「不要慌,我这是按摩啊,为姐姐减轻疲劳啊。」「一定要……按这里吗」「当然,我说过了要让你更舒服嘛,没关系,我们都是女人啊。」小龙女只道尘世间女子之间的相处,真的可以这般无所顾忌,自己的不自在,完全是自身的问题,反而显得小气了,想到这些,羞赧之情也减少了几分。

    小龙女闭上眼睛,心却咚咚的跳得厉害。曼娘的小手揉搓着她雪白丰硕的双峰,轻轻的,不时拨弄着可爱的乳头,让它渐渐的硬了起来。除了杨过,从来没有人这么摸过她的乳房,情不自禁想到和杨过缱绻缠绵的时候,紧张的情绪逐渐放松。一会儿,小龙女感觉曼娘的手在加重,自己被抚摸的快感更加强烈,心中狂跳,呼吸也急促起来。

    曼娘双手各握着小龙女的一支丰乳,小手能捏到的地方还不到整个玉乳的三分之一,逐渐用力,把乳房捏得变换着各种形状,终于,她再也忍受不住,身体前倾,用嘴巴吸住了小龙女左边的乳头,小龙女「啊」的一声,身体如遭电击,双手无力的推着曼娘肩头,急促的说道:「妹妹……不要这样。」曼娘柔声道:「姐姐放松,这是按摩的一部分,舒服你就叫出来吧。」说完又埋头在小龙女的丰满的乳峰中。

    小龙女从来没想过女人之间也可以这样亲密,从前只有和过儿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如此,想抗拒,身体却没有了力气,加之曼娘在耳边的轻声低诉,双峰上传来的阵阵快感,还有她对曼娘的信任,让她逐渐放弃了反抗的念头,取而代之的是放松身体,享受这特殊的「按摩」。这种感觉就像过儿常常给她的那样,让她如痴如醉。不知不觉中,小龙女双手抓紧了曼娘的后背,双峰也不自觉的向上挺动,完全配合了曼娘的吮吸,口中也禁不住发出「嗯……啊」的呻吟声。

    隐约中,小龙女感觉到曼娘的阴户紧贴着自己的下腹,又湿又热,不断有淫液沾到自己的小腹上,小龙女知道,自己的下体也早就湿了,不禁更加羞赧。曼娘抽出一只手,摸在了小龙女的阴户上,小龙女「嗯」的一声,娇羞的夹起双腿,却不想把曼娘的手夹在了两腿之间,心知不妥,赶紧又放开了玉腿,曼娘一笑,手指开始在小龙女的阴沟中滑行,小龙女紧张得喘息更加急促,低声道:「妹妹……不要这样……难为情死了。」曼娘道:「姐姐,我们都是女人,舒服就好,看你下面都这么湿了,让我们一起舒服吧。」说完身子从小龙女身上挪了开去,小龙女心里一松,想:「她总算要停止了。」不想曼娘竟然分开了小龙女的双腿,扛一条腿在肩上,也叉开自己得双腿,竟然把自己的阴户凑了上去。

    9

    小龙女一惊,娇呼:「妹妹要做什么……啊……不要……」话音为落,曼娘湿漉漉的阴户已经贴上了小龙女的阴户,小龙女只觉两片柔软的,湿乎乎,灼热的软肉贴上了自己的阴户,不禁舒服得叫了出来,下体一麻,淫水汩汩流出。

    曼娘长舒了一口气,道:「姐姐……我们女人同样可以互相照顾啊……啊……你那里好滑,好湿……」说着肥臀有节奏的摇晃起来,两个阴户,四片阴唇贴在一起磨蹭起来,淫水顺着两人的阴户流出,沾湿了床单。那种麻痒,灼热的感觉让小龙女也控制不了自己,丰臀竟也不自觉的挺动,口中也按耐不住,发出「呜呜……」的呻吟。

    这间客房里真是满屋春色,床上两个美艳的少妇,把两个成熟的肉体紧紧相贴,两个雪臀扭摆摩擦着,胸前的乳峰也上下颤动,小龙女虽是被动,却也沉醉于这种同性间的肉体磨蹭之中。

    忽然之间,曼娘加快了速度,让两人呼吸也变得更加急促,「嗯……妹妹……我不行了……啊……」强烈的快感从阴户瞬间扩散到全身,小龙女再也忍受不住,一股浓浓的汁液泄了出来,流满了两人的跨间,又过了一会儿,只听曼娘也低吟道「姐姐……啊……好美……我快死了」,曼娘再也忍受不住,也泄出了自己的阴精,两人抱在一起,已是香汗淋漓,身体不停的颤抖,沉浸在眩晕之中,两人下体流出的汁液也沾湿了床单……

    从高峰上下来,两人既舒服又疲惫,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小龙女率先醒来,看见满是秽物的床单,想起昨晚的情景,不禁羞愧难当,曼娘是平凡女子,也就罢了,没想到自己堂堂侠女,竟然稀里糊涂的和曼娘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羞愧,不过转念一想,这应该不算对不起过儿吧,也许亲密的女人之间做这种事情很平常吧。

    想来想去,还是感觉有些荒唐,想是和过儿分离太久,心里太抑郁,才会控制不住自己。昨晚的事情像做梦一样,不过真的是很舒服,越想越乱,索性就不去想了,清理了一下身子,看曼娘睡得还很香甜,就先穿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门。

    一会功夫,曼娘也出来了,看她样子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小龙女心下稍安,两人坐下吃点心,边吃边聊天,曼娘也没有提昨晚的事情。小龙女暗想:「也许这种事情真的很平常,只是我从前不了解罢了,不过这种事情还是太羞人,以后还是不能让它再发生了……」想着想着,小龙女完全抛弃了羞愧,反而庆幸自己又增加了些江湖阅历。不久令狐冲夫妇也出来用餐,半个时辰之后,四人上马赶路,继续南下。

    第四章魔踪再现

    四人结伴而行,路上令狐冲夫妇谈着武林中的事情,倒也有趣,小龙女对近年武林上的一些轶事有了些了解,对魔教的恶行愤恨不已,更坚定了她代杨过出山与魔教周旋到底的决心。天黑了就住进客栈,只不过小龙女有了那晚的经历,再也不肯和曼娘同床,每次都要选有两个床的房间。

    转眼间过了三日,这日正午,四人正策马而行,曼娘喃喃道:「再有半个时辰就到了兖州路口,我就要与各位分道扬镳了。」言语中不掩伤感之情,小龙女也心里难过,道:「妹妹,我这边完事之后我会去扬州看你的,一路上你要小心了。」令狐冲夫妇知道她们姐妹情深,只能好言相慰。

    (过了一会,来到了一处路口,曼娘道:「就是这里了,我们就此别过吧。」小龙女心中不舍,道:「妹妹,我再送你一程,令狐大侠,任女侠,你们先行一步吧,我晚些再来。」曼娘道:「送君千里,终需一别,姐姐还是办正事要紧。」无奈小龙女执意要送,曼娘只得应允,二人别过了令狐冲夫妇,向扬州方向行去。

    二人依依不舍,似有讲不完的话,送了一个时辰,曼娘不忍,道:「姐姐,你先去吧,总不能送我到扬州吧。」小龙女无奈,只得就此作别,她驻足而望,直到看不到曼娘的身影,才掉头离去。

    小龙女回到刚才辞别令狐冲夫妇的路口,向襄阳方向行去。半晌,忽听后面有人呼喊:「前面可是杨夫人?」转头一看,一个青衣青年策马赶了过来,竟是那郭靖的徒弟左剑清,连忙回应:「正是,少侠的事情可办完了?」左剑清道:「是啊,帖子都送到了,我现在正赶回去,夫人是去赴会吧,正好同路。」小龙女正愁路不熟,于是道:「如此甚好。」左剑清奇道:「怎么不见杨大侠?」小龙女向他说明了杨过闭关的事情,左剑清听言面有喜色,二人一起上路。

    行了一会,左剑清突然指着前面道:「那里有条小路,三日就可到襄阳城,要早大道一日,我们可以走这条路。」小龙女微微笑道:「少侠对路途熟悉,听少侠的。」左剑清见小龙女对自己笑,不觉痴了,幸好小龙女转过了头,没有发现他的窘态。

    于是二人抄小路赶路,一路上时而经过竹林,时而经过小溪,时而经过山川,风景宜人,倒也乐在其中。左剑清把小龙女奉若女神,恭敬有加。

    天色将晚,二人行至一处山间,忽听有人桀桀怪笑,定睛一看,一个黑衣人拦在前面的路中间,这人好生奇怪,整个人缩在宽大的长袍里面,只露出两只眼睛,笑声阴阳怪气,像一只夜枭!

    左剑清和小龙女对望一眼,均倒吸一口凉气,左剑清喝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拦住我们的去路?」那人怪笑声响起:「嘿嘿,你们是参加什么劳什子的英雄大会吧,妄想对付我们神教,太天真了,我们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教内好手如云,岂是你们能对付的了的。」二人此刻心下了然,原来是魔教中人,左剑清道:「既然是魔教的狗崽子,就让你尝尝小爷的厉害。」话音未落,人已经飞离了马背,扑向了黑衣人,只听「砰」的一声,左剑清竟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小龙女始料未及,没想到堂堂郭大侠的高徒竟然如此不济,于是飞身下马,叱道:「贼子下手狠毒,报上名来。」黑衣人怪笑道:「嘿嘿,你们去问阎王吧。」

    说完欺身而上,一掌拍向小龙女胸口,煞是凶狠,小龙女不敢大意,沉着应战。一交上手小龙女心中发凉,对方武功竟然高的离谱,内力深厚,招式怪异,快如闪电,勉强支撑了十余招,黑衣人一掌打来,小龙女再也躲闪不及,只得出掌相迎,「砰」的一声,小龙女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涌来,渗入自己的经脉,胸中郁闷异常,不由倒退了数步,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再也控制不了平衡,仰天倒在了地上。

    当小龙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堆干草之上,浑身疼痛,口渴异常,不自觉的喊了声:「水……」旁边一个盛满水的竹筒递到了嘴边,小龙女大口喝了个痛快,神智才慢慢恢复。抬眼一看一双关切的眼睛注视着自己,正是左剑清。

    ;「这是哪里啊?」小龙女下意识的问道,左剑清道:「这是一处山洞,昨晚夫人身受重伤,一直昏迷不醒,我把夫人带到了这里调养,现在已经是中午,我采了些野果子,夫人先吃点恢复一下体力吧。」

    小龙女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低声道:「没想到魔教还有如此武功高强的人物,就算是王重阳在世,恐怕也不是对手,看来江湖又有一场浩劫了。对了,你的伤怎么样?」左剑清道:「我被那人拂中了穴道,只是暂时晕了过去,很快就醒了,没有受什么严重内伤。夫人放心,自古邪不压正,我相信在我师父的带领下一定能剿灭魔教。」

    小龙女运了一下功,叹道:「那人的武功端的高强,我的功力只剩下十分之一了,别说赶路,就是行动都有困难了,武林大会是赶不上了,少侠先行吧。」左剑清安慰道:「夫人此刻需要人照顾,只管安心养伤,在下会陪在夫人身边的。小龙女吃了些果子,安心打坐养伤,纵使她的玉女心经功效奇特,对付这样的内伤也不是三五日就可以疗好的。左剑清昼夜为小龙女护法,晚上十柴生火,烤些野味来充饥。

    到了第三日的中午,小龙女周身的疼痛已经消失干净,功力也已经恢复到了三成。左剑清正在洞口护法,忽然听到小龙女一声惊呼。连忙赶到洞内,见小龙女倒在干草上,双手摀住胸前,一条眼镜蛇在她身边溜走,知道小龙女被毒蛇给咬了,左剑清上前一掌击毙了毒蛇,女人天性怕蛇,小龙女已经惊慌得面色惨白,冷汗渗出。

    左剑清走上前去,挪开小龙女的手,见她前胸有一处渗出血来,知道是被毒蛇咬的地方,刻不容缓,顾不得男女有别,道:「毒血不及时吸出来的话,夫人会有生命危险,此事只有从权,我们江湖儿女也顾不得太多礼数,在下无礼了。」

    小龙女愣在了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左剑清解开了小龙女的外衣,又用力拉下了小龙女的肚兜,小龙女「啊……」的一声,羞愧难当,一对活鲜鲜的雪白大奶子蹦了出来,左剑清从没看过这么漂亮的大奶子,顿时气血上涌,心中日思夜想的大美人已在自己面前赤裸胸部,但顾不得多想,见那伤口紧挨左边乳头的下边,凑嘴上去,要含住伤口,就必须要含住乳头,左剑清含住了小龙女的乳头用力吸了起来,吸出黑血吐到地上,再次吸吮,为了血液容易流出,左剑清用双手握住小龙女丰硕的乳房慢慢挤压,小龙女的乳房如此肥硕,左剑清两只大手都差点抓不过来。

    毒血慢慢没了,左剑清吐出的血液渐渐恢复红色。小龙女满脸通红,左剑清每吸一次都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传遍全身,感觉那么尴尬,在这紧要关头竟然呼吸变得急促,丰胸不断的起伏,乳头也硬了起来。小龙女暗道:「我这是怎么了,这青年为了救我会不会中毒啊,让我今后如何面对他啊。」

    左剑清已经不吐毒血了,但他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左手竟然攀上了小龙女的右乳,嘴巴含住小龙女的乳头不放,双手也用力揉搓。小龙女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刚想推开他,但一看他满面通红,一副纯真的样子,不禁心中暗叹:「这青年也是好心啊,他正血气方刚,在这样成熟的肉体面前怎么能克制得住呢,可是……我该怎么办呢?」左剑清抬起头见小龙女正看着她,不禁心中一紧,他怕操之过急,赶紧坐了起来,连忙道:「对……对不起……夫人……我……」小龙女本来脸颊绯红,但看到他的神情,想到他还年轻,反而镇定了下来,她知道自己不能像他一样,否则这种尴尬无法消除,于是温言道:「你今年多大了?」

    左剑清不敢看她,诺诺道:「一十九岁了。」小龙女暗想:「我们有了肌肤之亲,这个弟弟本性还不错,不如把他认做徒弟。」于是温言道:「我比你大八岁,算是你的大姐姐,不如你做我的徒儿吧。」左剑清道:「可是家师不会同意的。」小龙女一想也是,这样不是和郭靖抢徒弟么,道:「孩子你说的也是,你也是名门大派的门人。」

    左剑清眼珠一转,忽然跪下磕头,小龙女一愣,听他道:「清儿自幼孤苦,承蒙夫人不嫌弃,肯收我做徒儿,清儿会追随您一辈子,只求夫人……此节不要对外人道起。」小龙女年轻时和杨过的爱情受到了正道礼教的阻碍,她是十分痛恨这些江湖规矩的,自己暗中收个徒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而省去了那些教条的烦扰,于是扶起左剑清,柔声道:「好啊,好徒儿。」左剑清扑倒在小龙女的怀中,唤道:「师父!」两人都很是欢喜。

    小龙女心下坦然,都结为师徒了,刚才的事情也就算不得什么了,道:「清儿,这件事情我们私下知道就好,外人在的时候你还是叫我杨夫人吧,否则世俗的人又会以为我们乱了辈分,引些是非。」左剑清道:「师父,好的,你不会怪我刚才的举动吧,我都没有吃过我亲娘的奶,所以……」说着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

    小龙女在他面前感到格外坦然,道:「傻孩子,以后你可以把师父当成你的长姐,长姐胜母,有什么话可以对师父讲。」左剑清喃喃道:「师父,我刚才好舒服,清儿还想吃您的奶。」

    小龙女听了脸一红,情知他的要求过分,但看着他企盼的眼神,实在不忍心看到他失望的样子,此时身体生出一股母性催发的冲动,爱怜的叹道:「想吃师父就让你吃吧。」

    此时小龙女的衣衫还没有穿上,由于玉女神功的奇效,乳房上的伤口已经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